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4越狱妈宝男和大小姐(2630章合集)-文荒怪和可怕怕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妈宝男和大小姐(2630章合集)-文荒怪和可怕怕
第二十六章抓周
饶是做过无数的心理建设,真到了豁出脸皮的这一步,南书仪还是怂了,她几乎是落荒而逃:“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不等吕修齐开口,她又道:“不用送我,你陪豆豆,小猫刚到家会害怕的。”
吕修齐笑了笑:“好。”
南书仪已经记不得这是这人今天第几次这样笑着对自己说“好”了,就好像面对她,这人就只剩下这幅千依百顺的温柔模样。
被夜风一吹冷静下来的南书仪使劲儿揉了揉脸,一边暗骂自己今天实在有些胆大包天,一边又有点后悔刚刚没有一鼓作气。
仔细算算,两人认识不过两周时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竟然已经熟悉到了这种程度,吕修齐对她的好感昭然若揭,但南书仪总觉得还是太快了。
她还没做好准备,不知道要怎么开始一段从来没经历过的关系。
是了,虽然她豪情万丈打算色诱,但其实,她还是个怂货。
而留在家中的吕修齐则在沉思,南书仪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呢?
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都以为南书仪会对他做点什么了,可南书仪扭头就走了。
吕先生有点头秃。
他低头看了看吃饱就睡的南国小朋友,真不愧是橘猫,吃完就自己乖乖进窝猫着了,蜷成一团跟个土豆似得。
提到土豆,吕修齐忽然想起来,自己这晚饭还没着落,冰箱里只剩下俩土豆,这咋办。
得,叫外卖吧。
当晚,美食博主吕先生直播的时候刘骁骞,桌上一字排开一堆吃的,粉丝以为他搞测评呢,结果仔细一看,发现全是猫粮。
弹幕:
小哥哥今天要吃猫粮?
哇难道小哥哥有猫了?
高冷小哥哥和猫更配
吕先生不为所动,凉飕飕地瞥了一眼屏幕,没见着C大,扭头去抱猫。
在摄像头的范围之外,吕先生对着刚捡来的闺女奴颜婢膝:
“豆豆?豆豆醒醒,过来露个面好呗?”
“给我个面子啦,你都睡了一晚上了,乖,起来给你开罐头吃。”
“南国小朋友,你这么懒不行的。”
“喵——”
奴颜婢膝的吕先生忘了,自己没关麦。
弹幕:
握草我听见了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哥哥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体了吧要不要报警啊
都在惊讶个啥,你们的高冷小哥哥从来都是这样的逗比你们不知道吗?
南书仪此刻正在床上捂着额头闷闷地笑,虽然知道这货有成为猫奴的潜质,但是这么快就入戏也真是天赋异禀。
片刻之后,睡眼惺忪的小橘猫被搬到了桌面上,大概还有起床气,刚一放上来就气呼呼地卧倒了。
弹幕一片喜大普奔:
哈哈哈哈小哥哥的猫很不给面子了
橘猫啊啊啊啊小哥哥大橘为重你真的养得起它吗?
要不我们给小哥哥刷点礼物把
附议
附议
……
吕修齐认真地把一堆各种品牌的猫粮和猫罐头猫玩具围着小猫摆了一圈,小猫眼睛眯着,眼看又要睡着了。
南书仪已经快笑疯了,一脸正经的吕修齐和迷迷糊糊的小橘猫,这反差真的有点犯规。
吕修齐摆好东西,看向镜头,清了清嗓子:
“大家好,今晚不想吃夜宵了,直播点别的。介绍一下,这是我今天刚捡来的小猫,它叫南国次真拉姆,小名豆豆,是个女孩子。”
他顿了顿,正巧看见弹幕闪过一道:为什么叫南国?这个名字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吕修齐心想这简直是助攻啊,就是不知道南书仪有没有在窥屏。
“因为,给它取名字的人姓南。”吕修齐目光闪了闪,有些忐忑。
弹幕一片狼嚎:
谁姓南?小哥哥姓南吗?
