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d功能女人身上这个部位颜色深,就是一个不干净的女人吗?-青萝小说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女人身上这个部位颜色深,就是一个不干净的女人吗?-青萝小说


第1章被骗
夏小星坐在宽大沙发上,眉清目秀的小脸带着迷惑,环顾四周。
这是一间很豪华的房间,里面有一张很大的床,电视,电脑一应俱全。只是那白色的床单,有些让人害怕。
她是偷渡来到台湾的,中介说给她找了一个好工作。
可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是上工的地方。
而且,这里的人还给她换了一件吊带裙。
十六岁的女孩儿身子娇小,而这条裙子设计巧妙,让她觉得自己就像没有穿一样。
本能的,夏小星感到了恐惧。
瘦弱的身子缩成一小团,双手抱住了自己弱小的双肩。
房门被人推开了!
小星一抬头,看到的是一个五十多岁,头发已经半秃的胖男人。
而且那个人的眼睛,看到她后就冒出了不怀好意的光芒,她不由得身子一抖!
“你……你是谁?”小星惊恐的站了起来。
“你别怕,鄙姓马,你叫我马老板好了!”马老板笑着回答。
“马……马老板?”小星的心开始打鼓。
她在想该怎么逃离这里,因为她已经确定,这里是一个火坑。
“来,跟我聊聊天!”马老板拍着沙发说。
小星抬脚说:“我……我要走了!”
“你给我回来!”马老板站起来,伸手便拉住了小星。
“你……放开我!”小星立刻拼命挣扎。
可是,她毕竟还是个小姑娘,哪里是肥胖男人的对手。
下一刻,马老板就露出得逞的笑。
他抱着小姑娘,向大床走去……
第2章救下她
小星挣脱不了,猛然咬了马老板的耳朵一口,趁着男人捂着耳朵喊疼的时候,她瞅准时机跑了出去。
这里是台湾最有名的夜总会,小星虽然逃出了包厢,但很快就被保安发现。
“抓住她!别跑!抓住她……”
保安从各个方向出现,把女孩儿堵在了走廊中间。
小星心里害怕极了。
她虽然还不太懂男女之间的事情,但是也隐约知道,如果她真的被抓回去,这一辈子一定是完蛋了。
慌乱中,小星看到了一扇虚掩的门。
眼见保安扑了上来,她不顾一切地冲进了门里。
一进门,小星就撞到了一堵肉墙上。
被撞的人一动不动,小星则向后摔倒。
当她的头就要碰到地面的一刻,一个有力的手臂抱住了她。
小星抬眼望去,看到一张菱角分明的俊脸。
这个人长得既英挺又帅气,眉宇之间的沉着和霸气,仿佛与生俱来。
只是那双眼睛却冷的吓人!那道寒光也在审视着她。
“抓住她!”后面的人追上来了。小星想继续抬脚跑,但是她的手臂却被这个人禁锢住了,她跑不了了。
“秦先生!”几个黑马甲看到那个男人,立刻停下脚步,毕恭毕敬的低头打招呼。
“这是怎么回事?”秦骏站在门口,眼睛冷冷的瞅着他们。
“这个……”他们几个支吾着说不上话来。
“求求你!救救我!我是来做工的。不是来做那种事的!求求你,救救我吧!”小星跪下哀求着秦骏。
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人不一般,他一定能帮自己。
秦骏冷眼瞅着跪在他脚下的清纯女孩,再扫一眼那几个说话支吾的黑马甲,心里便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冷冽的眸射出一道寒光,他转身,踢了一脚房门,对着里面冷声喊道:“邹云,给我出来!”
一个妖娆的女人抱着肩,慢慢的走了出来。眼神低垂,不敢接受秦骏的审视。
“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不准再做这些毁人家女孩子前程的烂事!你怎么就是不听话?”秦骏的声音冷冽刺骨。
“阿骏,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会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就给我留些面子吧?”邹云服软的说。
她是黑道首领的干女儿,是这间夜总会的老板,整个台湾,没有几个人敢得罪她。
但她更不敢得罪秦骏,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快承认错误。
秦骏面无表情,呵斥道:“这次就算了段宝岩,下次再有这样的事,别怪我不给你机会!”
