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i姨妈期间忍不住亲热了,后果这么惊人!-玫瑰书城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姨妈期间忍不住亲热了,后果这么惊人!-玫瑰书城


我今年25,和陈柳结婚已经三年,他的工作很忙,日夜颠倒,和我的时间正好错开,他为了我的休息,和我分房睡,我们在一起的次数十个手指都用不了,说没有需要是骗人的,无数次从梦中醒来,湿透的不仅仅是枕头,还有床单。
我对陈柳确实有点不满,可是除了这点,他对我也没有什么说不过去的地方,虽然是自己的丈夫,我还没有可以直接对陈柳说出自己的需求,总是感觉有点那个。
今天是结婚三周年纪念,被闺蜜文熙熙嘲笑我,说陈柳是石头人,我在守活寡。
她的话刺激了我,所以我特意穿上了新买的性感睡衣,点上了蜡烛和倒上了红酒,希望今晚可以搞出人命,陈柳一向喜欢孩子,也许有了孩子就不同。
我知道今晚陈柳会早点回来,今天是一个月唯一一天可以在六点下班的日子,他从来都不会错。
时针指向七点,大门被打开,陈柳一脸倦容走进来,他从来都是这个样子。
我还没有来得及扑上去,陈柳低声咒骂了一句:“黑灯瞎火,云朵,你想要害死人啊。”
我愣住了,他怎么能说这种话?不是还有烛光吗?
“没钱交电费了?”陈柳看到满屋子的烛光,随手扯掉领带,整个人陷进沙发里,拿起遥控器,开亮了满室的灯光,我顿时在他面前无所遁形,我趁机对他眨眨眼睛,比了一个心形的手势,他看也不看,直接走向浴室。
我感到了耻辱,这件睡衣是我鼓起所有的勇气才穿在身上,为了达到最佳效果,我还喷上了文熙熙从法国带回来的香水,结果他看都不看,完全把我当做空气。
不行,我等不到下次,我积攒了不知道多久的勇气,下次就没有了。
我整个人扑向陈柳,挂在他的身上,双手缠绕着他的脖子,我刻意化了裸妆,是陈柳最喜欢的清纯自然的样子,我仰起头,用渴望的眼神看着他,红唇微张,薄如蝉翼的睡衣把我高涨的体温清楚传达给陈柳,我还刻意把我们之间的距离消灭到不到0.01毫米,就连针都插不进去。
“云朵,你在做什么?你想压死我?”陈柳的眼中闪过一丝吃惊,随后,他想拉开我的手,我反而更加牢固地挂在他的身上。
“做夫妻该做的事情。”我拉下陈柳的脖子,往后倒在沙发里,陈柳正好摔倒在我身上。
他身上的敏感部位正好对准我同样敏感的部位,我全身的炽热直接奔向陈柳,陈柳的身子发硬,他双手撑起,用最快的速度离开我,眼神慌乱。
他的手表在抬起的时候,正好勾到我睡衣的蕾丝花边,撕拉……
我的睡衣被撕裂,我整个人直接呈现在他的面前,没有任何的掩饰。
我的脸就要烧熟十只大虾了,文熙熙经常说我的波涛汹涌,事业线可以埋葬不知道多少男人的事业,我不想埋葬其他男人,我只想迷倒我的老公。
我的身躯在空气里颤抖,我低下头,咬住下唇,见到陈柳的脚步向我一点点地靠近,心里不由暗喜,今晚,我们会好好相爱了。
一步,两步罗琦琦,他的脚在我的脚尖对面停住了,我屏住了呼吸。
五秒,十秒,一分钟……
背脊忽然一暖,我不由打了一个冷战,猛地抬起头,发现陈柳把他的西装外套披在我的身上,他已经迅速和我拉开了距离。
“云朵,今晚我有点累,还要加班完成那些文件,等到有空,我再带你出去吃饭,你先休息,不用等我了。”陈柳避开我的目光,眼神四处游离,说完以后就迅速走入书房,关上了房门,我听到清楚的卡啦一声。
房门上锁的声音。
他在家里干活,给书房上锁做什么?这个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防谁?防我?
第二天,他出去上班,我没有犹豫,一下就打开了书房的门。
书房很干净,陈柳有洁癖,房间都是自己打扫,我极少进去,他出门的时候书房就是简单扣上门,没有什么不同,我足足看了一个小时,就连他的桌子上的书都翻了好几次,没有任何证据或者不同。
我松了一口气,一定是我多心了,书房和我的房间就隔着一堵墙,他能做什么。
我在心里责备自己的多心,转身出去,无意中碰落了书桌上的笔筒,笔筒里的笔散落一地,有一支还滚落了桌子下面,我跪在地上捡起那些笔,把手伸进桌子下面,想把笔摸出来,摸着摸着,我摸到了一个黏糊糊感觉像是塑料的东西,顺手拉出来,我顿时瞪大了眼。
手指上挂着一个避孕套!
