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vascript培训婚前偷情被婆婆发现,她竟然用这种不人道的方式惩罚我......-红豆文学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婚前偷情被婆婆发现,她竟然用这种不人道的方式惩罚我......-红豆文学黄颖芝


帝峰大厦,江城最是奢华的高级酒店。
此时恰好是晚上七点,米白色的餐桌排放整齐有序,各色餐点精致诱人,随处都是身着华丽衣服的贵妇,还有资产数额庞大的精英。
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今天是顾氏和唐氏两家联姻之日。
只是——
“啪!”此时的新娘化妆室内,却响起了一记重重的巴掌声。
紫玫瑰色皮袄衬着妇人的雍容,她紧紧的握着手机,大声质问,“唐洛心!原本唐家濒临破产,我们顾氏勉为其难的收留你就够给你面子了!你居然还背着我们子豪在外勾三搭四!你不要脸,我们子豪还要脸呢!”
唐洛心压根就没反应过来,化妆师正给她上妆,她的准婆婆陆璟琇就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
等这闷响的巴掌落下时已经迟了,她大脑里嗡嗡作响,雪白镶钻的婚纱更衬的那小脸一片惨白。
“妈,我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唐洛心很茫然冯春哲,也是真的不明所以。
但紧接着,陆璟琇就举起了手中一直紧紧握着的手机,屏幕直对着唐洛心的眼。
“睁大你的眼睛看刘虞佳!这照片难道还不够清楚吗!你大学毕业典礼那天喝醉了酒安信爱,在酒吧里随便就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
手机屏幕上是一张放大的照片,背景像是个酒吧。
唐洛心醺红着小脸埋在一个男人的颈窝处,白皙如藕的手臂紧紧的抱着对方的脖子,男人是背对着镜头的,只能看见他宽厚的背药手回春,穿着剪裁工整的黑色西装。
只看了一眼,唐洛心浑身一僵,哽着嗓音不可思议的问妇人,“妈,你……你怎么会有这照片的??”
“呵……这么说你就是承认了?好啊唐洛心,我原先还真以为你是个内敛自持的人,今天我算是大开眼界了!我告诉你,我们子豪,是绝对不会娶你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的!”
陆璟琇是真的怒了,说话都打着颤音,她恨恨的剜了唐洛心一眼,大声的唤来一直守候在门口的侍应生,“去!告诉今天的司仪,今天的婚礼,取消!还有顾家紧急召开会议,请所有媒体和贵宾都到现场!”
说着,陆璟琇便很是气愤的跺着脚上的高跟鞋转身要离开。
“妈!”唐洛心上前抓住陆璟琇的手腕,“不是,你听我解释……”
“放手!我们家不需要你这样骚的儿媳!”陆璟琇已经是口不择言,而她的手更是大力的甩开唐洛心!
毫无防备的唐洛心猛地失去了重心,直接被甩到了一侧的化妆台上,化妆品稀里哗啦的砸了一地,而她的手心更是被刮眉刀划了一下,渗出血丝——
“妈!妈!”喊破了嗓子也唤不回陆璟琇的回头,唐洛心吃力的站稳了身子,恰好有人在这时扶住了她,是好心的化妆师Lucy。
她操着一口并不流利的中文,“唐小姐,你赶快打一个电话给你的未婚夫吧!或许这件事还有挽救的机会!”
一听这话,唐洛心黯淡的眸一亮,“对,子豪……我去找子豪……”
可想到这里,她猛地顿住了冲浪助手,子豪?似乎从今天下午开始,她就没见过顾子豪了?
“对了,你看见白宁了吗?”季白宁是她从小玩到大的闺蜜,也是她今晚的伴娘。
然而lucy的摇头却让唐洛心的一颗心沉到了深渊,她只愣了一秒,就飞快的拿起了化妆台前的手机,右手提起婚纱的裙摆,小跑着出去——
此刻帝峰大厦的贵宾室内,几个气度不凡的男人正坐在黑色的皮沙发上。
这里是贵宾休息室,只有在江城有地位的人方可进入,他们和普通的宾客一样,在等待着今天的婚礼。
可就是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骚动修魂记。
其中坐在沙发右侧穿着蓝白衬衫的男人两手夹着一根烟,惬意的吸上一口,目光眯起。
“该不会是有人要来砸场子吧?我听说这顾子豪看上的妞在A大是出了名的校花,追她的人都可以环绕地球半圈了,莫不是聚众抢新娘来了?”
说话的男人叫江煜,手里经营着江城最富盛名的皇家娱乐场所,算得上是江城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指不定还真是!我好像之前就听说过,艺术系的某个小伙子为了追这女的,跳楼了吧?呵,果然啊,什么是红颜祸水,这可不就是?”