天呐这个名字,是红豆生南国的南国吗?
前面你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吕修齐微不可查地笑了笑:“我不姓南。”
弹幕:
破案了兄弟,这名字里就透着一股恋爱的酸腐味儿
想知道姓南的是小哥哥还是小姐姐
我赌一根辣条,是小哥哥
心疼C大
说起来今天C大怎么没出现?
后面跟了一大片的心疼C大,吕修齐:……
吕修齐正打算说点啥扯开这个话题,却发现一条弹幕慢悠悠地划过:
你们有没有想过,说不定C大姓南呢?
南书仪:……握草。
吕修齐也吓了一跳,差点以为南书仪掉马了,不过弹幕虽然激动,却没实锤,不过还是调笑一番就过了。
吕修齐继续刚才的话题:
“是这样的,今天打算来直播给南国小朋友抓周,这里有四种猫粮,两种奶粉,还有五种猫玩具,让我们来看看南国小朋友会选择什么?”
南书仪:……噗哈哈哈哈哈哈抓周iphone4越狱,这人莫不是有病吧哈哈哈哈……
南妈妈睡眠浅,南书仪不敢笑出声来,把自己闷在被子里快要笑疯了,弹幕里自然也是一片“神他妈抓周哈哈哈哈哈”。
然而吕修齐一脸正经,丝毫不乱,伸手把南国小朋友推醒,字正腔圆地开口:“南国小朋友,在你成长的路上,会遇到很多美好的东西,但命运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你只能选择其中的一部分,放弃另一部分,现在,请你看看你的四周,选择一样你最喜欢的。”
弹幕:
妈妈我到底粉了一个什么样的神经病博主
羡慕南国小朋友,人不如猫系列
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橘猫在被吕修齐孜孜不倦骚扰了五分钟后,终于站了起来,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伸出爪子洗了把脸。
它先走向了一款猫粮。
弹幕:
果然是橘猫,纯血的!
南国伸爪子碰了碰,走向奶粉。
弹幕:
奶粉也不错,橘猫的肥宅水
南国顿了顿,又走开了。
走走停停了好一会儿,它始终没有停在某一样东西面前,弹幕已经开始开盘赌它最终会选什么了。
就在这时,南国突然换了个姿势,对准了电脑屏幕少女彩叶,歪了歪头,大眼睛萌倒了一片观众。
然后微微下蹲——
呼——
砰——
直播间骤然漆黑,摄像头被它给撞倒了。
第二十七章莫名其妙火了的直播间
等到直播间恢复正常,弹幕已经快刷疯了,大家都在猜测南国刚刚到底选择了什么。
吕修齐已经把桌面上的东西都收拾了起来,南国也被抱回了猫窝。
吕先生心情复杂脸色诡异,对着摄像头愣了半天才宣布道:“南国刚刚选中的是——C大。”
南书仪:???!!!刘氏神卡!!