听着他们的对话,小星心里多少有些欣喜。
她的预感看来没错,这个人果真能帮她。
这时,被咬伤耳朵的马老板捂着耳朵,边嚷边走了过来,“你们给我把她抓好,我要好好教训那个丫头……”
马老板看到秦骏冰冷的脸,说到半截的话,急忙咽了下去。
马上陪笑说:“秦总!您也在呀?我得赶快去医院。失陪了!”
马老板飞快的转身走了。
看着马老板被咬伤的耳朵,秦骏的唇边滑过一抹笑。心想:这个小丫头还有几分胆色!
“阿杰!把她带到我的车上去!”秦骏对自己的秘书招了招手。
邹云小心的上前说:“阿骏!就算不让她留在这里,我也得把她送回蛇头那里去。我买她出了一百万,一百万对你没什么,可这样的人太多了,你救不过来的。”
秦骏皱眉,刚要说什么,小星已经再次跪了下去。
“先生,求求你!我会努力做工,把这一百万还给你的!我什么苦都能吃,请你不要把我送回去。那些人一定还会把我卖给别人的!”
小星的眼睛里,已经急得流出了泪花。
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冷酷的秦骏,看着眼前这个楚楚可怜的小女孩,心里顿时涌出了恻隐之心。
他别转目光,声音不容任何人质疑,“这一百万我出了,正好张妈要给家里找一个女佣。阿杰,把她给张妈送去!记住,就用她的工钱来抵债!”
“是!走吧。”阿杰走过来带走了小星。
邹云也不敢再说什么。
整个台湾,谁不知道,秦少说出的话,从不会更改。
…………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小星来到秦家做女佣已经一个多月了。
秦家大宅就是一座大庄园,奢华的超出了小星的想像。
张妈是这里的管家,也是秦少的秘书阿杰的母亲,是一个很善良的中年妇女。
小星的薪水是每月4万元,但是要还欠秦先生的一百万,所以薪水就被扣了。
但张妈还是给了她两千元,告诉她,以后每个月都给她两千元的零用,女孩子嘛,总要买些必要的东西的。
小星捏着手里的两千元新台币,激动不已。
她要攒下这两千元,过些日子全给家里寄回去。
这些钱已经够弟弟的生活费,还能有剩余的。而且这里管吃管住,并没有要花钱的地方。所以小星在这里很是卖力的干活。
至于秦少,她这一个多月来,只见过几面而已。
不知为什么,每次仅仅和他打一个照面,就能让小星紧张的手心里都冒汗。
但是几天瞅不到他的影子,小星心里又像少了什么似的。
她心想:也许因为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吧?
这天已经临近深夜12点了。小星把自己替换的工作服洗完后,正准备回偏楼的下人房睡觉。
不想张妈走过来,叫住了她。
“小星,把睡衣给少爷拿到他的房间去!”张妈手里拿着叠得整整齐齐的一套睡衣裤。
小星望了一眼三楼的房间,里面正亮着灯。
她犹豫的接过了张妈手里的睡衣。脚却是仍站在原地没动。
“小星,别害怕!去吧,没事的!”张妈鼓励小星说。
“嗯!”小星慢慢的来到三楼,走到了秦骏的房间前。
又开始紧张了,心怦怦直跳。
她深呼吸了一次后,力道适中的敲响了房门。
“进来!”里面响起了一个低沉的男音。
小星轻轻的推开了房门,一间超大的黑白相间的卧室,呈现在了她的面前。
宽大的床前正站立着一个刚洗完澡,下身只围着一条浴巾的健壮男子,他手里拿着毛巾,正在擦着滴水的头发。
看到这让人尴尬的一幕种出修仙路,小星的脸红了。
赶紧别过脸去,快速的走到床的另一侧,把睡衣放在了床边上。
低头说:“少爷,这是您的睡衣!”说完便逃似的向门走去。
“倒杯水来!”秦骏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命令。
小星赶紧又走回去,在墙边的厅柜上倒了杯白水,低着头把水轻轻放在了床头柜上。
她转身刚要离开,不想头上又传来了那个带有磁性的男音。
“你是偷渡来的那个女孩子?”秦骏的眼神,犀利的瞅在小星脸上。
那天,他只看到了她那双受惊的眼睛海洛因炖鸡。
今天,她把头发都梳在了脑后,露出了非常清纯的面孔。
还有她那平板的身材,一看就知道是还没有发育好的小丫头。
秦骏眉毛一皱,马老板那个老家伙,真是个变态,连这么小的女孩儿也不放过!