另外一个男人痞痞的笑着,拧开玻璃茶几上的酒瓶就倒了一杯。
“是啊,不过唐明山还是挺宠他这个小女儿的,估计是老来得女所以高兴坏了吧?高兴的都赔了江山咯……”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晚些了才留意到休息室内的异样。
角落的暗处,一个身着得体黑色西装的男人独自抽烟,修长稳健的双腿交叠着,也不知是不是听到他们对话的缘故,整个人都笼罩上了几分寒霜,墨色的眸半隐着,如漩涡似深邃。
江煜瞄了一眼,掐了手里的烟笑出声来,“老大,你怎么一直不说话?也忒无趣了吧?”
然而他话音才落下,玻璃窗外就经过了一个穿着严谨正装的年轻男子,先是和服务生低语了几声,接着就敲了两下门。
江煜清了清嗓子,“进来!”
进来的人是乔尼,陆璟年的特助,他一进来,整个贵宾休息室都变得安静了许多。
尤其是看乔尼严肃的面容,就知道一定有大事发生。
“江少,宋少……严副总……”简单的和在座的几个人打了声招呼,乔尼就快步的走到陆璟年的身侧,俯身低语,“先生,唐小姐那儿出事了……”
然后他又简单的说了两句。
男人微微拧眉,冰冷的视线一众扫去,几乎江煜在内的几个人都在盯着他看。
乔尼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江煜等人自然是听见了,那‘唐小姐’三个字不用问也知道指的是今天的新娘子。
只是这陆璟年在江城是何等的大人物,唐家这落魄小千金竟然也能和他相识?
江煜嘴角狠狠一抽,瞧了一眼陆璟年的脸色,干咳了一声,“老大,敢情你这半天不发表议论,是认识唐家那小……”
后面的话音直接因陆璟年的一记眼神而憋了回去许家四兄弟,好吧,他一定是闲着蛋疼才多这么一句嘴。
陆璟年暗沉着脸,久久后问乔尼,“她人呢?”
“去找顾少爷去了!”乔尼毕恭毕敬的回答,却明显感觉自家老板身上的戾气很重,他沉默了一下后低声问,“先生,你看要不要我……”
其实只要他代替陆璟年表明一下立场,今年的婚礼无论怎么样也可以继续下去。
只是……
乔尼的话还没说完,陆璟年已经起身,“不用了,我去找她。”
顿了下,他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礼貌又疏离的颔首,“失陪了……”
然后不再有任何犹豫的大步离开。
“我怎么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呢?”陆璟年走后,江煜斜着身靠在了沙发背上,眼中带了一抹耐人寻味的戏谑。
陆璟年刚从贵宾休息室出来,一大波的媒体就蜂拥而上,他们今天到访本就不全为了顾家和唐家的联姻,更主要的是因为陆璟年也来了!
陆璟年是谁?
全球四大财阀之一陆氏的现任掌权者,强大的黑白两道势力渗透各国,而更是Y国黑手党的拥护者,在他五年前回国之后,更是凭借一己之力建立陆氏旗下风云集团,成为帝都第一的商业娱乐集团。
“陆先生,请留步!请问您也刚刚接到顾唐婚礼取消的消息吗?关于此事您有什么可说的吗?”
“陆先生!前不久曾经传出您和现下娱乐圈当红小花旦沈冰一同现身米兰国际服装展,这是要发展恋情的节奏吗??”
“陆先生……”
镁光灯‘咔嚓咔嚓’的闪烁,宴会大厅顿时人声鼎沸,乔尼见情形有些难以把控,伸手招来了十几名安保,陆璟年就在一行人的护送下低调的朝旋转楼梯走去。
彼时,唐洛心正右手提着婚纱裙摆,左手飞快的拨出那烂熟于心的号码,可是漫长的等待,javascript培训话筒里依旧是‘嘟——嘟——嘟’的回应。
这已经是第九个电话了,为什么顾子豪还是没有接听?
他是不是在酒店楼上的套房休息时睡着了?
唐洛心越想越焦急,最后干脆啪的一声合上手机,转身朝着玄关拐角处的VIP电梯跑去。
可下一秒——
隔着攒动的人头,唐洛心视线恰好撞入了正好侧身的陆璟年眼中!
