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游戏攻略女人性欲强不强,看胸部就知道!-最爱小说网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女人性欲强不强,看胸部就知道!-最爱小说网


城市的六月,白天浮躁,就连夜也是又闷又热,天上连颗星子也没有,乌沉沉的铁头龙王,像随时会掉下来一般。
看来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了——
本市最土豪的皇城会所,完全没有会所之外的浮躁,所到之处都是衣香鬓影,戴着各色面具的男男女女混在一起,他们的身体相互摩擦着,放荡又放纵。
这些人之所以戴面具来这里,就是不想被认出身份,这是有钱和有身份之人的放松游戏。
一身惹火小礼服的江舒影,戴着银色的狐狸面具,手端酒杯,静静的躲在一角,她的掌心紧握着一包药粉……
她来这里不是猎艳的,她在等待一个人!
突的,门口一道银灰色的身影提步孤傲而来,金质的面具遮住了他的容颜,却是尽显他的尊贵神秘,走动间仿佛是个自动发光体,那浑然天成的气质,让今天在场的所有男人都黯然失色。
尤其是面具下的那双眼睛,像是能勾魂摄魄似的……
刹那间,江舒影胸口的那颗心,没来由的突跳两拍……
是他吗?
——“影影,你记住了,秦汉庭左后耳根有一块指甲大小的痣。”
江舒影默念好友交待的话,捏紧了手中的酒杯和药粉,向着那个男人妖娆而去……
强劲的摇滚音乐下,她时而似一团燃烧的火焰,时而又如一条曼妙无骨的水蛇,不知是她太过惹火,还是他太吸引人,刹那,他们便成了众人的焦点。
口哨声四起,现成的气氛high到高潮……
江舒影使出必杀计,跳出贴身舞,她的身子紧紧蹭着他的,从前身蹭到后身,手指轻拂过他的耳际——
一块黑痣,赫然为目!
是他!
江舒影认定眼前这男人就是秦汉庭后,以一个最放浪的贴身,掩人耳目的将掌心的药粉快速倒入杯中的红酒里,然后轻摇轻曳,直到那药粉与红酒融为一体,才举到他的唇边……
虽然秦汉庭今天刚回国,但是对于女人猎艳的手段却并不陌生,面具下的他阴冷一笑,单手猛的一扣,江舒影的下巴被他捏在指间,随着他的用力,她嫣红的嘴被迫张开,而原本在他嘴角的红酒,被他用下巴一托,竟缓缓的倒进了江舒影的嘴里……
“唔——”
她完全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拼命的摇头抗拒,因为她知道这酒是喝不得的,可是这似乎已经不是她能掌控的。
眼看一杯酒被他灌给自己大半,情急之下,江舒影的脚一抬,尖锐的鞋跟踩在了他的脚上,他吃痛的松手,她快速的逃脱,喘着粗气,恶狠狠的瞪着他。
这个男人果然名不虚传,手段狠厉,而且防备心极强。
被灌下的酒在江舒影的腹中火辣辣的烧了起来,不过江舒影此时已经顾不得这个,她没有忘记,自己是有任务的。
在众人惊诧她突然的抽身时,她忽的又一个前倾,直接倒入秦汉庭的怀里,手臂绕过他的脖颈将他缠住,另一只手将剩下的半杯红酒,送到他的嘴边——
“喝了它,喝了它……”
围观的人开始起哄吆喝,江舒影缠着他,曼妙的身姿又扭动起来盛夏科技,脸颊蹭过他的,湿热的舌尖轻舔过他的耳珠,吐气如兰,“我都喝了一半,你不会担心里面下毒了吧?”
刚才江舒影已经看出了这男人的防备心,所以她也毫不客气的一语道破,秦汉庭眼睛眯了眯,闪过被人看穿的不悦。
下一秒,江舒影一个惊呼,她已经被他无情的推离,虽然隔着面具,却仍没有忽略掉他嘲讽的笑,而他已经大步离开。
此刻,江舒影又羞又恼,下药的酒他一口没喝不说,反被他灌给自己半杯,关键是她连这个男人一个字都没得到,在商场上,一向不服输的她,此刻,突的多了一股非要拿下他不可的念头。
一股强烈的挑战欲,在她身体里的酒精挥发时,也愈发高涨起来……
这种男人,色诱不行,软磨也不管,那么她就碰硬阿勒邱!
