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笑笑号称“雷公爷”,省级领导开会时套话连篇,他当场翻脸!-尘封秘史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号称“雷公爷”,省级领导开会时套话连篇,他当场翻脸!-尘封秘史

龙山镇镇政府党政办公室陈信维,王晓松坐在一张椅子上,嘴里叼着一根烟,眼睛不住的看向窗户外边。
此时正是上午九点钟的时间,天空乌黑一片,雷声不断,倾盆大雨不断的倾泻而下,这样的大雨已经持续了三四个小时。
王晓松一脸的愁容,他是龙山镇副镇长,同时也是龙山镇龙山村的包村干部,龙山镇的龙山风景区,全国出名,大山丛林,名胜古迹很多,是盛夏避暑的好地方,但同时也是泥石流,洪水多发区。
如果这样的大雨在持续下去,很有可能会发生泥石流灾害,到时候会危及到龙山村几千群众跟无数游客的生命安全,想到这些,他站了起来。
王晓松回头看了看正在看报纸的办公室秘书刘亚轩,很直接的说道:"亚轩庞组词,你看着电话,我去跟镇长汇报一下。"刘亚轩是新来的公务员,二十四岁,年轻漂亮,一度成为龙山镇镇政府未婚男青年的理想追求目标。
王晓松也不例外,只不过不敢说出来罢了,毕竟差距在那,听说刘亚轩背景很深,来这里只不过是镀金,很快就会调走。
刘亚轩一怔,抬起头看向王晓松,漂亮的脸蛋上露出了一丝的诧异,很快她想起了什么,笑了笑说道:"王镇长你难道忘了,书记,镇长,副书记,人大主席,还有党政办主任,去外市考察去了合卺良缘。你现在去哪找他们。"刘亚轩说完忍不住捂着嘴巴笑了笑。
王晓松一怔,还真把这事情给忘了,看了看笑起来很迷人的刘亚轩,他无奈的摇摇头,这个时候主要领导都不在,整个镇政府成了群龙无首的状态,不过有常务副镇长肖飞虎在,这事情必须要去跟他们商量一下。
就在此时坐在刘亚轩旁边的赵勇很是不屑的说道:"王镇长,下这么大的雨,你能不能消停点。"说着一双小眼在刘亚轩的漂亮脸蛋上看了看。嘴角闪过了一丝不屑。
王晓松可不管这些,冷冷的看了看赵勇,一脸的不懈,王晓松是特种兵转业,受国家教育多年,为国为民曾经浴血奋战,枪林弹雨中走过来,暴雨算什么。他毫无惧色,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几千群众受到泥石流洪水的威胁。
王晓松扔掉了手里的烟卷姚美伊,走出了办公室,大步的走向二楼,很快就来到了常务副镇长肖飞虎的办公室。
"肖镇长,现在的雨这么大,这么猛,我担心龙山村风景区会发生泥石流跟洪水,我要求组成工作组,立即过去疏散群众撤离。"王晓松一脸正气的说道。
肖飞虎年过四十,算是龙山镇的老人了,他一脸的平静,笑了笑说道:"晓松,淡定,淡定,现在书记镇长都外出考察去了,我们不能轻举妄动,就我们几个人也无济于事。这样,你先给龙山村的支书梁猛打个电话,让他尽快的安排一下群众撤离的工作。"
王晓松一怔,早就料到肖飞虎是这个态度,尽管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这绝对是一种不负责的态度,这么大的雨,涉及到这么群众,还有很多的游客,不组成工作组奔赴一线,这是对人民群众,对生命财产的不负责任。王晓松是当兵转业,副镇长,充满了正义感,一想到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受到威胁,他就受不了。
王晓松直接站了起来,很不客气的说道:"肖镇长,我是龙山村的包村干部,我请求立即前往龙山村组织群众撤离。"
肖飞虎眉头微皱,他在乡镇干了一辈子,自然知道王晓松说的话,一旦出了事情,绝对是大事,但是他也有自己的考虑,这么多年了一直是副科,这让他十分的不爽,工作积极性大打折扣。
就在此时窗外一道亮光闪过,接着就是爆炸一般的雷声,窗户随之剧烈的颤抖。肖飞虎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他转身看向王晓松,笑了笑说道:"你先跟龙山村联系一下,我们跟其他的领导干部商量一下。"