吕修齐叹了口气,嘴角却有些抑制不住地上扬:“是这样的,刚才C大刷了个礼物,正好被南国看见了,它就扑了上去……”
南书仪:我是谁我在哪?我不过就是送了个飞机而已啊啊啊啊……
弹幕一片喜庆,已经开始庆祝吕修齐和C大喜结连理了,吕修齐咳嗽了一声,强自忍住笑意:“那个,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再见。”
说完干净利落退了出去,留下五湖四海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友,和对着平板电脑哭笑不得的南书仪。
谁都没想到,今晚的直播间有个特殊的观众,是个微博上认证的小有名气的二次元作者,退了直播间之后,一时手痒,借着小橘猫的事迹,写了一篇吕修齐和C大的同人文发到了网上。
这位作者文风自成一路,脑洞清奇文笔卓绝拥趸甚多。
总之第二天南书仪习惯早起刷会儿微博看看热点的时候,赫然在热门榜单里见到了这篇名为《我的猫选了你,我可不可以也选你》的文。
大周末的,太阳正好,南书仪心里五味杂陈,不忍直视手机。
退出微博时看见邮箱里躺了一份邮件,是凌霄发过来的,洋洋洒洒通篇都是养猫的注意点,每顿饭的进食量精确到了克……
南书仪:……
学神霄哥还是一如既往地严谨。
出于某种微妙的心思,南书仪心里有点别扭,没好意思主动联系吕修齐,纠结了一会儿,她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再次打开那篇不忍直视的同人文,底下赫然配上了一张吕修齐的照片,虽然只是直播视频的截图,但吕修齐那张宛如精修过的脸还是十分地有辨识度。
打开评论,有不少人在质疑作者写同人文不该上升到正主,但是作者没回应,看看文章是凌晨一点多发的,南书仪皱着眉头翻了翻评论,没发现作者回复的痕迹,算算时间,估计是还没醒。
有点不妙啊!
南书仪虽然是产品部的老大,但是也曾经帮市场部处理过一些危机公关的问题,凡事最怕舆论发酵,有时候莫名其妙地就开始走向奇怪的发展方向,一旦失控就很麻烦。
想到这儿南书仪再忍不住,正想打个电话给吕修齐,却发现至今没对方的电话号码。
吕修齐的微信头像却有了动静。
橘猫睡觉九连拍。
南书仪:……
你他妈的都成小X文主角了,你还在沉迷吸猫,还能不能行了……
南姑娘十分心累,不过被这么一打岔倒是醒悟过来,吕修齐从来没主动跟她提过直播的事,而她也没说过自己就是C大,那如果自己这么贸贸然地提起这个事儿,会不会不太合适?
就算不提她是C大的事儿,只说在微博刷到了这个文,吕修齐会不会因此觉得难堪?
南书仪纠结了一会儿,对面的吕先生已经欢乐地发了一堆消息:
南国好聪明的,才一个晚上就学会上厕所了,不知道是不是那大爷教过它。
我觉得昨天买的猫砂遮味儿效果不太好,听说水晶猫砂不错,我想去买一包试试。
书仪你今天要不要来看看豆豆?
南书仪觉得眼前有一只大狗正在吐着舌头摇着尾巴求夸奖求关注求摸摸……
算了算了,自求多福吧,这么大个人了,大不了就是在网上火一把,过两天就过去了。
虽然这么想,但是南书仪还是不太放心,随口应付了吕修齐两句之后就进微博给那位作者发了私信,要求删除。
半个小时之后作者删了微博,并且公开道了歉,南书仪长吁一口气。
而吕先生则在家里守着南国小朋友想今天约姑娘失败了,是不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太对?
以及,这次不行,下次该用什么借口约呢?
晚上照常直播,南书仪特地守着直播间,她担心白天的事儿会给吕修齐的直播间带来一些影响。
果不其然,今天直播间的观众特别多,吕修齐刚打开摄像头,弹幕就跟疯了似得欧雅若,饶是以吕修齐脸色冷淡如斯,也被吓了一跳。
刚开始在跳的都是一些生面孔,跟原来的那批佛系老粉差别甚大,上来就开始肆无忌惮地舔颜吸猫,不停地问一些诸如“几岁了,什么星座,喜欢什么样的另一半”这种比较私人的问题,吕修齐皱了皱眉,没说话。
今天没有特别节目,就是正常吃饭,唯一不同的是镜头分成了两部分,他和橘猫各占一半,各自默不作声地吃。
南书仪有些无语,这人真是佛系,看着是个主播,其实压根就不管网上的事儿,网络对他来说,也不过就是开个摄像头的联系。
弹幕开始还正常,后面就开始慢慢不对了,不知道是谁带的节奏,慢慢的一大批新粉开始刷“小哥哥怎么都不说话,不说话搞什么直播?”