“既然不是个男人,就不该来这里,真是浪费姐的感情,”江舒影冲着那高大的背影,讽刺的开口。
秦汉庭脚步一顿,但并没有停下,江舒影没想到碰硬也不管,可是想着自己的任务,她一不做二不休,拨开人群再次横在了他的面前,“耍完我,想走?”
男人锐利的眸光,从面具下透出来,“你想怎样?”
他终于开口了,冷冷的语调,翟山鹰如同西伯利来吹来的冷空气,只是江舒影并不怕,晃了晃手中的红酒,轻佻的拂过他的嘴边,“你让我喝了半杯,所以你要喝掉剩下的才公平。”
虽然戴着面具,可是他不屑的笑,还是露了出来,那笑含针带刺,足以伤人于无形,这笑仿佛在说,和他谈公平,她太自量力了。
是的,她已经感觉到了,但是答应别人的事,就是掉脑袋也要完成,她江舒影是有做人原则的。
暗吸了口气,江舒影固执的将手中的酒杯,再次举到他的嘴边……
“喝了它,喝了它,喝了它……”
“男人,男人,男人……”
男人叫喝,女人起哄,而且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几乎将他们圈禁其中。
秦汉庭不喜欢这样被围观,尤其是讨厌大家看猴一样的目光,他的黑眸当即眯成一条锐利的直线,扫过众人,最后落在像狗皮膏药一样的江舒影身上。
她冲他微微一笑,又举了举杯子,每一个动作都尽是挑衅。
秦汉庭三十年的人生里,第一次遭遇被逼迫,他虽然恼火,可是他很清楚众怒不可触这个道理,况且这还事关他还是不是男人的问题,要知道一个男人最忌讳的是被怀疑不是男人。
他手一抬,骨节分明的指尖一下子捏住她的手腕,江舒影还没反应过来,潺潺的红酒模颜奇谈,如同红色的瀑布,尽数的落入他的口中,自始至终,他的唇都没有碰过酒杯。
他这是嫌弃这酒杯被她碰过,嫌弃她脏?
“现在能让开了吗?”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并不凌厉,甚至像柔软的春风一般,却让人觉得乍暖还寒。
江舒影的身子微微一颤,她有种不好的预感,这种男人是她惹不起的,可是,她已经惹到他了。
不过,她总算完成任务了,看着空掉的酒杯,她想移开挡着他去路的身子,可是刚一动,便感觉身体有种热流蹭的窜涌开来,接着她的全身莫明的热了起来……
而且,这热好奇怪,让她好想扒光自己……
蓦地,江舒影意识清醒——
完了,她喝下去的酒,发挥药效了!这个发现,让江舒影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逃离这里,可谁知下一秒,他的手却隔空伸出,落在了她的腰上,江舒影当即惊住,“放手,放开!”
“我觉得有必要向你证明一件事,”他的声音,落在她耳畔,明明阴冷无比,可是落在她的心头,竟像酒一样带着股醉人的醇香,让人几乎立刻要沦陷。
她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强迫自己摆脱药物和控制,然后装傻充愣的看向他,“什么?”
“我是不是男人?”
“……”
她惊恐的摇头,可是她的双手为什么不受控制的想去抱他,摸他?
可是不行啊,她爱的可是她的男神,再说了这男人可是好友看上的,她怎能撬墙角呢?
这种不仁不义不耻的事,她才不会去做!
于是,还稍稍清醒的她,在被他挟持了几步后,突然‘哇’的一声——
这时,秦汉庭只觉和胸口一片湿热,然后一股难闻的怪味在空气中扩散,弥漫……
该死!
她竟然吐了,还吐在他的身上!
秦汉庭立即厌恶的松手,江舒影被狠狠的推到一边,而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拔腿就逃……
能逃多远,她就会逃多远!
五分钟后。
“若若,你安排的任务,我完成了,”江舒影从小礼服里掏出手机,一边给好友黎若打电话,一边给自己扇凉风。
***,这药力怎么能那么强,她才喝下去半杯而已,怎么这么快就有效力了?
“好,谢谢你影影,”黎若捏着手机的掌心都在冒汗,她设计秦汉庭有目的不错,可她本身也渴望这个男人。
已经炽热难耐的江舒影,无心再说下去,匆忙挂了电话,直奔房间,她需要给自己降温,立刻降温。
与此同时,秦汉庭也坐着电梯上楼,他一边扯下被弄脏的外套,一边给楼层经理打电话,让提前打开他的房间,并打开冷气。
他有个习惯,就是一年四季都要开冷气。
江舒影怎么也没料到药效会发挥的这么快,而且还这么凶,凶的连她的意志力都控制了。
随着电梯叮的一声,她也没看楼层,就快速走出去,捏着房卡直奔自己先前更衣的房间,脚步太急,还与服务生撞个正着,她甚至连对不起都没说,抬腿就走。
药性越来越强,全身酷热难耐的江舒影,忽的感觉到一股凉意,而她本能的就走了进去。
她已经褪下了全身的束缚,冷气也开到了最大,为什么她还是热,全身像是烧了起来!