王晓松知道肖飞虎一个人做不了主,用力的点点头,一脸严肃的说道:"好,我马上跟龙山村的支书梁猛联系。"王晓松说着大步的走出了肖飞虎的办公室。
他一边走一边拿出了手机开始打电话,他已经下了决定,不管肖飞虎同不同意,他都要去龙山村看看。
但是接下来他感觉到了情况不妙,连续的拨打了几次梁猛的电话,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王晓松感觉出事了,他开始拨打其他村干部的电话,依然是无法接通。
通讯中断,这可不是小事,王晓松等不下去了,看看时间,已经过去了几分钟了,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情。
王晓松知道不能再等了胡潇灵,大步的来到了肖飞虎的办公室门前,直接推门走了进去,一眼看到组织委员王雅兰,武装部长孙长天,宣传委员顾红加上副镇长肖飞虎,四个人居然打起了扑克,这让他十分的愤怒。
王晓松大声的说道:"你们就是这样商量问题,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这是在敷衍我,敷衍龙山村几千人民群众贼三国,你们这是在犯罪。"
"王晓松,你只不过是刚刚转业来到副镇长,你根本就不了解情况,不要乱来。"组织委员王雅兰一脸愤怒的尖叫着。声音高亢无比,甚至超越了外边的雷声。
肖飞虎站了起来,一把拉住了王雅兰,然后笑着说道:"晓松,你别急,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你是龙山村包村干部,就由你带队组成工作组到龙山村去,你到办公室挑人,立即出发,不过对不起,领导们都开着公车出差了,车辆只好你们自己解决了。"
这要是平时,王晓松的火爆脾气肯定上去一顿臭揍,但是现在他知道没有时间耽搁了,他冷冷的看了看面前的四个人,转身就走。
很快王晓松来到了办公室里,抬头看了看窗外的漂泊大雨,然后回头看着办公室里坐着的刘亚轩,跟赵勇,一脸严肃的说道:"现在情况紧急,龙山村通讯中断,要出大事,我们必须赶过去支援他们。"

"王镇长,你去吧,我留下来看办公室电话。"赵勇连忙说道,说完嘴角笑了笑,似乎对王晓松的话根本就不在乎一样。
王晓松眉头微皱,他尽管是副镇长,但是刚刚转业,没啥权力跟威信,基本上指挥不动任何人,而整个龙山镇镇政府,工作人员也就二十多个,十个领班干部,十几个工作人员,在分到各个部门,办公室也就这么几个人。
他回头看了看了刘亚轩,无奈的摇摇头,赵勇不去,刘亚轩肯定更不去了,毕竟她是一个女孩子。
"行了,你们都看电话吧,我自己去。"王晓松一脸坚决的说道,说完就往外走,面对如此的严峻形势,他不能再等了,就算是骑着自己的二轮摩托也要赶过去。
就在此时刘亚轩很不客气的说道:"晓松我跟你一起去,赵勇你还算是个男人吗,这点困难就吓住了,别让我把你看瘪了。"她冲着赵勇说了几句狠话,然后就追了上去掠心女王爷。
王晓松一怔,想不到刘亚轩居然要跟自己一起去,这让他对这个美女另眼相看,但是现在可不是比勇气的时候,现在外边下着倾盆大雨,一个女孩子确实不合适,而且现在还没有交通工具北京瑶医医院。
不过现在可没空纠缠下去了,王晓松深深的看了刘亚轩一眼,很冷静的说道:"带上雨具,我们一起去。"说完就往外走。
王晓松跟刘亚轩两个人刚刚走到大门口,赵勇快步追了出来,大声的喊道:"我真是服了你们了,这么大的雨,没有汽车,你们怎么去,算了,我就跟你们疯一次吧,快上车。"
很快赵勇开着他的二手大众就冲了过来,王晓松跟刘亚轩两个人互相笑了笑,也不客气,直接坐上了轿车。
轿车冲进了大雨中,由于雨很大,车速并不快,王晓松有些着急,催促着说道:"赵勇,开快点,这雨在这么下去,真的要出事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车窗外边,此时大路上积满了雨水,深度已经达到五十厘米,而且雨水的深度还在增加。
赵勇来了一个急刹车,转身看向王晓松,摇着头说道:"晓松,情况不妙,前方应该是一个洼地,水深在一米以上,而且水流速度也在加快,我担心车会被冲走或者抛锚。"
王晓松一脸的严肃,这里距离龙山村不太远苏柏丽,应该在两里地的样子,汽车不能前进了,那么就走过去。
