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at女人这10种行为最伤老公心,千万不要再做了……-杂文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女人这10种行为最伤老公心,千万不要再做了……-杂文
第一章痴心妄想
繁华而高速发展着的都市,有多少人趋之如骛?有多少人带着沉甸甸的梦想想要去那边找到一些什么?又有多少人真的在那里找到了自己的梦想?又有多少人将自己的梦想搞得粉碎,最后却还是心甘情愿地留在那里,只是为了某一天,自己也许还能够将已然破碎的梦想填补起来。虽然这样的期望只能够被无情地定义为痴心妄想,可是痴心妄想也是一种期待。对于程寒佳而言,这样的期待一点错都没有,人为什么不能去痴心妄想呢?而她现在最大的期待其实也不能称得上是痴心妄想,因为她的梦其实再简单不过了。她只是想要能够在将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然后跟自己交往了多年的男朋友曹凡昊在这座城市办一场婚礼,让大家都共同见证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幸福,毕竟,十年的光阴,并不容易。可是每每想及她曹昊凡的未来的时候,她也会有些许的担心,毕竟,那是一个充满着无尽的未知数的未来。她跟曹昊凡都只是拿着些许工资的简单人而已,他们还只是租住着狭窄的出租房的无房一族田惠萍。“程寒佳,我们雇佣你来,不是让你来发呆的。”一个长相势利的男人走了过来不满地说道,他对程寒佳的不满据说只是因为程寒佳因为不识相而不愿去巴结他,也不愿拿点钱去求他对她仁慈一点,于是他来找她的茬,便成为了家常便饭一般的事情。程寒佳这才从失神之中回过神来,她抱歉地说道:“对不起,下次不会了……”“下次?这句话我从你的嘴里听到不晓得几次了?任谁都该产生听觉疲劳了吧?你说我要是把你的这些事情都告到老板那里去,你还能继续呆在这儿吗?”经理趾高气扬地说道,看来对于程寒佳没有拿钱打点的事情,他真的很介意,还真是一个势利人啊。“那你想要怎么样呢?”程寒佳虽然心中有火气,可是她这样地位岌岌可危又没有人可以依仗的小角色,又有什么资格发脾气或者表现不满?能做的不过是一次又一次地妥协。经理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有想到程寒佳今天居然会这般爽快并且猜到他的心思,于是便有点尴尬地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也没怎么样,就是让你到楼上的一个房间去送点东西。”程寒佳微皱了下眉头,她有强烈的预感,这绝对不是个美差,而且每一次,她的预感都准得要命:“哪个房间?”“最顶层的V5房间。”经理不紧不慢地说道。“可是那里并不是我所负责的区域,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去呢?”程寒佳说道,希望还能够抓住最后的一点机会。但是她的话一下子让经理没了好脸色:“你什么时候可以来质疑我的决定了?在这里到底谁才是经理呢?”“对不起,我不是质疑你的决定。”程寒佳微低下头去说道。“如果不是质疑我的决定,你还磨蹭什么?还不快去!”经理不满地说道,几乎要动手打人了情深到来生。“是……”程寒佳的心中满是担忧,但是却又没有任何的勇气去驳掉经理交代的事情,也许很久以前她是个有个性的人,但是她的个性早已经被这个现实的社会磨得差不多了,她现在最习惯的便是卑躬屈膝,委曲求全了。程寒佳端着手中的救便乘坐电梯上楼去了。而在程寒佳进了电梯之后,一旁的一个服务生便走了过来,不解地问道:“V5不是方氏企业总裁的专属房间吗?你怎么让她去送酒?”经理满脸奸邪地笑了笑:“刚刚方总的助理给我来电话了,方总今晚聚会的时候所喝的酒被人动手脚了……”服务生恍然大悟:“所以,他现在需要一个女人去救他?”经理点了点头:“没错。”服务生这下就更加疑惑了:“这对很多女人来说可能都是个机会,也是她们求之不得的一个接近方亦照的机会,但是你怎么会把这样的好机会给了您平时并不怎么待见的程寒佳呢?”经理冷笑了一下,他回过身去看着刚刚程寒佳所乘坐的那个电梯:“你真的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吗?”“难道不是吗?”服务生眨着天真无邪的双眼看着经理。“方亦照是个办事不留下任何把柄的严谨之人,你觉得为了不让今晚的事情流传出去,方亦照会怎么封住程寒佳的嘴呢?还有,方亦照的那位远近闻名的未婚妻慕纱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东西,她会放过任何一个上过方亦照的床的女人吗?我看哪,接下来,程寒佳是要麻烦缠身了。”经理恶毒地笑了笑:这就是你不识相的下场,你如果肯巴结巴结我,你都不至于这么惨的。服务生听完之后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您这招还真是够狠啊。”看来她千不该万不该都不该惹了您老人家啊。经理心满意足地笑了笑:“我看哪,她能够留在这里上班的日子也不多了。”可是谁又能想得到,今晚居然是程寒佳平凡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命运的齿轮,终究还是开始转动了。命中所注定的东西一旦来了,不论你如何不情愿,你都无法拒绝。因为人跟强大的命运相比,终究是显得过于渺小而无力了。程寒佳端着手中的红酒来到了V5的房间门口,她揣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按响了门铃,但是还没等她做好准备的时候,这扇紧掩着的装饰豪华的门便被人打开了,一双强壮有力的双手便将她拽了进去,似乎是迫不及待一般,这让她吓得叫出声来了。盘中的红酒摔在了地上,沿着地毯流出了殷红的液体。程寒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这个素未谋面的男人便似疯了一般地亲吻着她的脖子,一边开始撕扯着她的衣服。一股深深的恐惧感将程寒佳紧紧包围着,该不会……该不会真的进了狼窝了吧?