“就是啊,冲着小哥的颜来的,结果头都不抬几下,也太不把观众放在眼里了吧!”
有老粉辩解说小哥哥一直都是这样的,不喜欢看可以离开,结果一下子就惹了马蜂窝。
“装什么呢?要是不想火会和粉丝搞CP卖腐?”
“对对,还找作者写同人文上热门,这年头营销真的过了。”
“就是啊,卖腐就好好卖,卖完圈一波粉转头又来卖高冷人设,这不遛人玩吗?”
“恶心卖腐的,转黑了。”
第二十八章Solace是谁
南书仪都震惊了,吕修齐默不吭声吃个饭都能惹出这么多事她也是服气。
C大生气了,我们家小哥哥不收礼物不打广告不开网店,生了这么好一张脸白给你们看还不满意,过分了吧?
Conqueror:新来的搞清楚,小哥哥从来没找过人写同人文,同人文是作者自己的行为,作者已经在微博首页道歉了。
C大的弹幕向来都有摩西分海的效果,老粉一见她来,立马跟有了主心骨似得,结束了之前各自仓促辩解的状态,纷纷理直气壮起来。
吕修齐眨了眨眼,终于看了一眼弹幕,这才发现前面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他第一反应是嗷嗷嗷嗷书仪帮我怼人了这种被人维护的感觉出奇地好是怎么回事?
然后第二反应才是:同人文?什么同人文?
于是下意识就问了一句:“什么同人文?”
因为原文链接已经删了,有老粉就大概描述了一下这个事儿。
吕修齐:我和C大、不,我和书仪的同人文?还有这种好事?
吕先生十分开心,瞬间忘形:“谁还有保存同人文吗?给我看看?”
语气里毫不掩饰的开心和雀跃。
南书仪:……
你他妈的……在高兴个啥……
吕修齐说完这话才意识到C大也在,握草,书仪该不会误会我的取向吧?
吕先生悚然了,继而迅速想出了补救措施,他调整了一下坐姿,义正言辞道:“我就好奇看看,我是直的,大家别误会。”
弹幕:
哈哈哈哈哈小哥哥你现在说这个是不是晚了?
小哥哥你就从了C大吧,人家刚刚还跳出来维护你了,你这么说话可真没良心。
就是,小哥哥大猪蹄子,心疼C大
……
吕修齐也习惯了平常直播间里这群老粉的玩笑,他的直播间太佛了,能留下来的老粉也都是些佛系的粉丝,虽然嘴上说魔影大唐,但也就是说说,没谁会当真邢念增。
但刚刚被南书仪怼过的新粉却抹不开这个面子,不甘心地继续跳:
“还说没卖腐,啧啧啧”
“就算同人文跟蒸煮无关,但也不是空穴来风,我觉得这俩人确实挺那啥的”
南书仪眉梢一挑,怒了。
怒了的南姑娘行事逻辑就剩下一个,那就是硬刚。
C大先是发了一条弹幕:小哥哥,先把南国小朋友的眼睛捂上,接下来的事情可能有些少儿不宜。
吕修齐差点笑出声来,不过还是依言把豆豆捂了眼睛抱在了怀里,他原本以为南书仪是要骂人,但是想想又觉得南书仪怎么也不像是会骂人的样子。
下一刻,屏幕上开始疯狂弹礼物提示。
Conqueror热爱飞机是众所周知的,在直播间刷了几次礼物全是飞机,于是在老粉还没想好反击词,新粉还在作死,吕修齐还在懵逼的时候——
七八个飞机就砸了过去。
礼物消息从屏幕上呼啸而过,简直如同氪金玩家对于白嫖玩家的无声嘲讽。
嘲讽后面还跟了一句暴击。
Conqueror:我乐意为他花钱,关你们屁事。
老粉:……
新粉:……
吕修齐:w(?Д?)w!!!
