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orts妻子的胸口上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吻痕……-爬书小说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妻子的胸口上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吻痕……-爬书小说

阳萎,你快点,就数你最慢了,还真的很配你的外号,哈哈”吴维同宿舍最胖的死党李林,向四五十米远处的吴维叫道。
“靠,死胖子,你叫唤什么呀,看呆会儿爬山的时候我们谁快。”吴维一路小跑的向着前面不远处的大客车跑着。今天是土城县高二班暑假组织的一次野营活动,目的地
就是二百公里以外的太白山,过了这个暑假之后,整个年级就要投身到高三紧张的学习中了,学校想借着这次机会让大家好好的放松一下。
“同学们注意一下,看看还差谁,如果不差的话我们就要出发了。”班主任张青松向着车内喊道,这一辆车上正好可以装得下他们高二三班,而因为大家都已经算是成年
人或接近成年人,因此只有一名老师跟随。
不一会儿点名完毕,三辆大客车载着一百多名高中生向着太白山出发了,大家都是年青人,而且还都是在一起学习二年的同学们,一路上欢声笑语的到是也不寂寞。
“同学们等下爬山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往危险的地方去,不要离山边缘太近,以免发生危险,高岩成二大家要相互照看好,最好是几个人在一起,不要走散了,绝对禁止
一个人乱跑,听清楚了没有?”在太白山的山脚下,班主任张青松向大家交待着,生怕车上的学生们发生危险,要知道万一有一个发生危险的话,他的日子可就不好过呀
,毕竟这是爬山,如果从二千多米处掉出来龙阳逸史,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大家答应了一声,呼呼拉拉的向着向上跑去,边跑边呼喊着:“太白山,我来了……”
吴维四人因为李林的关系,走在大家的后面,悠闲的慢慢爬着,不是他们不想快,而是有李林在,实在是快不起来,三步一停五步一歇的他们想要快起来除非有神人相助
不可,不过好在他们也不急,只要慢慢的爬就成了,重在参与,这是李林最喜欢讲的一句话。
二个多小时后,三人终于爬到了半山腰,此时身边早已经不见了人影,就算其他最慢的同学们也已经快到山顶了,而此时又正好是炎炎夏日的中午时分,谁会闲着没事大
中午头的来这里受这份罪呢,也不知道学校老师是怎么想的,是不是有毛病呀,居然大热天的让人来爬山,李林几个心中暗暗抱怨着。
“妈的……这鬼天气……还让不让人活了……也不怕把爷爷我热死。”李林头上的汗水嘀嗒嘀嗒的向下淌着,好像他的身体就是一个小小的泉井一样,无数的小泉眼子往
外冒着。
“唉……你……你还真别说……这一爬把我三天来……没有拉的大便给爬出来了,哈哈……我快憋不住了……我得找个地方放放去。”吴维边笑着边和三人说道。
“靠,你这大便来的还真是时候,行啊你快去吧,我们正好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瘦猴虽然瘦,但是也累得够呛,听说吴维要大便,高兴的赶紧让他去,自己三人正好
可以借此机会休息一会儿。
“你们谁还去呀?唉,还是在这野外好呀,完全可以不用顾虑什么WC的问题,正好前面的小树林里就成,不知道会不会碰到什么中午约会的情侣呀。”吴维打趣的向三人
说着话,从身后的背包里取出了一些卫生纸,在三人的笑骂声中,呵呵笑着跳出了山道素颜繁花梦,向着不远处的小树林跑去。农村的孩子大多数都是这样,只要在野外,完全可以
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大小便,绝对没有城里人那么多的顾虑。