第二章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放开……你放开我……救命……救命……你放开我……”程寒佳无力而恐惧地嘶喊着,但是她的求助根本就是无济于事的,因为这个房间的隔音效果别提有多好了,不管是谁都不可能听得到她此刻绝望一般的求助声。但是被下了药的方亦照此刻根本就没有功夫去思考这些,他现在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得让自己把体内的这股难受的火给尽快消掉。此刻身下的女人到底长着一张什么样的脸,又到底是什么样的年纪,他都不想去顾忌了。程寒佳拼了命地挣扎着,她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想要将这个压在自己的身上的男人推开,但是却如同以卵击石一般,她根本就是不自量力,因为害怕她的眼泪甚至开始掉出来,她盯着天花板惊恐万分地喊着:“凡昊……凡昊……”而她的手机在她不断抵抗的时候便从本来就不深的口袋中飞了出去朴美莉,掉落在地板上,而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曹凡昊打来了电话。不止一通,打了好几通,只可惜都没有人接听,站在夜总会外面的曹凡昊微微皱起了眉头,望着手机屏幕上的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号码,他的心中有点不安:“你为什么不接电话呢?难道还在忙吗?”半个小时之后,程寒佳头发凌乱地从那张柔软的床上站了起来,这如同噩梦一般的半个小时终于过去了,她回过头去恶狠狠地盯着床上的男人:“你到底是谁?你凭什么这样对我?你凭什么这样对我?”程寒佳觉得自己全身都象散了架一般,几乎动弹不得,这个男人如同猛兽一般,终于,她还是变成了一个不完整的女人。她双目无神地盯着镜子中这个看起来脏乱不已的自己,她看着自己脖子上的吻痕,她伸出手去就好像是要除掉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使出了全力搓着,只可惜,这印记根本就无法用这样的方法消掉,这些醒目的印记明晃晃地提醒着她,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而这件事情跟那个一直以来都痛恨她的经理恐怕也是脱不开关系的吧?所以,那个经理就是故意让她上来的,对吗?一想到这儿,程寒佳便怒气冲冲地跑去找那个经理算账了,可是当她以那副质问的表情看着经理的时候,经理却根本不以为然:“结束了?”“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程寒佳疯了一般地嘶吼道,要知道清白对一个女人来说有多么重要,她跟那些女人可不一样,她没有办法接受自己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男人,而且全然是被强迫的。这样的她,还如何去面对曹凡昊?那个男人,她该如何去面对呢?经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恩佐齐达内,来到了怒气冲冲的程寒佳面前:“像你这样故作清高的女人我可是见多了,不要在我面前表现出一副你有多重视这种事情的模样,你来这样的地方打工,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钓到金龟婿吗?”“你向来都这么喜欢侮辱别人吗?还是你只针对我?”程寒佳的眼中满是怒意,她真的恨不得把眼前的这个人渣撕得粉碎,碎得只剩下渣。“卑贱的人是没有资格问我问题的。”经理趾高气扬地说道,满脸的不屑。程寒佳的怒气显然已经达到了最高点,她愤怒至极地挥出手想要给经理一巴掌,但是却被经理给拽住了手臂,她咬牙切齿地盯着他:“你一定会遭报应的!”