第3章逗弄
他还认得自己caanoo!小星的心里一阵雀跃。慌忙点头说:“是的!”
但是她不敢抬起头来,因为秦骏的打扮现在实在是太暴露了!
“你叫什么名字?”很少和下人们搭讪的秦骏,今晚对这个害羞的小丫头倒是很感兴趣。
“我叫夏小星!少爷是您救了我,我以后一定会好好报答您的!”小星说出了这些天她一直没有机会说的话。
秦骏皱了下眉,反问:“什么小星?”
“是夏小星!”小星纠正道。
夏天的小星星?怎么会有人叫这么奇怪的名字?
不过看到这个可爱单纯的小丫头,秦骏少有的有些玩心大起。
慢慢走近她,伸手托起了她那小巧的下巴。
冰冷的眼神中透出了一股邪魅,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那你想怎么好好报答我?”
小星的下巴被秦骏抬起的那一刻,她的那双清澈的眼睛也被动的抬了起来。
她看到了那张帅气的脸,还有他那袒露的健美上身。
而且,她还看到了他眼神中的邪魅。
顿时,小星的心狂跳不已。“我……我……”
“你什么?”秦骏迈步上前,亲近了她。
小星吓得赶紧后退,不想身子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了秦骏的那张大床上。
回头看到那张宽阔的大床,小星的脸变白了。
他不会让她做那种事……来报答吧?
原来他也是个无耻之徒?秦骏的形象在小星的心里打了大大的折扣。
看着她像一只受惊的小鹿,脸都吓白了。
秦骏觉得有意思极了。
转身走到床头柜旁,拿起刚才小星给他倒的白水,便一饮而尽。
“放心!我可不是马老板那个变态。对你这种还没长熟的小孩子,我没兴趣!走吧。我要休息了!”
听到他的这番话,小星不知为什么心里难过极了!
起身飞快的跑出了秦骏的房间。
而房里的秦骏见他飞似的跑出去,唇角勾起了一个似有还无的微笑。
捉弄一下这个小丫头,让他心里感到非常的愉悦!
小星一口气跑回了自己的小房间。
坐在自己的单人小床上,神情非常的沮丧。
不知道为什么,他说对自己没兴趣的时候,小星心里竟然非常的难过!
心,突地抖了一下。
难道自己喜欢上少爷了吗?不行!
第一时间内,她就告诉自己,这是不可能的!
少爷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王,而自己只是一个渺小的丑小鸭!
小星严厉的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喜欢他!绝对不能!
小星重重的摇了摇脑袋。平躺在小床上开始睡觉。
但是她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秦骏的话仍在她的耳边打转。
他对青苹果没兴趣?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已经不算是小孩子了吧,可是少爷为什么要折这么说呢?小星怎么也想不起个所以然来。
第二天,小星和另外一个女佣阿花正一块儿洗碗。
小星凑到阿花的跟前,笑着说:“阿花姐,要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说我对你这样的小孩子没兴趣,是什么意思呀?”
正在洗碗的阿花瞅了小星一眼。“你这是从哪听来的?”阿花比小星大几岁,刚刚嫁人不久。
“我,我是从电视上看的!”小星支吾的撒了谎。
“记住以后可不许问别人这样的话!会让人笑话的。”阿花嘱咐着。
小星来这以后,除了管家张妈以外就是和阿花最要好了。
其他的女佣都觉得她是大陆来的,都有些看不起。
“阿花姐,那究竟是什么意思吗?快告诉我呀!”