不,不止是全身,好像她的五脏六腑都烧了起来,又热又痒……
这滋味好难受,好难受……
原来被下药的滋味这么难过,现在她亲身体会了,短暂清醒的她有那么一秒在想,这大概是上天惩罚她设计害人,所以连她也一起折磨。
江舒影的忏悔并没有缓解她的难受,在药力的控制下,她的双手不受控制的伸向了自己……
电梯口,接着电话的秦汉庭太阳穴突突一跳,他垂着的手蓦地收紧,小腹处窜烧的火热,让他无比清楚,自己被设计了!
刚才那个女人,那杯酒……
秦汉庭的黑眸厉光一闪,挂了电话,直奔自己的房间。
门是半开着的,他并不意外,因为他提前吩咐服务生,只是他刚踢开门,一股异样的香气就落进了他的呼吸。
刹那,秦汉庭只觉得体内的火又浓了几分……
只是,秦汉庭理智还在,一把扯开如水蛇般缠住自己的女人,声音阴寒如冰,“你是谁?”
他是被下药了,可他还没有叫女人马恩岛猫。
“好热……”没有开灯的房间,女人压抑难受的声音传来。
这声音……
秦汉庭正要在记忆库里寻找这声音的主人,突的窗外一道闪电劈下来,正好照亮整个房间,他看到了她——
虽然闪电带来的光,只是一闪即过,可秦汉庭还是看清了她的全部,唯独她的脸扭向一边,他没有看清。
不过,这已经够了!
做为解药宫妃清丹,这个女人是符合标准的,今晚就是她了!
“热,给我……”那道闪电让他看清了她,也让她看到了他。
已经完全被药物控制的江舒影再次扑过来,紧紧的缠住了他,动作更是大胆直接……
秦汉庭这才发觉这女人很不正常,当大掌落在她的身上,才发现她滚烫的吓人。
原来,她也被下药了!
“告诉我,你是谁?”他努力控制着自己,再次问她。
她却摇着头,手胡乱的拉扯他的衣衫,嘴里喃喃,“我是……好舒服……”
手指碰到他的身子,那如同冰雪般的凉意,让她舒服的喟叹……
而秦汉庭在身体内的药力越来越强时,也终于没有耐心再去审问她,他手用力一勾,将怀中的她抱起,直奔房间中央的大床——
柔软的床垫,因为她的落下,而上下颤了几颤,却是颤的她更心痒难耐,这时秦汉庭又问了一句,“我再问一遍,你是谁?谁把你送来的?”
虽然现在急不可耐,可是他不愿不明不白。
“你话真多!”她不耐的嘟囔一声,然后用力一拉将他拽倒。
秦汉庭只觉得全身的血液瞬间冲到了一个点上,他再也顾不得其他,薄凉的唇轻启,“这是你自动送上门的。”
每一个字,都说的很重,宛如有毒的蛇咬在了她的心尖。
江舒影有瞬间的清醒,可是下一瞬,撕裂的痛让她更加清醒,“不要碰我,出去,快出去……”
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她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漂亮的指甲愤然的划过他宽厚的后背,太用力,空气中传来她指甲断裂的声音。
可是,她的挣扎在电闪雷鸣交加的黑夜,只换来男人更深更重的掠夺……
这女人竟然是NO.1,他意外的同时,却是更加的兴奋……
一夜大雨,空气被清洗的带着水润的香气,可是豪华的总统套房内,却是气息混浊淫糜……
江舒影翻了个身,如同被碾压过的疼痛,让她骤然间清醒,蓦地睁开眼,一张俊脸满满的占据她的视线,与此同时,她的脑海被占满的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随着最后一个画面在脑海里落幕,她无奈的闭上眼,算计别人,结果却被别人算计了,这就是她的下场。
来不及懊悔,她快速的下床穿衣,想逃离这里,只是在出门前,仍控制不住的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男人——
他还在沉睡,但哪怕睡着,眉头也紧紧的皱着,好像有什么化不开的心事。
他的头发很黑很浓密,乌蓬的微卷着,面部线条坚毅,眼窝深陷,显得非常有立体质感,鼻子也很挺,尤其嘴唇到下巴的线条特别的完美,完美到无可挑剔。
这个男人简直是雕塑大师雕刻出来的艺术品,江舒影不禁感叹!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江舒影都不敢相信,这世上还会有比宋子遇好看的男人,这个认知让她失落的心有些小小的安慰,至少她知道自己失身的男人是个人间极品,那样她也不算太亏,不是吗?
