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d3论坛妄议冥府言论集(初编)-有鬼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妄议冥府言论集(初编)-有鬼
旧文,加了几句话。
昨天又有一批大V阵亡,据报道看,一部分属于“时政有害”,这个词蛮费解的。反正就是在不该说话的时候没管住嘴。言论自由向来是有边界的,至于边界在哪,需自家亲切体会,比如《天龙八部》第三十一回:
那人听包不同称他为“大仙”,登时飘飘然起来,说道:“你不是本门中人,这些神功的秘奥,自不能向你传授。不过有些粗浅道理,跟你说说倒也不妨。最重要的秘诀,自然是将师父奉若神明,他老人家便放一个屁……”包不同抢着答:“当然也是香的。更须大声呼吸,衷心赞颂……”那人道:“你这话大处甚是,小处略有缺陷,不是‘大声呼吸’,而是‘大声吸,小声呼’。”包不同道:“对对,大仙指点得是,倘若是大声呼气,不免似嫌师父之屁……这个并不太香。”那人点头道:“不错,你天资很好,倘若投入本门,该有相当造诣,只可惜误入歧途,进了旁门左道的门下。本门的功夫虽然变化万状,但基本功诀龙思雨,也不繁复,只须牢记‘抹杀良心’四字,大致也差不多了奕车人。”
孔子曾经说:巧言令色,鲜矣仁。同时他也“不语怪力乱神”妖女莫逃。圣人之为圣,不仅仅在于他说什么、做什么,还在于他不说什么、不做什么。后人对这一点的领会,总是不够深刻,往往管不住自己的嘴。不仅妄议朝政,连宇宙洪荒也要胡说一通,这里编选数条古人妄议冥府的错误言论,并初步点评。需要说明的是,妄议很多时候并非故意为之,很多著名的有鬼论者,在谈及冥府时都出现这样或那样的谬误。可以想象的是,我们在面对浩瀚的阴阳世界时,是多么的渺小和无知。
新鬼大,故鬼小(《左传·文公二年》)
鲁国在太庙祭祀的时候,主持祭祀的夏父弗忌擅自将鲁僖公升舱,排序于其兄鲁闵公之前。为了证明自己安排的合理,假托说“新鬼大,故鬼小”,新鬼即僖公,个头大;故鬼即闵公,个头小。而且拒不听从专业官员的劝阻。当时就有人批评说:“子虽齐圣,不先父食久矣,故禹不先鲧……”意思是说,儿子再牛逼,也不能在父亲之前享用祭品洪荒混元仙君。大禹治水牛逼吧,还是要排在他爹鲧的后面。在《国语·鲁语上》中,柳下惠也批评他说:“犯鬼道二,犯人道二,能无殃乎?”虽然夏父弗忌后来确实倒霉了,可是这句话流毒直至清代,因为很多人就此认为故鬼确实个头小,搞得祖先做鬼都做到矮人国去了。连纪晓岚都在那里乱引用。
鬼有所归,乃不为厉,吾为之归也。……人生始化曰魄,既生魄,阳曰魂。用物精多,则魂魄强,是以有精爽至于神明。匹夫匹妇强死,其魂魄犹能冯依于人,以为淫厉,况良霄……其用物也弘矣,其取精也多矣,其族又大,所冯厚矣,而强死,能为鬼,不亦宜乎!(《左传·昭公七年》)
这是子产安抚厉鬼伯有之后,对自己举措做的解释。有鬼君确实认为子产是伟大的神学家,可是他想当然地将划分阶级的做法延伸到阴间,认为像伯有这样的富二代,家族势力庞大,日常生活优越,到了阴间还是强鬼。这一看法对于冥府的平等观是极大的毒害,我们会发现,冥府花了很长时间才将这一观念扭转。
需要说明的是,以上两则妄议虽然都是在冥府建立之前,但这并不妨碍其妄议的定性。在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成立之前,马克思就与巴枯宁的无政府主义进行斗争,列宁也批判了伯恩斯坦的修正主义。所以,无论冥府建立与否,都不能无视那些妄议冥府的危害。
汝生为出家子,视形骸如土木,虽不幸死,当超然脱去,乃甘留恋为游魂滞魄,真可羞也。(《夷坚甲志》卷二十·灵芝寺)
这是宋代的一位书生在忽悠求替的溺鬼僧人。对于缢鬼、溺鬼求替的问题,古人一直没能很好地领会冥府制定这一规则的原因。于是,遇到这类情况,往往花言巧语哄骗,导致他们无法转世投生。我们知道,很多鬼的文化程度并不太高,被知识分子的话语系统绕几圈,立马就晕了。这位溺鬼僧人就是在哄骗之下“似悟唐说,不复有语”。《子不语》中更有将溺鬼忽悠得欢呼雀跃离去的。
柳氏为尚书殉节,死于正命,不应为厉。(《子不语》卷十六“柳如是为厉”)
这里说的是柳如是故居闹鬼之事,有人认为祟人的女鬼不是自尽柳如是,因为她是为钱谦益守节而死的。如我们所知,厉鬼并非恶鬼,而是强鬼。不管柳氏因何自尽,肯定具备祟人的能力。这一妄议是将当时阳间的伦理规范强加于阴间,而且用现代的眼光看,充满了陈腐的男权气息。
