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m制造业指数原创|《吕献可三居言职,皆以弹奏大臣而罢》——《宰相世家:两宋吕氏政治集团纪略》(连载)-吾国斯文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原创|《吕献可三居言职,皆以弹奏大臣而罢》——《宰相世家:两宋吕氏政治集团纪略》(连载)-吾国斯文


本公众号以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为己任,所载诗文均为原创,内容遍及书画理论王蒲忱,书画批评,散文随笔,格律诗词。欢迎关注,欢迎互动,所有留言号主均会认真阅读,并择要回复。
第七章
吕献可:三居谏职 耿直不阿
(三)

吕献可
王安石变法后,变法派与保守派的斗争非常激烈。个中原因,一方面因为政见不同,代表两种不同的利益集团,另一方面,王安石在用人上、工作方法上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他凭借皇帝的宠眷,不论出身和资望东环影城影讯,大量拔擢重用无名之辈、宵小之徒,而将元老重臣打入冷宫,对持异议者,无论是内廷近臣、方面大员,还是言官,动辄贬谪外任,引起了许多朝廷重臣的强烈不满。司马光、吕公著、韩维、苏东坡等过去王安石的友人和当朝才俊之士都站到了王安石的对立面。作为台谏官,自然处于风口浪尖的位置,吕诲自然成了抵制王安石的一员主将。
1069年,知开封府滕甫、宣徽北院使王拱辰、翰林学士郑獬、知谏院钱公辅被王安石同时免职,贬谪出朝。郑獬被贬,是因为他权知开封府,一平民与妻子合谋杀人,但郑獬在审讯办案时没有按照新法令,遭到王安石忌恨。而且,按照旧例,两制官员任免,必须由宰相亲笔,当时宰相富弼休假,曾功亮出使,只有参知政事王安石一个人在中书,他对郑獬等人的任免,属于越级用权。于是,吕诲上疏为滕甫、郑獬、钱公辅三人辩护,认为他们无罪而遭贬,不合公论,请求圣上召回京城任职。神宗把吕诲的奏章交给辅臣科兴插班生,王安石看了说:“这三人出朝,臣恨不能完全暴露他们的罪状,使小人知道有所顾忌,没有想到竟然有人为他们说话。”他便撂担子,主动要求辞去参知政事职务大唐营养师。神宗连忙安抚王安石,封还了他的奏章,让他继续任职。
吕诲对王安石的看法,主要是认为他多次变更祖宗法度,千方百计聚敛老百姓钱财,屡次上奏规劝,都不见效果,他决定上一道专门弹劾王安石的奏疏。一次,著作佐郎章辟光上疏,称新皇即位后,皇弟岐王赵颢应该迁居宫外。高太后看了奏章大怒,说是离间他们母子兄弟,神宗也很不高兴,下令处罚他的离间之罪。王安石却为章辟光作无罪辩护,结果只将章辟光贬为监衡州税。吕诲得知章辟光上疏是受了王安石指使,决计弹劾王安石——
丁巳,御史中丞吕诲罢。王安石执政,多变更祖宗法,务敛民财,诲屡诤不能得。著作佐郎章辟光上言岐王颢宜迁居外邸,皇太后怒,帝令治其离间之罪花丛炼心,安石谓无罪。诲请下辟光吏,不从,遂上疏劾安石曰:“王安石外示朴野,中藏巧诈,骄蹇慢上,阴贼害物,臣略举十事:安石向在嘉祐中举驳公事不当,御史台累移文催促入谢,倨傲不从,迄英庙朝夏嘉顺,不修臣节。慢上无礼,一也。安石任小官,每一迁转,逊避不已;自为翰林学士,不闻固辞。先帝临朝,则有山林独往之思;陛下即位,乃有金銮侍从之乐。何慢于前而恭于后?好名欲进,二也。安石侍迩英,乃欲坐而讲说曾繁旭,将屈万乘之重,自取师氏之尊,不识上下之仪,君臣之分。要君取名,三也。安石自居政府,事无大小,与同列异议。或因奏对,留身进说,多乞御批自中而下,是则掠美于己,非则敛怨于君。用情罔公,四也。昨许遵误断谋杀公事,安石力为主张,妻谋杀夫,用案问首举减等科罪,挟情坏法,五也。安石入翰林,未闻荐一士,首称弟安国之才,朝廷比第一人推恩,犹谓之薄,主试者定文卷不优,遂罹中伤。及居政府才及半年,卖弄威福,无所不至。