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nba选秀原宿呓语(7)-大鱼飞远去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原宿呓语(7)-大鱼飞远去

(一)2018年1月27日
睡的并不好,夜里醒来好几次比菲德氏菌,她也一样。早早就起来,她非要再回家一趟去拿伞,因为天气预报说会有雨。拿了伞回来,已经8点多了,她9点之前要赶到虹口足球场汇合,早餐也没来得及吃张嘉文涵,就急匆匆往那边赶,我因为太饿,就在路边包子铺买了包子豆浆,她不要吃,说不想吃包子,想喝粥,但粥是没时间喝了,所以宁愿饿着。
送走她,我又赶去日月光和小依见面。她是我大学里书友,玩伴和闺蜜。和她在一起,我就本性外漏了,是强硬的、不讲理的那种,和她一起拌嘴,找茬,然后斗着斗着就把烦恼忘到九霄云外了。我们点了热饮,就坐在日月光里聊天,我心里所有的委屈、苦恼、疑惑和难过一股脑地全部发泄出来,像决堤了一样。可以说是面红耳赤、咬牙切齿(有些夸张了)。说完口干舌燥,猛喝了一大口酸奶田中宥久子,降降温。
突然就想吃米线,然后就到大鼓米线吃饭,点了养生菌菇k7808,但是汤料太浓了,喝一口,满嘴的佐料味,油腻腻的,怎么能叫养生呢?吃过在日月光逛来逛去,陪她给她爸爸买了一件羊毛衫,用我来做模特,因为我跟叔叔身高差不多。出来又去陪她看鞋子,她因为工作经常跑外勤,穿正装的时候多,所以鞋子是皮鞋居多,这次当然还是买皮鞋,可以搭配西装裙的。挑来挑去还是百丽的鞋子穿上合适、舒服。但是,是买平跟的?还是稍微高些的那双呢?纠结纠结,最后选定高跟的都要付款了,她妈妈打电话来说,平跟的穿上更好看,又改了平跟的。
买了鞋子,我见甜品区的松饼看着可人阿瑞纳斯,便买了一个抹茶麻薯味的,吃完,我们也该说再见了。在地铁上,我都快要到松江大学城了阿四龙组合,她打来电话说,要回去换成高跟的,她自己又返回日月光。天,还是那个优柔寡断、爱纠结的女孩子。

松江大学城,我生活了四年的地方啊乐爱妹,想到每天披星戴月地挤地铁到公司实习,就像过去了好久好久。还有那辆亲切的18路,伴随一批又一批的学子走过那条学校熟悉的一期、二期、三期和四期。




踏进立信的大门,竟然激动地哭起来,一路跑一路哭,跑到操场,看白雪之下的操场,那个我绕着跑啊跑啊,就跑到毕业了的操场2010nba选秀,立信的一花一草一树,都在晶莹的雪中熠熠生辉,那个罗马斗兽场,那片竹林和红叶李,那些青青河边柳和红艳艳的山茶花。我爱这个地方,我想念这个地方,在今天,我终于见证了立信春夏秋冬四季的美丽。我在立信走啊走啊,静悄悄的校园,静悄悄的思绪。若忆大学时,旧日追忆在心头,满目唯雪花。

立信,再见吧!我搭乘地铁去松江南站,坐去杭州的列车黄雀纪事。
晚上8点左右,我到达杭州,酒店就在步行街,住下后,外面飘起了大雪,我戴上帽子走出去,两旁的建筑是白墙黑瓦式的江南风格,而房子里是琳琅满目的纪念礼品、特产小吃、丝绸杭茶等等,街上行人都是年轻的姑娘和男生,一个个在雪里绽放着最火热的青春,我只在小吃街里,看到叫花鸡,就要了一个,又来了一碗黑米莲子粥,然后坐在饭桌上,大快朵颐起来,手撕鸡腿,嘴啃鸡翅,一口鸡肉,一口汤,真乃一个爽字了得。旁边的男生估计都被我吃肉的样子吓到了,一直拿眼扫我,哈哈,一个女生,这种吃相,也是服了。
吃完,擦擦嘴,心满意足地回宾馆,伴着朴树的《猎户星座》躺下呼呼大睡。
(二)2018年1月28日

早上醒来,拉开窗帘,窗外一片大白,早行的人已经在扫雪,收拾妥当,退了房,就去觅食。天气寒冷的早上,行人只是二三人,走在杭州的街道上,发出咯吱咯吱的积雪声,高大的悬铃木,光秃秃的枝干上堆满了雪,天是阴沉的,风也冷冽,而眼前的景象是透亮的,我喜欢这种感觉。


走到西湖边,这冰清玉洁的世界啊,给了我太大的惊喜,虽然是阴天,天空是阴阴的清灰色,像明晃晃的清秋月夜。涟漪微漾的湖水,香樟卧在湖面,欣赏自己的影子,微风轻拂柳枝,和旁边高大的悬铃说着秘密,飞鸟掠过湖面又飞远,野鸭在湖里嬉戏,湖心里荡悠悠的小船,唱着江南小调的悠远,那就是断桥吗?残雪融化成一段美丽的传说。





