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女人的十大荫唇到底长啥样?-轻欢小说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女人的十大荫唇到底长啥样脱裤族?-轻欢小说

第1章 代孕
“怎么还没怀孕?”
入夜,傅修年瞥见那只有一道杠的验孕棒,脸色阴沉的可怕。
“我……”林浅溪惨白着一张小脸,看向眼前的男人,澄澈双眸中满是恳求:“只要你再给我点时间,我相信,我会怀上的……”
声音透着浓浓的压抑。
她湿漉漉的眸子怯怯的看着他,那眸中的惊慌与恳求让傅修年越发心烦意乱。
将验孕棒丢在一旁,傅修年冷嗤一声,“那还不赶紧过来伺候我?!”
声音冷的像是淬了毒的冰,冷的刺的她遍体生寒。
林浅溪咬唇,强忍着眼底的酸涩,“好。”
她一步步走到他身旁。
“跪下!给我口!”傅修年俯视着她,眸底满是嘲弄与厌恶。
知道惹恼了他最后受苦的还是自己,林浅溪攥紧了手掌心,强忍着屈辱感,颤抖着手指一点点的解开他腰带上的尽数皮扣。
而后 ,慢慢褪掉他的底裤。
她失血的唇瓣颤抖着,随后,闭紧眼睛,将唇贴了上去。
舒服的闷哼声从他唇齿间溢了出来。
傅修年深戾双眸厌恶的睨着眼前这个女人,声音冷的不带丝毫温度:“林浅溪,真该让所有人都看看你这幅欠艹的样子,真该让人看看堂堂林家大小姐,是怎样一副淫荡的模样!”
说完,没给林浅溪任何反应的时间,傅修年用力将她提起皮克特奥特曼,猛地将她推在一旁的沙发上,随后,高大的身体覆了上来。
他狂热而霸道的吻铺天盖地般落了下来。
“不要……”林浅溪眸中泪光闪烁,下意识的就要挣扎着。
“不要?不想怀孕了是么?”傅修年嗤笑,眸底的厌恶与嘲弄将她一颗心刺的体无完肤。
林浅溪咬唇,刚要伸出的手无力的垂落在身体两侧。
是啊,她必须要怀上孕,只有怀上孕,爸爸的医药费才能有着落……
“呵,虚伪的女人!”
傅修年冷嗤着,随后蛮横而强势的贯穿了她的身体。
林浅溪茫然的看着天花板,眼泪在眼眶中凝聚,打转,却倔强的迟迟不肯掉落。
十年前,父亲在一次商战中吞并了傅氏集团,导致傅家家人破人亡 。
十年后,单纯懵懂的她爱上了傅修年,却没想到,她因此引狼入室——在婚后的三个月内,傅修年就彻底掌握了林家公司的商业机密,以雷霆之势让林家破产。
父亲心脏病复发,昏迷住院。
而逼着她签下离婚协议后,傅修年却怀抱着苏婉茜转身离开。
林家破产,被爱人利用背叛,失去一切的她去酒吧买醉,却不料醉酒后的她无意间撞上了苏婉茜的车子,导致怀胎三个月的苏婉茜流产,甚至,她这辈子都再也怀不上孩子。
傅修年爱苏婉如命,整个凌城的人都知道。
于是,为了惩罚她,他画地为牢,将她圈养在身边日夜折磨。
他说,既然你害死了婉茜的孩子,那我就要你生下一个孩子给婉茜还债。
因此郑元熙,他强行逼着她签下代孕协议。
只要她怀上孕,她父亲的医药费就有着落,只要生下这个孩子,她就可以离开这里,重获自由。
指甲深嵌入掌心中,林浅溪咬牙承受着身上男人的撞击,整个过程完全没有丝毫快感可言,有的只是凌迟般的钝痛……
但再痛,却也比不上她心里……
第2章 你疯了?!
事后,傅修年穿戴好衣服,看都不看她一眼,转身离开。
怔怔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林浅溪将身体蜷缩成小小的一团,眼泪,一滴滴掉了下来……
清晨。
林浅溪强撑着像是被车轮碾压过的身体,一件件的把衣服套上。
洗漱完后,林浅溪来到厨房里,给自己煮了碗米粥,做了点鸡蛋羹。
将冒着热气的米粥端出来,林浅溪正要端到餐桌上去,这时,“砰”的一声,门被大力踹开,而后,苏婉茜一路风风火火的来到了厨房。
“苏婉茜?”林浅溪愣了下。
“呵,你果然在这里。”苏婉茜冷笑,眸中有寒意闪过。
接着,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苏婉茜一个用力,夺过她手上的热粥,朝她头上猛的扣了下去灰商。
“哗——”
“嘶——”
滚烫的热粥顺着林浅溪的长发浇了下来,淌落在她发上,脸上,甚至领口深处,让她狼狈极了。
那么烫的温度,烫的林浅溪瓷白小脸上瞬间红肿一片,有不少肌肤上已经被烫出了水泡。
“你疯了?!”林浅溪强忍着痛意,颤声道。
说话间,她连忙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但脸上的米粥实在是太多了,稍微一睁眼,便有米粒滑入她眼中,她只好闭着眼睛irene,摸索着。
“我疯了?”苏婉茜冷笑 ,“我就是被你这个贱人给逼疯的!”