经理丝毫没将她的话放在心上,他一用力就将程寒佳推倒在地了,他居高临下地看着狼狈不堪的程寒佳,鄙夷地说道:“你想要质问别人?等你先具备了那样的资格之后再来吧。像你这样卑贱不已的人,你又能奢望别人对你抬眼相看吗?我想你就不用再抱着这样的奢望了吧?不然你一辈子都只能觉得这个世界有多卑劣不堪。”程寒佳咬着牙用双手撑住地面然后慢慢站了起来,她狠狠地瞪了经理一眼,终于还是什么都没说便离开了,现在已经差不多是下班时间了,她该回家了,回到那间并不大的出租屋里荣海兰,只要见到曹凡昊,这些痛苦便都会忘记的吧?可是她还有脸去见曹凡昊吗?丝毫没有思考的余地,因为她刚刚从夜总会出来便看见了曹凡昊,他正站在门口,满脸焦急的模样,手中提着一个公文包,估计又是刚刚结束了一天辛苦的奔忙。一看见程寒佳出现,曹凡昊便焦急地跑上前去拉住了程寒佳的双手:“怎么不接我电话?我打了好几通电话,可是你都没接!我问这边的保安,他们告诉我,你还没下班,所以我就在这边等着了!没什么事情吧?”程寒佳将手伸进口袋去,可是却没有摸到手机,她的手机?该不会?难道是掉在那个房间了吗?程寒佳的心颤了一下,难道真的掉在那个房间了吗?“怎么了?”看到程寒佳满脸的慌张,曹凡昊便赶紧询问道,他最害怕的就是程寒佳出事,所以他才丝毫不畏寒冬的风等在这外面,为的只是确认程寒佳真的安然无恙。程寒佳赶紧摇了摇头,她不能让曹凡昊起疑心,不然他该多难过啊?“没事,大概是落在换衣间了吧?所以没接到你的电话,没关系,明天上班的事情我再去拿。”程寒佳说道,她的心里真的难受极了,今天她第一次对曹凡昊说话,为了圆住某一个谎言,她今后还得撒多少谎呢?曹凡昊伸出手去捧住了程寒佳的脸颊:“你看你,总是丢三落四的,我都怕你再这样下去,哪天是不是得把我搞丢了?”听到曹凡昊这样说,程寒佳便满心的委屈,一想起刚刚的那件事,她便恨不得将自己身上的这层皮剥掉,她伸出手去抱住了曹凡昊:“凡昊,我们一定会结婚的,对吗都市大厨仙?”
第三章你可不许反悔啊
这样的程寒佳对曹凡昊来说自然是陌生的,让他觉得有些不知所措,于是他便伸出手去轻轻抱住了这怀中的人儿,说话的声音仍旧一如既往地温柔和宠溺:“傻瓜internat,今天到底怎么了呢?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只要戒指还好好地戴在你的手指上,我就娶定你了。”程寒佳的鼻子一酸,她又将自己的头往曹凡昊的怀里缩了缩:“你可不许反悔啊。”“只要程寒佳不嫌弃我是个什么都没有的穷人,我当然不介意把程寒佳娶回家。”曹凡昊笑了笑,虽然不知道程寒佳这样的感伤到底是因何而来,但是他能做的便是让她心安。方亦照半夜醒来的时候,身畔早已经没有人了,他眉头微微皱起,他似乎是在努力回忆着,可能是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找回一点点几个小时前的画面,但是可惜,他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那么昨晚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他可不能就这样让她走掉,她要是掌握了什么证据,那他到时候岂不是百口莫辩了?他可还得继承方氏企业呢!严苛的爷爷向来对这些细碎的生活细节也有着极高的要求,这样的事情如果闹得沸沸扬扬,可想而知,他恐怕要被大公无私的爷爷直接炒掉了。更何况家里还有一个对继承权虎视眈眈的私生子,他又怎么会甘心因为这件事情就失去继承权?输给别人也许他还可以接受,但是若让他输给方亦宏,那就是对他的尊严的挑战了。方亦照伸出手去揉了揉自己有点发疼的太阳穴的位置,每每想起这些事情便让他觉得头疼欲裂,为什么家中要出现一个外人?这件事情真是让人心塞!方亦照的眉头紧紧皱起,当他从床上爬起来之后,他瞥见了掉在床边的一架小巧的手机,这手机并不是他的,难道是?