时间停止了足足好几秒,大家才从这波暴击中缓过来,然后纷纷发表感言:
C大威武霸气一统天下千秋万代。
你C大永远是你C大,C大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小哥哥也太幸福了。
小哥哥带南国小朋友抓周车奉朝,C大刚才让捂上南国小朋友的眼睛,哎呀呀看来都很重视小孩子的教育问题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楼上别走所以南国小朋友的幼儿园选好了吗?
窝在吕修齐怀里的当事人小朋友对于自己被打断了用餐十分不满,在它爹的手上啃了一口,小乳牙轻轻印了俩牙印就算出完了气。
而被啃的这位,已经被飞机和C大太过霸气的发言给砸成了脑瘫,此刻正幸福得眼冒金星,脑子里噼里啪啦炸着二踢脚。
这得算……书仪对他的……告白吧……
有那么一瞬间,吕修齐差点直接捞起手机给南书仪发消息,或者干脆大半夜去南书仪家敲个门,但是好在吕妈的教育也不是全被他丢进了厨房,他超速运转的脑子里还记着一个问题:
南书仪不知道他已经知道了C大就是南书仪。
大概也就是因为这个,南书仪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如果自己这会儿冒冒失失跑过去说句Ido,那特么感觉自己会完逑。
冷静、再等等、不能急!
吕修齐抑制住内心的狂喜,脸上八风不动,继续吃饭。
就在此时,有新观众进入了直播间,弹幕明显有一些骚动,南书仪看了一眼位面淘宝,有个叫甜面酱的进来了。
她上微博搜了一下这人,发现是个靠着照骗和时不时嗲着嗓子打把游戏积累了上百万粉丝的小网红。
倒是挺好看的,虽然能看出来脸上动过刀,但应该没有大动,底子就不错,整得也蛮好,衣品也还行,身材也——
南书仪看了看自己的纸片身材,沉痛地发现这位网红姐姐起码比自己大了两个cup。
她窥屏完切到直播间页面,却发现吕修齐一改刚才闲适的态度,脸色微微有些变化。
这种变化别人看不出来,基本只要他不笑的时候,都是这幅冷冰冰的模样,但是南书仪觉得自己就是能感觉到他什么时候是真的不高兴,什么时候只是木着脸在发呆。
此刻,吕修齐是不高兴了魏吉英。
网红姐姐上来先刷了一个火箭,全频道广播,吕修齐眉头都皱了起来。
南姑娘心里那点对于同性的警报突然响了起来,直觉告诉她,这个网红和吕修齐之间绝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果不其然,在直播间的观众再次上了一个台阶之后,网红开了口:
“Solace,好久不见,原来你躲在这里。”
直播间骤然转黑,南书仪还没反应过来,吕修齐已经下了播。
第二十九章给个准话,我能不能追你
吕修齐整整失踪了一周。
说是失踪也不太对,南书仪偶尔微信上找他他也会回,但是他却没像前些天那样主动找南书仪说些有的没的,直播也没开过,南书仪进直播间看过,老粉每天都蹲守,新粉一部分散了一部分道了歉,连那位二次元作者也被吓得再一次公开道歉。
那个叫甜面酱的网红微博似是而非地发了几条有关吕修齐的,但看起来这位文字表达能力有限,南书仪作为一个工科技术人员,翻来覆去看了半天实在没看懂她到底想说啥。
但有一件事可以确定,吕修齐的异常状态和那位甜面酱一定有关系。
周五晚上部门小聚,南书仪推脱没参加,陈治神秘兮兮道:“老大,你今晚……有约?”
南书仪白了他一眼:“我约个鬼。”
陈治大惊:“你还没追上那兄弟呢?我看着那兄弟对你挺有意思的啊,女追男隔层纱的事儿,你怎么还在墨迹?”
