ie10中文版咏 用文学讲述“脚趾头”的冷暖 【警方杂志●视点】李-顺意传媒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咏 用文学讲述“脚趾头”的冷暖 【警方杂志●视点】李-顺意传媒
李美熹



李咏 用文学讲述“脚趾头”的冷暖
记者/周建英
李咏说基层民警好比公安机关这个巨人的那一排“脚趾头”,每前进一步,总是深切感受着时代变迁带给这支队伍的改变,他喜欢用文学去讲述“脚趾头”的冷暖庶妃不好惹。
李咏,1975年生,1994年参加工作,现为楚雄市公安局民警。历年来他笔耕不辍,撰写发表公安宣传稿件300余篇,创作发表文学作品数十篇,多次获各类奖项和表彰。
有“快笔”之称的笔杆子
李咏毕业于楚雄师范学院ie10中文版,毕业后曾在楚雄市山区乡镇——树苴乡文化站、乡政府等部门工作过,后来几经辗转雷棣,2002年调入楚雄市公安局,2006年被任命为楚雄市公安局三街派出所所长,2008年调回楚雄市公安局工作。
多岗位的工作实践,让李咏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的同时,也让他的思想变得更加成熟,眼光更加敏锐。
写作是李咏工作之余最喜欢的放松方式,一篇篇文学作品不时见诸报刊。2011年8月,他作为云南省公安机关选送的唯一一名代表,参加了公安部和鲁迅文学院共同举办的“首届公安作家班”脱产学习。3个月的系统学习让他的写作水平得到很大提升。为了带动更多民警参与文学创作,他创办了楚雄市公安局文学兴趣小组,将爱好文学创作的民警组织起来。在他的传帮带下幽弥狂,兴趣小组的成员越来越多,20多名民警还成功加入了云南省公安文联。
“没有深入体验就没有精彩的文章。”李咏常说。为了确保自己所写的每一篇报道都是真实准确的,他经常深入第一线,与办案民警同吃同住同工作,有时办案人手不够,他还担负起侦查员的角色,蹲守、抓捕、做笔录都是一把好手。正因为有了深入细致的体验,他对警察的艰辛与热血了解得最深。他写的长篇通讯《拼命三郎杨春华》给大家讲述了一位兢兢业业爱岗奉献最终累倒在工作岗位上的好警察;《不翼而飞的保险柜》描述了民警通过蛛丝马迹最终破获了发生在深山学校里的一起大窃案;《彝山深处的雷锋所》讲述了哀牢山深处一群几十年为彝族群众做好事的雷锋式警察的故事……通过他的笔,杨春华以及许多敬业奉献的好警察的事迹才为人所了解。
在楚雄市公安局,李咏以“快笔”著称。但这“快笔”背后,有他超出常人的努力,为了赶一篇文章,他经常吃住在办公室,长期的熬夜和伏案工作,让他年纪轻轻就已经有了不少白发。
小人物为主角的文学世界
虽然写作一直是李咏的爱好,但年少时,他觉得写小说不就是编故事么。于是“凭着一股不知深浅的轻狂开始码字,偶尔上了个豆腐块就沾沾自喜”。但随着岁月推移并接触了一些真正的作家之后,他才发现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小说,真的不小,尤其是要写出一篇好的小说,更是一件极为不易的事情。”
李咏的小说绝大多数以平凡的小人物为主角,写他们平凡人生里平凡的悲欢离合不配说爱我。他说他喜欢写那些生活中不堪重负或满身缺点,却始终坚守着正义、善良,并对未来充满希望的普通民警。
《忌水》是李咏目前最为满意的一个中篇小说,“故事是我所写过的小说中情节最简单的一个,来自一起真实的落水求助警情。”只是现实中当时出警的民警里有一位会游泳,并没有发生惨剧。出警结束时,几位老民警一边给下水的年轻警察递烟一边说还好有你在,要是你不在,今天我们真不知道是跳下去还是……
这段对话不经意地触动了的李咏的神经森之千手。因为到现在为止,他仍然是一只旱鸭子。当时他就想,同为警察的自己要是真遇上了这样的警情,该怎么办?“我突然觉得这个问题很有意思葆婴有限公司。一篇小说其实就是从你觉得有意思开始的李豁子再婚。”
在《忌水》中,不谙水性的中年民警吴平救人后一下子变成了一只水老鸹。“可能我不忍,也不愿让他壮烈牺牲,于是便有了那魔幻的一幕梁小乐。”李咏说,作为共和国最基层的一名中年警察,他深切地感受着时代变迁带给这支队伍的冷暖,“我们就是公安机关这个巨人的那一排‘脚趾头’,每一次前行如在水中跋涉,最先撞到石头肯定在所难免。当然,作为‘脚趾头’的我,只能以文学的方式去讲述‘脚趾头’的感受。”
警察职业是一座富矿
当工作带来疲惫感时,写作恰好从某种意义上稀释了职业中的嘈杂和重复郑德勇,所以李咏觉得文学创作带来很多快乐,找到了心灵家园。
李咏写作有一个习惯,就是在写的时候先一口气将第一稿拉通,然后晾上一段时间,等到似乎已经忘记了曾经写过什么之后再进行修改,一定要心绪平和。在写《忌水》的时候残颜弃妃,修改过程中内心又起波澜,于是只好再度搁笔。一个月后,他参加了一位老民警的退休座谈会,在大家的一片赞誉和祝福中,李咏看到那位老民警只是安静地听着,仿佛只是再旁听一场跟自己毫无关系的谈论。当大家都说完让他讲两句时,他却只是摇头。“那晚他喝了很多酒,醉得一塌糊涂,有人说他哭了,也有人说他一直在笑,我觉得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终于可以畅快淋漓地醉一次了。”
于是在小说中就有了这么一段:“他们像一台台高速运转却长期得不到保养的发动机,他们像一辆辆到处叮当作响却不得不坚持上路的老爷车,凭着一腔热血、一份责任,他们如风中的蜡烛一样快速地燃烧着自己的生命,无声地照亮着这个世界的祥和与安宁。”李咏觉得并非夸张渲染,而是真实写照美男难为。
“警察这个职业,对于写作来说是一座富矿。”李咏说夏之锁。据网络数据,说当前每天诞生10余部长篇,近百部中篇和几百篇短篇小说,先不论数据的准确性,但小说空前盛产泥沙俱下的现实是不容否认的。有人就会说好像我想写的都被人写了,“其实大可不必为此担忧,我以前说过一句话,一切违法犯罪都是社会病的直接症状。”他反而觉得身为警察,身边最不缺的就是素材,关键得看是否具备一双发现的眼睛。如果能通过症状找到病根,你就是良医妙手。
至于什么才是好小说这个话题,李咏认为除了故事、情节等等,最重要的还是小说的灵魂,而他理解的灵魂,就是人性。
“文章的精神,就是在平平淡淡中凸显人心的忐忑,在轻轻巧巧中展现人情的鲜活,在波澜壮阔的人性中体现人性的冲突。”只有人性的支撑,你的文字才能站立,这才是小说的脊梁。
来源:2017年第四期总第49期《云南警方杂志》

Tagged:

浏览 (52)  •  2018-05-22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