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大事记婆婆往米饭上打了30个鸡蛋,一揭开锅盖,全家人都惊讶了!-教您怎样管教好孩子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婆婆往米饭上打了30个鸡蛋,一揭开锅盖,全家人都惊讶了!-教您怎样管教好孩子

鸡蛋的做法非常多,如何选择上好的鸡蛋呢,鲜的鸡蛋外表要粗糙无光泽,仔细看还有好多的小细孔,拿起来晃一晃,好像里面没有东西滚来滚去的感觉,就像是实心的一样。
原创 |一番深入浅出的解释,让苗毅恍然大悟,开始用心去领悟,让自己的身心融入这个世界,在一次潮汐变化之际,他终于感受到了那股天地灵气。除了日常的打坐修炼,老白还不断让苗毅锻炼身体。譬如在山上开渠,堵截溪流,在山上造一条瀑布出来。老白说,如果山上有一条瀑布的话,景色会更好。这可是一项大工程,苗毅为此吃尽苦头后,觉得这是吃饱了饭没事做。找了个机会,苗毅尝试问道:“老白,你有没有觉得我干这种力气活是浪费时间,我觉得我应该抓紧时间修炼,尽早采集到足够的灵气,修炼出第一道法力。”老白摇头道:“你的修为还没有到可以忽视肉身根本的时候,如果有一天你因为意外而不能使用法力,到时候没了法力连路都走不动,连个平常妇人都能置你于死地,岂不可悲?你这个阶段,强化体魄等于在强化精气神,维持良好的精气神状态对你的修行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一个精神萎靡的人,哪怕天天坐着修炼,也是事倍功半。你想要事倍功半,还是要事半功倍?最重要的是,强健的体魄加上饱满的精气神能让你在面对敌人强大气势的时候不容易胆怯,这对一个初出茅庐的人来说很重要!”总之他怎么说都是道理,好像他让做什么都是有原因的,苗毅只能老实继续。一年后,山中出现了一道飞溅的银龙,扛了根棒子撬开最后一块大石头放水的苗毅从激流中拼命爬上了岸,差点没被激流给冲下去,老白想要的瀑布,他终于整出来了。老白又不知道跑到哪游山玩水潇洒去了,没能在第一时间看到苗毅的劳动成果。也就是在瀑布弄好的第三天,赤膊光脚的苗毅长发披肩,盘坐在海边礁石上,海风猎猎中闭目凝神,五心朝天,采集‘太阳真火’,这是他修炼‘星火诀’必须的过程。一年多的苦力没白做,整个人成熟了不少,身上的肌肉一块一块的,就是晒得有点黑。用老白的话说,之所以晒得黑,是因为他没能把‘太阳真火’给彻底吸收、利用和驾驭。不过日积月累之下,苗毅还是吸收了不少在体内。此时体内的经脉中,‘太阳真火’已经有了足够的量和吸收的灵气进行博弈。只要能把灵气,也就是威力无穷的星辰之力和自己修炼的功法融合,让星辰之力接受自己的驾驭,就等于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第一道法力,也是自己的法源,以后就不用再这样耗时耗力的辛苦融合了,再吸收到的星辰之力都可以直接相融,所以这一步很重要。“什么叫法力?法是什么?力又是什么?法就是你修炼的功法,也是驾驭之法,力就是你驾驭的力量,也是星辰之力。有法无力,心有余而力不足,有力无法,和死人无异,再大的力都和你没关系,只有‘法’和‘力’合二为一,才是‘法力’,法力高深者能斗转星移,无所不能!”这就是老白诠释给苗毅知晓的法力真谛,也是苗毅努力的方向。烈日当空之际,苗毅体内轰的一声,如同雷鸣,星辰之力终于和‘太阳真火’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一股无形之力从苗毅的毛细孔中喷薄而出。苗毅双眼霍然睁开,眉心浮现一朵含苞未放的白色莲花光影。