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ructions女人外遇的原因,只有一个!-伤感的心情说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女人外遇的原因,只有一个!-伤感的心情说

嫁对了是爱情
文:狮小野 插图:网络
01
临近下班时间,林珍音盯着电脑屏幕,心思就像外边的柳絮,乱纷纷的四下里飘摇。
她虽然还是坐着,手里的鼠标胡乱挪动着。
竭力镇定自己的心绪,等待煎熬的解脱。
煎熬,人总是受到各种煎熬。
上班挤车要煎熬,下班挤车还是煎熬。
终于到下班时间了,一个煎熬过去了,去迎接下一个煎熬。
到了住处林珍音躺在床上衣服也懒得脱,妆还没来得及卸就睡着了,再次醒来是晚间十点,她起身把明天要换的衣服整理好,去洗漱间把妆卸干净准备休息。
可是胃里不争气的饿起来,林珍因走到厨房打开冰柜发现空荡荡的,可以下锅的面条也没了。
她盯着料理台,垂下眼,突然想起昨天下班从超市便利店买来的一袋方便面还在客厅桌上,于是走到客厅把那两袋面拿过来。
冰箱里的蔬菜全没了雨蝶吉他谱,只有鸡蛋可以下面。
煮了几分钟锅开,林珍因把面放锅里闷了一会儿,站在旁边等,思绪飘开想到了明天下班要去赴一场相亲宴。
对方是亲戚介绍的,具体的事情她还没了解好,只是工作繁忙她一时无暇顾及那个相亲的男人。
面开锅,林珍因在客厅吃完已经深夜了,身体劳累肚子总算有了归属感,最后连碗筷也没有来得及洗涮就去睡觉了。
第二天昏昏沉沉的一天,等着下班林珍因直接照着手机上的地址去赴相亲宴。
相亲宴之前林珍因没有经历过,自从毕业以后她从实习生到转正一直都在同一家公司工作,所以也尤其对工作格外上心。
心无旁骛的去工作也给了她没时间交男朋友的理由,也没有时间去想之前的是非。
这一次她去赴约还是有些紧张的。
到了地方,餐厅的靠窗位置坐着一个衣着浅蓝色短体恤的男人,戴着黑边眼镜,文质彬彬的。
林珍因其实近视的度数很深,只不过这次相亲她特意换了隐性眼镜。
到了座位,那男人本低头看菜单的头抬起,当看到林珍因的时候眼神微讶。
林珍因对上他的视线谦和地笑笑,“你是高鹏?鞠敬伟
男人点点头,打量着林珍因,“林女士?”
林女士?这么官方的称呼,她出声轻笑,“对,是我,林珍因。”
“啊,对就是这个名。”他合上菜单,“其实呢,现在我们这个年纪出来相亲已经不用尴尬了,普遍状态都是里外挑,挑到最后剩下的还是自己。”
林珍因愣愣地听着,鼻间哼出一声笑,“是吗......哈哈哈,我其实.......”
“先别说了,先点餐,想吃什么随便点!”高鹏打断她的话。
林珍因尴尬地接过菜单,牵着嘴角心里怒吼,她什么时候和一个年纪快三十岁的男人在一条救命绳上了?
她今年才刚毕业,好像她嫁不出去一样?
看他这阵势,好像并不把她相亲对象,把自己当大哥了?
林珍因低头随意瞄了几眼菜单点了几个小菜,高鹏接了看过来,哎呀一声,“这菜平时都能吃着曹继敏,既然来了,要点一些这里的特色菜。”
林珍因双额冒汗,笑脸相迎巅峰公子,“行,我都可以!”
菜上齐,两人安静的吃,林珍因则吃的有些尴尬,面前的男人和亲人介绍的有点出入,虽说整个人身形不错,但是看起来总得快三十了。
她今年刚二十二。
八岁的年龄差,她还是有点介意的。
但是人又不能按年纪来定生死,林珍因打算再聊聊看。
杯子里的饮料喝完,林珍因想给自己填满,高鹏看到拿过朝她杯子上倒,“给你这么直说吧,既然都是双方亲戚朋友安排来的,话说开比较好,”他抬头咧嘴笑开,“我呢,在本市这里开着一间餐馆生意。”
林珍因端杯子的动作一滞,“你开了餐馆?”
高鹏挑了挑眉,点头,“对啊,就这不远大学城附近异界极品纨绔,平时生意老火爆了!我这么跟你说吧,就周末星期天来的客人都不少!主要是学生特别多!”
林珍因送了口水,点点头,“哦是吗?你那餐馆叫什么名字?”