一米八七的完美身高,暗灰色的条纹西装衬着他挺拔的身形,即便站在人群之中,他的步伐也依旧沉稳,从容又矜贵。
就这么一眼,唐洛心的心跳也控制不住的加快了,她浑身一震,慌张的岔开了视线,趁着没有什么人注意到她,抬起纤长的小腿往哪人少的电梯处钻去。
“乔尼,你留下来处理这边的事情,记住,不允许让任何人上楼。”黑瞳直勾勾的盯着那消失在他眼帘中的雪白纤背,陆璟年的大掌快速的拨开人群,快步离去。
VIP电梯停在了酒店的某一层,走廊上空无一人,安静的有些可怕。
唐洛心跌跌撞撞的从电梯里跑出来,看了一眼红毯直通无尽头的白墙,两侧均是紧闭的豪华套房。
她脑海里回响起刚才陆璟琇的那番话,强压着内心翻涌起的委屈,快步的往走廊深处走去,只要找到子豪空手道凯南,今天的婚礼就一定还有挽回的余地。
子豪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他都相信她,一定会站在她这一边!
十几厘米的水钻高跟鞋在走廊的最后一间套房停下,唐洛心深吸了一口气,握上门把,手腕用力的转开——
“子豪!出事儿了!妈要取消我们的……”
套房古铜门推开的那一秒,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喘息相继传入唐洛心的耳中,而她的视线之中,更映入了散落一地的衣物。
昏暗的奢华房内,米色的窗纱被撩起,投在了雪白床单上的一对男女身上,酒红色短发的女人正以放浪的姿势骑在那男人身上,一侧头发撩在耳后。
即便这个女人脱了衣服,唐洛心也依然认出来了,季白宁—她的好闺蜜,她的伴娘。
而那个,身体正狠狠冲刺着,在季白宁身体内的男人,不正是她爱了整整三年的准未婚夫——顾子豪,吗?
“啊!”许是注意到了套房门被推开,季白宁惊吓的尖叫一声晕厥哥,羞怯的将身子蜷缩到了身上男人的怀中。
然而在瞥见门口所杵着的一抹靓影时,季白宁美丽的面容先浮现出了吃惊,紧接着却是一阵情不由衷的窃喜。
天知道她期盼这一刻期盼了有多久了!
顾子豪反应还算迅速,手掌飞快的扯上被褥盖住二人赤裸的身子,不悦的目光直扫门外,“谁TM的在这个时候敢扰了爷的……”
‘兴致’二字还没吐出,顾子豪眸中闪过一丝愕然,脸上激情冻结,“洛心?”
唐洛心垂在身侧的五指渐渐紧握,用力的掐着掌心,直到掐出血来,殷红的颜色沾染到她雪白的婚纱上,更衬托的她脸色苍白无力。
“洛心,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是顾子豪不可思议的声音。
这个时间点,唐洛心应该在大厅让化妆师上妆才对。
季白宁的脸上也装模作样的浮现出了一抹尴尬,“洛心,你别误会!其实我和子豪他……”
唇角的颜色却如血一般,女人纤细的手指依旧搭在顾子豪的身上,没有半点要起身的意思。
那模样更像是在宣布她的所有权,要多虚伪有多虚伪!
唐洛心眸光一敛,径直打断季白宁后面几乎要让她呕吐的话,拧着细眉,情绪复杂的眼只死死的盯着顾子豪。
“呵……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妈说我不守妇道,在外勾三搭四,说要取消我们的婚礼!我除了来找你还能有什么办法??!!”
唐洛心感觉自己整个人像是被抽干了一样,她倏然抬起雪白的胳臂指着双人大床,勾唇,讽刺的冷笑三国兵锋。
“结果呢?顾子豪!结果你就在这里和她搞在一起是吗!你们还要不要脸!”
季白宁眉心一拧,顿时觉得脸上挂不住了。
如果不是因为她从小就跟随着母亲,寄养在唐家,她才不愿意和这个什么都比她优秀的唐家千金大小姐做朋友!
可是现在,她什么都不用顾虑了,因为……唐家已经快完蛋了!
“唐洛心!你说话注意一点!谁不要脸了?子豪和我在一起是因为他爱我,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愿意把我的身体给子豪是因为我也爱他,而你呢??!!”
躺在顾子豪身下的季白宁,咄咄逼人的斥问出声,而她白皙又滑.润的手臂依旧环着顾子豪的脖子。
她冷笑着盯着唐洛心,欣赏着唐洛心苍白的面容,“你宁愿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也不愿意让子豪碰!难道我说错了吗!”
顾子豪眉心一蹙,好像没怎么听懂,盯着身下女人的脸,“你在说什么?”
唐洛心什么时候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了?
可就是这句话让唐洛心恍若被雷狠狠击中,无数根细小的针眼扎在她的心头,她愤恨的瞪着季白宁,“是你做的??”