对修行中人来说,眉心印堂又称灵台,一个人修为的深厚高低都可以从其中反应出来,是一种由内而外的反馈,和‘相由心生’的说法类似,修行中人的‘相’谓之法相,‘心’则指修为。就连世俗中人往往也会通过印堂来看‘相’,譬如印堂发黑要倒霉,或者印堂发亮要走运之类的。他透着一股兴奋劲猛然站起握拳宗立成,循环于周身的法力让他找到了一种无所不能的感觉。戳指一指海面,一条长一丈,胳膊粗细,晶莹剔透的水龙从海面钻出。并两指往口鼻前一竖,法随心动,水龙立刻蜿蜒飞来,绕着他的周身盘旋飞舞。法力不散,握拳击向沙滩,水龙立刻化作一团水球,急速冲去。轰!水花和沙子混在一起飞溅,沙滩上当场被水球打出了一个大窟窿嵇芳。“老白,老白勋晶,我成功了!我能施展法力了!”苗毅跳下礁石,往回飞奔,大喊大叫个不停。回到那个简陋洞府,见到躺在摇椅上悠哉的老白,苗毅立刻把老白给拉了起来。“干什么?”老白上下审视道。“你看!”已经能内视的苗毅知道自己一施展法力,眉心灵台会出现什么。一朵含苞待放的白色莲花光影浮现后,苗毅伸手一指洞府内的火把,喝道:“燃!”那只火把‘轰’瞬间点燃,这正是他火性功法的拿手好戏。苗毅一脸期待地看着老白新香港奇案,希望他能给个夸奖。谁知老白一脸平淡道:“能点个火把就让你兴奋成这样?曾经住在这座洞里的大仙,挥手间能移山倒海。你眉心灵台不过一含苞未放的白莲,说明你根基未稳,刚跨入门槛而已,连白莲一品的品级都不到。”苗毅笑道:“我知道。”一脸‘但我还是很高兴’的样子。老白摇了摇头,转身出洞府,“跟我来。”把苗毅带到了自己开凿的瀑布前,站在瀑布下,朦朦水雾扑面而来,水声隆隆。“干什么?”苗毅奇怪道。老白指着瀑布急速飞砸的地方说道:“去试试你的法力能在下面坚持多久。”苗毅一点头,刚修出法力,他自己也想试试。二话不说,光着脚跑去,钻进了急骤的飞瀑之下,坐在了下面的一块大石头上,施展法力护体,强行抵御绵绵不绝的沉重冲击力。然而还不到两个时辰,苗毅凝聚的法力便扛不住了,法力一耗尽,便被飞砸而下的隆隆急流给冲走了。别小看这两个时辰不到的时间,换了一般人连半刻时间都坚持不住,甚至能不能走进瀑布里面都是个问题,更别说坚持差不多两个时辰。“这小子真实在,开凿的瀑布流速有点大…”老白看了眼瀑布上方嘀咕一声。

放假回家,婆婆见到我们非常的高兴,把家里什么好吃的都拿出来给我们吃,家里的土鸡蛋也给我们留着,不但每天都煮给我们吃,还让我们带走,婆婆做了一道鸡蛋饭超级好吃。婆婆把土鸡蛋全部打在盆里,用筷子把鸡蛋调散。

然后用锅煮了米,煮得8成熟的时候沥起来,然后炒锅里放了一点猪油,把沥好的米饭倒进锅里。

把调散的鸡蛋液,加入盐搅拌均匀,倒在饭上,然后盖上锅盖,煮上10分钟。
原创 |落汤鸡似的苗毅从水中爬出,蹚回到老白身边,有点气馁道:“水流的冲击力还能顶住,就是连绵不绝的打击时间难熬。”“一个月!”老白转身而去,跨走在山石之间,边走边说道:“如果你的法力能在瀑布下坚持一个月,那你的根基就稳了,我等你的好消息。”“唔……”浑身湿漉漉的苗毅回头看向飞流直下的瀑布,有点明白了,感情自己费尽功夫弄出来的瀑布就是用来折磨自己的。当然,也因此明白了老白从来不让自己做无用功的事情,让自己做的事情都必然有原因,都是为自己好,他自然是努力去执行。潮起潮落,春夏秋冬,日日面对骄阳采真火,日日将身心融入天地间吸收灵气,这一修炼就是足足两年。两年后,坐在瀑布下浑身湿漉漉的苗毅,施法硬顶着飞瀑连绵不绝的打击足足有半个月。就在他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一直无法融会贯通的法力在压力之下,瞬间水到渠成,行大周天。‘砰’的一声,苗毅身上爆发出一股无形之力,将水花炸得四溅。只见以他本身为中心,一股无形之力扩散,形成了一只透明的气球将其给包裹在其中,眉心灵台的白色莲苞静悄悄开出一片花瓣。终于稳定了根基,踏入了白莲一品的境界,踏入了有修行品级的境界。