第二章 惊吓
陈柳说不喜欢我们之间有间隔,而且在一起的次数太少,我们根本就不用避孕套。
这个避孕套,怎么回事?我的脑袋一片空白,我抓起手机,陈柳的手机关机,我下意识地穿好衣服,把避孕套塞进一个信封丧尸风暴,出门去找陈柳。
我站在电梯口,一个电话改变了我出门的目的。
粉红色的化验单,带来粉红色的消息,我怀孕了。
这个消息代替了之前那个不好的消息,我被狂喜淹没了,虽然才25,我在结婚以后就盼望着孩子的降临,想不到在这个时候,上天送我这个礼物。
我用最快速度赶到陈柳的科室,他见到我进来,神色慌张,把手里的东西塞进抽屉,他急急眨了几下眼睛,随即站起来,被没有合上的抽屉碰到膝盖,他低声咒骂了一句。
“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把化验单递给他,扬起脸准备迎接他惊喜的吻。
他看了足足十分钟的化验单,没有给我期待中的吻,反而是迅速把化验单折起来,塞进西装内袋,站起来越过我,脱下白大褂走到门口。
“我们去庆祝。”他的话让我回神过来,想来是这个消息太突然了,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我欣喜地走过去,想把手塞进他的手腕,他避开了,“这里是医院。”
我的心里满满都是喜悦,对陈柳的话也没有放在心上,跟在他身后走出去,没有留意到一道阴险的目光直接投射在我的身上。
一路上,陈柳的手握紧方向盘,没有说一句话,在等红绿灯的时候,他发了一个信息,然后陈柳居然把我带到了本地最高级的七星级的酒店。
门口的巨型喷泉喷射出的水花折射出七彩的光芒,来往的人动作优雅,神态高贵,我看看身上的休闲衣服,觉得自己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这里……是不是太贵了?”我喃喃地看着金碧辉煌的门口,我还没有来过这么高级的地方。
“不贵,值得。”陈柳对我笑笑,下车率先走进去,我自己从车里下来,要小步走才跟得上他的脚步。
我还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跟着陈柳后面走进去,他很熟悉这里,走到服务前台,他拿了一张房卡,这个举动让我很意外,不是应该到餐厅吃一顿庆祝的吗,怎么开房?
我在陈柳身后看了一眼黄勇杀人案,还是贵宾房,一个晚上就要一万多块,这个价位是陈柳一个月的工资了,他是不是高兴到傻了,一个晚上要花这么多钱。
“陈柳,我们简单吃个饭就好,不要这么浪费。”我从陈柳的手里抽出房卡,还给前台,陈柳有点不悦,从我的手里抽回房卡,瞪了我一眼。
“跟着我来。”陈柳说完就低头疾步走向电梯,脚步很快,我要小步跑才跟得上,进了电梯,他也是一言不发,满脸焦急地看着电梯。
大概陈柳也是和我一样,被这个喜讯冲昏了头,算了,就由着他。
乘坐电梯来到十二楼,整个楼层只有两个房间,陈柳打开一个房间的门,带我进去,要我坐在床上,环顾四周,这里的摆设都是最好的饰品,超大的床也是超级柔软,我心里暗喜,今晚可以好好浪漫浪漫了。陈柳双手叉腰看了一样周围,自己转身要出去,我一把拉住他:“你去哪里?”
“我去买点东西,我们就在这里好好庆祝,你不是喜欢浪漫吗?好好等着。”陈柳一边说,一边拉掉我的手,我以为我看错了,说到后面那句,他的眼神闪过一丝阴冷。
陈柳关上房门,把我一个人留在房间里。
我再看看四周,心里涌出无限的喜悦,长长出了一口气,双手紧紧交握,闭上双眼,看来这个确实是好消息,能够改善我和陈柳之间的关系,我摸着自己的小腹,想象着孩子的模样,我越想越入神,甚至可以感觉到孩子对我伸出粉红色的小手,我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
我感觉到有一只手伸向我的下巴,托起我的脸,我立即惊醒,见到了一个人站在我面前,这个人不是陈柳,而是医院的院长李翔!
“院长,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愣住了,他怎么会在这里,陈柳呢?