一剪寒梅 浮光悠

远山雾凇沆砀,挺立的水杉一排排黑货船传奇,吸引着我的目光。我沿着湖面走,欣赏着这银装素裹的西湖,不知疲倦。我是那么喜欢雪,喜欢雪的晶莹、纯洁和透亮。当轻盈的雪花飘落,一切都归于宁静,天地万物都是洁白的样子,而因为这雪,世界仿佛就变得单纯而美好。路过树下时,猝不及防地被落雪砸得满头满身都是凉丝丝的清爽。
游人是很多的,但都是可爱的人,穿着笨笨的棉袄,人就变得无争起来。冰晶下的山茶和腊梅,娇艳欲滴,屋顶上挂着的红灯笼,把红梅衬托得更加红艳。那一窗一阁一廊,还有青石小河流,因为雪的存在,更增添了一份淡泊宁静。


也想坐船到湖中去caanoo,扮一扮撑伞执扇半掩面的西湖女子,在这万籁寂静的雪域里,等一树一树桃花开,等水中荷花亭亭立,而天空飘落雪花。
“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白梅瑛。
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氏宜兴茗茶,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也许西湖的雪景,只有张岱的《湖心亭看雪》才能最好地呈现在你我脑海中。
靴子已经开始进水,也到了我要回温州的时间了。我坐在公交车上,望着徐徐后退的西湖,眼神迷离。
到了车站,候车室都是等待归家的人吧,由于大雪封路,很多车都晚点停运,幸好我的班次只晚点1个小时,坐在凳子上,由于疲乏就睡着了,等醒来就听到工作人员吆喝着D3235的乘客开始排队检票。
在车上看完了《山之四季》,是我向往的生活,开荒种地,吃自家菜园子里的菜,和飞鸟走兽结伴,野菜菌菇为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农闲时和村民喝酒畅聊,在节日里相互祝福。
(三)2018年1月29日
回到家真好,睡觉也睡得踏实。一早醒来,眼睛也不酸胀,头也不痛了。一早起来就能喝到香喷喷的粥,也是快乐的事,不像在外面,要跑好远才能找到一家粥铺。
吃过早饭,我开始大扫除,几天不在,地板也是落满灰尘。花瓶里的富贵竹因为阴雨天,也一直不见好转,黄苦苦的叶子耷拉着千帜雪,一点精神也没有。
收拾妥当后,坐下来边吃兰花豆边补写这几天的日记,回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看到的景色孙晓雯,相见的人,大多都是美好的,只是这美好来的快走的也快,下一次再见也是遥遥无期。
我把学校的照片发给李老师,李老师就把我的薄荷、吊兰和栀子花的照片也发给我,它们长势可好了,生机盎然,薄荷旺得都要把盆子撑破了。寒假老师就把它们托付给了图书馆的保安大叔,真是让李老师费心了。
中午一个人在家吃饭,做的是青菜糊糊,就是把蒿菜、金针菇和丝瓜下水煮,然后再搅拌进去一大勺小麦粉。又是满满一大碗,吃的我不亦可乎。吃过午饭,想着去图书馆把书还掉,就出门走到一条步行街之隔的图书馆,却见大门关着,问了旁边的大叔才知道周一闭关。只好回去,路上走进去一家农行,咨询保安大叔是否可以兑换人民币,大叔说可以,我便快马加鞭回家拿了美元回到银行拿号,竟然是145号,前面还有三十几位人呢。便回家去,把压花工具拿出来,掀开木板,花瓣倒是干了,只是有黄色的霉斑,看来第一次尝试并不是很成功咯,正成的花压出来色泽是很鲜艳的,只能慢慢琢磨练习喽。把花瓣装进保鲜袋,躺下睡了一会儿,起来就跑去银行,仍然还有好多人,罢了,就听保安大叔的,明天一大早再过来吧。
回去的路上想到药已经用完了,就去药店再买些,吴必胜听导购说这种病很顽固,很容易复发,要精心护理才行。那因为病情而消沉的情绪又再一次袭来,我以为我可以用暂时的忘记麻痹自己,所以这一段时间我很快乐,很轻松,可是一旦这种自欺被戳破,那种忧虑和无助就弥漫全身。


(叶子画的好僵硬)
回到家,叹口气开始画画。画酸枣树的时候,果子和果柄描好,他打电话来说出去吃麻辣烫,自己做太费时间,吃完还要去加班。挂了电话,突然就想哭,也许是这个时候很想让他在身边,而他又忙的抽不开身吧。下去和他一起去吃重庆麻辣烫,不加麻不加辣,用一个小碗盛点儿辣椒就好。
他一直在找各种话题逗我笑,我一边觉得对不住他,一边又怪他不能觉察我的心思一楼土木人。唉冯佳妮,我也是矫情邓森悦,我不说谁会知道我心里在想些什么呢?
回去后,他问我为什么不高兴,我不搭理,他也就不再过问,帮我把一幅画过了塑,就去加班了。我突然就把持不住,趴在床上歇斯底里地哭起来。
床单被泪打湿了一大片,止住哭,起来把酸枣树画完,又把摘来的叶子用压花工具贮藏起来十神白夜。然后把在手边的所有16开的画过塑,忙活着忙活着就10点多了冈山智树,把过塑机收起来去洗漱。
他将近11点才回到家,我已经躺下来睡了。
两个人,最怕这种莫须有的沉默吧,房间像是塞满了干瘪瘪的坏苹果,透着一股酵酸味儿。

Tagged:

浏览 (67)  •  2019-02-11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