苗毅嘴角勾起一抹喜色,不过又飞快收敛,继续凝神抵御飞瀑的冲击。因为老白说过,要坚持一个月才算成功。有法力浑圆的防护,飞瀑无法直接冲击到肉身,苗毅又多扛了五天。不过终究是之前的法力消耗太大,也仅仅是多抗了五天,浑圆如球的法力防护罩在飞瀑日夜不停连绵不绝的打击下一阵摇晃,最终崩溃。急流再次将无论是法力还是体力都消耗巨大的苗毅给冲进了潭水中。又过一月,法力和体力恢复到最佳的苗毅再次来到瀑布前,法力浑圆护体,闪身钻进瀑布底下,静静盘腿而坐,一个透明球体将其笼罩,整个人滴水不沾。一个月期满,瀑布急流下透明球体内的苗毅睁开了双眼,看到了外面的老白,遂飞身而出,收敛法力落在了岸边,依旧是滴水不沾。“你说的一个月,我做到了!”苗毅向老白通报了喜讯,不过却是满脸苦笑道:“我们来这差不多四年了吧?我四年苦修,修为才跨入白莲一品,是不是太慢了点?”“继续徐令娜!”老白淡淡扫了他一眼,没有多话,转身而去。不到时候的话,老白从来不多说。苗毅摇头,转身向山顶上走去,也只能继续修炼。没有对比,他自己可能还不知道,他短短四年就跨入白莲一品的修为已经不慢了。不是每个人都能碰上老白这种导师,不管苗毅修炼中遇到什么疑惑,老白都能手到擒来,深入浅出的为苗毅解惑,让苗毅快速领悟奥义张碧池,飞快进步。老白为苗毅安排的修炼方式,根据苗毅的修行进度,拿捏的分寸也是极为精妙的。无论是强身健体的锻炼,还是开山挖石造瀑布,实际上都一直在让苗毅内外兼修,保持着极好的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这无疑保持了苗毅的良好修行状态。就连让苗毅在瀑布下接受冲击,也是对苗毅身体和意志力的磨炼,同时也在激发苗毅所修法力的耐力和承压能力,这是一种反复锤炼,这对他以后面对强敌是有巨大好处的。在没有灵丹妙药之类外力的辅助下皮亚松,四年之间从一普通人跨入白莲一品的修为已经算是神速,需知花费十多年甚至数十年或者白发苍苍才跨入这个境界的修士大有人在周力波。苦修一年之后,苗毅再次找到老白解惑,“老白,自从我跨入白莲一品的修为后,为什么反而感觉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越来越慢了?”老白回道:“不是你吸收的速度慢了,而是你的容量大了,随着修为的提升,品级晋级的速度将会越来越慢,甚至是漫长,需要足够的耐心。”苗毅问道:“那我从白莲一品跨入二品,需要多少时间?”老白看他一眼,随口回道:“二十年应该差不多了。”“啊!二十年?”苗毅呆住,回过神来马吉亮,问道:“有没有快速的方法?”“有!”“什么方法?”“人的愿望是很神奇的东西,一个人的愿望也许很渺小,但是当许许多多人的愿望集合在一起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神奇的力量。修行中人为了提高天地灵气的吸收效果,于是采集这种力量为己用,利用许许多多人的愿望召唤天地灵气集中在一起,高效吸收,以快速提高自己的修为。”老白反问道:“我想你对这种情况应该不陌生吧?”苗毅试着问道:“你说的是愿力?”老白颔首点头。苗毅脑海中闪过了自己家里摆放的神龛,闪过家家户户摆放的神龛,他对那种每天必须要拿出三个时辰面对神龛祈祷贡献自己愿力的情况怎么会陌生?他对兄妹三人差点被送进‘慈愿府’日夜不停贡献愿力的情况又怎么可能忘记?他以前还不明白那些‘仙人’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让大家贡献自己的愿力,现在终于明白了!苗毅很好奇那种愿力到底有多神奇,不禁问道:“有了愿力能让修行速度提高多少?”“那要看是否能够得到充足的愿力支撑,以及对愿力的利用效率。”“难道使用上还有什么区别?”