“我的孩子被你害死了,我被你害得终身不孕 ,现在你还敢心安理得的住在这里,勾引我的男人?!”苏婉茜揪住她的领口,猛地将她往自己面前一扯南陵花神,靠近她狼狈的脸,咬牙怒骂:“林浅溪,你可真贱!”
“我不是!”林浅溪颤声道,她抹了把脸上的污秽,眼眶泛红,“是傅修年强行将我绑在他身边让我给他代孕!不然你以为我愿意跟害我家破人亡的男人住在一起?!”
她深吸了一口气都市医皇,继续道:“苏婉茜,不管你信不信,三个月前的那场车祸,不是我做的。”
当初她喝多了,上了一辆出租车,之后发生的事就记不清了。
她只记得,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报废的出租车里,出现在车祸现场。
之后,就是苏婉茜孩子流产的事……
当时,所有人都认为她为了报复傅修年,而买凶杀人。
可是,她没有……
她真的没有……
林浅溪话音刚落,“啪”的一声——
一个狠辣的巴掌狠狠落在她小脸上,林浅溪被打的眼冒金星,唇角处都渗出血来。
“你这个贱人,事到临头还敢狡辩?!看我今天不撕烂了你的嘴!”苏婉茜眼眶猩红,表情狠戾,肩胛骨处微微颤抖着——林浅溪知道,她这是病发了。
自从那场车祸后,苏婉茜精神上受到了刺激,有时候会精神崩溃。
她的病,也就为她肆意伤害自己提供了理由。
而傅修年从来都不管不问。
看着苏婉茜近乎癫狂的模样,林浅溪心头狠颤着,就当苏婉茜拿着水果刀朝自己刺过来的时候——
“住手!”
第3章 再见
冷沉森寒的男音从苏婉茜身后传来,伴随着皮鞋踩在地面的声响,由远及近。
林浅溪抬眸一看,竟是傅修年!
他让苏婉茜住手?!
是他良心发现了么?
林浅溪心头蔓延上几分欣喜与期待。
然而,他接下来的话却彻底浇灭了她唯一的一丝期翼。
“婉茜,别为这种人脏了你的手。”傅修年将苏婉茜拥入怀中,柔声道。
心,哐当一声,急速坠入了万丈深渊。
林浅溪甚至能听到心滴血的声音。
好痛。
也是,他对自己恨之入骨,又怎么可能愿意帮她?
一切,只不过是她自作多情罢了。
看着林浅溪黯然痛苦的模样,傅修年原本预料中的报复的快意并没有抵达,相反,他反而觉得胸口处被什么东西堵住似的潘塔尼,有些闷。
“修年,”依偎在傅修年怀中的苏婉茜情绪平复了些许, 她美眸中眼泪簌簌而落,哭的梨花带雨,“修年,咱们不要她代孕好不好?我的孩子就是她害死的,我讨厌她……”
她声音柔软,软糯,再加上她孩子气的话跟那张凄惶无助的精致面庞,让傅修年一颗心微微刺痛着。
“哭什么,”他柔声,粗粝的指腹轻轻擦拭掉苏婉茜脸上的泪珠,眸底满是温柔:“既然不喜欢她,那就不让她生好了。
至于孩子,咱们可以去领养。”
这样轻柔的语气,这样温柔的神色,这样宠溺的动作,几乎要灼伤了林浅溪的眼邪神之宠。
曾经,他也曾对她这么温柔过。
只可惜,那都是假的,当初他虚情假意的对她好,不过是想让她陷入温柔陷阱中,从而帮他得到更多资料罢了。
其实,她真的很想问一句,傅修年,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是一点点。
但她不想自取其辱,其实结果已经不言而喻了金犊奖官网。
在林浅溪出神间,傅修年将一个文件丢在她脚边,冷声道:“签上字,赶紧给我滚!”