他伸出手去将那架略显寒酸的手机捡了起来,细细地翻看了一下,然后打开了手机,手机的屏幕是两个人合照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男人很英俊,高挺的鼻梁,炯炯有神的双眼似乎能在瞬间将你吸附住,而那双紧抿着的嘴唇更是性感不已,不过据说有着这样一种嘴唇的男人是比较薄情的。而照片上的女人笑得很甜也很满足茅为蕙,她并不是美得惊艳的那种女人,但是却带着一种很奇怪的吸引力,尤其是那双熠熠生辉的双目周二毛,犹如夜空上的星星一般,璀璨夺目,生动美丽。难道她便是昨晚的那个女人?不管是不是,一查便知。方亦照在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助理的电话:“你来一下夜总会这边,有事情要你去办。”助理刚刚走后不久之后,便有一个男人出现在这边了,他看起来便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嘴里还叼着一根烟,可能这样的形象让他觉得很拉风,也可能他很享受被烟雾环绕的感觉,这样可以多一种神秘感。“你来了?”方亦照已经换来了衣服,伯恩安德森穿上了价值不菲的高级西装,整个人看起来气宇不凡,似乎带着与生俱来的尊贵感。田远城迈开大长腿走向了一旁白色的沙发然后坐了下来:“这里听说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争……”方亦照当然明白田远城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是来耻笑我的,那你可以走了晶兵总动员。”“你可以再冷酷一点吗?我真是不明白了,为什么我这么活泼可爱阳光帅气的人会跟你这样阴暗冷酷的人做朋友?”田远城满脸的困惑,似乎跟方亦照成为朋友,完全让他觉得委屈了。“我也不明白,我这么理智谦虚的人怎么会跟你这样无厘头又厚颜无耻的人做朋友?”方亦照毫不留情地反驳道。田远城知道在口才方面自己肯定不如方亦照的,况且,他可是有名的毒舌,他可不想自取其辱,所以就选择就此打住,快点扯入正题:“对了,听说昨晚上的酒被人动了手脚?”方亦照打好领带之后便在田远城的对面坐了下来:“我看就是方亦宏那小子干的。”“方亦宏?不至于吧?”田远城摇了摇头,死活不肯相信的模样。“对我恨之入骨的人除了他,还有谁?”方亦照已经认定背后的主谋就是方亦宏了。“是,他的确有很明确的动机,为了可以让你出丑,丑闻缠身,而他就可以拿到继承权。但是我觉得梁氏集团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啊。”田远城提醒道,然后向方亦照挑了挑眉。的确,近期以来,梁氏集团频频地挑战方氏企业,可能真的是觉得有足够的能力可以跟本市公认的龙头企业抗衡了,不然怎么敢在多次的竞标会上跟方氏企业斗个你死我活?甚至不惜付出沉重的代价,甚至不去考虑是否物有所值。方亦照愣了一下:“但是我还是觉得方亦宏的可能性比较大。”“随你怎么想吧,反正我觉得亦宏人挺好的,他就是一个谦谦君子,你就是对他有偏见,所以才把他想得那么恶毒。”田远城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可观地分析道。“你觉得你给出的意见,我能听吗?”方亦照说道。田远城点了点头:“算了算了……反正你跟方亦宏不合已经是众人皆知的事情了,我为他说话就是罪该万死。”“知道就好。”方亦照白了他一眼。“对了,昨晚那个女人呢?就这么让她走了吗?”田远城四处看了看这空荡荡的房间。“我还没醒,她就走了。”方亦照说道。“这个女人还算是识相。”田远城颇为赏识地说道。“是吗?我可不这样认为覆巢之后。”方亦照勾起唇角,对于田远城的认可丝毫不以为然,甚至还有一点的鄙夷与不屑。田远城的眼中有点不解:“那你是怎么认为的?你觉得她其实是个有野心的女人吗?只是在等一个更好的机会讹你一笔吗?”