见小星死缠着她不放。
阿花小声的说:“就是说这个男人喜欢成熟够味道的。不喜欢清纯的!男人嘛都喜欢身材好的女人,不喜欢哪里都平平的了!”说完阿花自己嘿嘿的笑了起来。
小星低头看了看自己,果然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小星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丝懊恼。
这天下午还没下班,秦骏就被秦剑豪和姚芬一通紧急电话给叫了回来。
一下车,就看到他们两个坐在花园里喝茶。
秦骏大步走了过去。“爹地,妈咪!”
“坐下吧!”姚芬边说边把一大沓照片放在了秦骏的面前。
秦骏的眼光朝那些照片一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不耐烦的说:“妈咪又见女王蜂!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现在还不想结婚!”
此时的秦骏真是烦死了!每隔几天,姚芬就会拿来几十张各种女人的照片来给他看。
“你不想结婚,那我们怎么抱孙子?阿骏,你都三十了!妈咪这个年纪的时候,都生了你和你姐姐两个孩子了!”姚芬苦口婆心的劝着。
“公司里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我呢!”秦骏只得采取老一套的战略……走!
说着就站起来要走。
一直不说话的秦剑豪开口了。“你给我坐下!”
声音很是严厉。秦骏只得坐了回去。
“总之,今天你必须在这些照片里,选一位作为你结婚的对象!这些都是名门千金,个个美貌贤惠。如果你不选,以后就永远不要再到公司里去!”秦剑豪的语气是不可置疑的。
这次他得动真格的了,要不然这孙子,别想抱上了。
秦骏皱着眉头,望着桌子上的相片,心想看来这次非得从中选一个不可了!
他的眼光在花园里不经意的一瞥。
突然,一个娇小的身影落在了他的眼眸里。顿时,一个想法闪进了秦骏的脑海里。
“爹地,妈咪!让我结婚可以,但是我要自己选结婚的对象!如果你们答应的话,什么时候结婚我没问题!”秦骏摊开手,耸了耸肩。
秦剑豪和姚芬对视了一眼后,姚芬先开口了。“老爷,我想阿骏的眼光是差不了的!不如我们就答应他好了?”
“嗯!”秦剑豪点了点头。
“公司里还有事情要处理,我先走了!”秦骏起身走了。
这天深夜,当秦家的上下都已经入睡了的时候。
秦骏把小星叫到了他三楼的卧室里。
有了上一次的经历,小星惶恐不安的走进了秦骏的卧室。
虽然心里她也有见到他的喜悦,但是更多的却是害怕和紧张。
“把门关上!”听到小星走进来的脚步声,秦骏并没有抬头,但是声音中带着命令的语气。
小星只得转身把门轻轻的关上。
关门的手却是有些发抖,不知道他找她干什么?
关上门后小星站在门前,抬头朝秦骏望去,只见他穿了一身亮灰色丝质睡衣,正倚在床头前认真的看着手中的文件。
他的这个恩人真是长得太帅了!
连睡衣都能穿得这么优雅好看,只是他的那张帅气的脸有些太冷了。
对了,来这一个多月了,她好像从来没看到他笑过。
“过来!”秦骏的眼神从他手中的文件移开,瞅向门前的小星。
“嗯!”小星怯怯的走到离床头一米的位置停了下来,低头瞅着自己的脚尖。
“你一个月的薪水多少销声匿迹造句?”秦骏放下手中的文件,从床头柜上拿了一只烟放在嘴里点着。
瞬间空气里就开始弥漫起了香烟的呛味。
“四万块。”小星轻轻的说完后抬起头来,又快速的接着说:“少爷!我会尽快攒钱还给你的!我会的查传倜!”
“这里有一张契约,只要你答应签了它。和我假结婚一年,也就是做我名义上的太太一年。你我之间的债务就一笔勾销。怎么样?”秦骏拿起手中的契约往床边一扔。
“我……我……”这个太突然了,小星结巴的说不上话来。
她听到自己的心,在怦怦直跳。
假结婚?他为什么要假结婚吗?
而且,他为什么要找自己呢?
