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vanull女人深夜买醉,竟然真的这么危险!-花溪小说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女人深夜买醉,竟然真的这么危险!-花溪小说
独家连载
帝枭的替身娇妻

躁动的音乐,暧昧的气氛,朦胧迷幻的视野。(本文由花溪小说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男男女女在这酒吧享受着夜的放肆,无比的疯狂和兴奋。而一个女人,正坐在前台,一杯接着一杯不停地喝酒。
只见她身穿白色长裙,刚好及膝,衬托出白皙的大长腿和玲珑有致的身段。
女人一直低头喝酒,脸色绯红,水汪汪的大眼睛,犹如一汪泛起涟漪的湖水。长长的睫毛形成扇形,投下阴影,遮住了眸光,看不清她此刻的思绪。
酒杯一次次见底,高岩成二她一次次将酒杯推到旁边示意服务生再来一杯。
这样的女人,一看就是来买醉的肖紫柔,很明显受到了情感上的打击。
“小姐,您已经醉了,不要喝了好吗?”
虽说服务生管不了客人的私事,但是看着女人如此美艳的脸庞,他还是忍不住出声劝慰。
许韵洳嘴角划过一抹嘲讽的笑容,从玻璃杯的倒影中,看到自己那张颓废的脸。
小姐?她算什么小姐!
她不过就是一个私生女,一个连佣人都不如的私生女!
不大丈夫小媳妇!
她其实是一块踏脚石,让臭男人一脚登天的垫脚石!
许家?许家小姐?
这是多么陌生的称呼。别人都知道许家的许丽娜,哪里听说过她许韵洳?
“倒满。”
想到这些事情,许韵洳的心情更加烦躁,情绪瞬间爆发。
服务生张张嘴,想要说什么,但这个女人坚定的语气,让他顿时闭嘴不言。
“小姐斗鱼洛天神,你的酒。”
“谢谢。”许韵洳甩了甩有些晕的脑袋,拿着酒杯往寂静的角落里走去。
这里真的好吵,她许韵洳要哭,也绝对不要让别人看到。
荆宇……
想起这个名字默婚,许韵洳的心口登时有种撕裂的疼痛。
为什么?他不是说爱她吗?他不是说要结婚吗?
可是为什么到最后,他的新娘不是她!
姑姑?许丽娜还真的是她的好姑姑啊!过几天开始,荆宇就要成为她的姑父了!
这天下,有这么荒唐的事情吗?
自己的男朋友,竟然和自己的小姑姑勾搭在一起了!
许韵洳只觉得心灰意冷,胸口宛如破了一个大洞,冷风呼啸,再多的烈酒,也暖不热。
连唯一对她好的荆宇都可以背叛她,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值得她相信?
许韵洳擦掉快要溢出眼眶的泪水,仰头大口喝完杯中的烈酒黑权杖。
烈酒如喉,喉咙火辣辣的疼,多少让第一次喝酒的许韵洳,更加承受不了。
脑袋好疼,仿佛裂开了似的。好难受……
该死,是谁告诉她,喝酒可以消愁的?
许韵洳摇晃着脑袋,跌跌撞撞地走在人群中。好不容易挤进那个被绿植掩映寂静的角落,朝那个沙发跌跌撞撞走去。
她丝毫没有发现,在这喧闹拥挤的地方,为何却有这么一处犹如乌托邦一般的净土。(本文由花溪小说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肩膀被人重重一推,她险些坐在地上。
抬眼,才看清是一个保镖似的魁梧男人,居高临下地俯视她,面无表情,给人一种危险的气势。
“请您离开,黎总在里面。”
黎总西井幸人?是什么东西?
许韵洳勾起嘲讽的笑容,感觉四周都在摇晃,但是她还是强撑着抬起眼皮,看向那个角落中。
她恨!恨那些含着金汤勺出生的人,为什么他们,就可以随便剥夺属于他人的东西?
只是一个模糊的侧影。那个男人敲着腿正在喝酒,姿态优雅,浑身散发出一股冷冽的贵族气息。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物。
和许家那些人,一样。
心中的苦涩蔓延,许韵洳揉着额头,索性赖在沙发上不走了。
她不管这里是谁包的,反正她今天心情不好,她就不走。
难道有钱有身份,就可以这样欺负人吗?
“你们这些有钱人,不过只是一个座位……要这么小气吗?”
许韵洳看上去有些醉了,语无伦次地反驳着叶婷玉。
保镖的额头青筋暴跳,敬畏的抬眼忘了一眼不远处的那个男人,抬手就揪住许韵洳的衣领,“滚!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黎总一向不喜欢吵扰,要是这个女人惊扰了他,自己恐怕……
想到这里,他的手劲更大了些。
许韵洳吓了一跳,登时清醒了不少,但当弄清楚现在的形式,顿时更加生气。
“是!你们黎总是有钱!但是你们可以这样侮辱我吗!”
许韵洳如此不怕死,惊动了坐在角落的那个男人。
“还没有搞定吗?”男人起身朝这边走来,剑眉微皱javanull,冷峻的表情如同冰雕一般。
许韵洳愣了愣,脑海一片空白。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黎北爵。
冷酷的线条,更加衬出他淡漠的气质,身姿挺拔而迷人,但是可望不可即。
似乎连这样看看他,对他来说都是一种侮辱。
只是……这个男人为什么这样看着她?许韵洳有些疑惑,她刚才分明看到李贤智,男人的眸光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东西。
这个折腾的女人着实让人麻烦,但这张脸……却和她的如出一辙。但就算是再像梦幻四驱车,也不可能是她!
想到此,一阵烦躁涌上黎北爵心头,挥挥手,声音更加清冷:“让她走。”
当离开那个角落时,许韵洳才松了口气。
那个男人所散发出的气场太过强烈张小婉,定然不是个好惹的。她心中有些懊恼,自己刚才居然那么胆大包天。
酒精的副作用此刻才涌现上来,许韵洳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视线越来越不清晰,天昏地暗的感觉袭来。
不行!好难受!离开!必须离开这里!
趁着的意识还有一丝清醒书虫听吧,转身朝门口走去,没想到一个服务员拉住了她。
许韵洳皱眉,不愉快地抽回手,“你干什么?”
服务员的面色不善,眸中带着明显的蔑视。
“小姐,你一共消费了三千二百八十元人民币梦幻神座,请在吧台结账。”
“什么?三千二百八十元?”
许韵洳仿佛被雷击中了般。她刚才是不是幻听了?只是喝几杯酒和饮料而已,怎么会如此昂贵?
脑袋的疼痛加剧,但身上的鲜血仿佛都涌在了脸上。
她钱包里只有一千多元,这还是刚发的兼职工资,这些钱伊姆加德,本来是她攒起来要为荆宇买个生日礼物的……
只是没想到,连喝点酒,都不够。
这也怪不得自己被抛弃了。
服务生立刻明白了眼前的情况,一把抓住她的衣服口气嚣张:“没钱?没钱是吧?没钱也有没钱的解决方法!”
他一双眼睛中闪现出淫邪的目光,让许韵洳登时清醒。
许韵洳无力地挣扎着,但是奈何力气太小abibas,根本就挣脱不开服务员的手。
“放开我……放开……我现在打电话叫朋友来送钱……”
音乐太过嘈杂,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许韵洳的处境。除非,是早有预谋的人。方才她坐在吧台时,早就被人盯上。一双咸猪手搭上许韵洳的肩膀……(未完)
微信有字数限制,放不下了!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吧乱世草头王!↓↓↓

Tagged:

浏览 (37)  •  2019-07-06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