吴维一路钻进了小树林里,找了一个地势没有那么险要的地方,左右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什么人偷看后,解开裤腰带脱下裤子蹲了下来。
“嗯……啊……爽呀,我靠,这大便还真是不好出来呀,都怪这该死的天气,干吗非得那么热呢,如果是冬天就好了。”吴维边拉着大便,边抱怨着天气,可是他也不想
想,他的大便应该不受天气控制的吧。
舒服的释放着自己的排泄物,吴维突然听到附近传来了树叶沙沙的响声,而且越来越大,他吓了一跳,左右看了看也没有人呀,赶紧问道:“瘦猴,我知道是你,赶紧出
来吧。”有心情钻入树林和他开玩笑的,三人中除了瘦猴肯定没有别人,李林那么胖,他是最不愿意动的,而老鼠确是老实的要命,唯有瘦猴总是经常开三人的玩笑。
说完话后,吴维继续紧张的看着四周,准备随时迎接瘦猴对自己的突然袭击,同时心中暗暗想着自己应该如何的还击瘦猴。不如让他偿偿踩地雷的滋味,想到踩地雷,他
的嘴角不由露出了些许笑意。往旁边移动了一下身体后,用手挖了点土埋在了自己刚刚拉过的大便上,然后继续在旁边的小坑中释放。
等了半天还是没有见到瘦猴出来吓自己,这让早就做好准备的吴维感到奇怪,心道瘦猴难道今天改性了?可是耳边的声响却是越来越大,而且还胖有“丝丝”之声,吴维
听声音来自身后的山上,扭头望去,不由吓得张大了嘴巴连惊叫都忘了,只见一条花斑大蟒正吞吐着红信向他扑来,吓得他连屁股也没有擦站起来就跑,没成想一慌神,
正好踩在了自己刚刚中的地雷上,脚下一滑身子一个踉跄向着山下就滚了下去,幸好有树干挡了几下,他才没有那么快的掉下去,但不幸的是他还是被碰到了几次脑袋,
虽然还没有出血,可青紫却是再所难免。
就在他正头痛欲裂,全身酸痛无比之时,只感觉身子一空,突然又向下坠去,啪嗒一声掉到了斜坡上的一个岩石缝隙之中,幸好缝隙之内还算干枯,并没有水,否则非得
把他淹死不可。
“哎哟,我怎么那么倒霉呀,妈的,大便都不得安宁。”吴维好不容易爬了起来,四周看了看居然没有一个斜坡可供自己攀爬,看着五六米高的缝口,暗自在下面叹着气
,心道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来找自己,可是这里毕竟是已经几十米开外了,唉,还是先看看自己的伤势吧。
吴维忍着疼痛取出纸来擦着身上的污物,同时摸了摸脑袋上四五处疼痛的地方,心道不会破了相吧?我可是本来就算不上英俊,如果再破了相,那将来找老婆可就困难了
,希望不要破相才好呀,上天呀,你对我公平一点吧。
正想着的时候,突然感到小腿之上有点痒,正想要伸手去挠,没想到那阵痒痒处又转到了大腿上,他赶紧借着外面的日光低头看去,只见一个长约十厘米全身通红,有着
两排多足,脑袋上还有两个小触角的东西正爬向自己的身上,他从小在农村长大,也没少见过小动物,可是愣是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他想起那些小说中所说的那些洪
荒之地无名毒虫,一个个全都是咬上一口就一命呜呼,心里就凉了大半截,心道自己不会这么倒霉的碰到这种东西吧?
刚想挥手打掉身上的小家伙,只感觉屁股上一痛,果然那个小东西咬在了他的肛门处,吓得吴维伸手狠狠的拍向了自己的屁股,边拍边道:“兄弟,你不要咬我呀,我还
年轻,我可不想死呀,我还没有娶老婆呢,我们家就我一代单传呀可是……”,说起来也奇怪吴维只感觉自己真真实实的拍到了那个东西上面,可是那东西却就是不松口
,而且还越咬越紧鸡婆大师,不但如此自己的手居然还有格的生痛,自己越是拍的劲大,他越是咬自己,自己的手也是越痛,小东西好像和自己干上了一样,可是自己的屁股却被
吴维的手给拍得有如小东西的身体一样通红一片。
见自己怎么拍也拍不死它,吴维伸手抓向了它,心道:我今天不弄死你就是你弄死我,我和你拼了,我就不信我这么大个人,还干不过你这么一个小东西。扭着身体,脑