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刘亚轩,如此漂亮的一个女孩子,他不忍心让他跟自己去冒险,一旦遇到了洪水,或者泥石流就会很危险。
王晓松拍了拍赵勇的肩膀说道:"赵勇,你跟刘亚轩开着车回去吧,我一个人过去就行,我对这里很熟悉,不会有事的。"
就在此时刘亚轩忽然指着前方说道:"你们看,那是什么,好像是一个人,他怎么在水上边,好像冲着这里在挥手。"
王晓松顺着刘亚轩的手看过去,果然一个人在水上,而且还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被雨水打湿的裙子紧紧的贴着身子,雨水的深度在一步步的加深,眼看着就要被雨水淹没。
看到这个情况,王晓松连忙说道:"不好,救人。"他说完推开车门直接走了下去。此时的雨很大,瞬间就把王晓松淋湿,但是他管不了这么多了,脱掉了外衣,朝着前方走了过去。
赵勇大声的喊道:"晓松,危险,那里的水深应该在两米以上,这个女孩子应该在汽车上站着。"
王晓松已经走出去了十几米,加上倾盆大雨的声音,哪里还听得到这些,此时他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救人,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被大雨吞噬。
在往前走了几十米以后,雨水已经到了脖子的深度风间准,而且还在进一步加深,王晓松抬头看了看快要坚持不住的女孩子,直接一个猛子扎进了了水里,身为曾经的特种兵,游泳太简单了,每一个特种兵都是游泳健将。
当王晓松出现在水面上的时候,已经冲到了女孩子面前,果然这个女孩子站在轿车上,此时这里的水深已经到了两米多,在持续一段时间,女孩子肯定会出事,他抬头看着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大声的说道:"跳下来, 快,没时间了。"
这个女孩子二十岁的年纪,一脸的害怕,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犹豫着往前移动,刚刚走了一小步,就滑进了水里。
王晓松双手伸了过去,一把拉住了女孩子,让她露出了脑袋,不至于呛水,一边往回游动身体,一边大声的说道:"车里还有别人吗。"
女孩子很简单的说道:"没了,就我一个人。"
听了女孩子的话,王晓松放心了,快速的往回游动,很快就到了浅水区,回到了赵勇的车上。他没时间去想太多,回头看着赵勇跟刘亚轩,很严肃的说道:"你们立即把这个女孩子送到安全的地方。"
女孩子十分感激的看向王晓松,很是感恩的说道:"谢谢您,我叫曹飞燕,您叫什么名字,要是没有你,我就真的没命了。我一定要感谢你。"
王晓松可没时间跟这个曹飞燕纠缠,从刘亚轩的手里拿过来一把雨伞,再一次说道:"你们立即回去,把这里的情况向县里汇报。"他说完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喂,你叫什么,还没有告诉我那,"轿车里传来曹飞燕的声音。
王晓松已经冲出去了十几米,根本就听不到曹飞燕的声音,此时雨伞对于他来说已经不管用了,直接扔到了一边,大路不能走了,直接走山路,快速的朝着风景区,朝着龙山村村子狂奔而去。
他的速度很快,很快就冲到了村口,一眼看到村子里黑压压的一大片人正在往外走,而是看这些人,是在朝着大山上移动。
龙山村的村干部还算负责,能够快速转移群众,这让王晓松有些欣慰,但是当他看到几百米高的大山的时候,就有些发愁了,连忙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正在组织群众转移的村支书梁猛,大声的说道:"你们这是向哪里转移。"

"晓松,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我们这是在向山上转移,"梁猛大声的说道。一边说着一边指挥群众撤离。
王晓松再一次回头看了看几百米高的龙山,山势陡峭,一旦洪水袭来,山上的石块,就会形成巨大的泥石流冲下来。