“我看你不用考虑了!这个契约对你我都非常有利。签了它!”秦骏站起身子,从床上拿起契约和笔来到小星的面前。
没容小星多想,他就半强迫的让她在契约上签下了名字。
“记住!不许向任何人透露你我假结婚的事情。以后你在我的父母面前,要尽力扮演好他们的儿媳妇!知道吗?”秦骏居高临下的瞅着小星,语气中全然是一个主人对他的仆人命令。
“嗯!”小星瞅着手中的契约,完全还在云里雾里没有反应过来。
第4章紧张
“好了!你赶快去洗个澡,我们赶快睡觉!明天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秦骏伸手拿过小星手中的契约走向卧室的保险箱。
“我们?”小星心里一颤,不是假结婚吗?
难道还要陪他睡觉吗?小星倒吸了一口凉气。
秦骏锁好了保险箱,回头看到小星的那双惊恐的眼睛。
很快便明白了她心里在想什么重生猛禽,遂用不屑一顾的眼神看了她一眼。
“放心吧!我对你这种青苹果没兴趣!快去洗澡!睡衣给你准备好了,就在浴室里。”秦骏说完便上床躺下,闭上了眼睛。
这一晚上他太累了,这张假结婚的契约真是让他绞尽脑汁。
不过想想也值得,它最起码能让他过一年的安静日子!
小星被秦骏说的脸红一阵白一阵。
他怎么一眼就能看穿自己在想什么呢?
望了一眼那个躺在床上睡觉的高大身躯。小星慢腾腾的走进了浴室。
温热的水浇在小星的头上,水流顺着她的身体一路流淌着。
此时的小星心里乱极了孟繁淼!
她不知道该怎样应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转念一想:扮演他的太太也是做工,只不过做的工种不一样罢了!只要别让她做那些坏事情就行了。
以她做女佣的薪水,就算一分不花两年也还不清那一百万!现在她在这里做一年就算还清了他的债,那么以后挣了钱就可以寄回家了。
想到这,小星的心里还有一丝雀跃。
小星洗完澡后,穿上了秦骏为她准备的睡衣,轻轻的走出浴室。
微弱的壁灯下,柔和的灯光照在男人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
小星第一次,仔细的瞅着那张帅气的脸。
不可否认,他长得确实非常的好看!
“看够了没有?上床睡觉!”闭着眼睛的秦骏突然开口说。
“奥!”小星没想到他竟然没有睡着,慌乱中急忙答了一声。脸也腾地红了。
他并没有睁眼呀?他怎么知道自己在看他呢?
来台湾一个多月了,小星非常的想家,想妈妈。
想着想着,她便进入了梦乡。
迷迷糊糊中,小星感到下身有一种湿热的感觉。
她懒懒的睁开眼睛,东方的太阳已经渐渐升起,白色的亮光透过纱帘照了进来。
小星转头一看,床的另一侧已经空了。隐约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了洗漱的声音。
下一刻,小星伸手朝自己的下身摸去。
一种又湿又粘的东西粘在了手指上,小星收回手一看,手指上粘满了红红的液体。是血!
心里一惊。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血呢?
急忙掀开被子,看到洁白的床单上有好几处都是还未干的鲜红,底裤上,睡衣上都被染上了血迹。
看到这,小星吓坏了!
秦骏洗漱回来后,就看到了小星呆呆的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好像被吓坏了的样子。
“你怎么了?”
听到秦骏的声音,小星痛苦的抬起头来,哀伤的说:“我可能要死了!看来我是履行不了那一年的契约了!”
“到底怎么回事?快说!”秦骏听着小星那不着边际的话,有些不耐烦了。
小星没有做声,而是掀开了被子,让他看床单上的鲜红。
“这是怎么搞的?”秦骏的冷眸盯着小星。
突然发现她的睡衣上也有,再看看她的身材和她那张稚气未脱的脸,瞬间就明白了缘故。
“这里流出来的!”小星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自己的身体。
然后抬头问:“我是不是得了快死的病了?难道我要客死他乡了吗?”
她眼睛里流露出哀伤和无奈。
秦骏看着这个可爱的有些傻气的女孩,感到非常的好笑。
随即,小星那哀伤的眼神,触动了他心里最柔软的那颗神经。
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小星的头。“你今年多大了?”