背公死党,六也。宰相不书敕,本朝故事,未之或闻。专威害政,七也。安石与唐介争论谋杀刑名,遂致喧哗,众非安石而是介九转战帝。忠劲之人,务守大体,不能以口舌胜,愤懑而死。自是畏惮者众,虽丞相亦退缩,不敢较其是非。陵轹同列,八也。小臣章辟光献言,俾岐王迁居外邸,离间之罪,固不容诛,而安石数进危言以惑圣听。朋奸附下,九也。今邦国经费,要会在于三司,安石与枢密大臣同制置三司条例,虽名商榷财利,其实动摇天下,有害无利,十也。臣诚恐陛下悦其才辩凌退思,久而倚毗。大奸得路,群阴汇进,则贤者尽去,乱由是生k9078。且安石初无远略,唯务改作立异,文言以饰非,罔上而欺下。误天下苍生,必斯人也,知久居庙堂,无安静之理。辟光邪谋,本安石及吕惠卿所导,辟光扬言:‘朝廷若深罪我,我终不置此二人!’故力加营救。愿察于隐伏,质之士论,然后知臣言之当否陈思瑶。”帝方注倚安石,还其章,诲遂求去。帝谓曾公亮曰:“若出诲,恐安石不自安。”安石曰:“臣以身许国,陛下处之有义,臣何敢以形迹自嫌,苟为去就!”乃出诲知邓州。苏颂当制,公亮谓颂曰:“辟光治平四年上书时,安石在金陵,惠卿监杭州酒锐,安得而教之?”故制词云:“党小人交谮之言,肆罔上无根之语。”制出,帝以咎颂,颂以公亮之言告,乃知辟光治平时自言它事,非此也。诲之将有言,司马光自迩英趋资善堂,与诲相逢,光密问:“今日请对,欲言何事龙凌音?”诲曰:“袖中弹文,乃新参也。”光愕然曰:“众谓得人,奈何论之?”诲曰:“君实亦为是言邪?安石虽有时名,然好执偏见,不通物情,轻信奸回,喜人佞己,听其言则美,施于用则疏。若在侍从,犹或可容;置之宰辅,天下必受其祸。”光曰:“今未有显迹,盍待它日?”诲曰:“上新嗣位,富于春秋,所与朝夕谋议者原口证,二三大臣而已,苟非其人,将败国事。此乃腹心之疾,治之唯恐不逮,顾可缓邪?”章上,诲被黜而安石益横,光于是服诲之先见,自以为不及也。诲三居言职,皆以弹奏大臣而罢。天下推其鲠直。(《续资治通鉴》)
有意思的是,接替吕诲担任御史中丞的也是吕家人,付瑞亭他便是吕公著。吕公著是王安石推荐的,他觉得好朋友吕公著一定会站在他一边,没有想到吕公著也反对他变法,他后来把吕公著也一并罢免了。王安石变法,暂且不论对错,但是得不到朝廷上下大都数的理解和支持,要想成功是很难的,这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
王安石与吕诲的争端,最终以吕诲的去职而告终,他便贬到邓州做知州去了。一同遭贬的还有御史台的几位同僚。这是赵顼登基以来第一次大规模贬谪官员,令人心浮动,百官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司马光也离开了朝廷,居于洛下。司马光和王安石相论辩尤为激烈,神宗打算两用之,让司马光担任枢密副使,司马光认为话不投机,不接受。司马光给王安石写了三封书信,期望他或许能够听从而改之。王安石我行我素巡狩大明,始终不为所动,而且回复了一封著名的《答司马谏议书》。两人于是彻底绝交。
司马光居于洛下,每慨然曰:“吕献可之先见,吾不及也。”
北宋时的著名卜士邵康节(邵雍)和吕献可是好朋友,听说当初吕献可初赴召,邵康节与论天下事,至吕献可被谪官,无一不如所言者。邵康节精通易经,富弼、司马光、吕公著都非常敬慕他,他们为他在洛阳买了一处院宅,经常一起交谈切磋。邵康节被推荐为将作主簿、颍州团练推官,都坚辞不受。理学大师程颐和他交谈一整天后,回去后感叹地说:“尧夫(邵康节)具有内圣外王的学问啊!”邵康节如此高士,对吕献可很投缘。这次吕献可被贬邓州,ism制造业指数邵康节寄以诗云:“一别星霜二纪中,升沈音问不相通。林间谈笑须归我,天下安危且系公。万乘几前当蹇谔,百花洲上略相从。不知月白风清夜,能忆伊川旧钓翁?”吕献可和云:“冥冥鸿羽在云天,邈阻风音已廿年。不谓圣朝求治理,尚容遗逸卧林泉。羡君自有随时乐,顾我官闲饱昼眠。应笑无成三黜后,病衰方始赋归田。”
