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属什么生肖女人有没有打过胎,竟然看这个地方就知道!-天天送最美祝福歌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女人有没有打过胎,竟然看这个地方就知道!-天天送最美祝福歌

“南总,时间到了,该登机了。”
M国的VIP候机室内康同璧,一位助理打扮的男子恭敬地站在一位品貌非凡的男子身旁。
听到声音,原本在键盘上飞快敲动的手随即停了下来。
男子微仰起头,刚毅的脸庞透着一丝冷意,斜长英挺的剑眉下,一双如利刃般锐利的黑眸深不可测。
“Z国首都那边的事情,都处理好了么?”清冷磁性的男性嗓幽幽响起。
“全都办妥了,南总在首都那边收购的盛夜集团一切都处理妥当,就等您回去接任了。”助理回答道。
“嗯。”
他满意地合上电脑,随后起身径直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Z国,一个曾经让他伤痕累累的地方。
他最终还是回来了。
那里除了唯一一位值得他挂念的故人外,不过是个让他充满仇恨的地方。
***
Z国首都-B市。
“啊…嗯…啊…辰……我还要……”
豪华的总统套房内,舒适柔软的大床上一男一女的身体正亲密地交缠在一起,一阵阵欢愉的娇喘声不停地回荡在屋内。
与此同时,空荡荡的走廊上,一位长相清丽的女孩正紧握着一张房卡,神情复杂地站在门外,她的旁边还跟着另外一个女孩。
进,还是不进呢?
“郁央,我们都到这儿来了,你还在犹豫什么?!”
看程郁央呆滞地站在门外迟迟没有反应,好友于薇开始着急地催促着。
这捉奸就差这临门一脚了!程郁央该不会要退缩了吧?
程郁央抿了抿小嘴,垂下黯淡无光的双眸,弱弱地从嘴里挤出一句话来:“薇薇,不如…我们回去吧?”
她紧握着房卡的手格外用力,指节有些泛白。
虽然她在此之前已经收到一则短信了,可是来到这里,她突然不想去探究这扇门的背后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场景了。
她怕,她实在太怕会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
听到这句话,于薇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什么?我没听错吧?郁央,蓝页辰那个渣男都带女人到这来了,你居然跟我说要回去?!你忘了那个小三是怎么发短信挑衅你了吗?”
“我相信辰他…不会这样的。他昨晚才跟我说过,这个周日带我去见他父母的。我……”
还未等她说完,急性子的于薇迅速抢过她手中的房卡,利落地打开了房门。
程郁央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薇薇,别……”
下一刻,一阵清晰的娇喘声钻入了她们两人的耳朵。
“嗯…啊…辰,怎么样?还是我能让你开心吧?”
紧接着,一个慵懒磁性的男声响起:“你这个小妖精,我看,是你更开心吧!”
程郁央的神情猛地一僵,卡在喉咙处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了。
这个声音,没有谁比她更熟悉了。
于薇气得身子直抖,直接拉着程郁央走了进去。
一幅3D加立体声环绕的真人动作实战画面完整地呈现在她们面前。
健壮的男人伏在女人身上律动着,身下的女人则亢奋地沉浸在与男人的缠绵中,两人丝毫没有发现有入侵者。
程郁央苍白的小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情,清澈且充满灵气的眼睛渐渐蒙上了一层水雾。
床上那个伏在别的女人身上的男子,正是她交往了三年的男朋友。
她的心似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揪住,顿时难受到有些喘不过气,纤瘦的身躯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程郁央的双手微微握成了拳头,下一刻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吼了一声:“蓝页辰!你这个混蛋!”
话一落下,床上的男人猛地僵住了,难以置信地回过头。
在看到自己的女朋友和另外一个女孩出现在房间内时,他的眸中闪过一丝诧异,迅速从女人体内退了出来。
该死!居然连有人进来都没发觉!
“郁央,你怎么会来这里?”
他边说边随意抓起一旁的浴袍裹上,脸上难掩慌张的神色。
程郁央直勾勾地盯着他脖颈处暧昧的吻痕,颤抖着手指向他的脖子,艰难地从嘴里挤出一句话来:“这就是你说的,要应酬?”
她强忍着没让自己哭出来,2010属什么生肖声音却带着明显的颤音。
蓝页辰的眸中微微掀起一丝涟漪,不自觉地迈开脚步朝她的方向走去,“郁央,我……”
三年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副模样的程郁央。
看蓝页辰接近,于薇连忙拉着程郁央后退了几步,“郁央,不必跟他废话了,赶紧分了,这个渣男真恶心!”
“谁渣男了?”
轻柔的女声幽幽响起,一只纤长白皙的手从身后勾住了蓝页辰的脖子,妖娆的身子亲昵地贴在了他的身侧,一脸惬意地望向那两个闯入者姜均成。
程郁央和于薇愣愣地望着那个女人,那勾人的凤眸、娇媚的五官、凹凸有致的身材、修长白皙的长腿……
嗯,没错了,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妖艳贱货!