“不然呢??”季白宁轻笑。
事已至此,她也没必要继续隐瞒,如果不让陆璟琇看到那些照片,唐洛心和顾子豪就会真的结婚,到时候,她季白宁算是什么?
破鞋吗?她才没有笨到这个程度!
“你!”唐洛心脸上的血色悉数褪去,她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几乎快捏碎掌心的手机。
“洛心,从今天开始,就让我顾子豪做你的守护者,好不好?”
“洛心!我季白宁对天发誓,要和你做永永远远的好闺蜜,谁都不能分开我们!付文丽
昔日的诺言回荡在耳边,而正是这对男女,却当着她的面在床笫缠绵!
目光恍恍惚惚的在季白宁和顾子豪的身上兜转,唐洛心只觉得心上千疮百孔,甚至她都不知自己是如何抬起手臂,以飞一样的速度划开屏幕,翻出相机。
“好!你们既然能做出这么没脸没皮的事情,我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我倒是想看看,顾氏引以为豪的顾大少在新婚当日和别的女人乱搞,这照片流传出去会有怎样的反响!”
脑子里嗡嗡作响,唐洛心早已顾不上什么叫做理智二字,她握着手机,把镜头对准床头——
季白宁花容失色,完全没料到向来温婉乖柔的唐洛心竟然会这么做,她惶恐的瞪圆了手机,在感觉到有闪光灯划过的一刻,身上重量一轻,顾子豪几乎是翻身下床,随手拿起一条浴巾裹着大步上前。
“唐洛心!够了!你是不是疯了!?”
第二张照片还没来得及拍下,唐洛心的手腕就传来了一股强大的力道,紧随其后的是顾子豪蕴含怒意的斥责。
强劲的力道从她腕心劈过,手机啪的一声被甩在了地上,唐洛心整个人也趔趄的向后倒去——
瞳孔骤然一缩,伴随着她忍不住溢出口的惊呼声,一股强劲的力道出现在她的腰际,温热的掌心紧贴着他的腰腹。
天旋地转之后,她的后背狠狠的撞上了一坚硬的胸膛,顿了几秒,传出一阵暖暖的温热,让她伪装出来的坚强悉数崩塌,眼眶中旋转已久的泪珠滚落下脸颊。
“你还好么?”冷漠的问候从唐洛心的头顶落下。
男人健硕如泰山的身躯立在她的身后,冰冷的眸光直射屋内,只扫了一眼,已全然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而地上,还有一个摔的七零八落的手机,粉色的外壳,那是唐洛心的。
“带我离开……求你……”没有抬头去看一眼抱着她的男人是谁,唐洛心只是用哀求的口吻,将泪水打湿的面容埋在男人的臂弯处。
她不想再多看一眼屋内的男女,因为她觉得恶心,也不想再去管今天的婚礼究竟如何收尾,只想安静的,逃离这儿,避开一切。
怀中女人呜咽的抽泣庄俊维,一串串的泪珠在陆璟年的衬衫上晕染开来,很快就湿了一片。
“好。”只落下一个字,男人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掌裹住唐洛心的腰肢,用全部的力道揽着她,转身离开的同时,眸光落在门口顾子豪的身上,透出冰冷之气。
“舅……jiu……”惶然嗔目,顾子豪的第一个‘舅’字才开口,就在陆璟年迫人的视线中,默默的咽了回去。
陆璟年径直俯身,将怀中泪流不止的女人打横抱起,迈着大步走向电梯——
顾子豪一直盯着那个方向,眸色渐渐转深。
“故事的结局,你还算满意吗?现在,你不用开口和她说拜拜了,婚礼也不用继续举办了,还真是皆大欢喜!”
不知何时,季白宁已经下了床,赤着冰清的玉足绕到顾子豪的身前,挡住顾子豪全部的视线,用双手抵住他的胸膛,娇嗔,“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的庆祝一下?”
皆大欢喜吗?
顾子豪的眼神中多了一抹疑虑和困顿,他怎么觉得,事情反而朝他所不可操控的方向发展了?
……
“开车!”
从酒店后门离开,陆璟年弯身坐进路边停靠的一辆劳斯莱斯中,大手揽着女人的腰肢,任由她歪着脑袋埋在他的怀里,轻声抽噎。
“先生,去哪儿?”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女人身上亮眼的婚纱,嘴角狠狠抽了两下。
“锦苑!”