袋向后看到小东西正拼命的咬着自己的屁股,探出右手一把将它抄在手中,使出全身的力气向外一拔,“哎哟”的一声大叫,吴维只感觉自己的屁股好像都要和自己分家
了一样生痛生痛的,直痛得他一阵头昏目眩,双眼金星乱冒,晃了晃脑袋努力使自己清醒过来,看到自己手中还在拼命的挣扎的那个让自己如此疼痛的罪魁祸首,暗道:
我让你咬我,我不好过你也休想好过得了,使出全身的力量狠狠的将小东西摔在了地上,抬起了脚踩了上去,连着撵了十几下后,他这才解了气,拿开脚后见小东西已经
粉身碎骨,他这才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他刚一开心,就感到从屁股上被咬中的地方,imports一阵苏麻的感觉渐渐散布开来年雪宾,速度之快就连吴维也没有想到,同时感觉全身有如坠入了寒冰之中,只二三秒钟就冻得打起
了哆嗦,还没有来得及细想,他只感到呼吸一阵困难,眼前一黑,一头昏倒在了井内。
傍晚时分,寻找吴维许久的黄杰恒、韩飞鹏三人,终于在缝隙内发现了光着屁股已经昏迷的吴维,李林赶紧电话联系了老师和众人,大家联手用背包背带,将并不算太重
的吴维救了出来,刚一出来,就惹起了身后一大片同学们的娇笑声,原来女同学们也全都跑了过来看热闹,没成想吴维出来的时候居然是光着屁股的。韩飞鹏闻到一阵大
便的臭味,赶紧取出了一些卫生纸璇玑姑娘,把吴维身上的污秽物擦了擦,众人笑归笑,但还是在班主任的指挥下,一路小跑着将他送到了山下的医院内。
“医生,他怎么还不醒呀?这都已经快一周了,你不是说他没什么大问题吗?”迷迷糊糊之中,吴维耳边听到了老鼠韩飞鹏的声音。暗道,看来自己还活着,活着的感觉
真是好呀,还有朋友关心自己。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按说你的同学只是睡着了,可是他为什么不醒过来,我们也说不清。”一个默生的中年声音也传入了吴维的耳朵内。
吴维眨动了一下眼睛,感觉全身酸痛,不由想要伸伸胳膊,抬抬腿,却没想到一下子摸到了被包装起来的一个小香肠,同时耳边传来瘦猴的怒骂声:“靠,阳萎,你他妈
的是不是装睡故意吓我们的?赶紧起来……”
吴维也意识到自己刚刚抓的东西是什么了,睁开睡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瘦猴,我刚刚不是故意的,你那小香肠我可没有兴趣。”说完坐了起来,看到大家一脸震
惊的看着自己,不由愣道:“怎么了?我有什么不对吗?”说着话,低头看了看自己,除了身上穿着一套医院的病号服以外,没有什么不妥呀,就连自己原来脑袋上的疼
痛和屁股上的疼痛此刻也早就没了一点感觉,正他纳闷呢谈雪晶,黄杰恒惊喜的道:“阳萎,我真他妈的醒了,太好了。”说着话,一下子扑了过来,就连老实的老鼠也扑了过
来,想要抱抱他,吓得吴维赶紧推开瘦猴,紧张的戒备道:“喂喂,先说清楚,我对男人可不感兴趣。我们家就我一个独苗,还指望着我传宗接代呢。”
黄杰恒见吴维终于在昏迷了七天后醒了过来,对于他的玩笑也不在意,笑骂道:“我他妈知道你不喜欢男人,不要说你,我也不喜欢。可是看到你小子好不容易醒了过来
,我这不是高兴吗?怎么样,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吴维活动了一下胳膊腿,道:“没事,我现在好着呢。对了,我怎么跑医院里来了?死胖子呢?还有咱班同学们呢?”
一听吴维问这个,就连老实的韩飞鹏都哈哈大笑的差点没背过气去,道:“哈哈……阳萎,这下你可是给我们男人长了脸了,哈哈……你的屁股没想到那么白呀,哈哈…
…被全班包括女生免费欣赏了一次,哈哈……”说着说着,已经笑的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捧着肚子说不出话了。
吴维只感觉脑袋一晕,急道:“不是吧?你们怎么当时不拦着她们呀?你们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叨叨姐?”