“哦,忘了,不止有渣男,还有你这个不要脸的小三!”于薇咬牙切齿地说道。
女子丝毫不理会于薇的话,反而嘴边挑起抹讥笑,打量的目光落在了程郁央身上,“辰,原来你喜欢这种清淡口味的啊。怪不得只能和她玩柏拉图的游戏呢。”
蓝页辰不悦地蹙起眉头,当即推开女子,朝她投去抹警告的目光洪子晴,看向程郁央道:“郁央,你先回去,我们好好谈谈。”
好好?谈谈?他们之间,还能好好的吗?
“呵呵…”
想到这里,程郁央心灰意冷地苦笑出声,“没必要谈了,我看,没有什么比分手更合适了。”
说完,她转身决绝地往门口走去,于薇恶狠狠地瞪着这对狗男女一眼后,也连忙跟了过去。
蓝页辰的心微微一紧,迈开脚步就要追上去。
一旁的女人见状,连忙拉住了他的手,销魂惹火的身子随即贴了上去北出菜奈,白皙的玉手抚向他半敞开的胸膛,轻轻在他耳边吐着热气:“辰,现在她肯定听不下去,明天再找她谈谈也是可以的,她离不开你的。”
轻柔的语气和温热的气息让蓝页辰的身子忍不住颤了颤,原本消散下去的欲火再次涌了上来天生韩信。
他烦躁地转过身重新将勾引自己的女人扑倒在床,嘴唇急促地游离在她的身上,似是发泄那般,疯狂地向女人索取着,丝毫没有一丝怜爱可言……
见成功留住了这个男人,被压在身下的王佳瑶颇为享受闭上双眼,卖力地迎合着他,嘴角扬起抹胜利者的微笑。
***
出了酒店,刚经历了这种打击的程郁央平静地和于薇告别后,一人浑浑噩噩地走在喧哗的街道,不知不觉晃进了市中心最高档热闹的酒吧。
刺目的五彩灯扫过酒吧的每一个角落,四周放着劲爆的音乐,空气中弥漫着烟酒和奢靡的味道。
男男女女聚集在舞池里扭动着自己的腰肢和臀部,打扮妖艳、穿着暴露的女子拿着酒杯混在男人堆里,彼此用轻佻的话语挑逗着对方。
以前对于程郁央来说,这里是她触及不到的另外一个灯红酒绿的世界,现在她却如此泰然自若地闯进这里,还自己一个人坐在吧台前拿着酒不停地往嘴里灌,想想还真是讽刺。
曾经那些美好的、幸福的、痛苦的回忆不断地从她脑海中闪过,等到她缓过神来时,清丽的小脸上早已遍布着泪水。
“呜呜呜……”
她再也控制不住,趴在了桌上痛哭起来。
酒吧里的音乐声和嘈杂的欢呼声盖过了她的哭声,并没有人注意到她这个角落。
这里无疑是个发泄的好去处,可她忘了,这里同时是个她意想不到的危险地方。
“美女,看你这个样子,是失恋了还是遇到什么伤心事了?”
一个猥琐的年轻男子拿着一杯鸡尾酒来到了她的身旁坐下,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程郁央没有理会他,抽噎着拿起酒瓶仰头喝下。
“赏个脸吧,这杯鸡尾酒喝下去,就当是跟不好的事情告个别,以后仍好好过。”
年轻男子边说边将手中那杯缤纷的鸡尾酒送到了她的面前。
程郁央侧目瞥了一眼贾秀琰,看着杯中那缤纷的色彩微微出神,眼前又浮现起今晚她再不想看到的一幕。
她紧咬着红唇,想也没想便伸出手将男子那杯鸡尾酒给挥在了地上。
“啪…”
酒杯在地上摔成了碎片,酒也都溅了一地,周围不少人都带着看好戏的意味望向了这边。
年轻男子的脸色瞬间有些挂不住。
置身于事外的程郁央则继续拿起酒瓶,将最后半瓶酒一饮而尽。
年轻男子不甘地打量着她,目光无意间瞥到她面前的杯子时,嘴边挑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
“我帮你倒杯酒吧。”
不一会儿,年轻男子再次热情地走上前,直接拿过她的酒杯倒上了自己刚点的那瓶伏特加。
程郁央倒也没想多,在男子将酒杯重新递回来时,她利落地仰起头喝下,随后站起身拿起手提包,摇摇晃晃地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男子的眸中闪过一丝狡黠,兴奋地摩挲着手掌,缓缓站起身来:“哼,这会儿看你不乖乖地落入老子的手掌心!”