南书仪气不打一处来:“你们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明明上周我也这么想的,结果我不过就是怂了那么一回,这周就恢复成了点赞之交。”
所谓点赞之交,就是最频繁的来往是给对方的朋友圈点赞。
吕修齐不发朋友圈,南书仪每天变着法儿在朋友圈刷存在感,连顶头上司老唐都跑来问她最近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开始频繁发朋友圈。
南书仪一时没编出个好借口,于是顺手把朋友圈对老唐屏蔽了。
老唐:……
你现在才屏蔽是不是有点晚。
南书仪早早回家,南妈妈还在校对稿子,对南书仪这么早回家表示了一下惊奇,南书仪也不吭声,安安静静窝旁边看南妈妈校对稿子。
校稿是个细致活,需要逐字逐句地看过去,南妈妈挂职的出版社近年来主要走一些青春向的作品,作者的文字自然不如早些年的名家那么考究,甚至于有时候经常会出现一些成语错用病句之类的,这些都需要南妈妈来改。
今天这部是一篇比较短的言情小说,南书仪看了两眼就开始打哈欠,南妈妈伸手推了推她:“坐没坐相,要么回去睡一觉,晚点叫你起来吃饭,要么好好坐这陪我看。”
南书仪不困,她就是心里有些烦,但又不知道烦什么,便耐着性子看。
“这男的也太装了吧?这女的怎么这么作?这俩人干什么呢?谈个恋爱跟唱戏似得,磨磨唧唧的,累不累啊!不是他们都不要上班的啊,就一天天忙着你生气我哄我作死你追?”
南书仪一边看一边嘀嘀咕咕,半晌妈妈咪呀李莉,忽然发现页面不动了,一扭头,发现南妈妈正扭过头,一脸无奈地看着她。
南书仪双手抱头:“我错了,我这就走,我困了,睡会儿去。”
一边说一边试图挪走,南妈妈清了清嗓子:“站住。”
南书仪垂头丧气。
“跟男朋友吵架了?”
“亲妈,你女儿光棍一条,哪来的男朋友?要不你给我介绍个童小欣?”
南妈妈冷笑:“看上谁了?”
南书仪不说话。
“上回送你回家那个?”
南书仪誓死抵抗。
南妈妈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喜欢就说出来,你爸当年要是跟你似得,现在怕是就没你了。”
南书仪望天,咬着唇半天没说话。
南妈妈扭头不看她:“谈个恋爱跟唱戏似的磨磨唧唧,一天天不要上班的呀~”
砰——
南书仪夺门而出,留下一句:“晚上门别反锁。”
南妈妈没应声,半晌,页面还停留在当前页,姜桂成足足有十分钟,她才笑了笑,摇了摇头。
吕修齐宅了一周,吕妈前两天过来视察的时候差点以为儿子被人糟蹋了,还没来得及高兴,吕修齐就及时阻止了她的想象力,表示自己只是遇到了一些不严重的事情,缓几天就好。
这不是吕修齐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上一次说完这句之后,吕修齐在学校里缓了四年都没缓过来。
吕妈没多说什么,吕修齐这人,不说话的时候是个严肃高冷的模样,一开口不自觉就沦为神经病之流,但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有逼数。
也因此,他其实比谁都要固执,他不会因为坏情绪而影响正事,但也绝对没办法通过别人的开解来挣脱坏情绪,除了他自己,谁也救不了。
吕修齐有独特的处理坏情绪的技巧,那就是干点只需要动脑子不需要动情绪的活儿。
于是他不眠不休写了一周的程序,把丁一公司最近几个项目的遗留bug全解决了,对此丁先生手下的老员工表示有生之年,终于又见到了二把手重出江湖,新员工则战战兢兢,私下说公司里有个debug的幽灵。