而龙山村的村民居然往山上转移,那不是找死吗,王晓松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一把抓住了梁猛说道:"不行,我们不能往山上转移史小诺简历,山上太危险。"
梁猛怔住了,很快反应了过来,很是疑惑的说道:"我说领导,我们不忘山上转移,难道往山下转移,现在山下已经被雨水占领,水深在两米以上,我们去了不是找死吗。"
他有些不理解,为什么不能往高处转移,水总不能往高处流吧,想到这些,忍不住笑了笑。
王晓松一脸的严肃,很直接的说道:"梁支书,你有没有想过,山上一旦发生洪水跟泥石流,我们这些群众跟游客就会首当其冲,成为牺牲品,到时候想跑都来不及。"
梁猛一怔,抬头看向龙山,还别说,王晓松的话很有道理,身为龙山村的老村民,他不止一次的见识到了龙山厉害的泥石流,遇到了泥石流,根本就没有存活下去的希望。
这让梁猛额头上冷汗直流,一把抓住了王晓松,有些激动的说道:"晓松,你提醒的太对了,我们这绝对是危险动作,但是现在我们怎么办,山下去不了,山上也不能去,总不能在村里等着洪水来吧。"
王晓松一脸的愁云,这绝对是一个难题,而且是必须要解决的难题,他抬头看了看大雨中的龙山,忽然眼睛一亮,他想了起来,龙山半山腰的地方,有几处大溶洞,绝对能够容纳几千人,那是一个绝佳的地方。
他转身看向梁猛,高兴的说道:"快向半山腰的大溶洞转移,让群众们暂时在那里躲避,告诉游客们也都去那里。"
"晓松,ig笑笑你这个办法太好了,不过景区方面能答应吗,那可是属于龙山景区管辖的地方啊。"梁猛很是高兴的说道,但是接下来有担心了起来。
王晓松可没有想那么多,人命关天,还说什么景区,挥动着大手说道:"人都没了,还要景区干什么,立即转移,出了问题我担着。"
梁猛用力的点点头,对王晓松敢作敢当的脾气还是很了解的,他转身开始组织群众改变转移方向。
王晓松跟在队伍的后边,一边往前走,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此时雨势依然很大,没有任何减弱的迹象。
在往山路上走的时候,山路上已经渐渐的形成了一条条的溪流,急速的往下狂冲着,可以说山路很难走,王晓松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一旦山顶汇聚了大量的雨水,就会形成山洪,洪水裹夹着石块,加上重力的作用,就会形成强大的泥石流。
一旦形成泥石流,造成的危害绝对不可逆转。王晓松一边往前走一边大声的喊着:"乡亲们,加快脚步,危险随时会降临。"
足足走了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终于所有的人都进入了巨大的溶洞,就在此时山上一阵呼啸的声音传来飞天狐狸。就跟猛兽在咆哮一样。
王晓松一阵吃惊,连忙大声的喊道:"乡亲们,我们尽量的站在高处,泥石流山洪来了。"他的话刚刚说完,巨浪一般的泥石流呼啸而过,瞬间溶洞洞口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泥石流瀑布。
石块,洪水不断的涌进溶洞,但是力道并不大,冲进了几米,又退了下去。
所有的人都看着这骇人的一幕,他们相信,任何生物,就算是山中猛虎,面对泥石流强大的力量,也会被毫不犹豫的吞噬。
泥石流持续的时间并不长,随着雨势的减弱,山上冲下来的雨水渐渐少了,此时龙山村支书梁猛才反应过来,转身看着王晓松,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大手的说道:"龙山村的村民们听着,是王晓松救了我们,没有他及时赶来,估计我们已经被泥石流淹没,他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淳朴的龙山村村民,发出了一声声感谢的喊声。有的甚至直接跪在了地上,因为王晓松的一句话挽救了几千人,挽救了一个一个的家庭。
王晓松并没有太多的轻松,泥石流虽然过去了,但是泥石流造成的灾害会延续很长时间,他一脸严肃的说道:"梁支书,现在我们还不能出去,最好等上半天,等确定没有了洪水泥石流我们在出去。"