秦骏的语气明显的放缓了。
“十六岁!”小星感觉到头上那只大手传来的温热,心里忽然不似刚才那样紧张和颓丧了。
“以前那里流过血吗?”
小星轻轻摇了摇头。
“没事的!这是正常的反应。你先去洗个澡,然后用卫生纸先垫在底裤上。待会儿我带你去买卫生巾。去吧!”秦骏轻拍了下小星的头。
他自己都怀疑,为什么他今天会如此有耐心。
小星点了点头,乖乖的从床上下来去了浴室。
秦骏看了一眼床单上的血迹,嘴角又上翘了一下。
心想:本来还想人为的弄些血迹在上面,看来这次不用了!
回头瞅了瞅传来哗哗水声的浴室,这个丫头十六岁了,还没有来过例假,看来应该是营养没跟上!
“张妈!找人来收拾一下我的房间。”秦骏拨通了管家房的电话。
“好的!少爷。”电话那头适时的响起了张***声音。
半个小时后,秦骏和小星便坐在了秦家饭厅的豪华餐桌旁。
而秦家二老,则用不一样的眼神,仔细的审视小丫头。
“阿骏,你真得要和……小星结婚吗?是不是太草率了?卡欧斯泰罗”姚芬担忧的望着她的儿子问。
她真是做梦都想不到,她的儿子会选中一个大陆来的女佣结婚。
“妈咪!我已经决定了。而且……我必须要向小星负责的!”秦骏故意握了下小星因为紧张而放在腿上的手。
小星听到秦骏的话,更是垂低了头。
除了害羞以外,她也不敢看他们那审视的目光。
无论怎样,她都不习惯说谎。
“可是小星她才十六岁!”姚芬急忙找了个理由。
她的心里也在打鼓,要说家境贫富倒是没有太大关系。只要身世清白就好。
可是这个小星也太小了点儿!这小身板平的呀,一看就是还没发育好,那要多久才能给她生孙子呀?
秦骏瞅了一眼一直没有说话的秦剑豪,“所以我准备带小星去苏丹结婚!就不在台北举行婚礼了。一切都低调进行。”
“那怎么能行?我们秦家娶儿媳妇儿,怎么能随随便便呢?”姚芬一听就表示反对。
“妈咪,小星根本不够结婚的年龄,所以我才带她去苏丹结婚。等过几年我们再补办也是一样的!”秦骏解释道。
姚芬望了一眼正坐上的秦剑豪,想让他开口反对一下。
第5章豪门生活
秦剑豪清了清嗓子说:“那就依阿骏自己的意思办吧!总比不结婚的好!”秦剑豪非常了解自己儿子的个性,逼急了他连这个女孩子也不娶了,岂不是更糟!
事情就在秦剑豪的拍板下这么定了下来。三天后,秦骏就会带着小星去苏丹结婚。
今天一早,秦骏破例没有去公司上班,而是带着小星去百货公司买她需要的一切东西。
小星坐着秦骏的加长劳斯莱斯汽车出了秦家的别墅。后面还跟着一辆豪华的奔驰,里面坐的是四名秦骏的保镖。
小星和秦骏并排坐在这宽大的汽车的最后一排。小星悄悄打量着这辆足有四排座椅的汽车,发现这辆汽车简直比她们家的房子还要大。
“以后你会看到许多你从来没见过的东西!不用这么大惊小怪的!”秦骏斜睨了张大嘴巴的小星一眼。
心怀紧张的瞅了坐在她旁边的秦骏一眼,小星便侧脸望向车窗外的风景。
大约二十分钟后,车子便驶入了一栋高大的百货大厦的停车场。
下了车后,秦骏径自大步在前面进了百货公司。小星一路小跑的在后面跟着。
小星的后面是阿杰,阿杰的后面是那穿着黑西服的四名高大的带墨镜的保镖。他们这一行人倒是也引起了旁人的侧目。
秦骏先是走进了内衣部,来到了内衣部最大、装潢最豪华的精品专柜前。小星怯怯的躲在了秦骏的身后。心里紧张的想:他是带自己来买内衣的吗?太丢人了!