黄杰恒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道:“我们也想呀,可是谁让你掉岩石缝里去了,而且还是光着屁股掉进去的。我们为了救你出来,可是费了不少劲,女生还在旁边看着想
帮忙呢,不过无所谓了,她们看就看了吧,反正你的屁股现在也不值钱了,哈哈……”说着说着,瘦猴再也忍俊不住,大笑着跑出了病房。
吴维现在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房间里还有二个女护士呢,见她们都在看着自己抿嘴偷笑,吴维都可以想象得出来自己当初被光着屁股救上来的情景。内心急道:完
了完了,自己的一世英名算是完了,我的妈呀,我的屁股可是从来也没有给小女生看过呀,这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呀,我不要活了。想着想着,一头扑在了病床上,再也不
肯理众人。
过了一会儿,韩飞鹏终于笑停了下来,走到床边推了推吴维,道:“阳萎,你也不要不好意思,男子汉大丈夫这有什么呀,他们要看给他们看好了,反正又不损失什么。
对了,你还没说你怎么掉那里去了呀?你不会是大便跑里面拉去了吧?哈哈……”说着说着,又轻声笑了起来,惹得吴维满脸通红的拉过了被子蒙上了脑袋,道:“不要
再说了,不要再说了,再说我就和你绝交敬颂教安。”
韩飞鹏止住了笑声,轻笑道:“好好,我不笑了,我得赶紧给老师报个平安,他还挂着你呢。对了,我们没敢告诉你家里,生怕他们着急,再者张老师对我们也算不错,
帮你出了所有的医药费,你记得得还人家。”边说着话,边向病房外行去,准备给班主任张青松打个电话,说吴维已经清醒了。
吴维又被医院里检查了一番后,确认没有什么事情,这才办理了出院手续,和韩飞鹏、黄杰恒一路坐车返回土城县。在路上,韩飞鹏将他昏迷之后的事情告诉了吴维。到
此时他才知道自己因为一时的不小心给大家带来了么大的玩笑和痛苦,当把他救出来时,看到他整个屁股白的发亮,除了脑袋上有几处青紫外,全身倒是也没有其他的伤
势,但就是沾了一些大便,大家一至认定,吴维肯定是跑到缝口去大便了,没成想不一小心掉了进去,摔晕过去了。
送到医院后,医生检查说吴维的身体状况良好,他现在只是睡着了,等他醒了就没事了,这才让一直担心着的大家放下了心。经过与韩飞鹏几人的商量,张青松还是决定
先暂时不告诉吴维的家里,一来是怕他的家人担心,再者也是担心自己的前程,毕竟自己带领着这么多学生出来玩,有个学生摔晕过去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回去后肯
定会对自己有所影响的,没准还会受到处分。但他也不会隐瞒,毕竟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太多了,想瞒也瞒不住,他还是给校长打了一个电话,表示自己会负担全部的医药
费用张依伊。
回到土城县,所剩的暑期也不多了,吴维到家里后帮着父母干了点农活,把家里的二亩棉花收拾得利利索索的,隔三叉五的就去打上一次药,大大的缓解的父母的疲劳。
眼看就要开学了,吴维还是将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错误让班主任去破费,毕竟错不在人家,谁让自己早不来晚不来,偏偏那个时候大便呢。
拿着父母给的三千二百块钱,回到了学校里,交了生活费和学杂费后钱伯钧,又还给了班主任张青松的一千二百块,吴维的手中就所剩无几了。回到自己的寝室,李林三人早全
都来了,见吴维进来,李林笑道:“阳萎,怎么每次都是你最慢呀,你在家里干吗呢?不会是真的阳萎了去看病去了吧。”
吴维早就已经习惯了他们的笑话,一边放下自己的东西,一边道:“靠,死胖子,我可是纯杰的小处,可不像你那样的腐败,高一就被女人给吃掉了,而且还是被一个二
锅头吃掉的,哈哈……”
李林一听吴维又提他的旧伤,笑道:“嗯,你这个纯杰的小处现在可是全校有名呀,哈哈。你还不知道吧,你那洁白而又发亮的屁股早已经是全校皆知了,现在大家最想
的就是再欣赏一次你的屁股,阳萎,什么时候你再给大家看看呀?喂,瘦猴、老鼠,要不我们现在就脱光了他,扔下边去怎么样?”说着话,一脸坏笑的看着正在铺床的
吴维,还不忘撮了撮自己的双手。
吴维笑骂道:“死胖子,你就淫荡吧,早晚你得死在女人的肚皮上。你和你的春儿怎么样了?这一个暑期你小子肯定没少淫人少女吧,怎么也没有瘦下来呀。”