第四章必须要找到她
“也许,我说不清楚,但是我必须要找到她。”方亦照坚定地说道。“找到之后呢?”田远城有股不详的预感,依照方亦照的性格,他到底会采取什么样狠辣的手段让那个女人彻底闭嘴,那都不得而知,甚至是以你无法想象得到的手段,他的果断与冷血绝对在你的预料之外。“你今天的问题有点多了。”方亦照没有耐心回答了。田远城认命地点了点头:“行,那接下来呢?要去哪里发飙姐?去打高尔夫吗?”“我可没你那么悠闲。”方亦照站起身来将西装整理清楚:“我还得回公司开会。”“ok鬼道子。看来我们的友情危在旦夕啊。一个忙得昏天暗地,一个却闲的每天只能去找女人打发时间。”田远城感叹道。“别自黑了。”方亦照横了他一眼然后就提脚走出了房间。其实他也没有想到找到那个女人之后到底要怎么办,那就等有了消息之后再说。只是让方亦照没有想到的是,那架手机居然落到了慕纱的手中,因为当他开完会之后回到办公室,慕纱正在把玩着那架手机,脸上的表情明显就是带着怨恨,可能是来质问他的。方亦照愣了一下,然后假装若无其事地走到了慕纱的一旁坐下:“你怎么来了?”“不欢迎吗?是因为它吗?”慕纱向方亦照扬了扬手中的手机。方亦照看起来仍旧波澜不惊:“你都知道些什么了?”“该知道我都知道了,我现在只是想要问你一个问题,那个女人的问题可以完全交给我去处理吗?”慕纱冷冷地问道,但是她的冷漠却并不是针对方亦照,全然是针对这手机屏幕上笑得满脸纯真的程寒佳。但是如果慕纱知道自己的介入反而让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的话,她可能会后悔自己今天所做的决定。方亦照向来都由着慕纱:“我似乎对你的要求都没有反对的能力。”“方亦照,我可告诉你,我的眼里容不得沙子,不管是多小的沙子,一旦入眼了,就得除掉,不然实在让自己觉得不舒服。你能明白我的用心良苦吗?”慕纱的眉头微微皱起,实在是围着方亦照转的女人太多了,她简直是防不胜防,若不使出点手段,她又怎么能坐稳如今的方总未婚妻的宝座?方亦照轻轻点了点头:“那就都交给你去解决吧。只要不让她四处造谣,就可以了。”“对了,先不说她的事情了。我问你,爷爷什么时候回来啊?”慕纱一直着急于两个人的婚事,但是方亦照却坚持要等爷爷将国外的业务全部处理清楚回国之后,再行举办。对于方亦照来说,爷爷是唯一的亲人,父母当年因为一场车祸便双双去世了,所以爷爷对他而言自然象征着无尽的亲情还有所有的依赖,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尊重爷爷所有的决定,包括爷爷当年将方亦宏从孤儿院接回并且让他进入方家的户口。“差不多就是这一两个月了。”方亦照说道。慕纱这才放心地笑了笑:“那爷爷回来之后,我们是不是就能办婚礼了?”“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要嫁给我?”方亦照苦笑了下,从小到大慕纱都绕着他转,甚至就连表白这种事情都是慕纱主动的,而他似乎一直都处于一个较为被动的位置。慕纱撒娇道:“我都等你多少年了?当然了,你,方亦照的后半辈子也都得属于我。”“你还是这么蛮横。”方亦照无奈地说道,可是他却渐渐地习惯自己的身畔有这样一个女人的存在,若哪天陪在自己的身旁的人不再是慕纱了,他反而会觉得心中空落落的吧?这样的空洞之感恐怕也是用言语难以形容的。“不蛮横一点,我该怎么守住你?你知道你真的太有魅力了吗?不然我也不用守的这么累。”慕纱不满地说道。“这么说,方亦照如果只是路边的乞丐,你也愿意下嫁?”方亦照惊讶地看着慕纱。慕纱的回答倒是毫不犹豫的:“当然了,只要你还是方亦照,只要我还是慕纱!”方亦照笑了笑,虽然笑中带了些许的无奈,但是看得出来,他很在乎眼前的这个女人,也难怪这个女人敢在他的生命里那样猖狂。一整晚对于程寒佳来说是彻夜难眠的,她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一闭上眼眼中便都是晚上所发生的那一幕幕,她的枕头都湿透了,都是她的眼泪。可是不论她如何难过,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日子还是得继续下去。天亮了,她还是得穿好衣服去上班,去给来往夜总会的那些纨绔子弟倒酒端酒,,她见识到了那些人的糜烂,她也见识到了所谓的豪门子弟的傲慢和自负。程寒佳本想让事情就这样过去,可惜她却想错了,她已经踏入了这片沼泽地,恐怕是再难全身而退了,况且,这片沼泽地恐怕是会让你越陷越深的。当一个名叫慕纱的女人来找她的时候,她便惊住了,她的那颗心怦然乱跳,她真的只想求个平安,为什么这些人就不能给她一条活路呢?她不过是风中的一株小草罢了,她不会跟任何的花朵争抢人们的注意力,也不会奢望成为灯光下的焦点,她只想这样埋没于芬芳之中,这样也不行吗?“你是这架手机的主人吧?”慕纱将手机递到程寒佳的面前的时候,还顺带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根本就不可能是她慕纱的对手,但是她为什么也有点恐慌呢?总有种感觉,这个女人的出现可能会是个极大的障碍?程寒佳盯着手机看了半响,然后缓缓地伸出手去想要将手机拿回,但是慕纱却加大了力道,她死拽住手机不让程寒佳轻而易举地就将手机从她的手中抽走。程寒佳不解地看着满脸挑衅之色的慕纱:“你这是干什么?”“昨晚也是你,对吧?”慕纱的嘴角轻蔑地勾起,然后松开了手。

Tagged:

浏览 (26)  •  2018-10-05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