当着这么多男人的面让她挑?
小星回头瞅了瞅后面的那五个高头大马的男人。好在他们很识相,都站在离他们几米开外的地方。
“先生,请问您需要些什么?”服务小姐送上了最甜美的微笑。
“你看看她应该穿什么尺码的内衣?”秦骏伸手把他身后的小星扯到了他的前面站好。
服务小姐敏锐的眼睛打量着小星还没发育完全的身材长达七八秒钟。让小星尴尬极了,但是她肩上的大手容不得她乱动,只好红了脸低下了头。
“先生,这位小姐应该穿最小尺码的。小姐,您可以到里面挑选!”服务小姐冲小星指了指专柜里面。
没待小星做出回答,秦骏便开口说:“把今年的最新款每个款式都拿一套给她!”
“什么?”服务小姐顿时瞪大了眼睛。
稍后便反应过来秦骏说的话,微笑道:“先生,我们这个品牌是享誉国际的知名品牌。今年我们共推出了28钟款式!每种款式一共4钟颜色。不知道您……”
秦骏不想多说话,直接拿出了一张黑卡,递了过去,“每种颜色一件,马上!我赶时间。”
“啊,您……请稍等!马上包好。”服务小姐吃惊之余,心里高兴的乐翻了天。
站在柜台前的小星却是皱了皱秀眉,心想:哪里有他这么买东西的!
但是抬头偷偷瞅了秦骏一眼,她识相的没有提出意见。
他那张脸,冷冰冰的没有任何的表情。
她还是不要给老虎拔胡子了!
很快,几名服务小姐便包好了衣服。整整放满了十几个大大的手提袋。
小星刚想接服务小姐手里的手提袋,阿杰便领着一名保镖抢先过来拎走了袋子超级搜查令。
秦骏仍然是面无表情,径自跨步朝楼上的女装柜走去。
小星只得继续在后面紧跟着。心里却是嘟哝着,这个人怎么这样呀?做事情总是这么我行我素,一点儿也不问问别人的意见!而且他的脸也很臭!
接下来,秦骏又如法炮制的给小星买了数不清的衣服、化妆品、包和鞋子ipad功能。
当他们又坐上车的时候,中间两排宽大的座椅上,手提袋已经堆积的如同小山了。
小星被秦骏带到苏丹呆了三天后,便回来做起了豪门少奶nai的日子。
当然,在苏丹的几天,秦骏是不会真得带她去结婚的。
因为秦氏在苏丹也有生意,所以那几天他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去视察一下。
可怜的小星只得在酒店里呆呆的闷了三天。虽然,总统套间里豪华异常,但是小星的心里却是充满了孤独和无助。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从苏丹回来就已经两个月了。
这两个月小星和秦骏几乎没有什么交集。
秦骏总是早出晚归,回来的时候都已经是深夜。
每天深夜,小星虽然已经上床了。但是她却怎么也睡不着。
只有默默的等到他轻轻的推开门的那一刻,小星听着他的脚步声才闭上眼睛。
等他洗完澡换好衣服上了另一侧的床后,小星才能踏实的睡着。
宽大的双人床上,她在一侧,而他在远远的另一侧,他们从来没有过身体上的接触,甚至连一句晚安也不曾说过。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不到他的气息,小星就是无法入睡。
第6章马蹄莲
豪门的生活是富足而悠闲的。小星在这里最不习惯的就是她太闲了!
她也很少和姚芬去聊天,她怕言多有失,万一让姚芬看出她和秦骏是假结婚就糟了!