“你要知道,人有千百种,所汇集的愿力中包含了各种人的七情六欲杂念,所以使用愿力的时候必须要排除那些杂念才能利用到纯粹的愿力达到自己的目的。否则遭到七情六欲杂念的反噬会产生心魔,修行天资高的人,容易抵御心魔的影响,修行天资低的人,如果不小心的话,很有可能被心魔反噬走火入魔,轻则不人不鬼难以自我,重则死路一条。”“如此可怕,那些修士为什么还要使用?”苗毅现在也算是修行中人,才发现以前称呼修士为‘仙人’有点可笑,现在自然是不会再称呼仙人。“所以有利用愿力效率高低的问题,小心点慢慢来,只要不急于求成,正常情况下应该没多大问题。”“那究竟能让修行速度提高多少?”“一般情况不出意外,最少能提高五倍的速度。”“五倍?”苗毅大吃一惊道:“如此说来,如果我的修为进阶到白莲二品需要二十年,一旦有愿力可用,岂不是只需四年?”老白淡然道:“甚至更快!”隐隐感觉他有种在循序渐进引诱苗毅的味道。最少缩短五倍的修炼时间啊!苗毅听得心痒痒,有些按捺不住了,挠头搔耳,来回走了几趟后,欲言又止道:“老白,我继续呆在这座海岛上慢慢修炼下去不是个办法。”老白‘哦’了声,“你想出去收集愿力修行?”苗毅点头道:“是的。”“你想走,我不拦你。”老白走到洞口,霍然回头,目光突然变得深邃犀利道:“你做好了抢夺天下愿力的准备没有?”

10分钟后,揭开锅盖,黄灿灿的,看上去非常好吃,喜欢吃辣椒的,还可以放一点辣椒酱拌来吃。

舀了一勺吃,好吃到跳起来,最下边的米饭有一层金黄的米锅巴,非常香,太好吃了。
原创 |“准备?什么准备?”“抢夺的准备!人家抢你东西,你有能力还击的准备!”准备就是一杆木枪!老白问苗毅喜欢什么武器,苗毅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武器赵诗梦。他印象中见过一位修士骑跨龙驹,手提银枪,威风凛凛从身边经过的样子,所以他选择了枪!岛上没有他印象中的银枪,老白也没准备让他用真家伙,既然喜欢枪,老白让他砍了一棵树,削了一柄一丈长的木枪。一座石头山脚下萨奇·史泰龙,老白手指光秃秃的石山,“用你手中的木枪肢解它,石山垮塌,木枪不毁,算你成功!”“这……”苗毅看看自己手中的木枪,有点无语。老白长发飞扬,挥手指山,“你要相信,一枪在手,天下没有什么东西能挡住你!就算你手中只有一杆木枪,就算前方是一座大山,哪怕是一座铁山,你也要相信你自己能一枪摧毁它,这就是信心,这就是让敌人胆寒的气势!没有这点气势,你凭什么和天下英雄抢夺天下愿力!”于是苗毅持一柄木枪开山劈石的修炼开始了。虽然是一柄木枪,但落在修士手上,有法力加持,威力更胜于普通人的真家伙。一枪出手,枪枪深入山石,挑枪飞石,轰隆隆声不断。短时间内还好,能见苗毅迅疾出枪的威力无穷,可时间一长,法力不济的时候,木枪就是木枪,就算是真家伙也扛不住这样开山裂石,何况还是一杆木枪。木枪一根根崩裂折断。所谓孰能生巧,毁了几十杆枪后,苗毅渐渐领会到了人、枪、法三合一的运用,赵雅倩在笨拙而枯燥的开山劈石中渐渐把枪与法的运用练得炉火纯青走向中枢。长枪挥舞,或大开大磕,或巧妙挑拨,一路摧枯拉朽。山体崩坍滚下纷飞大石,苗毅挑枪怒击,一一粉碎。当整座石山坍塌崩溃,已经又是两年后我的特种生涯,苗毅手提第八十一杆木枪,站在了垮塌的碎石之上,对老白说:“我成功了,可以走吗?”答案是不行,老白说法力的高深可以靠时间慢慢来累积,但是低阶修士越级杀高阶修士的事情也常有,关键在法力的使用上是否善用,善用者无敌!老白遥指瀑布!于是苗毅又将坍塌的石头陆续搬到瀑布上边堆积,山中采藤织网,网住大量的石头。苗毅提枪站在瀑布急流下任由冲刷,一条布带蒙上了眼睛。站在山上的老白一拉编织的藤网,大量石头混在急流中砸落,说是要锤炼苗毅的察觉力。苗毅立刻提枪怒击夹杂在水流中的石头,第一波击碎的石头不到一成。