李林边站起来边道:“我们的日子那当然是要多性福有多性福了,如果不是有一次差点被她爸撞见,那就更完美了。”说着话,来到吴维身旁,伸出双手,一把将吴维整
个人抱了起来,然后哈哈笑道:“瘦猴,快点,快点,赶紧给他脱裤子,照相。”
瘦猴早就做好了准备,一下子从自己的上铺跳了下来,到了地上动手就开始解吴维的裤腰带,直急得吴维大骂道:“靠,死胖子、瘦猴,你们俩个如果敢再胡来,我可就
急了,妈的,瘦猴,拿开你的猴爪。我日,看我飞腿。”说着话,吴维一个飞腿踢了出去,正中黄杰恒的胸膛,将他踹倒在了下铺上,然后拼命的扭动了上身,可无奈李
林身体太重,力气也比他大的多,他如何能够挣的开,见双手无法使力,吴维抬起右脚一下子踩在了李林的右脚面上,痛的李林大吼一声,扔开了吴维抱着脚坐在了地上
,边喊边道:“我靠,阳萎,你劲都长脚上去了呀原来,踩的我还真痛……”
吴维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笑道:“知道我的腿劲了吧,看你们还敢强强奸我,小心反被我强奸了。”
几人说说笑笑中,全都整理好了床铺,虽然夏天快要过去了,可是他们刚刚升到高三的学子们开学早,现在才刚刚八月初,夏天也就过了一半的样子,一个个热的都不想
沾上那个金属床,就连头顶上那开足了也只是扇热风的吊扇,在他们四个看来也是摆设。全都弄得一身大汗的四人,一人端着一个洗脸盆,拿着自己的肥皂和毛巾,向着
厕所一路享着流行歌曲走去。
第二天,大家全都投入到了紧张的学习当中,吴维四人的成绩算不上太差,但也绝对称不上好,虽然说四人所在的一中是全县重点高中,可是按照四人现在的成绩,顶多
考个二流大学,不过希望也不是很大。
吴维也不是不用功,他其实特别想学习好,他从小生活在贫穷的农村里,虽然日子还过得去,比别人家稍微差点,但他却是感觉很幸福的,这完全靠他父亲那一双勤劳的
双手,一丁一点的从地里忙活回来的,他家满打满算一年的收入也就五六千块钱,除去了吴维上学的费用以后,所剩也就无几了。而且最近一二年,他父亲的身体也不太
好,所幸吴维还算是懂事,从不乱花钱,能够节省的也会尽量节省。
正是因为这种环境里成长起来的他,所以才会非常的用功,那种对金钱的渴望,让他全身心的投入到学习当中,怎奈他的学习大家虽然有目共睹,可就是考试成绩始终上
不来,师生们一致认为他就是那种再怎么用功也没用,天生脑袋笨的人。
开学后的一周,吴维在同学们的嘲笑声中慢慢熬了过来,对于自己那无论怎么样都不应该算是白得发亮的屁股,吴维现在真恨不得往上面涂点锅灰,自己让人嘲笑全都是
因为它,不过想起那只咬中自己的小动物,他回来查了半天也没有查到那是什么东西,就连他狠了狠心花了二块钱,去上了次网也没有能够查到。无奈之下他也只好放弃
了查询,心道反正现在他也已经死了,自己也没什么事情,这件事情就到此结束了吧。
这天数字课上,吴维正在聚精会神的听着老师的讲解,突然感到一丝倦意侵上他的心头,他拍了拍自己的脸蛋,还以为是昨天晚上学习太晚没有睡好呢,也没有在意。可
一会儿这种感觉越来越严重末世之狼缠,居然还哈欠连天的,正好此时数学老师想要提问,看到吴维上课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道:“吴维,你上来做做这道题。”
吴维赶紧站了起来,答应了一声,向着讲台上走去,没成想刚走出去二步,脑袋一晕,在全班同学们一阵大笑声中,摔倒在了地上。
数学老师抿嘴轻笑了几声,见吴维摔倒后,半天没有爬起来,心道这个孩子怎么可以用这种办法理逃避做题呢,轻皱着眉头道:“吴维,快起来。不要在地上装死。”他
的话声一落,又引起了大家的一阵哄堂大笑。
见吴维仍是一动不动,这下大家的笑声才渐渐的收了起来,此时离着吴维最近的韩飞鹏,赶紧站了起来,跑到吴维的身旁蹲下推了推他道:“吴维,吴维,快起来。”
推了半天也没见吴维有任何动静,这下就连数学老师也吓坏了,赶紧道:“韩飞鹏,吴维是不是有什么病呀?”
韩飞鹏摇头道:“没听他说过有什么病呀。”
数学老师此时也来到了吴维的身前,穿着短裙套装的她蹲了下来,查看了一下已经昏迷的吴维,吃惊道:“他的脸色怎么发黑呢,韩飞鹏、高林你们俩个抬着他,赶紧送
到医务室去,快快。”她现在心里也在打着小鼓,心道自己也没怎么着他呀,难道让他做道题,还会把他吓晕过去?以前怎么也没见他晕呀。和其他同学们讲了一声自习
后李民勇,她也跟在了二人的身后向外跑去。
高林是一个身高近一米八的大高个,与韩飞鹏抬着昏迷的吴维一路小跑的奔着校医务室而去,边走边道:“老鼠,阳萎这家伙是不是又睡着了呀?我看他现在好像也没什
么事情呀?”
