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女人过得好不好,看完就明白了。-奇文小说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女人过得好不好,看完就明白了。-奇文小说


“主子,查清楚了,此女子是相府的四小姐南宫允,在大婚之日被平南将军府悔婚,不堪羞辱才跳崖寻死的……”
“知道了,下去吧。”
天小允仿佛做了一个奇长无比的梦,梦里她一直不停地坠落坠落商友世界,身子软绵绵的,男人的说话声惊醒了她,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陌生的环境。
天小允“噌”地坐起身子,脑里一片空白,这是哪儿,医院吗?
“你醒了?”
耳边传来一个清冷淡然的声音,天小允吓了一大跳,扭头望过去,见桌旁坐着一个陌生的男人,正在悠闲地饮茶,只是他的打扮好奇怪,怎么感觉是古人的风格?
天小允环顾四周,一个人影也没有,周遭的环境也不像在现代。
她疑惑地问:“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
杜云烈静静地看着她,淡淡地回答:“这是你坠崖的地方,我是救你的人。”
“坠崖?”
这个词倒是新鲜得很,天小允拍拍自己的脑袋,拼命地回忆着失去意识之前的场景,她记得凌南来医院纠缠,妄想与她复合,她拒绝了他,然后……
“啊……”天小允猛然回忆起晕倒前的一刹那身上的刺痛和凌南那张阴沉的脸,他居然想要谋杀她,念及此,天小允浑身一个颤栗。
她和凌南相恋了五年,他是她的初恋。
大学三年,研究生两年,他们在一起度过了最美好灿烂的青春岁月,没想到在濒临毕业之际,凌南却因为家族安排的商业婚姻无情地抛弃了她。
可是就是这么个贱人,竟然在得知她要结婚的消息后又过来纠缠不休。
拥有她的时候不珍惜,抛弃她的时候如弃之敝履,得不到她的时候便干脆毁了她。
男人,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情的东西。
“这条金链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杜云烈一扬手里的金链春染绣塌,金色细长的链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绚烂夺目。
天小允下意识地抬起手腕,果然不见了踪影,冷声道:“那是我的链子,还给我。”
这条金色的手链是毕业前夕凌南送给她的礼物,是他喜欢考古的祖父从某个古墓里挖出来的,据说还是什么王妃的遗物望洋兴叹造句,价值连城。
突然,她呼吸一窒,摸着光滑的手腕,她大吃一惊,那道伤疤呢,怎么也不见了?
“你还没回答我。”杜云烈的声音透着冰冷、凌厉。
天小允不想提凌南这个贱人,只冷冷地回绝道:“不过是一条链子,有什么特别的,去哪个首饰店都是一抓一大把。”
杜云烈脸上的神色讳莫如深,起身上前一把掐住她的脖子:“说实话,不然,我能救你,也能随时杀了你。”
天小允被他掐地喘不过气,她不过刚刚苏醒,还没完全搞清楚状况庞玉良,这到底是哪儿啊,这个男人又是谁,怎么一阵要救她,一阵要杀她的?
天小允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脸因喘不过气憋得通红,“真的……只是……朋友送的……”
杜云烈看着她的眼睛,手一松,终究是放过了她。
天小允捧着脖颈,剧烈地咳嗽着。
杜云烈脸色阴沉沉的,“既然这么不重要,那么这个,就当作是我救你命的答谢之礼吧。”
见他厚颜无耻地把链子放入怀中自顾收了起来,天小允讥讽道:“施恩图报,非君子所为麦嘉轩。”
杜云烈闻言,淡淡一笑:“知恩不报,更是小人行径。”
“你……”天小允气结,平生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驳地哑口无言。
杜云烈在空中打了个手势,立时便从窗外飞进一个黑衣人,单膝跪地问道:“主子有何吩咐?”
天小允被吓了一大跳,什么鬼,怎么神出鬼没的?
“将南宫小姐送回南宫家。”
“是。”
“还有,告诉南宫承霖,她的命是本王救的黄晟晟,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她死半世清情。”
“是。”