南书仪哐哐砸门的时候,吕修齐刚刚结束了一场不到两个小时的睡眠,南国正精神,扒拉在他脸上爬来爬去。
吕修齐顺手就把它抄起来顶在了脑袋上走过去开门,边走边恐吓小朋友:“喜欢扒我脑袋你就扒稳了啊,掉下来我不负责。”
一开门,南书仪见到的就是头上顶着个猫、脚下趿拉着人字拖、胡茬不知道几天没修的宅男版吕修齐。
平心而论,南书仪每次见他这货都是人模狗样的,眼前这幅尊容还是头一次,南书仪忍不住挑了挑眉。
她讨厌邋遢的男人,从前她的父亲是个谦谦君子,后来去国外,接触最多的凌霄是个整天白衬衫外面套着白大褂的学术洁癖,公司里虽然有几个不那么讲究,但最起码的职业习惯还是保持着。
可眼前这人,明明是一副邋遢的模样,却邋遢地如此——呃,清新脱俗。
尤其头上还顶了个猫。
那猫眼巴巴地趴在他乱糟糟的头发上不敢乱动,看见南书仪,怂怂地“喵”了一声。
南书仪直勾勾地盯着她,不知道怎么的,较劲儿了一路的脑子突然就放松了下来。
一放松说话就不经思考了。
她说:“吕修齐,你是不是在跟我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如果是,那你赢了,请你给我个准话,我能不能追你,如果不能,你可以现在就把门关上。”
吕修齐下意识就哐一声关上了门。
南书仪:……
“不是,你等我两分钟。”吕先生把门重新打开,探出半个脑袋飞快地说了一句又迅速把门关上了。
第三十章你招招手,我就过来了
吕修齐头脑空白,但是行动力奇高,两分钟之内完成了梳头洗脸刷牙剃胡子等一系列高难度动作,顺便还把当睡衣穿了好几个晚上的T恤丢进了洗衣机,换了身干净的衬衫长裤。
他重新打开门,还好,南书仪还在门外。
南书仪本来被他吓了一跳,这会儿却冷静了下来,开口道:“所以,我不能追你。”
吕修齐抿了抿唇:“不是不能,”
他呼吸困难似得喘了口气:“是——不用。”
南书仪眼睁睁看着两分钟前颓废成狗的家伙一瞬间笑出两排大白牙:“你招招手,我就过来了。”
吕修齐对自己这番发言十分满意,觉得自己既无比精准地表达了自己对南书仪爱慕已久的真心,又顺便解释了刚才手抖关门的沙雕意外。
他想着南姑娘怎么都该有点表示吧,比如说感动得两眼发红扑进怀里什么的。
对了这身衣服上周刚洗的,应该没有异味吧,头发昨天没洗,不过目测南书仪比他矮大半个头,应该问题不大。
就在他脑子里转着这些实际问题的时候,对面的南书仪终于有了动作。
她后退一步,抬起手混沌修神诀,招了招手。
吕修齐:……
总感觉这时候自己“汪”一声比较合适……
南书仪:……噗嗤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好像一切都是顺利成章,她挑破那层窗户纸,他们就可以跨过那道坎儿。
来的路上她压根没想过吕修齐会拒绝,甚至于吕修齐犯抽把门给关了的时候,她心里也没难过和失落。
一切都是这么顺理成章,且来不及反应。
她这会儿终于反应了过来,忍不住笑了场,然而她只笑到了一半。
另一半因为某只大型宠物扑过来而被活生生吓得吞了回去。
吕修齐是真·扑了过来,差点没把南书仪撞出去,而后一双手臂死死箍住,把南书仪整个人拢在了怀里梁成恩。
可怜南老大平日里八面威风凶名赫赫,真到了这一刻,却被圈在怀里毫无还手之力,别看吕修齐看起来身材匀称,也没什么明显的肌肉线条,可男人和女人的体型差距摆在那儿,南老大活生生被箍成了小鸟依人的那一个。
吕修齐的声音就在耳朵边上,呼出的热气全喷洒在她的脖颈上,他似乎在闷笑,总之不是什么正经语气,声音又低又沉,震颤着她的耳膜。
他说:“我说过,你招招手,我就会扑过来。”
