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字读后感妻子宁静的嘴角,依然像少女时代丨杨森君-诗刊社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妻子宁静的嘴角,依然像少女时代丨杨森君-诗刊社


点击图片上方蓝字“诗刊社”,一起玩耍吧^-^
杨森君
1962年生,宁夏灵武人。著有诗集《梦是唯一的行李》《上色的草图》《午后的镜子》《名不虚传》。
镇北堡
这一刻我变得异常安静
——夕阳下古老的废墟,让我体验到了
永逝之日少有的悲壮
我同样愿意带着我的女人回到古代
各佩一柄鸳鸯剑,然后永远分开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一百年以后,我和我的女人
分别战死在异地,而两柄剑
分别存放在两个国家
古道
不要问我孤不孤单
我正在接近一种近似虚无
世上没有一样东西真正消失过
就像灰烬的前身是火
火的前身是一堆干柴
干柴的前身
也许是一蓬沙蒿女抱女,也许是一堆猫耳朵刺
古道没入一片荒芜之地
它依然在某个序列里
与失去的记忆对称
也许,古时
一道来自朝廷的圣旨经过此地
只是无人知晓
什么与我在白昼里擦肩而过
什么就会在月光之下
重新矗立
我必须相信
古老的布局里
有我失去的记忆
一块石头的另一面
似乎有人为打磨的痕迹
风吹了它这么多年
它依然是完整的
仿佛就是为了这一天
我能够抚摸到它
阿拉善之夜
昔日的王爷府
也只有一个月亮
它照过的草丛也不会因此茂盛
我一度把它想象成一只盛满羊奶的木桶
一位穿红袍的僧人
坐在台阶上
他看见我从营盘山上下来
如果他有寂寞,我与他的一定不同
白昼热闹的赛马场上空
偶尔会有流星滑落,它们变成灰烬之前
从没有自己的名字
它们的消失,只是一瞬
其余的星辰正向西方流去
一根灯柱接着一根灯柱的尽头
是阿拉善小镇,在它曾经还是一片沙漠的时候
附近是一座古老的骆驼牧场
下午的钢琴声
我比妻子年长
对于晚年,我有过担忧
以致很长时间我都是在担忧中度过
这个心事我从没有告诉过妻子
现在,妻子坐在钢琴前
她在为我弹奏我们共同喜欢过的
英国名曲《斯卡布罗集市》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
妻子宁静的嘴角,依然像少女时代
落日下的旷野
这宁静,过于强大
我都有些不知所措
平缓的坡地上,两匹马
在吃草,鬃毛披脸的马头向着两个方向
远方是一座孤零零的烽火台
看上去像一只土黄色的面包
只需伸手过去
就能取到近处
我们不是草原上真正的骑手
马不理我们
为什么有人喜欢上了这里
我只对荒凉情有独钟
一只鹰高高地飞了下来
下面有什么
草原上的鹰
从不尖叫
更不会结伴盘旋
草原上的落日
也不是圆的
它更像一根粗大的木桩
在远处静静地燃烧
白色瓷
你们是看不到窑火的亲人
手掌抚过封泥道隐仙途,你们是来去匆匆的
不速之客
灰烬也许会复活
长青草的地方
有青砖,也有灰瓦
允许我从一片废墟中
捡回一枚碎瓷
是一道正午的反光
跳出浮土
允许我爱上了它险些失踪的青花
我猜测它曾是
青花瓷盘的一部分
恰好,它不是从我的手中
掉落
那么,那个小心翼翼的前人
又是谁呢
也许世间曾经
有过“哎呀”一声
接下来是一地碎瓷
四分五裂
其中就有
今天我捡到的这一枚
在巴彦淖尔市以东
在这片无垠的旷野上
一只鸟看见另一只鸟
它会飞了过去