我的疑惑没有解开,李翔搓着手,一脸的阴笑,他嘴里的口气喷到我的脸上位面旅行指南,满嘴的酒气,我差点没被熏倒,我的眼中满满的都是惊恐。
第三章 意外
“我不在这里在哪里,是陈柳告诉我你在这里,我赶着来这里,云朵,我想了这么多年,今晚,你终于是我的了。”李翔一边搓着手,发出恶心的打嗝,走到我的身前,他的双手直接就抓住我的衣领,把我的衣服往两边扒。
我大惊失色,本能往后退,李翔一手抓住我,一手扯掉我的衣服,他的手很大力,我的手想拨开他的手,他的动作更快,他对我的反抗视而不见李帅西,手一扯,衣服被李翔拉到了胳膊,整个胸部都暴露出来,我失声惊叫,拼命一手捂住自己的心口,一手推开李翔,双脚不停挥动,李翔被我踢到也不吭声,继续伸手剥我的衣服。
他还不到五十,体格健壮,力大无比,我的力量对于李翔根本就是微不足道,李翔把我的手甩开,继续扒我的衣服,他已经把我的衣服脱到了腰部,我整个上身就差胸罩没有给他脱下来。他的能力惊人,竟然可以在撕扯我的衣服的同时,自己也脱下了上衣,赤裸着上身。
我拼命挣扎,他的双手孔武有力,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双脚徒劳在空气中乱踢,在反复对峙里,我的衣服被扯成碎片,扔到地上。
“你老公把你送给我,你还他娘的在这里给我装圣女,惹火老子,老子对你不客气。”
又是一个巴掌掴在我的脸上,我眼冒金星,头痛欲裂,他的手在我的身上乱摸,嘴巴想凑到我的脸上,我拼命转动,他的嘴张开又落空。他火了,一个巴掌打在我的脸上,我扑倒在床上,嘴角溢出血痕。李翔骂骂咧咧,分开双腿就骑在我的身上,手直接摸向我的心口。
从心底涌出的恶心和恐惧产生出一股反常的勇气。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伸出双手,撑在床上,狠狠地撞头扑向李翔恐龙革命,李翔被我撞中举起右脚,一脚踢在李翔的下裆,李翔吃痛,松开脱我衣服的手,双手捂住命根子,身子蜷成一团躺在地上,闭着眼睛叫痛。
我趁着这个机会,拼命用尽全力拉起床上的床单,裹住自己差不多全裸的身子,披头散发,跌跌撞撞冲向门口。
房门已经被锁上,我一边急切扭动门锁,一边回头看李翔,我上下左右扭动好几次才旋开门锁,门锁的声音使李翔睁开了眼睛。
“臭娘们,还想走!”李翔见状爬起来冲过来,我吓到不断地扭动门锁,门锁都要被拔出来了,眼看他就要冲过来的一瞬间,门被我打开了,我冲了出去,李翔抓住门边,jami想阻止我关门,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口咬在李翔的手,李翔吃痛,松开手,我又是一脚踢在他身上,趁机关上门。
我急匆匆连扑带跑,冲到电梯,不断地按动按键,李翔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已经从房间出来,看来他比我更加熟悉这里的环境,很快他就见到了正在按动电梯的我。
和我心急如焚按动按键相比,李翔很得意,反而放松了脚步,这个楼层只有两个房间,另外一个房间空置,整个楼层只有我们两个人,而电梯显示距离还有十层,足够李翔过来把我牢牢捉住。
“云朵,你赶紧自己过来,我和陈柳说好了,只要你陪我一个晚上,他就可以升职,做主任医师,工资是现在的三倍,至于你,三天以后,肯定想继续跟着我,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保你吃喝不愁。”
我转头看看李翔,转头看看电梯,一手撑在电梯门的边缘,一手还在不断地按动电梯,李翔一边说一边走向我赵晓冬,满脸的横肉满脸的油光,看着我的眼神完全就是看着掉进陷阱里的猎物。
我喘着气,嘴唇都被我咬出血了,李翔离我越来越近,我越来越紧张,恨不得直接扒开电梯门跳进去。
十米,五米,三米……一米!