南书仪挣了一下,没挣动,某只大猪蹄子不满地调整了一下姿势,重新箍紧了:“不许反悔,是你要追我的,现在反悔来不及了。”
南书仪:……
你这么一说吧,我还真有点想反悔。
就这么抱了好一会儿,吕修齐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手,还没舍得全松开,两只手松松地圈在南书仪的腰间,声音里带着某种下意识的撒娇意味:“书仪。”
南书仪别过头,脖颈通红,连耳朵都红了,犹在嘴硬:“我要反悔。”
“不行。”吕修齐手上稍微紧了紧,两人的脸被强行拉得很近。这就已经是耍赖了。
“我没有欲擒故纵,我最近——状态不太好,我不想你看见我这样。”前一秒还在耍赖的某人突然切换严肃状态,南书仪情不自禁地抬起头,对上他一双眼睛。
很黑、很亮、很认真。
黑眼圈也很重孙颖歆。
南书仪:……
“豆豆呢?”南书仪别过头,扯开话题。
吕修齐一呆,伸手摸了摸脑袋:“刚我把它放哪儿了……”
南书仪:……
她感觉今晚上一个晚上在心里叹的气都快赶得上一年的量了,自己到底看上了怎么样一个奇葩。
两人进屋找了一圈,最后在猫窝里找到了抱着一包还没拆封的零食睡得正香的南国小朋友。
从南国小朋友放着角落一堆毛绒玩具不抱,非要抱着包装袋十分坚硬的零食睡觉的行为可以看出,这真的是一只橘猫。
南书仪舒了口气,发自内心地感慨:“这猫真省心。”
吕修齐附和:“那可不。”
“那我就先回去了。”
吕修齐:“嗯——嗯?”
南书仪似笑非笑地盯着他:“不回去做什么?”
吕修齐:……
虽然他没说话,但是这位先生一瞬间发红的耳朵已经出卖了你肮脏的内心,要矜持啊兄弟!
“不、不一起吃个饭吗?”
“不。”南书仪伸手碰了碰丫眼睛底下浓重的黑眼圈,“明天见,不用送我。”
“那我送你下楼。”
“好。”
直到回到自家楼下,南书仪看了一眼时间,发现从自己出门到回来,拢共不过一个多小时。
呃……
比她妈出门买个菜时间好像还短,这对于一场正儿八经的告白来说是不是显得太过不庄重了。
可是再仔细想想,买菜是需要挑挑拣拣的呀,她喜欢吕修齐,吕修齐也喜欢她,完全不需要挑挑拣拣,这么一想花的时间比买菜少也是可以理解的。
南书仪抱着这种自信回了家。
南妈妈还没吃饭,看见南书仪回来又添了一副碗筷,不无遗憾道:“我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
南书仪:……
妈你到底在遗憾个什么。
南妈妈盛了一碗汤,悠悠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已经满地爬了。”
南书仪忍无可忍:“妈你是不是嫌我年纪大了?”
南妈妈摇了摇头:“那倒不是,就是觉得,你没我们当年有激情。”
南书仪:?????激情!!!
南妈妈看了她一眼:“我和你爸爸刚在一起的时候,他没什么钱,也不愿意我花钱,两个人约会就那么老三样,吃饭,压马路,听他弹钢琴,可他来来回回就只会谈那么一首《致爱丽丝》,还弹得不太好,就这样我还觉得跟他多待一秒都是幸福的。”
说着她顿了顿,颇为嫌弃地看了南书仪一眼:“再看看你呢,告白成功了吧?难道你就没有一秒都不想和他分开的冲动?”
南书仪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这个真没有。”
南妈妈恨铁不成钢:“我觉得你有点性冷淡。”
南书仪:???!!!
妈你认真的吗亲妈,你别吓我……

Tagged:

浏览 (34)  •  2018-09-11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