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n女人洞房前后的区别,看完惊呆了!-盒子小说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女人洞房前后的区别,看完惊呆了!-盒子小说


元梦书原本以为刘美心邀请自己参加她的生日宴,是有意向跟自己示好。
自从她进入公司的那一刻起,刘美心就处处针对她,排挤她,直到最近才终于消停些。
为了缓和两人之间的关系,元梦书还特地到商场买了一条价值顶得上自己半个月工资的项链作为生日礼物。
为了买礼物,她迟到了。
此时正被几位同事包围着‘兴师问罪’,刘美心搂着她的手臂嗔怪道:“梦书,你也太不给我面了了,就算今天是你和前男友的分手纪念日,也不该拖到现在才来的嘛。”
前男友……。
元梦书的心脏一紧,这个连她自己都不愿意碰触的伤疤……。
“唉呀,相爱了三年,在两人爱得最轰轰烈烈的时候,沈瀚那家伙突然抛下梦书玩消失,确实是很伤心的嘛,你就别怪人家梦书了。”说话的是另一位女生,刘美心大学时的室友。
“唉,这天涯何处无芳草,男人嘛,到处都是,对吧,亲爱的。”刘美心放开元梦书,挽住旁边的一名年轻男子,身体往他怀里靠去。
“亲爱的,你这么说我会不高兴的。”年轻男子捧起刘美心的脸便吻了下去。
手里紧紧地握着项链,元梦书渐渐地理清了眼前的状况。
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她和刘美心同时爱上了一位叫做沈瀚的年轻导师,沈瀚没有选择貌美如花的刘美心,却深深地爱上了元梦书,刘美心因此一直嫉恨她。后来沈瀚突然抛弃她,消失在茫茫人海中。在她哭得快要背过气去的时候,刘美心笑得嘴角都快裂开了。
而三年后的今天,刘美心交男朋友了,而且还是个全身名牌苟三权,长相清俊的美男子。终于可以在她面前扬眉吐气一番了,ign刘美心怎么可能放弃那么好的机会。
原来今晚的宴会只是一场陷井,一场鸿门宴。
元梦书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酒店的,只觉得四周一片模糊,脚下轻飘飘的。
三年了,她依然无法忘记那位自己曾经深爱过的男子,尽管他狠心地抛弃了她,狠心得连最后的音讯都不愿意留给自己。
那是她这辈子唯一爱过,也耗尽了全副身心去爱的人。
他,走了。
刘美心知道她爱得有多深,也知道她一直忘不掉,所以才会选择用这样一种方式狠狠地在她的伤口处撒上一把盐,任由着她痛彻心悱。
一记尖锐的刹车声破空响起,元梦书感觉到臀部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紧接着便摔倒在地。
她瞬间清醒过来,方才发现自己居然走到马路中央来了,而撞上她的……是一辆黑色的宾利轿车。
车厢内,阿风瞪着眼前吓人的一幕,久久才惊魂稍定,扭头对后座的墨镜男子道:“大少爷,是一位女子闯灯过马路被我撞倒了。”
墨镜男子毫无焦聚的双眼微侧过来,问:“撞得严重么?”
“不严重。”
此时,元梦书已经走过来了,歉疚地冲着阿风道:“对不起张静安,我没看见信号灯。”
墨镜男子眉心微动,这个声音……似曾相识。
“呃……没事,你走吧青城仙门。”阿风刚说完这句,感觉肩上被什么东西顶了一下如花的日子,如是扭回头去:“大少爷,您有什么吩咐?”
“把她带上来啸剑指江山。”墨镜男子道。
阿风忙推开车门下车错嫁丑妃,跑到元梦书跟前道:“这位小姐,我看您似乎受伤了,让我送您回家吧。”
“不用了。”元梦书本能地拒绝,本来就是她的错,
“小姐,拜托了,不然我心里不安。”阿风双掌合实,两眼巴巴地望着她,语带哀求道。
元梦书看到他一脸诚恳的样子,再看一眼旁边最新款的顶级轿车塔林托娅,心想开得起如此豪车的人,应该不会有什么企图才对。
阿风见她有所妥协,忙转身拉开车后座的门:“小姐请上车妖孽歪传。”
元梦书弯腰钻入车厢,方才惊觉车厢里面还有一个人晕机女,她怔了一怔,想要下车已经来不及,只好礼貌地打了声招呼:“呃……你好。”