有些苍白的脸,浮起一抹自嘲的笑,她开门低头向外走出,可是没走几步,忽的听到拐角处有熟悉的声音传来——
“秦总这几天就要上任,他有可能会提前私访,秦总的要求是极其严格的,尤其是卫生……”如沐春风一样的声音,好听的奢华。
是宋子遇!
他怎么来了?
而且来的这么早?
听着他的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江舒影吓的腿都软了,绝对不能让他看到自己这个模样,否则,以后她怎么还有机会做他的女人?
她慌乱的倒退,手碰到一扇门,意外的是那门竟没有上锁,她连忙躲了进去,并关上了门。
她紧贴在门口,宋子遇的声音与她只是一门之隔,可是他说了什么,江舒影已经听不到了,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她狠狠的捣了自己几下,边捣边骂,“江舒影,你怎么可以许戈辉简历?你的第一次是要留给宋子遇的,你现在怎么还配得上他?”
她暗恋宋子遇不是第一天了,她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嫁给宋子遇,她所有的努力也是能让自己站在他的身边。
可是如今,就算她变得再优秀,似乎也没有什么用了,她脏了……
江舒影狠狠的揪扯着自己,她完全不知此刻身后的大床上,一个男人正缓缓的睁开眼——
空气中的混乱气息让男人警惕的看向自己,略微臃肿的身子不着一缕,再看白色的床单上有着斑斑红点,与这些红点混在一起的还有白色的印迹……
秦忠已经年过五十,他什么没经历过,而且自己身体还疲惫着,再加上这些迹象,他很清楚昨夜发生了什么。
他是本市的市委书记,虽然算不上是自律的男人,可是却一向很注意,只是这次的女孩是谁?
他正思忖之间,便听到门口传来碎碎念的声音,他眯紧了眼眸,拿过一边的睡袍披在了身上,向着门口走去。
一个衣衫凌乱的身影,进入秦忠的视线,他眯了眯眸子,昨晚的女孩是她?
他从侧面细细的打量了一下江舒影,最后十分肯定这女孩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想到最近到处曝光各部门干部的艳照门,他脸色一沉——
“谁让你来的?”他冷戾的一声,惊的江舒影一颤。
她没想到这个房间还有男人,而当目光触及秦忠的脸,江舒影只觉得犹如五雷轰顶……
另一个房间。
黎若一遍遍的擦洗着自己的身子,擦的都破了皮,可是怎么也擦不掉那些肮脏的印迹,一块一块青紫的淤痕,彰显着昨晚的疯狂,可这不是她想要的。
一想到那个男人的脸,她忍不住的失声痛哭出来,而她心中的恨,因为昨夜又狠狠的添了一道。
不,她不甘心这样。
啪!
她抬手关掉那哗哗的水流,拿过了一边的浴巾随意擦了擦,便走出浴室,按响了服务台的电话,半分钟后,电话从她手中跌落,她甩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黎若啊黎若,你还能再笨一点吗?
8818……
8808……
她竟听错了一个号码,结果却是相差那么大!
“喂,黎小姐你还有什么需要吗?黎小姐……”服务台的工作人员还在问话。
8818?
黎若心头一凛,重新拿起电话,语气很是公式化,“8818的客人走了没有?”
“没有!”
“我知道了,谢谢!”
黎若挂掉电话,一个大胆的想法闪过脑海,她快速的换了衣衫,便向着外走去。
几分钟后,黎若站在8818房门口,深吸了口气,推开了半敞着的房门,一进门就嗅到了空气中的糜乱气息,而大床上的男人正俊脸沉睡。
黎若敢肯定这个房间,昨夜一定发生了情事,只是不知便宜了哪个女人?