“须宜餐馆。”
林珍因喉间的水一卡,咳嗽起来,低头拿纸巾慌忙擦嘴,抬头看了看高鹏:“抱歉,你......继续说。”
高鹏,“你没事吧?呛着没?”
林珍因挥挥手,“没事,你继续。”
“哦......总体呢就是这样,餐馆需要人手,客人多都是冲着手艺口味来的,这馆子呢就是我的命,所以,”高鹏抬起头看着林珍因,“我希望呢,未来的女朋友可以帮衬着我。”
林珍因怔怔看着他。
高鹏继续说,“不用会做饭!就帮忙看生意收钱就行。”
林珍因慢慢低头摇着头笑了笑,这那是找女朋友找老婆啊,简直就是在找服务员徐增寿啊!
林珍因突然理解那些被逼无奈,相亲的青年男女,此时此刻她无比想转脸走人。
可是礼貌期间还是陪脸给笑的吃完,期间交换了联系方式,林珍因不能拒绝周宜霈,就顺其自然了。反正以后也没有再联系的必要了。
02
林珍音的工作单位属于清水衙门。
有一点福利,但是不多。
他们不是执行机构,没有什么具体事,就是收发报告,每月汇总上报。
下班要走一段路才能坐上公交车。走在春天的街道上,她感觉就像是一片柳絮在随风飘荡。在一个路口等红灯。
绿灯方向没有车instructions,有人趁机抢过路口。林珍音没有动,等绿灯亮起。
她她不着急。早晚她都能到家,早到家和晚到家是一样的。
回家也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视。
低头间手机微信推送了一条消息,林珍因打开一看是高鹏的。
“下班了没?吃饭了吗?”
林珍因本能的摁灭屏幕,抬头的时候远处的红灯正在闪烁。
她在内心里强调自己要遵守交通规则,为此还蔑视身边急匆匆闯红灯的路人。
还有骑电动车送买卖的小哥,不过她不怪外卖小哥抢红灯,他们是为了生活。
为了生活。其实谁不是为了生活?只不过生活有好有坏。
又一条消息闪进来,林珍因不耐烦地扫了一眼,还是高鹏。
“要是没吃饭,晚上来我这店里,看你朋友圈发现你公司里大学城这里不远啊。”
昨晚可能林珍因的态度表现的太过服软,毕竟她是第一次相亲,不是没有恋爱过,因为害怕变成之前的那般不堪,才让她迟迟不敢踏足婚姻。
林珍因深吸一口气,回了句,“今天忙,就不过去了,改天吧。”
那边没再回陆昱颉。
每天穿梭在拥挤的人行道,日子坏的要往好了过,好的要往更好了过。自己呢?她扪心自问。过的不好不坏。
更好的是啥样,她没想过。懒的去想。绿灯了,先过了路口再说吧。
在公交汽车站等车,站牌旁有为乘客准备的长凳,不过上面有泥污和灰尘。
还有几个明显的鞋印。她是很想坐的,可是没法坐。她不是有洁癖的人,但也不能容忍龌龊。
很多东西是都是龌龊的,龌龊就是见不得人的。
譬如…… 车来了,上车了。
车上人挺多,林珍音找了个宽松的地方站着,用一只手扶着栏杆。
其实坐车没有几站地,走着也不远。只不过乘车是一种习惯。
人习惯的事就是按习惯去做。都是例行公事而已。
下一站,车上上来一对小情侣。
俩人年纪不大,应该没有二十岁,可能还是学生。
男孩搂着女孩,女孩靠在男孩的怀里,痴痴的望着男孩,俩人小声嘀咕着。
女孩偶尔会无声的笑起来,很开心的样子毒蛛网。
那笑容林珍音很熟悉,她也曾经那么开心过。
青春就像树叶,一旦逝去就剩下光秃秃的树枝。
林珍音也曾是一片树叶,就像现在的女孩。
可是她被那段深刻的感情伤害过,就再也不想踏足了。
回了家,林珍因削了苹果泡泡脚,边看电视边打发时间,“叮咚”一声,消息提示音,林珍因没在意,吃着苹果换到综艺节目台。
看了没几秒,叮咚叮咚五六下,林珍因烦躁地埋怨了几声,捞过手机一看是高鹏的消息,像烫手的山芋想扔开。
手指在屏幕上顿了几秒,突然对话框内又跃出一条消息。
是图片,一张颜色搭配俱佳的美食图片,林珍因愣了愣手指往上滑蒙特利尔事件,都是一些装盘的美食,红烧排骨,酸菜鱼,爆炒红椒......