锦苑是江城出了名的高档别墅区,也是陆璟年在郊外的一处房产之一,四面环山,风景秀美,寸土寸金。
司机把车停在了锦苑门口后就连忙下车,绕到后座拉开车门,陆璟年脱下身上黑色的西装披在唐洛心的身上,这才抱着她大步的沿着那华丽欧式建筑前的幽径走去。
“陆先生!”从陆璟年跨进大门玄关那刻,原先在客厅忙碌的佣人都停了下来,规矩的站成了一排。
“先生,需要我安排人打扫出一间客房吗?”刘妈取下清扫厨房的手套大亚场站,从沙发后迎向陆璟年,诧异的视线却放在了陆璟年怀中抱着的女人身上。
“不用。”撂下两个字,陆璟年换下拖鞋,直接上了楼。
进了三楼右拐的卧室,陆璟年把娇小的女人轻放在软榻上,拉上蚕丝被盖住她半边的身子,就打算抽身离开。
“别走!”可就是这一秒,毫无意识的小女人梦呓一声,抬手抓住他的臂弯,“不要走……求你了……”
“洛心?”
眉头一皱琳哒是我,陆璟年缓缓坐回床边,单手撑在唐洛心的身体右侧汗颜时刻,另一只手轻轻的碰触了一下小女人的额头。
心里轻吁了一口气,好在,不算烫。
“不要走,妈妈,我想你,求求你,不要抛弃我。”冰凉的触感唤起了唐洛心的回应,她无意识的挪了挪身子,抱住了陆璟年结实的手臂。
男人倒吸了一口气,强行的压制住心底漾起的异样,却又不忍就这么将女人推开,只能抬起手掌抚上她额角的碎发,以妥协的口吻道,“好,我不走,我就在这儿陪你。”
有了承诺,小女人终于安下心来,眼角还挂着尚未风干的泪滴,点了点头。
她的唇色惨白的让人心疼,细长的眉心紧紧皱着,病态又憔悴,陆璟年撑着手臂,看的忍不住出了神。
他守着床边约莫有一个多小时之后,“嘟嘟嘟——”
手机突兀的震动起来,他大掌迅速的摸到手机先按下了静音,然后瞥了一眼来点显示。
是乔尼。
为了不打扰床上女人熟睡,陆璟年握着手机就大步走到阳台上接听。
谈话前后不到一分钟——
“嗯,我知道了。”
“好。”
“马上到。”
挂了电话回到屋内邱箫婵,陆璟年神色严肃的盯着床上熟睡的人儿,纤细嫩白的手臂还搁在被褥外,他上前把蚕丝被又拉了拉,盖住了她脖子以下的部位后方才起身。
暗沉着脸又看了她半晌许绍峰,陆璟年才紧握着手机离开了房间。
……
唐洛心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花猫加速器,眼睛睁开,映入整洁的家居卧室,高端又大气。
她疲惫的撑起身子,揉了揉作痛的太阳穴,两天前婚礼上的事情就和电影似的,一幕一幕放映在脑海里。
脑子都快炸了义犬报恩!
唐洛心干脆不去想,直接翻身下床,动作到一半又猛地顿住,她这是在哪里?
在被顾子豪和季白宁给刺激到了之后,她倒在了一个陌生男人的怀中,求着让他带她离开,然后……
脸色一白,唐洛心慌张的拉开了房门就跑了出去,小腿飞快的迈下楼梯——
“小姐?”刘妈见唐洛心下楼,又想起先前陆璟年离家之前的吩咐,语气自然客气到了极致。
她快步的迎向唐洛心“是饿了吗?需要吃点什么?”
陌生的中年妇人,却是一脸的慈祥,唐洛心顾不得其他,和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抓住了刘妈的手,“你好,请问……这里,是哪里?”
这问出来的话,还真是奇怪极了!刘妈心里如是的想着。
可这好歹也是先生带回来的女孩,想必在先生心中是举足轻重的人儿,她笑了笑,温声说道,“江城郊外的锦苑,陆先生购置的私人独墅。”
另外一个正拖着地的小女佣立刻插了句嘴,有些羡慕的道,“可不是嘛!小姐可是陆先生头一次带回来的女人呢!”
陆先生???
对于这三个字,唐洛心可是敏感的很!
自然而然的,她就想到了先前她作为礼仪小姐,参加某服装公司剪彩时,那个坐在宾客席中央最象征身份的位置上的男人,他穿着玄黑色的休闲服,浓眉下的眸深邃的犹如深渊。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第二次,就是前天宋笑妍。
为什么陆璟年会出现在她和顾子豪的婚礼上??唐洛心并没有想明白,但是她清楚的明白一件事——她不能再继续的待在这里了!
“不好意思,请问你们这儿附近有车么?”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Tagged:

浏览 (32)  •  2018-04-11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