韩飞鹏苦笑道:“我哪里知道呀,以前也没听他说自己有病呀。不过也没准是他有病一直不肯说出来呢。”
高林笑道:“你们一个宿舍的都不知道,那我就更不知道了。不过这家伙的屁股还真是白,哈哈……”上次救吴维出来的时候,高林没少出力,自然见过他那白得发亮的
屁股。
韩飞鹏虽然看见吴维晕了过去,但好像并不怎么担心一样,或许是因为有了上次的经验吧,道:“是呀,这家伙的屁股怎么那个时候会那个白呢,以前在宿舍的时候也没
见他的屁股那么白过呀。”
数学老师耳听着两人的对话,有些脸红的不知道怎么接口才好,她也是刚刚分过来不久,现在还没有结婚呢,对于这种话题实在是不好插嘴。看了一眼吴维,只见他脸色
发黑,赶忙紧张道:“你们俩个快点,这次要麻烦了,快快,吴维的脸怎么发黑了,他不会是中毒了吧?”
韩飞鹏听老师如此说,赶紧扭头一看,差点没跳起来,果然此时吴维的脸色已经由刚刚的蜡黄色转为了越来越黑的乌色,不由也加快了脚步向着医务室跑去。
来到医务室,一进门韩飞鹏就喊道:“于医生,赶紧给吴维看看,他这是怎么了。”说着话,二人将已经昏迷的吴维放在了病床之上。校医务室也就是管着同学们有个头
痛脑热的给看看,真像吴维这样昏迷的病人校医于佳可就无能为力了。
果然她番看了一下吴维的双眼皮,又摸了一下吴维的脉像,急道:“他怎么会这样的呢?脉像这样乱,早怎么不检查呀?”说完话,放下吴维的手腕,拿起电话向附近的
医院打了过去。
韩飞鹏急道:“刚刚上课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昏倒了,我们也不知道他怎么了。”
于佳道:“他这样的情况像是中毒了,你们谁中午和他一起吃的饭呀?看到他吃过什么特别的东西吗?”
数学老师赶紧让韩飞鹏和高林想想,韩飞鹏想了一下,马上道:“也没见他吃过什么呀,我们几个和他一直在一起了,他也就是吃了一份土豆丝和两个馒头,其他的就没
再见了,除了吃完了饭后他喝了一些凉水。可我们也都和他吃的一样呀,我们怎么没事呀。”
于佳道:“吃这些东西当然不应该有事,或许是他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吃过什么东西吧。”
四人在校医务室内干着急,于佳见数学老师急得满头香汗的样子,安慰道:“放心吧,他应该不会有事情的,上次他也是昏迷了七天,后来不又好好的清醒过来了。”
二三分钟后,校长也赶了过来,在自己的学校内一名学生突然上课时候昏倒,这还是第一次发生,他可不能让这名学生有任何的闪失,如果他有什么事情的话,那自己学
校的名声可就不好听了,虽然并不一定是自己学校的责任,可是普通的老百姓谁管你那个去呀。不说别的,如果他出了事情,自己学校也没办法去向人家家长交待呀。
此时医院的救护车来到了校医务室门口,一名医生和两名护士跑了出来,直奔医务室至尊无赖粤语,进门后医生首先看了一眼吴维,惊讶道:“哇,你们学校够狠的,这学生怎么中毒
成这样了?”
于佳气道:“唉呀,他是上课的时候突然昏倒的,我刚刚已经问过了,他中午吃的东西绝对不可能中毒的。你们赶紧拉回去给看看吧。”校长也焦急的和医生讨好着,道
:“是呀,医生辛苦你们了,只要保证他没事,什么事情都好说。”
医生摇头笑道:“董校长,你就放心吧,保证……”说着话原本微笑的脸上挂上了浓重的神色,皱眉道:“真是奇怪了,他的脉像怎么可能会这么乱?完全没有迹象可寻
。这种脉还是第一次听说过呢。”此时在他手中的吴维手腕处传来的脉像,就有如DJ音乐一样,没有任何规则的欢蹦乱跳着,让他这个从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也犯起了
愁。
董校长几人听他这样讲,不由焦急道:“那他怎么样?不会有事吧?”