林珍因咬了口手里的苹果,不是滋味,她正在减肥看这些简直是罪恶啊!
顿了几秒,林珍因打了一串字:“都是你做的?”
那边倒回的很快,“对三线表怎么做,怎么样?是不是很不错?”
这男人倒是很会自夸,林珍因心里是很赞赏那些会做饭的人,因为自己是个厨房杀手。
说了句,“很不错。”
那边一喜直接发了个表情包,附带一句,“可以!今晚的菜品就这些了!有空你来我店里啊!”
林珍因挠了挠头应付着,“嗯,有机会一定过去。”
03
林珍因这天交报告,报告交完没多会,组长召集开晨会。
一周晨会开始,都是报告手里的进度工作,一场晨会下来一个来小时过去,等林珍因回到了座位上,看手机,十几个未接来电。
林珍因一看到电话号码是老家的,心里就慌了。
拿着手机悄悄走到安全通道的楼梯间给家人回电话,她等的着急,电话接通也没顾忌对方的冷言冷语,张口便问:“是不是奶奶身体不好?”
林广美语气冲哼哼着,“回来看一趟就知道了,外边工作再忙也抽时间回趟家看看,你奶奶前几天上楼梯跌倒了安部未华子。”
林珍因手心冒汗,紧张的不行,“姑姑,奶奶摔得严重吗?!”
“回来看就知道了!”
那边说完挂了电话,林珍因中组合眉头站在原地干着急,今日周一,工作上忙的事情不少,还有很多报告要写。
但是奶奶身体情况重要,最后林珍因还是硬着头皮去跟组长请假。
组长批了她三天假,但是工作之后要加班补回来,这些事情林珍因是没有任何异议的。
因为加班这种事,对她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小县城的车总是很拥挤,路途远不说,光一路颠簸易晕车就让林珍因痛苦万分了。
到达家里的时间是深夜,林珍因有钥匙轻悄悄开了门,屋里静静的都休息了。
房子还是原样,林珍因进了自己的卧室倒在床上昏昏睡去,她轻轻揽过被子,一觉醒来已是天明。
次日林光美推门进来的时候下了一大跳,捂着胸口看着床上揉眼的女人,“什么时候回来的?想吓死人是不是?”
林珍因起身揉着肩,“昨晚回来的,看你们都睡了,我没喊你们。”顿了顿问,“奶奶呢?”
“她房里毕龙欣。”
林珍因欠身擦肩离开卧室去了奶奶的卧室徐自贤,老人刚醒,看到林珍因整个人作势要起身。
林珍因慌忙上前扶着月下横笛,“不用,您睡着就行,我在这旁边坐着陪您说话。”
林珍因看着老人的腿贴着药膏,眼睛一酸,所幸伤的不是很严重,不然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时候一直都是奶奶带她,父亲再婚后就没怎么回过这个老家,母亲早已没和他们再有什么联系。
林广美虽然平时话语不中听,对林珍因严厉苛刻,但是人本分踏实,自己有家庭还要独自照顾奶奶实属不易。
老太太看着林珍因嗓子有点沙,起身想拿水,林珍因起身拿起递过去,“慢点喝。”
老太太点点头笑着,“因因瘦了。”
林珍因捏捏肚子上的赘肉,“没!胖着呢!您看。”
两人笑起来,引来梯口林光美的注意,她倾身朝屋里瞥了一眼,半开着门透着头,“妈,我让珍因陪我一起去给您拿药。”
老太太点点头摸摸林珍因的手,“去吧。”
“哎,好。”林珍因起身带好了门和林光美走出门,“奶奶这腿伤敷的是中药?”
“治本当然是中药好,不伤身体。”
林珍因点点头跟着林光美走,没注意要去哪,绕了一条街再抬头才发现不对劲。
这街头她太熟悉了,熟悉到她每次闭上眼都会蹿入她的梦。
“要去张叔家抓药?”林珍因停下步子。
“不然呢?一直都是在你张叔家看的病。”林光美头也没回。
林珍因再抬头,诊所的玻璃门已经在她眼前,里面一个高个身影立在里面,腰微微躬着给病人开门。
“小楚!”
林光美着一声喊,语气全变了,眼里带着笑,“你爸呢?”
男人听到声音直起身,笑着回,“在里头呢,感冒人多给看病呢。”
林珍因定定看着张楚再也迈不出向前的步子。
前方的男人感觉那边的视线,一眼望向林珍因的时候也怔怔朝她这里望过来。
未完待续

Tagged:

浏览 (36)  •  2018-06-21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