人死者,魂隶冥籍矣。然地球圆九万里,径三万里,国土不可以数计,其人当百倍中土,鬼亦当百倍中土,何游冥司者,所见皆中土之鬼,无一徼外之鬼耶?其在在各有阎罗王耶?(《阅微草堂笔记》卷七)
纪晓岚在对鬼神问题的理解上,几乎可以甩同时代的儒生几条街,可是他的毛病在于话多,话一多就难免妄议。他虽然也会比较老实地说“六合以外,圣人存而不论”,可是却忍不住要讨论六合之外的问题,阴间的时空维度与阳间截然不同,其空间的宽广岂是靠思辨能理解的?所谓的“徼外之鬼”,即洋鬼子,金元萱在鸦片战争之后,多有记载,《清稗类钞》中就记载有洋鬼子与中国鬼一起在阎王殿报道的情况。这同时也说明,在冥府我们是拥有治外法权的,比孱弱的清政府不知要高明到哪里去了。
儒者论无鬼,迂论也,亦强词也。然鬼必畏人,阴不胜阳也。其或侵人,必阳不足以胜阴也。夫阳之盛也,岂持血气之壮与性情之悍哉!(《阅微草堂笔记》卷九)
宋代以来,儒者多持无鬼论,纪晓岚虽然对此多有批评、嘲讽,但他往往会走过头,常常认为“阴不胜阳”,以为人类在鬼面前有天然的优越性,陷入了人类中心主义的泥潭。他的一位长辈,在云南为官时,因为园子里有女鬼出没,就摆出一副君子的做派,指责女鬼故意现形,破坏了幽冥异路的原则。自己却公然在园子里裸睡陈学葳。结果女鬼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说自己“与君虽幽明异路卫视小露电。然眷属居此,亦有男女之别。君奈何不以礼自处”。
今见鬼者云著生时衣服,若人死有鬼,衣服复有鬼邪?(《世说新语·方正》)
东晋的阮修持无鬼论,他的这个问题也是无鬼论者经常使用的套路,也总是能蛊惑人心。晚清的经学大师俞樾就反驳阮修说:“凡物有形质,必有精气,鬼固得摄其精气以去邪,抑或幻作是形以取信于人邪?”这个世界,并非只有人才有精气,所有的动物、植物、非生物都是有精气的,而且,他们会以特殊的方式穿越到阴间。连气味都可穿越,何况是衣服。
人之初死,灵爽犹存,意所专注,虽远必达。圣人知之,故始死设重以依神,虞则有虞主,练则有练主,皆欲其灵爽有所式凭,不至遽散也。讲学家必执无鬼之说,魄降魂升归之大虚无物,由是而背死忘生者众矣。(《右台仙馆笔记》卷九)
生为魂魄,死则魂升而为神,魄降而为鬼,盖魂升魄降,姑以生时之名名之。其实,魂者火之光也,死而升者止其烟也;魄者火之所以为火也,死而降者止其煤也。(《右台仙馆笔记》卷十五)
俞樾与纪晓岚一样龙背上的破鞋,都是有鬼论者,但他们的共同毛病是强作解人,这就不免有所妄议。人之魂魄,确实可以脱离身体行动,但一定要说“意所专注渡边茜,虽远必达”,就过头了。魂魄并非纯粹的思想许冠英葬礼,并不能随随便便地“精骛八极,心游万仞”,将魂魄等同于心思,既不承认鬼魂的形质,也将冥府的空间取消了。本来是为了证明鬼魂的存在,但实质上是滑向虚无主义,反而留下很多破绽。
吾以朝命守此,便坐吾所宜居,鬼物若何扰人?(《睽车志》卷五)
这是一位妄人武夫的话,他霸占了五代时期闽越国王王审知的宫殿作为办公用房,而在他之前,历任官员都会避开这间宫殿,以示对王审知的尊重。当王审知现形与他理论时,这位武夫口出狂言。基本意思就是,ipad3论坛老子有朝廷的红头文件罩着,想住哪就住哪。他不知道的是诸康妮,阳间的地有产权,阴间的地也是有产权的,当时营建墓地,都要准备买地券,向冥府购买使用权。在人鬼混居的情况下,原本可以协商解决的事,被他粗暴的工作作风毁了。王审知到底是做过皇帝的,气度还在,只是淡淡地说:“吾不汝校,当有与汝抗者。”结果没几天,这位武夫就被喝醉酒的士卒杀掉。
汝等既登王位,乃灵显感应之类,为何不知好歹?我老孙修仙了道,与天齐寿,超升三界之外,跳出五行之中,为何着人拘我?(《西游记》第三回)
这句大家都很熟悉了,孙悟空不仅妄议冥府的生死轮回,且以暴力的方式将冥簿中猴属的名字,全部一笔勾销。结局大家也很清楚,最后是做了投降派。
因为时间紧,有鬼君只能先做个简略的“妄议冥府言论初编”,如有机会再慢慢增补。不过粗读这些言论,发现妄议冥府原则最起劲的是纪晓岚和俞樾,而这两位又是公认非常博学的读书人。这说明最不安分的就是读书人。一代豪杰赵匡胤曾经立誓碑,说“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窦智孔吻戏,确实比较尊重读书人,不过,他曾经很轻蔑地对赵普说:“之乎者也,助得甚事?”读书人最多也就是妄议而已,做不成什么大事的。这正是,尔曹身与名俱裂,不废江河万古流!

Tagged:

浏览 (31)  •  2019-07-05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