医生凝重的看着吴维,道:“现在不好说,回去用仪器检查一下就知道了。”说着话,两名护士小姐已经给吴维打上了点滴,取出了单架在韩飞鹏和高林的帮助下,将吴
维的身体搬了上去,抬到救护车上,董校长让于佳跟着上了救护车,自己则开着车拉着韩飞鹏和高林跟在了后面,数学老师还得回去上课。在车上的时候董校长又向二人
了解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当得知吴维就是上次昏迷七天清醒的同学时,暗暗祈祷着这次吴维也会有惊无险。
来到医院内,经过紧急抢救的一系列措施以及身体检查后,果然像上次一样,一切都完好无损,可就是吴维的脉像仍然杂乱无章,加之他的脸色忽黑忽黄,让包括院长在
内的众位专家们一阵手忙脚乱后,可就是拿他没有办法。
董校长着急的看着被推出急诊室脸色乌黑的吴维道:“医生,就没别的办法能够查出他的病吗?”
刚刚去接吴维的医生摇头苦笑道:“我从医也有几年了,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看见,我想就是送至省城的医院也不一定能够检查出来,我刚刚已经给我的导师打过电话了
,他说他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他会尽快赶过来的,在情况未明之前,他让我们先暂时维持着目前的状况。校长,实在是抱歉,我们真的是无能为力。”
董校长愣愣的点了点头,身旁的韩飞鹏都急的想要差点上去凑那个医生一顿,急道:“你不是医生吗?你怎么会没有办法?你一定有办法的,你赶紧想想办法呀。”
医生看了一眼想要吃人的韩飞鹏,表示理解的摇头道:“我们真的尽力了,这位同学请你冷静,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也一定会尽力的,等我的导师过来后或许他可以治好
这位同学的病,我们还是先把他送到病房里吧。”
校医于佳赶紧答应了下来,她也害怕吴维出事,其实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希望吴维有事情,医生提醒董校长要不要通知吴维的家人,董校长刚一开始还不太想通知,可现
在吴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病,他也不好处理了,万一将来吴维真的有个什么好歹,自己可没有办法承担责任,点了点头,赶紧向韩飞鹏问是否知道吴维家的电话,可是吴
维的村子里哪里来的电话,没办法之下,董校长只有让于佳留下来照顾吴维,自己载着韩飞鹏去吴维家通知一声,顺便将他父母接到县城来,高林则回学校去上课了。
吴维的父母一脸焦急的跟着董校长进了病房,看到好好的儿子现在满脸的乌黑色,急得吴大海老泪纵横,冲着董校长怒道:“你们学校是干什么吃的?我儿子来的时候还
好好的呢,这才一个多星期,就被你们搞成了这个样子,你们陪我的儿子来……”
董校长也非常的理解父母的心情,赶紧好言道:“吴兄弟,现在我们先不管是谁的责任,眼下首先是要治好吴维的病才是最重要的,你们放心吧,省城的专家很快就会到
的,只要他们一来,吴维一定会好起来的。”
吴妈妈看着一脸乌黑的儿子,心痛的不得了,哭道:“当家的,你说我们儿子这是怎么了?他怎么会成这个样子了?”