一匹狼看见另一匹狼
它会跑了过去
一个人的旷野
要比两个人时大得多
甚至能听到
最小的风
吹拂一扑棱马兰花的声音
另一个人出现了
他骑在马上,他也看见了我
在距离我
不远处
他停了停
他分明是在端详我
正当我想跟他打招呼时
他突然掉转马头
向巴彦淖尔市的方向
奔去
他的样子
不像是一个人,而是像
一只贴着地面
飞翔的鹰
俯冲而去
敬拜炎帝(外一首)
我跪伏于此
眼里突然涌出了泪水
上祖啊,除此之外我别无所求
请你拔光我身上的毒草
醴陵白瓷盘
聚光的玻璃展柜内
一只釉下彩的盘子枝叶对称
我不认识的植物,这白中的青蓝
像下了咒语,它未必十全十美
却有夺目之色、吐尽灰泥后
异样的沉静
没有人舍得让它
碎成瓷片
作为一件遗存之物,也许
它曾被夺爱之人运出炎陵县城
在异地他乡受宠,在异地他乡暗中望月
像一个王一样写作
杨森君
关于诗歌观念的讨论,对一个缺乏诗歌写作磨砺的人是无效的(我经历过这方面的挫折)。一个诗人需要慢慢在“写”的体验中自我觉醒,直到真的能“拿得准”某个属于诗歌恒久的已无需再证实的理念才有可能获得一种创作的自由意志。没有一种事物的成长不需要充分的时间做“底料”,观念、技艺的形成也是这样。它不能超度时间的法则。一个有“经历感”的诗人,不光是指他的身世,还指他的才学。
写诗对我来说,有时就是一种逃避(就是人们常说的逃避现实)。当我因外界的世俗纷扰烦闷时覃彪喜,我愿以“自闭”的方式将自己与外界隔离。我害怕感受到自己在世俗生活中的无可奈何的脆弱——几乎只要一旦面对世俗生活中力不从心的“物、权、利、害”200字读后感,我就会变得垂头丧气。我有过这样接二连三的被某个“现实”挫败的经历,有时是一件具体的事务,有时是一个无赖的意志李雨青。而惟有在写作中彭妙计,我才真的能体验到“自由、自主”的快乐——我无需应付无聊的琐事,无需权衡复杂的人际,无需迎合世俗的趣好,无需求人办事,无需低三下四,无需委曲求全谢高峰。所以,除非不得不出门,不得不承担起某个不得不承担的世俗的角色,我宁愿一整天都这样——寂寞地坐在书房里“昂起头来,像一个王”一样写作。
诗歌是不能轻易写下的文字,这意味着,诗歌的语言是经过了反复掂量后才能出世的文字。当一行诗歌,写在一张白纸上或打在电脑的页面上,它就应该像空荡荡的旷野里凸现着的一块黑色(或白色)的石头——它单独、突兀、神秘。它的存在能够激发人的无限想象。它有一个看不见的“意味场”。古有“语不惊人死不休”之说,那么,为了达到“惊人”的效果,要擦去或删除多少文字徐玉元。有人早先提出“用减法写诗歌”很在理,说明他已经了悟了诗歌不是随意的文字排行。就一首诗的整体而言,每一行文字甚或每一个字的出现,都应该是这个整体的一个“意义”支点,一个少了它就是一种缺失的必然的要素诸康妮,是一只豹身上的一个斑点,而不是它身上的全部皮毛。写诗就是藏起“皮毛”展露“斑点”,我深信不疑。
写作的时候,我是诗人;不写作的时候,请最好别这样称呼我——诗人。当我离开写作现姓邵的名人场,在别的任何一个场合出现,我都是以“一个人”出现,而不是以“一个诗人”出现。霍凡
我从不诅咒文字,是的,它们多么美啊!当然,衡量一个诗人的标准不是看他占有的词汇量的多少金民锡,而是要看他是否天才地巧用了他拥有已久的文字。
来源:《诗刊》2016年9月号上半月刊

Tagged:

浏览 (72)  •  2019-04-22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