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设备错误司令坟(四)-宝山写作天地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司令坟(四)-宝山写作天地

第二天一早,郑国栋和李忠实带了两名警卫,四匹快马往笔架寨方向奔去铁血东北军。
他们站在公路边的山上,郑国栋指着远处的雾蒙蒙的一片,“那里就是长江,湖口要塞沦陷了,江中的水雷还没扫净,几处水下沉船障碍物也没来得及破障,李爱静鬼子的大舰队一时半会还上不来,压力不大,就布置新兵为主的三团在那里沿江防守。”
“不可大意,小鬼子最喜欢搞偷偷摸摸的事,防止偷袭米汝成。”李忠实提醒道。
“老弟倒是说对了,昨天夜里,大概一个小队的鬼子乘了六艘汽艇趁江面大雾,偷偷摸摸地过来,被我们发现了,三团给他们一个痛揍,还缴获了一艘汽艇。”郑国栋应和道。
他又指着山下蜿蜒曲折的公路:“这里是黄武公路上最后一个咽喉要道,二团就在公路两旁依山构筑阵地。”
李忠实已经明白了郑国栋的意思,“我们下去会会他们吧。”说着策马奔了下去
“韦长庆,你出来看看,我把什么人给你带来了!”离团部还有一段距离,郑国栋就对着一阵大喊。
韦长庆在团部里听到喊话,连忙出来。
郑国栋李忠实他们也是正好快马赶到。韦长庆看着从马上跳下来的李忠实,一脸惊讶,“师长……?”
“我是听说你们在这里,专门从武汉赶过来的,跟你们一起跟小鬼子干。”李忠实为了不影响士气,省去了到苏北报到的事。他一边说话,一边把马缰交给身后的许小龙。
“弟兄们还好吧?”李忠实关心地问。
“自从整编后,我们这个团就没打过大仗,守黄梅时龚露,郑师长把他带来的那个团填进去了,折损大半。我们这个团折损不大。”韦长庆看着李忠实和郑国栋,语气里满是感激。
“好了,接下来守笔架寨就得靠你们了,李师长就留在你这里,你们不但要守住阵地,还要保证李师长安全。李师长少了一根寒毛汤家琦,我拿你韦长庆是问!”
“是!”韦长庆一个立正六指金环。郑国栋别转马头一扬鞭,策马而去。
“走,看看阵地去。”李忠实手一挥,韦长庆马上跟了上去。
他看得很仔细宋伊娜,一直到前沿阵地,对重机枪的布置,交通壕的挖掘很满意,就是对防炮洞的深度提出了要求化为千风,说防炮洞必须要再加深,日军的炮火他是领教过的。
郑国栋对日本军人的素质低估了。当天下午三点,疾风暴雨般的炮弹就在阵地上炸响,日军对笔架寨的进攻开始了。
对面的日军第六师团尽管在黄梅也是损失惨重,按照常理补充休整最起码也得一周时间,可是日军这一次只用了三天就完成了进攻准备李先皓。
日军志在必得,攻势凌厉,一阵炮火急袭后,不要命的冲锋一波接着一波,才一个多小时,前沿阵地纷纷告急,都是伤亡惨重,请求撤退的。
李忠实面色狰狞,“韦长庆,现在我是团长,你到一线去,务必顶住,有言撤退者,当场枪毙!”
激烈的枪炮声不断传来,李忠实感到这个白天实在漫长而又漫长。天终于暗下来了,枪炮声也开始变得稀稀拉拉,最后归于平寂,日军的进攻终于停止了。
韦长庆一身硝烟地走了进来,“师长,阵地保住了,弟兄们伤亡太大了,一线阵地上没几个好手好脚的了。”
“马上传令,二线阵地的弟兄部分前移补充一线,团部直属警卫连作为预备队,万一阵地丢了,反突击用的。团部今晚前移,团部的所有人,只要有手有脚的都备好家伙熙元宁宝。”李忠实没有接茬,只顾着发布命令。
“团部前移?师长,你这是拼命的架势?”韦长庆大惊。
“是的,拼命的。只要中国不亡,有四万万五千万人,不缺我们几个。照这架势,小鬼子明天的进攻将会更猛。”李忠实脸色很平静。
接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指挥部里只有几个参谋忙着收拾东西。
远处传来一声巨大的闷响,李忠实知道那是小鬼子们在连夜水下破障。李忠实抬眼看了一下韦长庆,“长庆,如果明天我们能够不死,你就跟我走吧。”
“走?往哪儿走?”
在韦长庆惊讶不解的问话下撒旦囚爱,李忠实把他接受军政部的调令到苏北敌后的事讲了一遍。
“把弟兄们都带走吗?”韦长庆问道。
“怎么可能!弟兄们的编制在这里。你替我挑两个班,只带两个班。”李忠实对昨天被姜名传活捉还心有余悸。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江面上飘来的水汽让阵地一片朦胧。排山倒海般的爆炸和炮弹划过空气的啸叫打破了清晨的这片宁静。
