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是什么意思失传的秘方,谁来挽救?-张玉龙医论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失传的秘方,谁来挽救?-张玉龙医论
临床上疑难杂病困扰着很多医者,患者殷切求救的眼神和苦苦地哀求噬咬着医师的心,无怪乎很多医师说临床堪比战场,无怪乎很多医师面对疾患摩拳擦掌却又觉得战胜疾病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我曾经看过很多公众号分享民间或家传秘方ip是什么意思,有些时候可能与传统医籍、经方不合辙,难免会被说成不正统,特别是一些时方派医者分享的医案每每会被经方医派评论成不正统的医学,所以时方派的文章只能学着古人托名在某些名宿大医的经验指导下形成的医论医案,这样才能让经方学派缄口。其实这不是一件好事,而今世界,应该本着“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态度鼓励学术界各抒己见,只要说得有道理,能造福人类健康,就是好的言论。
很多名老中医在感叹后继无人,惋惜很多民间医技失传,有一些医技只存其名而不存其法,一些传统配方因为药材稀缺而不能配备齐全,比如安宫牛黄丸、虎骨丸等,还有一些特效的外科外用药因为存在一些毒性药物(以毒攻毒是中医治疗恶性外科疾患的常用方法)不能存购而失传。有一些不合乎中医药管理的条例法规更是束缚了中医药的发展和传承,加速了一些医疗经验的湮灭,虽然也有少许医家疲于挖掘和发扬部分医技,以非遗形式保存一部分医技,但是仍然不能保证后继有人。人们总想着凭借秘方发家致富,却不愿意为了拯救生灵摒弃金钱利益观念,虽然网络方便了一些医籍的流通和医技交流,马小翠但是很多医学资料都还是未能在网络上搜索的到,一些医学书籍还是孤本不见翻版刊印,部分盗版书籍存在大量的错别字,有些书籍则存在明显的悖论或者就是为了推介某些医疗产品或保健品的,滥竽充数的医籍也是随处可见,去糟粕取精华,对于常人恐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为了医学,我们既要挽救散轶的秘方秘技,又要辨别真伪,这样的工作既是一件工作量浩瀚的事情哭砂吉他谱,也一件利国利民迫不及待的事情正味记。

王鸿绪《外科全生集》内的寒哮丸(冷哮丸):白砒一钱,豆豉一两,共研极细末,过6—9号筛,米饭团三钱捣烂成泥,与药物混合均匀,搓成条状他她网,分段团成药丸,如莱菔子大,干燥后每丸约一厘,瓷瓶贮存,勿令泄气。每服一丸(一厘),日三次。近代有医者在寒哮丸的基础上研制了齁喘丸:白砒一钱,枯矾三钱,淡豆豉一两,大枣十二枚。白砒、枯矾共研细末保罗蒂贝茨,淡豆豉研碎成细末,把药末混合均匀,过筛;大枣洗净,蒸熟,去皮、核,捣成泥状,混合药末,搓成药条,分段团成药丸卡易售,如绿豆大,瓷瓶贮存,勿令泄气。2—5岁每次服用1丸;5—10次每次服用2丸;10—15岁每次服用3丸;15岁以上每次服用4丸,日2次,必要时服用3次。效果不错。可惜砒霜一药目前市场、药铺不见销售花开杏林,致使该方断绝。历代遗迹使用砒霜的方剂有很多阮明园,如《外科传薪集》载代刀散治疗顽肉(刺猴):金顶砒(五分),潮脑(一钱),螺蛳肉(晒干二两),轻粉(三钱),巴豆仁(去油五钱)为末,用麻油调搽杨嘉雯。《外科正宗》载化腐紫霞膏:轻粉、蓖麻仁(研)各三钱,血竭二钱,巴豆仁(研)五钱,樟脑一钱,金顶砒半钱,干螺蛳肉(为末)两个,上各为末,和匀,再共研,瓷罐收贮。治发背已成,瘀肉不腐,或不作脓,及疮内有脓而外不穿溃者。临用时旋用麻油调搽顽硬肉上,以膏药贴之。我曾听闻有医师使用搓掌丸治疗手癣(大枫子肉一斤、核桃仁二两、猪脂二两、白砒三钱、水银二钱。把大枫子肉、核桃仁捣成泥状,加入猪脂、白砒、水银混合均匀,研成膏状,分为数份,绢帛过成丸状,用之搓手掌,日7—8次),方中也存在砒霜一味药材。