王晓松说完大步的朝着溶洞洞口走去,他不能留在这里,这一次暴雨,对龙山村造成了 很大的伤害,他必须掌握一手资料。
梁猛看着往外走的王晓松川师美女老师,连忙追了上去,一把拉住了他说道:"晓松,你让我们等等再出去,你为什么要出去,不行,我不能让你出去。"随着梁猛的一句话,身后的群众几乎同时关心的说道:"外边太危险了,晓松,你就等等在出去吧。"
王晓松看着这些淳朴的群众,有些感动,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留下来, 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他笑了笑说道:"你们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他说完拍了拍梁猛的肩膀,然后大步的走了出去。
此时雨过天晴,溶洞外边一片明媚的阳光,刚才的暴雨泥石流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王晓松站在溶洞洞口, 低头看向大山下边,泥石流所经过的地方,一片狼藉,寸草不生,全都被碎石淤泥覆盖。整个世界好像被重新清洗了一遍。但是他知道这种情况很严重。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惊喜的发现手机居然有信号了,这让他一阵狂喜,刚刚要拨打电话,跟肖飞虎副镇长汇报这里的情况。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龙山镇党政办的电话,王晓松有些意外,难道有事情,还是镇里关心这里的灾情,想到这些他连忙接通了电话,大声的说道:"喂,我是王晓松。"

"王镇长,你没事吧,组织部来人了,要求所有干部立即回来开会,点名让你务必赶回来。"电话里传来了刘亚轩的声音。
王晓松有些意外,这个时候组织部居然来人了,这让他有些为难,泥石流洪水刚刚过去,龙山村遭受了灭顶之灾,村庄几乎被夷为平地,他能回去吗。他犹豫了一下说道:"小刘跟领导说一声,我就不回去了,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需要我。"
"王镇长,你可能还不知道,书记镇长所乘坐的车辆发生了车祸,出大事了,而且是组织部点名让你回来。"刘亚轩有些为难的说道。
王晓松一阵吃惊,一种不祥的预感再一次袭上心头,这种预感在书记镇长外出离开龙山镇的时候他就有了,想不到居然应验了。
如果是平时也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在这个时候,正是上级反腐倡廉的高压态势下,书记镇长,副书记,人大主席,还有党政办主任,集体外出考察。这事情有些蹊跷,如今出了车祸,王晓松越发的感觉事情不对劲。
他犹豫了一下说道:"好我马上就回去。"
"赵勇已经开车去接你了,路上小心。"刘亚轩关心的说道,说完挂了电话。
王晓松无奈的摇摇头,他发现刘亚轩跟他说话的语气有些变了,每一句话都透着关心,总让人心里暖暖的。
他现在没时间去回味刚才的话,大步的往山下走去。龙山刚刚经历了泥石流洪水的冲刷,十分的不好走,但是对于一个特种兵转业的人来说,这不算什么。
半个小时以后他就走到了山脚下,此时洪水已经渐渐的退去,大路上到处都是抛锚的各种轿车。王晓松老远就看到几百米的地方停着那辆熟悉的大众轿车。
他快步跑了过去,打开了车门坐了进去,笑着说道:"赵勇,辛苦你了。"这小子昨天的表现,还是很不错的,那种情况下,能够站出来,很难得。
"王镇长,组织部点名让你回去,看来你这一次是要高升了,以后可要多关照小弟啊。"赵勇笑着说道,一边说着一边发动轿车,车呼啸着开了出去。王俪桥
对于这些事情,王晓松到无所谓,刚刚转业半年,年纪才二十五岁,他并不着急。他想起了刘亚轩在电话里说的话,连忙说道:"赵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听起来挺严重。"
"当然严重了,两辆考察的车辆,同时发生了车祸,书记,镇长,副书记,人大主席,党政办主任全都遇难,你说能不严重吗。这可以说震动了整个华东省。"赵勇摇着头说道。