一想到,她设计的一切,却给别的女人做了嫁衣,黎若就说不出的懊恼。
她精锐的目光在秦汉庭的脸上流连邪皇傻后,他和秦辰西一样的好看诱人,可惜秦辰西只是个活死人,而她嫁给他三年,在昨夜之前还是少女之身。
本来,她想用计爬上了秦汉庭的床,怀上他们秦家的孩子,谁知她竟阴差阳错的进错了房间,结果却让她失身于那个老混蛋,想到这个,黎若就恨的牙痒。
“水……”睡梦中的男人突然一声,打断了黎若的神思。
就在她要伸手的时候,忽的瞥见大床中央一片干涸的殷红,当即脑海里再次闪过一个念头,她的手落在自己的纽扣上……
秦汉庭只觉得口干舌燥的厉害,翻了个身想去拿水杯,却碰到一抹温软,他眉头一紧,霍地睁开眼,却看一个光洁的后背正背对自己——
他眯了眯眸子,“你是谁?”
听到这一声,黎若的抽泣声大了些,边哭边胡乱的穿衣,虽然她一直背对着秦汉庭,可他一眼还是认出了她,“是你?”
听到这两个字,已经穿好衣服的黎若拔腿跑出房间,秦汉庭怎么也没想到昨夜的女人是她,是自己的嫂子?
懊恼的他,一拳打在柔软的床垫上,却被什么扎了下,他挪开拳头,半片指甲赫然落入眼底……
秦汉庭冲了个澡,让助理送来衣服,他换好刚走出门,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意外看到父亲的秘书,他一贯冷戾的眸子,当即迸出两道寒光,给身后的助理使了个眼色。
半分钟后,助理附过来低声说道,“8808……”
秦汉庭后退一步,站在了8808房门口,助理已经替他按响了门铃——
窗帘紧闭的房间,本就空气堵滞,再加上两个男人的低气压,让人有种这房间随时会爆炸的感觉。
“汉庭,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样,爸之后给你解释,”秦忠小心的看着儿子的脸色,在外偷情这种事被儿子撞破温贞菱,怎么说都是尴尬的。
秦汉庭没有回答,目光落在江舒影的身上,衣衫不整,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上布满了暧昧的红痕,这一切都在告诉他,昨夜这个房间里发生了什么。
父母之间的感情一直不好,这些年,他虽然在国外,却也知晓父亲的一些事,却不曾想回国的第一夜,就让他抓了个正着,不过现在不是他们父子算帐的时候。
“汉庭,这事我会处理,”秦忠再次出声,只是却被秦汉庭打断——
“我觉得这件事,还是我来处理比较好,”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带着股让人无法漠视的气势。
“汉庭……”
“怎么,你怕我处理不好,还是觉得怕我处理太好?”
秦汉庭讽刺的反问,让秦忠不能再说什么薄智云,无奈的说道,“好吧!”
秦忠走了,房间里只剩下江舒影和秦汉庭两人,而从他出现的那一秒起,江舒影都是僵着的。
她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快见面,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
此刻,他看着她的眼神,全是鄙夷,厌恶,甚至是恶心……
不知怎么的,江舒影特别害怕他的这种眼神,于是,他开口前,她就抢先解释,“不是那样的,不是……”
秦汉庭优雅的走到窗前,按下开关,窗帘缓缓推开,他打开窗子,一股冷意伴着新鲜的气流涌入室内,可是江舒影却觉得呼吸更困难了。
这时,就听到他阴阴的问道,“那你倒说说,是哪样的?”
她全身一颤,难道要她说,昨晚真正夺走她清白的人是他,而不是他的父亲吗?
恐怕她说了,他也不会相信的,只会换来他的羞辱吧,再说了,如果她说出来昨晚和他的事,恐怕下药和黎若的计谋都会被扯出来。
这样的风险太大望门庶女,她不可以!
她的沉默,在秦汉庭看来,就是默认,他陡然转身,凌厉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一寸一寸,锐利的仿佛要将她剥筋削骨一般,“你是他的女人?”
江舒影惶恐的摇头,想解释,可是喉咙如被一只大手扼住,她根本开不了口。
他一步一步向她走过来,明明是踩在长绒地毯上,可是江舒影觉得他每一步都是踩在她的心尖上,他停在了她的面前,黑眸眯紧,折出凌厉的光,“你跟他多久了?”