一遍又一遍,不但要承受水流冲击还要辨明其中石头的苗毅不知道多少次累得筋疲力尽,甚至数次被大石头砸倒在水潭中。随着山谷内的石头越积越多,离瀑布上方的距离也越来越近,苗毅反应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不过他出枪的速度倒是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精准……大海上的天气变幻莫测,当阴沉沉的大海上可怕的飓风来临,怒浪滔天之际。老白又让苗毅驾着木排,带着一堆椰子壳漂浮在惊涛骇浪的大海之中。狂风怒浪之中,天地似乎都在飘摇,站在木排上的苗毅放弃了法力对木排的加持,木排顿时被巨浪给击溃。一百个椰子壳立刻被狂风怒浪四散赵逸岚,苗毅立刻提枪踏浪追击,要一枪枪击碎那些椰子壳。只见他提枪的身影,或飞跃怒浪之巅,或冲进铺天盖地的巨浪之中……风平浪静之际,老白又和苗毅驾舟于一深海之地。在这海底深达千米的山谷之中,有一种‘霸王鱼’,普长一米,浑身长着骨甲,不太喜欢活动,吃饱了就喜欢躲在洞穴里养膘,犹如冬眠,但是一旦出洞,在海中的反应速度极快,尤其是那一口的铁齿铜牙,撕咬力惊人,喜欢群体攻击,能在片刻间将一头鲸鱼给啃成白骨。老白带苗毅来这里,自然不会是让苗毅来欣赏海底风光喂鱼的,而是让苗毅潜入海底去杀它们。千米海底的压力是惊人的,木枪如果没有法力加持,都会被挤压成碎片,初次潜入的苗毅很难适应,更不用说在那深度猎杀,何况海底伸手不见五指。可老白要让苗毅把深海的压力当做是强大对手施展的法力压迫,要让他习惯并且适应在这种强**力压迫的情况下发动进攻!等到苗毅好不容易适应了这种强压后,也不知道老白搞了什么鬼,躲在海底山谷洞穴中的‘霸王鱼’突然出来一群围攻。第一次,苗毅在巨大压力下舞枪杀了上百条‘霸王鱼’后,就吃不消了,几乎是仓惶逃窜回了海面上,带着血淋淋的伤口爬上了船。等他休养好了,老白又让他来继续,目标是潜入千米深的海底一次诛杀一万条‘霸王鱼’才算成功。岁月荏苒,时光飞逝。苗毅辛苦开挖出来的瀑布消失了,因为瀑布下面的山谷几乎已经被苗毅手中木枪击碎的碎石给填平了2009年大事记艳妓貂蝉。飓风之中,滔天怒浪里的一百个椰子壳再也不会丢失了,狂风巨浪阻止不了苗毅手中的木枪一一将它们击碎。波澜荡漾的海面,鲜红一片,漂浮着一只只‘霸王鱼’的尸体,老白清点过,一万只,只多不少。哗啦!手提木枪的苗毅从海水中窜出,落在了小船上,扫过海面,笑道:“虽然你的要求有点无聊,但是你要求的我都做到了丹尼斯里奇!”“无聊?”老白扫了他一眼,也许苗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如今是什么样。整个人神采奕奕,精神抖擞,双目炯炯有神,一双黑眸犹如寒星。肌肉结实匀称,身材笔挺如枪,面容刚毅,英气勃发。长年累月的击杀不断,无数次耗尽法力又站起来进攻,一旦蓄势待发,就犹如一支出鞘的宝剑,有一股慑人的一往无前的气势,这是一种难得的自信!一种无数次失败又无数次站起来所培养出来的深入了骨子里的自信!“我没说你无聊。”苗毅摆了摆手,笑道:“我只是觉得有点可惜了,我这几年大部分的时间都放在了你让做的这些事情上,如果我把这些时间放在法力的修炼上,我的修为一定会进步不少,大幅缩短进阶白莲二品的距离。”“修为只要有机会和时间都可以弥补回来,基础打好了却是一辈子的,会让你一辈子受用无穷,否则一旦错过了,有些东西定型后,你想补也补不回来,譬如思维和性格,还有习惯,再高深的法力也扭转不过来。”老白只是随便点拨几句,他不是那种辩解个没完没了的人,颔首示意苗毅驾船,“回

Tagged:

浏览 (61)  •  2018-12-25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