天小允目瞪口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黑衣人用被子卷成一团往外奔去,急得她大喊:“什么呀,你们到底是谁,要带我去哪儿呀……”
杜云烈刚端起茶杯,听着天小允的大呼小叫,眉头不由蹙到一起,重重地把茶杯扣在桌上,吵死了!
“回来!”杜云烈一声令下,黑衣人立时闪回来,等着他的指示。邱小冬
杜云烈拍拍天小允的小脸,道:“记着,下次对救命恩人,别再这么无礼了。”
天小允嫌弃地一躲,刚要破口怒骂,身上被杜云烈用指一点,登时晕了过去。
这下终于安静了,杜云烈满意地舒展眉毛,再次挥手:“去吧。”
“是。”黑衣人把天小允夹在身侧,扔上马车,很快便在山林里消失了。
天小允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是被一阵阵的抽泣声给吵醒的。
“都是我没用,保护不了允儿,让她在这世间受尽了委屈……”蒋氏掩帕啜泣。
“夫人,您别这么说,这也不是您的错啊……”盛夏在一旁哭着劝道。
好吵啊,天小允缓缓睁开眼睛。
“小姐,你醒了?”盛夏惊喜地叫道,抹了把眼泪,忙上前将她扶起来。
天小允撑起疲软的身子,扫视一眼周围的环境,再次凌乱了,天哪,这又是哪儿?
这两个哭的梨花带雨,如今正呆愣愣地看着她的女人又是谁?
“你们是……”天小允疑惑地问道钱莹老公。
那美丽的夫人闻言一愣,脸色立刻转喜为悲,眼泪又扑簌扑簌地下落,声音里透着焦急:“女儿你怎么了,为何连为娘也不认得了?”
“娘?你是我娘?那我是谁?”天小允惊讶地问,仍然觉得莫名其妙。
“小姐,你怎么连自己也不记得了,你是我们南宫家的四小姐啊!”丫头盛夏急得不行。
“南宫家,四小姐?”天小允默默念道,那个霸道粗鲁的男人也是这样称呼她的……
什么情况?莫非自己,真的穿越了?
天小允摸摸自己的脸,不会面目全非了吧?
她翻身下床与中校闪婚,奔向铜镜,“小姐,你身上的伤还没好,不能下床的……”盛夏忙拦。
天小允端详着镜中的自己,微微松了口气,容颜倒是没什么变化,甚至更年轻了些,只是原本自己那栗色的卷发变成黑长直了,瀑布一般披在身后,倒是别有一番滋味呢。
天小允转过身有道昏君,别扭地问道:“您是我妈,不茹萍前夫,我娘,那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盛夏愣愣地道:“小姐,我是您的贴身丫头盛夏啊。”
“哦。”天小允点点头,目光落到蒋氏身上,细细一看,这个女人和妈妈还真有几分相似呢,让她觉得亲切感倍增:“娘昭文君,我叫什么名字啊?”
蒋氏因着天小允叫她娘亲很是开心,以为她没事了,岂料她下一刻又询问起自己的名字。
蒋氏一笑,温柔地答道:“你叫南宫允,允是允诺的允,取诚信之意。《尔雅》中提到:允,信也;允;诚也。”
天小允大感意外,竟然也是允字,看来真的命中注定有此一劫呢。
南宫允魔界城之王。看来以后这就是自己的新身份了。
“南宫允ipa,你竟然没死?”南宫香和南宫玉并肩走进屋,惊讶地大喊。
那刺耳的尖嗓音和不友好的语气让南宫允眉头一皱,这两位不速之客看来不是什么善茬,她们又是谁仙果福缘?
南宫允询问的眼神看向盛夏,盛夏伶俐,忙上前施礼:“二小姐,三小姐吉祥。”
南宫允心下明了,这二人应该是排在自己前头的两位姐姐。
“二姐我的合租情人,三姐好。”南宫允礼貌客气地打招呼。
南宫香嘴角扬起一抹讥讽的笑意,“从那么高的山崖上跳下来居然都没死成,你的小命还真是硬啊!四妹,你老实告诉我们,这是不是你施的苦肉计啊,知道你被退婚后父亲母亲肯定饶不了你,所以才故意做戏给我们看?”
南宫允眸底闪过一丝寒意,冷冷道:“二姐这是什么意思?”
南宫玉在旁冷哼一声:“少装作了,你那点小伎俩啊就算瞒得过我们也瞒不过母亲。走吧四小姐,母亲吩咐到正堂叙话。三姨娘,你也一起来吧。”
南宫玉骄傲地昂着头,斜眼看了蒋氏一眼,满眼的鄙夷,转过身轻声嘟囔了句:“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贱婢就是贱婢,永远抹不掉骨子里的那股穷酸劲……”
突然身子被人掰过,南宫玉猝不及防,脸上被人狠狠地掌掴了一下,传来火辣辣的痛感,她捂着脸,瞪大眼睛看着一脸冰寒的南宫允,不敢置信地道:“你,你居然敢打我?”
“打你又如何,既然你张不开嘴说话,我就帮你修整修整。”南宫允唇际凝出冰冷的笑意。

Tagged:

浏览 (54)  •  2019-06-12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