林浅溪身体僵硬在那里葛小舞,她缓缓蹲下身体,用自己还算干净的手,将文件捡起,看着那上面的文字,她只觉得一颗心痛的厉害。
她曾经那么恳求他,想换回自由,却都无济于事。
现如今,因为苏婉茜的一句话,他就愿将自己放了。
现在自己得到自由了,她想笑,却笑不出来,想哭,眼里空荡荡的,却一滴泪都没有。
“你放心,这段时间以来你也卖了不少力,这一百万就当是施舍给你的丛林雇佣兵。”傅修年残酷的笑着。
林浅溪咬唇,她缓缓抬眸,看向这个自己曾经深爱过的男人,“那我现在签了九条望实,我们以后就再无瓜葛了。”
听言,傅修年深邃谭底有两簇火焰跳跃燃烧开来。
她就那么想离开自己?
察觉到傅修年周身冷沉的气压,苏婉茜连忙拉着他的衣袖,楚楚可怜的撒娇道:“修年,让她走好不好?我一看到她就就头疼……”
垂眸看着怀中的女人,傅修年眸色柔和了些许,只是出口的声音冰冷如昔:“别让我再看到你这张恶心的脸。”
这话,宛若最锋利的刀子,猛然捅入了林浅溪的心脏。
林浅溪惨白着一张小脸,颤抖着手,拿起笔,一笔一划的在上面写下了她的名字。
傅修年,再见了。
就让我们相忘于江湖吧。
怀孕了
第4章 怀孕了
一个月后。
“林小姐,恭喜你,你怀孕了。”
“轰”的一声,有什么东西在林浅溪脑袋中炸开。
她怔了半响,才反应过来。
她竟然怀孕了。
之前三个多月了都没怀上,现在离开了傅修年,她竟然怀上了?
“医生,会不会是搞错了?”林浅溪紧张开口道。
“怎么可能,”女医生脸色不悦:“林小姐,我在妇产科做了十几年的主任了,这么简单的事绝不会弄错。”
说着,女医生将B超单递给她,“你自己好好看看。”
林浅溪颤抖着手接过,看到B超单上的几个小字,在短暂的震惊后,一种狂喜涌上她心头。
现在她有孩子了。
即便,孩子的父亲不知道,她也不想让他知道。
就让她跟傅修年之间的恩怨情仇烟消云散,这个孩子就当做傅修年留给她的唯一礼物吧。
就算没有爸爸,她一样可以将宝宝照顾的很好。
欣喜而忐忑的将单子叠放整齐,小心翼翼的放在包包中,林浅溪买了点保健产品,随后离开了妇科室。
却没想到,她前脚刚一离开医院,就遇到了傅修年跟苏婉茜!
不远处的黑色高配劳斯莱斯车上。
傅修年打开车门,正动作轻柔的将苏婉茜拥下车。
而他们正朝这边走来丁乃竺。
林浅溪心头一惊,不想让他们认出自己,连忙转身,就要朝调头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只是,她终究还是被苏婉茜看到了。
“修年,是林浅溪!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祖弼,肯定是她一路跟踪我们,才来到这家医院的。”苏婉茜泫然欲泣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
林浅溪感觉到两柱冰冷蚀骨的眸光朝她身上射了过来 。
她脊背都微微泛着寒意。
不敢回头,林浅溪加快了步伐,继续走着。
下一秒,冷冽森寒的声音自她身后响起。
“站住!”
这道冷沉的男音让林浅溪只觉得头皮发麻,她攥紧了掌心,步伐更快。
傅修年冷眼看着这个健步如飞的女人,气的脸色发青。
她就那么不想看到自己?
怒意蔓延,傅修年几步冲了上去,一把攥紧了林浅溪的手腕,将她猛地一扯。
“跑什么,嗯?”他俯身,看向她的眸底。
林浅溪下意识的一手捂着小腹,她垂着眸子,抿唇道:“我没有。梁天云
“没有?”傅修年眸底越发幽冷,“你以为我瞎?”
而苏婉茜也小跑着来到他们跟前,看到林浅溪后,美眸中满是愤怒:“林浅溪!你这样纠缠着修年有意思么?玉檀扮演者!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她声音不高也不低,却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周围有不少人纷纷将目光落在他们身上。
不想跟他们过多牵扯,林浅溪懒得解释,她努力想挣脱开傅修年的桎梏,“放开我!”
“说,你是不是故意跟踪我们来到这里的?”傅修年不依不饶,握住她胳膊的手就是不放松。
虽然知道不是,可不知为什么,他偏偏不愿放过她。
听言,林浅溪冷声一笑,“傅修年,你也太高看我了,你觉得我有本事打听到你们的行踪?
现在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还请你放手......”

Tagged:

浏览 (60)  •  2019-06-08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