敌人从昨天的进攻失败中学到了经验,加大了压制的火力。猛烈的爆炸让阵地上的弟兄们根本抬不起头来。韦长庆早有准备,他命令匍匐在壕沟防炮洞内的人,人手一颗手榴弹。
李忠实在指挥所里听着接二连三的爆炸许豪恩,他听得出都是迫击炮的声音,鬼子的山炮野炮没有上来。io设备错误他佩服鬼子的胆量,就凭着人背马驮的小口径迫击炮也敢发动如此大规模进攻。
炮击还在持续,李忠实明白了,鬼子又在实施他们擅长的打法。凭着非常出色的步炮协同,步兵随着延伸的炮火一起向前运动,往往压制的火力刚刚减弱,一群哇哇乱叫的小鬼子就到了阵地跟前。在淞沪战场上,他就吃过亏。
韦长庆很有经验,在躲避炮弹的同时,一直竖着耳朵。壕沟外面,啪啪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投弹!”他大喊一声,上百颗手榴弹在人群中爆炸,小鬼子们倒下一批,趁鬼子混乱的当口,一排子弹打出。可是距离太近了,不待第二排子弹打出,又一批不要命的小鬼子已经攻到阵前。
韦长庆一拔大刀,“弟兄们,跟鬼子拼了!”
阵地终于保住了,浑身是血的韦长庆疲惫地倒在阵地上,脸上一道伤口很醒目。“通讯员,有活着的吗?快报告师长,鬼子被打退了绿茵伯乐,弟兄们折损过半。”
通讯员答应一声刚刚离去,空气中又传来炮弹划过的啸叫,鬼子根本没有给他们留下喘息的机会,又一波攻击开始了。
这一轮进攻一直持续了三个多小时,阵地几经易手,最后一线阵地还是全部丢了。一身是血的韦长庆带着仅剩的几十名弟兄退到了二线阵地。
闻讯后的李忠实一改平时的文静,“警卫连,出发!凡是能够走动的都给我操家伙。许小龙,我的刀!”
二线阵地上的弟兄们看着师长亲自上阵,士气大振。刚刚攻占阵地的日军根本没有料到反击会来得如此之快,立足未稳,在一阵砍杀中死伤大半。
阵地终于夺回来了,一个团的弟兄,能够站起来的也就百来号人了。
时近中午,太阳火辣辣地照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股血腥,地上鲜血汩汩流淌。
不远处一支四五百人的队伍正在向这里跑步前进,卷起漫天尘土。领头的冲到血迹斑斑的李忠实面前。
“报告李师长,一团团长马彪向你报到红楼八卦周刊。郑师长知道阵地危急,派我支援来了孔雀神木。”
“好,你们来得真及时,快布置部队整修工事,防止敌人再次发动进攻。”李忠实说完,惨笑一下,手上的大刀扑通一声丢在地上,捂住了流血的左臂。
“师长,你受伤了!快,医护兵!”许小龙一声惊叫。
“来了!伤员在哪儿?”随着一声清脆的应答,一位臂挂红十字袖章的女兵来到跟前。
韦长庆一看,“你是哪里来的?我们团没有女医护兵。”
“我们是师部的,师长知道你们伤亡重,派我们支援来了。刚刚跟马团长他们一起来的。”女医护兵一边检查伤口一边回答。
“一个师长,亲自上阵杀敌,少见。”女医护兵一脸敬佩,“李师长,你这没伤到骨头,就是伤口很深,需要缝针才能好得更快。”
“那就缝吧!”李忠实毫不在乎。
“不是这里,至少也是野战医院,要打麻药的。”女医护兵一脸惊讶。
“你带工具没有?带了就在这里了,快点!”李忠实知道一些医护兵会带上缝伤的针线。他不想去野战医院,去那里至少得一天,他想今天就过江。昨晚日军清障的爆炸声提醒他了,这一段江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日军控制。
“真要缝呀,很疼的!”女医护兵不敢置信。
“你快点吧!”李忠实不耐烦了。接着他对着韦长庆喊了一声,“韦长庆,快按照昨晚我说的,挑两个班的弟兄,等我跟郑师长打个招呼,就准备出发。”
“啊,师长你要走了准返网?”旁边站立着的一帮士兵们呆住了,“才来怎么就要走呀?”
“是这样的,其实师长是去江苏履新,路过这里,留下来跟兄弟们打完这一仗。他得赶紧走,小鬼子们封了江就走不了了。刚才师长让我挑人,是为了路上保护他的。这里到江苏千里之遥,一路上散兵游勇不断,土匪强盗横行。”旁边的韦长庆帮忙解释金智恩。

Tagged:

浏览 (82)  •  2019-07-02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