黄子云家传烫伤慈航膏:鲜侧柏叶八两,川大黄二两(研细末),当归二两,地榆二两,血余(男女各半,碱水洗净、晒干)三两,槐树露蜂房一两,黄蜡(冬用五两、夏用七两),香油二斤,樟脑三钱。将香油置锅中加热至沸腾武敏之,依次加入鲜柏叶、当归,再下地榆、炸至黑枯红楼之鸿鹄,过滤药渣,再下入血余、蜂房,炸枯捞出,滤过,再趁热加入大黄黄蜡,最后加入樟脑,搅拌均匀,冷凉即可。大口瓶贮存,密封勿令泄气。每用,洗净烫伤局部皮肤,涂抹药膏,纱布固定,一日一次,至痊愈为止。配合内服解毒定神汤:琥珀一钱,朱砂五分,冰片五分,共研细末,用大萝卜汁一盏李励庄,童便二盅,冲服药面。治疗烧伤、烫伤可收奇效。

狼毒枣有治疗结核病和肿瘤的效果,处方:狼毒二斤,大枣三斤。将狼毒置锅内,以水浸没之,上置笼屉,将大枣置笼屉中,将水烧开,蒸煮两小时,取出大枣即成。从小剂量开始食用(每次10枚, 连服2日后每次增加1枚),递增剂量至每次餐前服用10—20枚,日三次。若有恶心呕吐、头昏等反应可减少1~2枚,反应消失后可仍按前法增加。服后胃中有不适可改饭后或同食服。禁吃辛辣食物,孕妇慎用。此方对于关节结核、肺结核、淋巴腺结核、皮肤结核、副睾丸结核、结核性角膜炎、肺癌腹水、慢性骨髓炎等有卓效。
有些处方虽然得以传承下来,但是应用得并不广泛,最后的结局难免还是散轶,近来数位确有专长的医者让我给他们推介参与医师资格考试,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当初我成长的历程,也期望他们能够继续发扬他们的专长继续挖掘中医药精髓。假日的时候,我会抽出一点时间看书,行医的时候听一些古筝、箜篌、陶笛之类的曲子,保持身心精力充足,这样才能更好地发挥自己的技能。
有时候,我也想书写一些关于针灸推拿的知识,毕竟我的专业就是针灸推拿,可是每当想书写的时候,脑海涌起的大学时候的笔记和临床病案有那么繁多乔木楠,以致于无从下笔大明浮生记。虽然我一直致力于传统针灸治疗技术,但是临床上确实感觉得到传统针灸具有得天独厚的治疗效用。多数患者在针刺后会有针刺感传现象,这也是针灸发挥治疗效用的基础,针刺无痛进针法与针刺传感并不矛盾,有些医师过度强调无痛针刺而不追求针感,这与针灸治病的道理多少有一点相悖。相反有些针刺进针过度疼痛,虽然能够止痛万力王,但是会给换留下恐惧心理。推拿正骨是中医推拿的精髓,一般需要精于推拿者才能娴熟地进行手法正骨而不致于出现危险,在我大学毕业季节曾经有保健场所招聘整脊师樊锦霖,使用整脊枪进行整脊复位(这类整脊枪其实属于西方医学的产物,与中医相关性不大所以更多的时候是应用于保健行业,掩盖了中医正骨复位特色,并且耗费的时间和精力远比中医正骨要多),当时同学就明确表示不太信任,所以应聘者鲜有人参与。
挽救中医,是一个需要耐心和耐力的事情,需要不忘本的初心。

Tagged:

浏览 (48)  •  2017-10-24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