吴大海抹了一把老泪,安慰妻子道:“孩子他娘,维维不会有事的,你就放心吧。没听刚刚校长说了吗?省城的专家很快就会过来的,只要他们一来,咱儿子的病就会治
好了。”他这话即是安慰吴妈妈,同时也是在安慰着自己,心中暗暗为儿子祈祷着:儿子你可不能有事呀,我们家就你一根独苗,你万一有个好歹,可让我如何面对已经
死去的你爷爷奶奶他们呀。
看着伤心落泪的二位老人,韩飞鹏轻轻的擦了擦眼泪,上前安慰道:“叔叔阿姨,你们放心吧,吴维一定不会有事情的。”
二人点了点头,继续盯着病床上的儿子发着呆。吴妈妈手捧着吴维的手腕,自言自语道:“维维,你快醒过来吧刘晔楠,妈妈来看你了,你可不要吓爸爸妈妈呀。”
董校长几人在病房内也是干着急,使不上劲,眼看就快要放学了,和吴家二位老人说了一声,带着韩飞鹏先回去了,留下了于佳来负责照顾吴维,毕竟于佳是校医,多少
还懂些医术,由她照顾,董校长才放心。而韩飞鹏已经是高三的学生,现在首要的任务毕竟还是学习。凌晨的时候,省城来的教授来到了医院,顾不上一路辛苦,赶紧来
到吴维的病房先看看他的病情,可当教授看完了以后,也只是得出了一个中毒的假像,再次化验了吴维的血液之后,居然好的出奇,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问题,这下连专家
也没了办法,让听到这一消息的吴大海当场就晕了过去,在医生们的一阵忙活下才总算清醒了过来,一个翻身跪了下来,痛苦的向专家求道:“教授,求求你救救我儿子
吧,我们吴家就这么一个儿子呀,他可不能出什么事情呀……”
老教授众人赶紧费力的扶起吴大海,道:“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尽力的,你先不要激动,如果你再有个三长两短的,那就不好了。”
吴妈妈流着眼泪,扶着丈夫道:“是呀,当家的,你就不要太难过了,维维从小就乘巧听话,他一定不会有事的,你的心脏不好,可一定要当心自己的身子呀,现在儿子
这样,如果你再有个三长两短的,你可让我怎么活呀。”
吴大海擦了擦脸上的老泪,扶着妻子道:“好好,我不激动,他娘,我们儿子那么优秀,一定不会有事情的,一定的。”
看着二人终于情绪稳定了下来,教授叹着气和医生护士离开了病房,说要再去研究研究病情,这种情况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要如何诊治他也是没办法,对于一个无论怎么
检查身体状况都完好的年青人来讲,他实在想不出为什么脉像会那样的乱,而且还有一种中毒的假象。
其实严格的说起来,吴维确实是中毒了,不过不是对他身体有害的毒。当日吴维因为惊慌,不幸掉到了那个岩石缝隙之中,但是却让他幸运的遇到了一只千年火蜈蚣,这
种火蜈蚣如果仅只几十年的话,的确是巨毒无比,只要被他咬中一口,绝对没有存活的可能,但如果是几百年的火蜈蚣则可以让人长期昏迷不醒,而此时蜈蚣本身也是极
佳的治毒圣药。像咬中吴维的这种千年火蜈蚣却是世间极其稀少,而且也只有上了千年之后,才会全身通红,因为此时的它们早已经通灵,寻常人根本想找都找不到,如
果吃上这个时候的火蜈蚣一只,他立即就可以增加数十年的功力,是所有修真者梦寐以求的宝物,而此时的火蜈蚣因为通灵的关系,除非它快要产卵,有外界的生物惊扰
到它们,他们才会还击。但此时他咬中人后,本身的伤害也是巨大的,而且对于咬中的人也不会给予治命的危害,反而平白无故可以让对方得到自己千年的修为,比吃了
它还要好上十数倍,因此严格算起来,吴维实在是幸运的掉渣。
但这种千年火蜈蚣的修为因为属“阴”的原故,所以通常会先改造人类的身体,以达到可以利用外界修为的条件,吴维现在这种忽黑忽黄的脸色正是身体被改造的过程中
那只通灵的火蜈蚣给改造着,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高速的成长分裂着,如果他此时还能够特别精神的话,那才叫有鬼了呢,不过
等过了这个改造期后,他就不是今天的吴维的。而他最后因为吃痛,狠拍火蜈蚣正好让火蜈蚣将自己全身的修为都送给了他,否则他想要将火蜈蚣从身上弄下来,那是根
本不可能的事情,火蜈蚣因为修为已经流失已尽,全身没有了一丝力气,这才会被吴维踩死。
看着明显消瘦下来的父母,吴维感觉自己真的是没用,长这么大了还要让他们为自己担心,可是自己明明身体好好的,为什么会突然就昏倒呢?而且自从上次被那个火红
的东西咬过之后,一直以来身体就有一种无力感,难道是因为被它咬过的问题吗?可上次在医院已经查过了,没有什么问题呀,唉,不管了,反正自己以后小心一点就是
了。
想通了的吴维安静的从床角下了地,看到正扒在病床边上睡着的父母,他无奈的苦笑了一下,拿起床单给父母盖在了身上。穿着病号的衣服,转身出了病房,虽然他所在
的是一个二张床位的病房,而且另一张床上也没有病人,但是吴大海夫妻因为担心儿子所以这才终日劳累的困倒在了病床边上,扒着睡觉虽然不太舒服,但最少是在儿子
的身边,再说儿子现在已经是睡着了,他们也算是放下了心来。
上一章

Tagged:

浏览 (50)  •  2017-10-29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