李翔距离我一米的时候,电梯门开了,我正想冲进去,李翔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我惊慌失措,顾不得许多,又低头一口就咬在李翔的手背,李翔再次吃痛惊叫,想不到我故技重施,我把他推倒在地上,半跌半撞倒在了电梯里,李翔气极,甩着被我咬到的手就想冲进来把我拉出去,我再次一脚踹在他下裆。
我用尽全力的一击,使他发出杀猪的惨叫,我赶紧按动按键,电梯门关上了。
终于离开了,我全身发抖,顺着墙壁滑了下来,双手扯着心口的衣服,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泪开始涌出,牙齿打战。
第四章 回家
“那个人是李翔?”冷到冰点,低沉,充满磁性的男声在我身边响起,我才惊觉,这个电梯不是我一个人,还有一个人站在我的身边,电梯一直往下行,这个男人是我在进电梯以前就存在的了,这个声音,怎么有点耳熟……
缓缓回头,抬起头,紧紧咬住下唇,包住颤抖的牙齿,这个人,我记起了,竟然是孟楚然。
“你……”我从身边的玻璃反射出自己的狼狈样子,我失去了和孟楚然对话的勇气。
沉默在我们之间扩散,我咬住下唇,紧紧握住剩余的衣服,眼神乱转,心里的害怕还在不断蔓延,无力站起来,背脊贴紧墙壁,冰凉的触感从背脊透到我全身。
孟楚然见到电梯门徐徐打开,他看都不看我一样,一手拎起我的手,拉着我站起来,在站起来的瞬间,一阵暖意代替墙壁的冰凉包住我,他身上的长外套已经罩在我的身上,他身高一米八八,我才一米六三,他的长外套把我从头到脚都包裹起来。
他的手扣住我的肩膀,我的身子一侧和他的身子一侧紧紧贴合在一起,我不是走出去,而是被他夹着拖着往前走。
“不要动,我保证你不会后悔。”在我挣扎之前,孟楚然在我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他的举动在外人看来,就像是亲密的情侣在耳语。
我很快就知道他这句话的意思,李翔已经站在电梯口五米开外的地方,翘着双手在等我,他的动作很快,在这么短的时间,已经套上衣服等着我,三角眼射出贪婪和凶狠,他不会放过到了嘴边的猎物。
我全身发抖,幸好长外套遮掩了我的惊慌,孟楚然带着我来到李翔的面前豁然开朗造句。
“孟……孟……孟总……”李翔见到孟楚然,立即松开了翘着的手,身子半屈,点头哈腰,本来看到我的那种气急败坏嚣张的神色立即消失不见了。
“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李院长,李院长来这里也是为了看诊?”孟楚然口里的“也”字很重音,他用眼角扫了一眼李翔,李翔的腰更弯了。他的手一直紧紧扶住我,我稍微低下头,不愿意看到李翔。
“我来这里……是为了一个行动不便的病人……看诊聂宁 ,想不到……”他不甘的眼神扫过我的身上,眼看到手的肥肉飞了,他当然不会甘心,不过就连我都知道孟楚然的势力惊人,李翔自然也不敢在老虎头上动土,只能退在一边。
“既然李院长是为了看诊,那就继续,我和她……先走了。”他刻意突出那个“她”,看都不看李翔一眼,夹着我就往大门处走去。
李翔越离越远,我的脚也越来越软,在走到孟楚然的轿车旁边,孟楚然打开车门,松开夹住我的手,我双脚发软,整个跪了下去,就在要倒下的一刻,我的手握住了车门的把手,没有让自己倒下,不能,不能在这里倒下。
“上车。”孟楚然的手伸出了一半,见到我站稳了及时收回,冷漠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知道李翔还在后面看着,我忍住满身的伤痛,松峰莉璃坐进了孟楚然的车子。
平稳的车速带着我们驶入了茫茫的夜色,我没有放松,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用另外一种危险代替了刚才的危险,全身紧绷,手牢牢握成拳头。
“你要去哪里?”孟楚然打开了导航,用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他看都不看我一眼提前预知的情,犹豫片刻,咬牙输入了家的地址,这个时候,我除了家,无处可去。
车厢里除了导航的声音,没有任何的声响,孟楚然不说话,我也不说话,他的沉默使我感觉到一丝放松,手还是放在车门开门的把手,随时准备遇到危险就跳车,头靠在车窗上,见到外面的车水马龙,安静下来,李翔的话在我的耳边回荡。
怎么可能,怎么会是陈柳冯佳怡?可是,除了陈柳,还有什么答案能解释刚才的一切?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惊觉车子停了下来,孟楚然一直没有说话,任由我坐着发呆。
“这是今晚的费用,我会打电话给你。”见我回神过来,想下车,他拿过我的手机,发了一条欠条的信息到他的手机,然后打开车门,眼睛直视前方,视线没有倾斜,我远远远离他的视线范围。
紧闭着双唇,我没有心情对孟楚然说话,只能点点头当做谢意。我鞠躬致谢还没有伸直腰,孟楚然驾车绝尘而去。
我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抬头,意外。
位于十二层的家,居然亮着灯。
陈柳回来了?
未完…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

Tagged:

浏览 (50)  •  2018-03-27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