“你好。”男子转过头来,脸上的墨镜已经摘掉李炜夏航燕。略一停顿,道:“我叫伊慕琛,可以请问小姐您叫什么名字么?”
“哦,我叫元梦书。”元梦书忙道。
她打量着眼前这位美男子,发现他的脸虽然正对着自己,目光却是毫无焦聚的。
阿风已经从后视镜中看到了她脸上的疑惑王一彤qq,浅笑道:“元小姐,我家大少爷看不见。”
“啊……噢……。”元梦书歉疚地点头。
心想原来是个瞎子,真可怜,白长了这么帅的一幅好皮囊。
“元小姐,请问您住哪里?”
“我就住前面的永和区。”
“永和区?那片全是出租屋,听说不太安全吧?”
“是不太安全,不过就是一些小偷小摸的,自己注意点就行了。”元梦书道:“就在前面一点放我下来吧。”
车子停在路边,元梦书冲二人道了谢,看着车子走远后才松了口气,转身便往家的方向走去。
周末在家里休息了两天,元梦书基本上从宴会事件上缓过来了莫老五。
一大早,她就听到客厅里面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疑惑地走出去,才发现是母亲王凤仪在翻东西。
“妈,你在找什么?”元梦书扫了一眼乱糟糟的客厅,秀眉皱起。
“梦书,你起来得正好,我抽屉里面不是还有一万块钱的吗?怎么找不到了呢?”王凤仪扭过头来:“是不是被你拿走了?”
“我怎么可能拿你的钱,是不是你自己哪天输掉了自己都忘记了?”元梦书横了她一眼,随即冲上去瞪住她:“妈,你是不是又去赌博了?又输钱了?”
“没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没钱。”王凤仪没好气道。
“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去赌,我就跟你断绝关系!”元梦书说完转身进了洗手间大竹人才网。
她洗漱干净,换了衣服便出门上班了。
王凤仪一天到晚除了赌博就是赌博,她已经快要崩溃了。
元梦书走到公司楼下,一辆白色的顶级跑车突然刷的一声停在她跟前,车门开启,刘美心从车厢内钻了出来。
看到她,刘美心脸上的笑容加深,俯身跟她的高富帅男友深情吻别:“亲爱的,晚上见。”
“晚上见。”高富帅回吻了她一记。‘刷’的一声将跑车开走了。
王美心往前一步,站在元梦书面前唉叹道:“真弄不明白当年怎么会跟你抢沈瀚那种除了外表外,穷得揭不开锅的男人。”
“现在想通也不算晚。”不想看到刘美心得意的嘴脸,元梦书加快步伐往公司大楼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是个陌生号码打来的,她迟疑片刻后,才摁了接通键。
电话刚一接通,里面便传来王凤仪痛哭流涕的声音:“梦书,你快到伊氏集团来救救妈妈,快来啊……。”
元梦书一怔,情急地问道:“妈,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你先过来再说,快点……。”
十五分钟后,元梦书来到伊氏集团大楼内的保安室。
在母亲断断续续的哭诉声中,她知道了事情的全部。
原来王凤仪昨晚又去赌博了,还输了好几万,实在拿不出钱来的她如是想到去地下车库偷盗车内财物这条不归路。
而被她砸破了车窗的那辆世爵轿车就停在保安室门口,她不但砸了人家的豪车,还偷了车主放在车上、价值一百多万的名表。
砸车加上名表,接近一百五十万的物资,送交警察局的话,至少十年牢狱。
王凤仪一听说至少十年,吓得一个劲地嚎哭哀求对方不要报警缚绑王爷。
元梦书闭上眼,深吸口气,睁眼的时候盯着眼前几名男子道:“有没有可能不报警?或者带我去见见车主。”
“伊总很忙,没空见你们。”保安队长道。
旁边一位西装男子则道:“我打个电话问一下伊总。”说完走出去打电话了。
一分钟后,男子重新走进来,声称伊总愿意见她们母女。
在西装男子的带领下,元梦书和王凤仪来到伊氏大楼的顶楼总经理办公室金宴竹。一进门,元梦书便被里面的男子怔住了,居然是他?
上周五晚上撞到她,还好心送她回家的那个帅气男子。
可是,上回见他明明就是双目失明的,怎么今天见到的他却可以低头写字看文件呢?