吕献可和司马光、邵康节频相往来,频相唱和,意气相同。
不久,吕献可身体病疾,自草章乞致仕。他在上奏中说:“臣本无宿疾,偶值医者用术乖方,妄投汤剂,率情任意,差之指下,祸延四肢,浸成风痹,非祗惮炙(足、炙合成一字)盩之苦,又将虞心腹之变。虽一身之微,固不足恤,而九族之托,良以为忧。”这是他是用己身之疾喻朝政之病,病情危重时,犹旦夕愤叹,以天下事为忧。司马光、邵康节就卧内问疾天生韩信,吕献可所言,皆天下国家之事,忧愤不能忘,未尝一语及其私也异域1945。
1071年5月初十,吕献可托付司马光为墓志铭,言罢,吕献可已经瞑目了。司马光大哭出声,急呼之曰:“更有以见属乎?”
吕献可复张目曰:“天下事尚可为,君实勉之。”说罢长逝。
司马光志其墓,其中写到:“有侍臣弃官家居者,朝野称其才,以为古今少伦。天子引参大政,众皆喜于得人,献可独以为不然,众莫不怪之。居无何,新为政者恃其才,弃众任己,厌常为奇,多变更祖宗法,专汲汲于敛民财,所爱信引拔,时或非其人,天下大失望。献可屡争不能及,抗章条其过失曰:‘误天下苍生者,必此人也。使久居庙堂,必无安靖之理。’又曰:‘天下本无事,但庸人扰之耳。’”
司马光的墓志铭尚未完全写好,河南监牧使刘航仲通主动请求书石,既见其文,刘仲通惧怕其中的内容得罪尚在相位的王安石,便退缩不敢书写了。仲通的儿子安世曰:“成吾父之美可乎?”他代为书之。刘仲通还是有些担心,暗暗叮嘱吕献可诸子勿摹本,认为一旦泄露,不是三家之福。当时蔡天申为京西察访,置司西都,他厚赂镌工,得到了摹本,献给王安石,以为可以讨好王安石,致罪司马光,没想到王安石得到后悬挂在壁间,欣赏不已,谓其门下士曰:“君实之文,西汉之文也。”
吕献可临死前鼓励司马光“天下事尚可为,君实勉之”,后司马光果然出任宰相,尽废新法,恢复旧制。可惜吕献可已经无法看到了。至温公薨,献可之子由庚作挽诗云:“地下若逢中执法,为言今日再升平。”记其先人之言也。司马温公尝曰:“昔与王介甫同为群牧司判官,包孝肃公为使,时号清严。一日,群牧司牡丹盛开,包公置酒赏之;公举酒相劝,某素不喜酒,亦强饮,介甫终席不饮,包公不能强也。某以此知其不屈。”
苏东坡代吕大防乞录用吕诲子孙札子(《东坡全集》):
臣窃见故御史中丞吕诲,忠于先朝,极陈谠论,至忤时宰,继死外藩。臣等皆尝与之同官,备闻论议,一切出于至诚,而有不挠不回之节。虽处散地,未尝一日有忘朝廷之意。忧伤愤疾,以致殒没。临终之日,召司马光面托后事,无一言及其家私,惟云朝廷事犹可救,愿公更且竭力。历观前后议臣王香如,忠勤忘身,少见其比。今其家甚贫,诸子仕于常调。欲望圣慈特赐矜悯,优加赠典,录用诸子之才者秦海路,以旌名臣之后,取进止。(奉圣旨,吕由庚除太常寺太祝。)
到了1086年,宋哲宗下诏特别追赠吕诲为通议大夫,儿子吕由庚政事堂直接奏注升改为相应的实际官职。这是由于刘挚、吕大防、范纯仁纷纷上书,说吕诲触犯当时宰相,被贬死在外地,哲宗心有所动的缘故。
(未完待续)

本文出自斯舜威著
《宰相世家:两宋吕氏政治集团纪略》一书,
获取作者亲笔签名本请关注进入“吾国斯文”
进入“吾国斯文签名书店”
或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

图片来自网络
微小编:满意
欢迎关注「吾国斯文」
“吾国斯文”公众号以传统文化、书画艺术、艺术批评为主,主要栏目有:
“画坛钩沉”:刊登美术史稗史逸闻。
“老斯说话”:书法时评选登。
“每日一禅”:刊登禅联赏析。
“晤对老庄”:老子庄子赏析。
“妙手偶得”:散文随笔选载。
“平闲吟稿”:原创古典诗词选登。
“鸿爪雪泥”:工作生活轨迹记录。
“美在斯”:美术评论、书画作品分享。
敬请关注,欢迎批评。

Tagged:

浏览 (52)  •  2018-08-08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