江舒影后退,退到冰冷的墙角蒙帅,再无退路,而他丝丝逼近,全身向外散发的戾气,如同一张无形的大网,将她圈罩其中。
“你是图他的钱,还是看中他现在的位置?”比他逼的更紧的,ios游戏攻略是他羞辱的言语。
江舒影手一颤,掌心里有东西落下来,不偏不倚,刚好落在他的脚边,她本能的想去捡,他却一脚踩住——
一张绿色的银行卡!
这是先前秦忠让秘书送来的,他以为昨晚和她发生了什么,然后给她的补偿。江舒影本来是拒绝的,但被秦忠强行塞到了手里,还没等她把卡还给秦忠,秦汉庭就敲响了房门。
现在这张银行卡,恐怕更让眼前这个男人认定了她和秦忠不正常的关系,可是,真的不是那样,但她又无从解释。
“看来是前者,”秦汉庭自我解嘲的回答了先前的提问。
江舒影此刻全身血液都仿似停止了流动,她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全身长嘴也解释不清了。
“不是的,我不认识他,在今天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情急之下,她还是出声解释,说完,又觉得表达不够清楚,补充说道——
“我的意思是在生活中,从来没有见过他…...”
“我和秦书记真的没什么。”
“从来没有……”
她解释的声音越来越低,因为秦汉庭盯着她的目光愈发尖锐起来,像针一样,刺得她皮肤都在发疼,让江舒影最后都张不开嘴了。
这个男人的眼神好毒!
“你今年多大了?”他陡然出声,阴戾的语调让人无法拒绝回答。
“……二,十三。”
“我,今年二十九,”他说这话时,唇角掠过一抹冷笑。
江舒影还没有反应过来hp之严白,他突然的话题为什么转到年龄上,就听到阴冷讽刺的话语响起——
“今天我清楚的告诉你,你这个年龄,想当我妈,还嫩了点!”
直白,赤裸,又无情的讽刺,像是一把利刃,直刺江舒影的心脏,她先是被他侵占了一夜,夺去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初次,现在又要遭受他们父子的审查,结果还被他这样羞辱,江舒影的委屈和隐忍,在这一刻崩溃——
她梗直了脖子血战太行山,挺起胸膛,迎上他似刀如剑的目光,“你是认定了我……和你父亲的关系,是吗?”
秦汉庭冷哼一声,仿佛在说,这一切不明摆着吗?
看着他的神情,江舒影不禁想起一句话来,哪个衙门没有冤死的鬼?
那么,今天就让她做一次替罪的冤鬼吧!
江舒影淡然一笑,极其寡淡的说道,“那我现在也抱歉的告诉你,我也没兴趣有你这么个大儿子。”
说完,她身子一侧,捡起地上的包包,开门走人。
身后,秦汉庭看着她挺直的脊背,目光一下子敛紧,心中有疑惑一闪而过,难道是他误会了这个女人?
可是,这房间的一切,还有地上的银行卡又分明告诉他,‘误会’是很讽刺的字眼。
捡起地上的银行卡,秦汉庭阔步走出房间,一直候在那里的助理,紧步跟上,并很识相的接过他指尖的银行卡片,就听到秦汉庭干净利落的命令道——
“查一下这张卡的余额和开户名。”
“把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的这个楼层监控录像调出来。”
“还有通知夫人,我中午回家吃饭……”
他一边说一边将手插进裤兜,指尖触到半片指甲,他的眼前忽的闪过什么,然后眸色更冷了。
江舒影从酒店出来,刚打上出租车,她的手机响了,电.话是她的至尊好友黎若打来的,也是让她给秦汉庭下药的始作俑者。
黎若三年前嫁入秦家,只是娶她的那个男人是个活死人,而她也守了三年的活寡,这倒不是重点,关键是黎若一天怀不上秦家的孩子,就没法拿到股份,无奈之下,她便让江舒影帮忙给她的小叔子下药借种。
谁知,阴差阳错的,这个男人竟被自己给睡了?
她这忙没帮好也就罢了,居然还帮了倒忙,这让江舒影怎么有脸接电话?
只是,黎若很坚持白心上人,打了一遍又一遍,最终江舒影还是接听了,只是她并没敢开口。
“影影,我成功了,”黎若略带兴奋的声音从那端传来。
“你说什么?”江舒影惊愕的差点从车座上跳起来,明明是她睡了秦汉庭,黎若怎么能说成功了呢?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Tagged:

浏览 (37)  •  2017-09-19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