“伊总,元小姐和她的母亲来了。”西装男子道。
伊慕斯略微一点头,不需要任何言语,西装男子便识趣地退了出去。
伊慕斯从办公桌后绕了出来,打量着元梦书,随即一笑:“看你的反应,好像见过我?”
“难道上周五晚上不是你送我回家的?”元梦书不解。
伊慕斯摇摇头:“刚刚是听助理提到元梦书这个名字时,我才决定见你们母女的,没想到我见对了,你果然就是上周五晚上和我哥哥偶遇的那个元梦书。”
“他是你哥哥?”
“嗯,孪生的。”
怪不得!元梦书明白了。
“呵呵,原来你们认识啊。”一直不敢出声的王凤仪一听两人认识,忙破啼为笑道:“那伊总是不是可以念在梦书的面子上,饶了我这回呢?您看表也还给您了,车窗修一修也就好了。”
伊慕斯睨着她,淡笑:“抱歉,我和元小姐并不认识。”
“啊?那你的意思是坚持要告我了?”王凤仪顿时又着急起来了,扑嗵一声跪在地上,嚎哭起来:“我不要坐牢,求求您放了我这次吧,求求您了伊总……。”
元梦书恨铁不成钢地扫了母亲一眼,盯着伊慕斯道:“伊总,除了报警,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解决了么?”
“办法是有,就是不知道元小姐你愿不愿意。”
“愿意,只要不报警,我家梦书什么都愿意做。”王凤仪道。
伊慕斯望着元梦书,他在等她的回应。
一抹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元梦书问道:“伊总请说。”
伊慕斯道:“我哥哥因为失明的原因,性格变得孤僻内向,一直没有女人愿意嫁给他,他觉得你是个不错的女孩,所以……。”
伊慕斯没有说下去,元梦书却惊呆了,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要我嫁给他骆保雯?”
嫁给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瞎子,还是个性格孤僻内向的瞎子?
“是。”
“这不可能!”
“所以喽。”伊慕斯转向王凤仪:“阿姨,不是我不肯帮你。”
“嫁,梦书当然愿意嫁了!”王凤仪欣喜若狂地从地上站起,拉住元梦书:“傻丫头,伊家可是滨城首富啊,你嫁给他后这辈子就衣食无忧了。”
“妈,我跟伊家大少爷只见过一次面,而且对方还是个瞎子,你居然让我嫁给他?”元梦书不可思议地打量站母亲,这是她的亲妈么?
“瞎子怎么了?黄婉佩只要有钱供你吃喝玩乐就行了,嫁了他你可以不用上班,不用跟我一起挤在小出租屋里,多好啊。”
“妈,你太过份了!”
“我怎么过份了?”王凤仪一脸气愤道:“你自从跟沈瀚分手后,就看哪个男人都不对眼,不是你自己说这辈子不会再爱上别人了吗?既然迟早都要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为什么不干脆嫁给一个有钱有势的人??”
元梦书愣住了。
没错,这辈子她再也不相信爱情了,再也不信了范一贤。
既然不信,那嫁给谁不是嫁呢?
不,对方是一个瞎子,她怎么能把自己后半生的日子都用来照顾一个瞎子?
“梦书……。”王凤仪见来硬的不行,如是改用软的,又是扑嗵一声跪了下去,抱着元梦书的腿痛哭流涕:“难道你忍心让妈妈在牢房里面呆上十年吗?十年后妈妈可能都在里面病死了,梦书……你一定要救救妈妈啊,我是你亲妈啊?你怎么可能这么残忍?”
“我的亲妈……。”元梦书凄然地笑了,低头打量着她:“我的亲妈一天到晚除了跟我要钱赌博外,有给我做过一顿早餐么?有帮我拖过一次地板么?”
精彩导读

古代妃子失宠以后,如何解决自己的需求?
游走女人间的霸道总裁,却爱上被丈夫抛弃的失婚弃妇
半夜起床,发现未婚夫和闺蜜有一腿

↓↓↓↓后续内容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抢先看!

Tagged:

浏览 (38)  •  2017-09-18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