他迈开脚步,迅速朝程郁央刚刚离去的方向走去。
年轻男子丝毫没有发觉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已被不远处的卡座上一位矜贵高雅的男子尽收眼底。
不久,男子放下手中的高脚杯,和身旁的人说了句什么,随后起身离开了这个嘈杂的区域,径直往酒吧出口走去。
“盛霆,逸驰这是要去哪里?这不是刚回国吗?好不容易大家出来聚,从刚刚就一句话都不说。”
卡座里的另外一个男子凑过来询问道。
盛霆搂过一位性感的辣妹,无奈地耸耸肩,“他说临时有事,改日再约。人家现在可是盛夜集团的新总裁,大忙人啊!”
***
“呕~~”
明亮的洗手间内,程郁央狼狈地趴在洗手台前吐了起来道北人演员表。
她不断地用水冲刷着自己布满泪痕的小脸,直到自己清醒了几分,她这才站直身子,扶着墙壁走了出去。
一出洗手间,早已等在外面的年轻男子随即笑眯眯地迎了上去,“喝醉了很难受吧?我送你回去吧。”
说完,还未等程郁央反应过来,年轻男子便顺势搂住了程郁央的腰,拽着她往酒吧门口走去。
程郁央只觉得全身瘫软无力,头变得昏昏沉沉的,意识也开始模糊,只能在有气无力地挣扎下被男子从酒吧后门带了出来。
看着自己怀中这个清丽的美人,男子猥琐地咽了咽口水,急不可耐地走到路边开始拦车。
冷风袭来,程郁央不自觉打了个冷颤,撑开眼皮茫然地看着繁华的街道。
突然一阵反胃,“呕~~”酒水混杂着胃里其它消化物全都顺势吐在了年轻男子的身上。
“卧槽!”
年轻男子连忙将程郁央推开,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己身上的污秽物。
程郁央扶着路灯,继续难受地吐了起来,衣服和鞋子也沾上了些许呕吐物,已经醉得站不稳的她丝毫不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什么样的一种危险状态。
很快,年轻男子顺利拦了一辆车,打开车门就要转身去拉程郁央。
下一刻,一道欣长的身影迅速挡在了年轻男子面前,深邃冰冷的黑眸中自带着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你,你谁啊?!”
年轻男子抬起头,略微心虚地看着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
这个男人身高的优势以及容貌上的碾压简直让他无地自容啊!
“人我带走了。”
简单地丢下这句话后,南逸驰转身拉着程郁央往路边另外一辆车走去。
年轻男子一见到嘴的肉要飞了,连忙追上去要拉住程郁央的手腕,“喂!这是我先下手的!”
话刚落下,四个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男子从暗处冲了出来,挡在年轻男子面前开始摩拳擦掌。
年轻男子见状,吓得连续后退了好几步,随后转过身仓皇地逃跑了。
***
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内,助理陈亚开车往这附近的酒店赶去,不时抬头看着后视镜,默默留意着后座的BOSS。
他跟在南逸驰身旁那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他抱着一个醉得不轻的女人坐上车。
这该不会就是南逸驰回国前要他在Z国找的那个女孩吧?
想到这里陈美贞 ,陈亚也不敢仔细观察几眼,只能忍住八卦性子继续开车。
“辰……”
怀中的人儿迷迷糊糊地呢喃着王慈官,双颊泛着醉酒的红晕,粉色的小嘴一张一合,看起来着为诱人。
南逸驰安静地注视着她,伸手拨开她放在额前的头发,手指轻轻抚去她小脸上的泪珠,幽深的黑眸中涌动着复杂的思绪。
***
不久,车抵达了酒店,南逸驰将她扶到了房里。刚一躺下,程郁央倏地睁开双眼,跌跌撞撞地跑向洗手间吐了起来。
南逸驰脱下外套,缓步跟了过去。直到她吐完,他这才倒了杯水递到了她的面前。
看着那只陌生纤长的手,程郁央一脸迷茫地抬起头来,对上了那双狭长而上挑的凤眼。
“你……是谁?”
程郁央撑着洗手台,清澈的眼神变得迷离。
南逸驰抿着性感的薄唇没有出声,只是沉默地看着她。
他要是说了他的名字,程郁央会记起来么?自然不会。那么多年了,现在的他对她来说是一个全然的陌生人罢了。
得不到回答,醉得迷糊的程郁央反倒是咧开嘴傻笑起来,眸中盈着受伤的神色,“呵呵呵,蓝页辰,你真是混蛋!”