秦家花园里的花倒是挺多的,所以每天她都会去和花匠学学种花,来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
渐渐的,小星倒是喜欢上了侍弄花格兰帝列,现在她竟然已经乐此不疲。
晚饭后,秦骏少有的早早的回来了。
进入书房敞开灯,便看到办公桌上摆着一盆盛开的马蹄莲。
一看到这娇美的花朵,秦骏劳累了一天的疲劳,瞬间减轻了不少。
唇上勾起了一抹少有的微笑,给他那冰冷的脸上,带来了一丝柔软。
“给我煮一杯咖啡来!”秦骏拿起内线电话中泽佑二,说了一句便立刻收了线。然后,打开电脑开始做事情。
一会儿后,女佣便端着冒着热气的咖啡走了进来。
“这花是谁拿进来的?”秦骏锐利的眼睛一直瞅着电脑里的字符。
“是少奶奶下午搬进来的!”女佣把咖啡放在办公桌上。
“出去吧!”秦骏仍然埋首于他的文件中。
女佣轻轻的走了出去,并带好了门。
很久之后,秦骏的手指在键盘上打完了最后一个字符。
他起身伸了个懒腰。最后瞅了一眼让他今晚心情大好的马蹄莲,便走出了书房。
他轻轻的走进了卧室,为了不惊醒小丫头,照例没有亮灯。
在黑暗里拉下了领带,脱了西装,但是刚刚解开了胸前的几粒衬衣上的纽扣,他的耳朵便听到了由床上传来的低低的嘟囔声。
借着窗外的月光,往床上一瞅,看到床上的小人儿身子蜷缩成一团,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秦骏皱了下眉头,走到床边打开了壁灯。
看到小星的脸白得吓人,一双秀眉紧蹙大卫格瑞特,眼睛紧紧的闭着,嘴里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秦骏抱起了蜷缩着的小星。大手抚过她那苍白的脸庞,问道:“小星,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肚子疼!”小星仍然紧闭着眼睛,但是她知道是他回来了。
“是不是吃坏东西了?走!我送你去医院!”秦骏说完抱起小星就要走。
小星紧张的睁开眼睛。“不……不是!我……我是来那个了!”
“什么?”秦骏一时没能明白小星说的意思。
“我……我来例假了!”小星在他的怀里声音低得如蚊子嗡嗡。
本来嘛!她第一次来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还大惊小怪的以为自己快死了呢!
事后,是他叫张妈来给自己讲的,小星这才知道原来女人还会来例假的。
后来,小星真是害羞死了!没想到这次又要在他面前出丑。
“啊……这样呀!很疼吗?”秦骏的声音很温柔。第一次离她这么近,他闻到了她身上那淡淡的少女香。
“嗯!”点了下头后,小星的脸便紧紧的贴在了秦骏那充满了肌肉的健壮胸膛上。
她第一次离一个男人这么近,一股属于男人的阳刚之气环绕在她的周围,痛苦似乎减轻了不少。
秦骏也沉迷在小星身上那淡淡的香气中鑫斛药庄。
她身上的香气都是来自于她的身体,就像是一杯清清的绿茶,给人一种清新自然的感觉。
秦骏忽然收紧了双臂,把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感觉到自己腰上那双有力的手臂,小星闭着双眼,半边脸趴在秦骏那结实的胸膛上来回蹭了蹭。
他胸前的衬衣的扣子敞开着,触到他的皮肤,很暖。
秦骏感觉到胸前痒痒的,低头瞅向怀里的人。
此时的小星,一双秀眉已经舒展开来,没有了先前的痛苦模样。
秦骏第一次仔细的端详着小星的五官,发现这个小丫头长得很是耐看。
眉毛和鼻子都长得充满了秀气,一双丰润的嘴唇此时正微微上翘着,似乎正乐在其中。
一头刚过肩膀的长发,如同黑缎一样柔顺黑亮,弥散着淡淡的香。
忽然,怀里的人微微动了动身子。
刚才侧躺的姿势,变成了正面趴在他的怀里。
秦骏不经意间感受到她的美好,虽然很青涩,但是却足以搅乱了他的心。
看来,这个小丫头已经真得开始在发育了!
不久后,怀里的这个青苹果,就会慢慢变成红苹果了。
正想着,怀里的小人儿又在他怀里蹭了蹭。
糟糕!秦骏心里低咒了一句。
她竟然没有穿小衣!
这样的认知让秦骏有些崩溃,身体竟然生出了强烈的反应……

Tagged:

浏览 (53)  •  2019-01-08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