王晓松一怔,想不到会这么严重,但是曾经当过特种兵的他,有着敏锐的直觉,直觉告诉他,这车祸绝对有问题,当然了这破案的事情就不是他分内之事了。
王晓松一边想着一边看着车窗外边的景色,到处都是被洪水泥石流肆虐过的地方,当轿车开出去几里地以后,才恢复了正常。
半个小时以后,王晓松跟赵勇回到了龙山镇镇政府,王晓松还没有来得及回到宿舍换身衣服郭柏鹭,就被常务副镇长肖飞虎拉进了他的房间。
肖飞虎笑脸相迎,递上了一根熊猫香烟笑着说道:"晓松,组织部的人就在会议室里,这一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肯定会对人事进行重新任命,记得投我一票。在整个龙山镇镇政府苏城空难,只有我有资格提拔为镇长。"
王晓松还以为肖飞虎找自己文龙山村灾情的事情,想不到是为了这事情,这让他对这个家伙充满了鄙视,都这个时候了,还在想着升官,龙山村几千人遭受了洪水泥石流灾害,无家可归,这家伙居然不闻不问。
不过这个肖飞虎是龙山镇出名的老好人,王晓松也不想过分的打击他,点着头说道:"放心吧,我会给你投票的。我先去换身衣服。"他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王晓松刚刚走出肖飞虎的办公室,就碰上了组织委员王雅兰,这个母老虎式的女人,不管不顾的就要拉着他去她的办公室。
王晓松对这个女人很不爽,一把推开了她,冷冷的说道:"王委员,注意影响,"说完逃也是的跑了。
有些人值得尊敬,有些人根本不需要给她面子,这就是王晓松的个性,简单直接,毫不拖泥带水。
他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换上了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还没有走出房门,房门就被敲响了。
王晓松眉头微皱,打开了房门,正看到刘亚轩站在门口,有些意外,很快的反应了过来,笑着说道:"找我有事。"
"王镇长,这是昨天晚上那个曹飞燕留给你的纸条,让我交给你,顺便告诉你,县委组织部部长在会议室,要单独跟你谈谈。"刘亚轩笑了笑说道,说完抬头看了看王晓松,深深的看了几眼,然后转身走了。
王晓松接过纸条,连看都没有看,直接放在了衣兜里。
但是对于王亚轩后边的话有些意外,组织部门跟一些干部进行谈话,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县委组织部部长赵良亲自谈话还是第一次,多少有些紧张。
他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大步的朝着二楼的会议室走去,很快就来到了门前,门虚掩着,王晓松轻轻的敲了两声,然后推门走了进去,一眼看到一个中年男人坐在办公桌后边。旁边的椅子上还坐着两个年轻的工作人员,一男一女,女的长得特别漂亮。
他没有见过组织部部长赵良,但是从这个人的气质上就能够感觉的出来,他大步的走了过去,一脸严肃的说道:"您好,我是王晓松,您找我。"
组织部部长赵良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冲着两个年轻男子说道:"你们两个先出去,我跟他谈谈。"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一边的椅子,示意王晓松坐下。
王晓松很大方的坐在了椅子上,眼看着两个年轻人走了出去,才转身看向赵良。
组织部部长赵良用力的咳嗽了一声说道:"晓松,车祸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书记镇长,副书记,人大主席,党政办主任一行五人全都遇难,但是工作还要继续,群龙不能无首,这一次我们是受县委委托,专门来对你进行考察的。"

Tagged:

浏览 (61)  •  2018-09-27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