说完,她别过脸没再看他一眼,步伐凌乱地回到了床上躺着,一种不明的燥热感开始蔓延在全身,呼吸也变得急促。
她开始不安分地扯着身上的衣服,小脸涨得通红,迷离的眼眸也蒙上了一层水雾,“热…好热……”
程郁央迅速褪去衣物,只剩下贴身的衣物包裹着身体重要的部位,身上的燥热感却一丝也没有减退,口舌愈发地干燥罗如烈。
刚从浴室出来的南逸驰看到这一幕,猛地在门口顿住了脚步,喉结动了动,目光灼灼地盯着床上那曼妙的身躯。
不妙!平常在这方面根本就没有任何兴致,怎么现在看着一个丫头半裸着身子就有点失分寸了。
南逸驰快步走了过去,连忙拿起床上的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好渴……”
程郁央挣扎着坐起身,一只手缠上了南逸驰的脖子,整个身子贴了上去,微喘着气在他耳边轻声道:“辰,我好热……”
话毕,星星点点的吻急迫地落在了他的脖颈处。
南逸驰身子瞬间紧绷起来,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耳边,幽深的黑眸中微微掀起了涟漪,波澜不惊的心有了一刹那陌生的心悸。
下一刻,他反应过来,李爱静连忙推开了程郁央,站直了身子,冷声询问道:“程郁央!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话毕,床上的人儿痛苦地蜷缩着身子,眨巴着无辜的双眼盯着他,小脸和身上透着不正常的绯红。
这是……被下药了?!
啧,早知道就不应该放过那个男人的!
想到这里,南逸驰掏出手机就要暂时离开房间。
“辰楠舞神夜,不要走……”
已经失去理智的程郁央柔柔弱弱地唤着,随后撑着身子走下床,踉踉跄跄地追了过去。
听到声音,南逸驰皱起眉头转过身,正好一道纤瘦的身影已经跑到了她的面前。
还未等他做出反应,程郁央想也没想地伸出双手紧紧抱住了男人的腰,随后踮起脚尖,小嘴迫不及待地贴上他冰凉的薄唇。
南逸驰身子猛地一怔,青涩和啃咬的吻技让他燃起了刚刚一直压抑着的欲望。
他倏地顿住了按手机的动作,随后一手扣住程郁央的后脑勺,闭上眼睛加深了这个吻……
欲火一被点燃,两人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地滚到了床上,用行动证明着对彼此的渴求。
透着旖旎风光的房间内,男人犹如一只沉睡多年而被唤醒的雄狮,全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疯狂激烈地向身下的女孩索取着。
女孩早已失去了原先的主导地位,她的双手紧抓着男人的后背欧陆争霸,细长的眉毛拧在一块,承受着身体传来一阵阵陌生的颤栗,疼痛中隐隐带着一丝欢愉,声声令人血脉喷张的呻吟声和男人的喘气声不断回荡在房中……
直到最后她昏昏睡去之际,男人低哑沉稳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程郁央含辛茹苦造句,是你先招惹我的央务鹊桥。”
***
次日上午。
当程郁央醒来时,全身上下随即涌起无所适从的酸痛感,仿佛身体在昨晚遭受到了拆筋扒骨般的折磨。
她痛得倒吸一口凉气,只好躺在原地不敢乱动,迷茫地看着眼前陌生的天花板,思绪也渐渐清晰起来。
等等,她记得昨晚是去捉奸的,后来去了酒吧好像喝了很多酒,还有一个猥琐的男子一直缠着她。
只是,后来她是怎么离开的呢?
想到这里,一些模糊的片段从她脑海中零零散散地闪过,程郁央心里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空间种植塔,随即条件反射地望向身旁的位置。
下一刻,在看到自己身旁躺着一个陌生俊美的男人时,程郁央当即大声地尖叫起来,“啊啊啊!!”
睡梦中的男人蹙起眉头,缓缓睁开了双眼,深邃慵懒的眼眸中映着程郁央那副惊恐的模样。
四目相对,氛围莫名安静了下来。
程郁央机械地移开目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一丝不挂的身子,连忙紧抱着被子缩到角落处,“你,你你你是谁?!”
“你的恩人。”语气清冷慵懒,没有一丝起伏。
说完,南逸驰撑起身子坐了起来,被子顺势滑落,露出了健壮的上半身,小麦色的肤色、腹部间硬朗的肌肉线条十分惹眼,再往下就是男人那片被被子遮挡住的神秘禁地……
程郁央呼吸猛地一窒,小脸不争气地红了起来,随后迅速别过脸,眼角的余光瞥到了床单上一抹刺目的红,咬牙切齿道:“你这个混蛋!我要报警!”
“报警?”
南逸驰轻挑剑眉,“是要自首你昨晚对我这个恩人的所作所为么?”
听到这句话,程郁央突然激动起来,“我自首?恩人乐乐镇?分明就是你对我……”
说到这里,她羞愤地抿着小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南逸驰唇角一勾琉璃石幼龙,一贯冷漠的俊脸带着一丝柔和,颇有兴致地看着这只炸毛的小猫,“嗯?分明是我怎么?”
由于篇幅原因,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即可继续阅读

Tagged:

浏览 (51)  •  2019-04-20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