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wxc夫妻生活到底多长时间最合适?-红书馆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夫妻生活到底多长时间最合适?-红书馆

“不用等了,他不会见你的!”苏珊走出公司,一眼便看到了正在门口徘徊的顾瑾言,她冷冷的说:“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需要时间处理。”
听到声音,顾瑾言猛地抬头,她哀求道:“苏珊姐,求你一定要相信我,资料不是我泄露出去的!”
苏珊跟乔亦枫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她也是顾瑾言最好的朋友。
在外人眼里,苏珊是内外兼修的名媛淑女,她不仅有学识,有风度,还是乔亦枫的蓝颜知己。
多年来,他们一起出入各种场合,苏珊是大家眼中公认的乔家少奶奶,而她这个正牌夫人,从来都无人问津。
这些顾瑾言都不在乎,她在乎的人,只有乔亦枫,这个她爱了整整八年的男人。
“我知道,资料不是你泄露出去的穿越之野人纪。”苏珊迈步,朝着路边走去。
公司门口是一条大道,平日里有很多车来往,到了晚上,车子就会稀数减少,有的时候,半天也看不到一辆。
听了苏珊的话,顾瑾言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她赶紧跟了上去:“你知道?”
站在马路边,苏珊邪恶一笑:“你根本就不知道公司的资料,怎么泄露?”
她的话,似乎是在暗示顾瑾言什么!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顾瑾言迟疑了两秒钟,不确定的问:“难道是你泄露的?”
她看着苏珊,神色变的错综复杂。
“你现在知道,还不算太晚。”苏珊得意的笑了。
“真的是你?”顾瑾言的声音,不由的拔高了几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乔亦枫那么相信你,可是你却……”
“呵!相信?我要的不是他的信任,而而他的全部。”苏珊冷笑一声:“只有把你赶出乔家杨佳音,我才能嫁给亦枫,名正言顺的当乔家少奶奶。”
顾瑾言心中一颤,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你太可怕了,我要去告诉亦枫,让他知道你的真面目。”
话音一落,她转身就跑。
“你以为,你说的话,会有人相信吗?”耳旁传来苏珊狂妄的笑声。
脚步一顿,顾瑾言停在了原地。
“当年,你极力的解释,没有推我下楼如月影,可是有人相信吗?”
“亦枫被人绑架,是我冒死救了他,可是你却被人发现跟歹徒在一起,你说不是你做的,有人相信吗?”
“公司的机密泄露了,是从你的电脑里发送出去的,你说你什么都不知道,有人相信吗?”
这一件件不堪的往事,突然被提起,顾瑾言的心里,免不了又是一阵撕痛。
她是顾家流落在外的私生女,要不是母亲意外救了乔家老太爷一命,她根本没有机会嫁给乔亦枫。
在外人眼里,她配不上乔亦枫,可是没有人知道,她为了爱乔亦枫,背后付出了多少努力。
嫁给乔亦枫之后,她一直活在旁人质疑,比较的目光之下。
苏珊落落大方,贤惠得体,而她却是一个蛇蝎心肠,水性杨花的女人。
苏珊是有名的珠宝设计师,而她却什么都不会,只能当一只寄生虫。
可是没有人知道,苏珊众多出名的作品中,有不少是出自她顾瑾言之手。
她傻傻的把敌人当作朋友,却不想竟毁了自己的一切。
“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顾瑾言像是发了疯一样,朝着苏珊扑去。jjwxc
苏珊动作敏捷的闪开了,只见她反手擒住顾瑾言,不屑的道:“不自量力。”
此时,一道白光从眼前闪过,苏珊眸光一冷,直接将顾瑾言推了出去。
车子呼啸而过,瘦弱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顾瑾言的身体,躺在血泊里抽搐。
“安心的走吧,我一定会替你好好的照顾亦枫,当好乔太太……”
蔓延在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
抽搐几下,顾瑾言合上了眼皮。
……
霸道的热吻,堵住了诱人的红唇,顾瑾言被吻的快要窒息了。
酥酥麻麻的畅快感,伴随着一阵电流,在身体里击过。
意识在一点一点的恢复,顾瑾言慢慢的睁开了双眼,火红色的一大片,冲入眼眸。
这不是她结婚时的婚房吗?
她死了,也逃不出乔亦枫的世界吗?
动情的吻,还在继续,顾瑾言条件反射的推开了压在身上的人。
猛地坐起身,她才发现自己居然没有穿衣服,雪白的肌肤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吻痕。
顾瑾言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在她抬头的那一瞬间,一张俊美无瑕的脸,毫无征兆的闯入了视线。
她的眼中,闪过一抹惊艳的神色,这张脸,无论看过多少次,都不会令人厌烦。
那双深邃的眸子里,隐藏着不可一世的孤傲篡水浒,堪称完美的五官,尽显高贵与优雅,他温煦如风的外表下,透着淡淡的冷漠。
此时的乔亦枫,看起来不过二十四五岁。
顾谨言微怔,在察觉到乔亦枫眼中的锐利时,她失控的嘶吼道:“乔亦枫,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眼前熟悉的一幕,刺痛了她的心。
当年就是这样,她抱着不该有的幻想,嫁进了乔家,新婚之夜他看她的眼神,跟现在一模一样,充满了鄙夷与厌恶。
现在她死了,还想来侮辱她吗?
“放过你?”乔亦枫眉头微蹙。
这个费尽心机想要嫁给他的女人,居然在新婚之夜要他放过她?
他平静的审视着顾谨言,发现这个女人不是在开玩笑。
丢掉了唯唯诺诺的包袱,她此时平静如水,像是经历了一场生死浩劫一样,她空洞的眼底,写满了绝望跟悲哀。
“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也放过你了。”顾谨言红着眼眶,哀求道。
乔亦枫冷笑一声:“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对我来说,一点用都没有。”他低沉沙哑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好听。
他第一次想要认真的看一眼顾谨言,她肌肤如雪,干净的小脸上,透着几分纯真,倒是她看他的眼神,好像……
那是万念惧灰的失望?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顾谨言拉过被子,裹住裸露的身体,她不想跟乔亦枫待在同一个空间里,所以准备下床离开。
乔亦枫沉着脸,一把扣住顾谨言的手腕:“你又在耍什么花样?”他充满恶意的语气,夹杂着满满的不耐烦。
“你不是不想看到我吗宋梓南?我如你的愿,走还不行吗?”顾谨言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可无奈乔亦枫的力气太大了。
挣扎间,裹在身上的被子滑落了……
乔亦枫的目光,上下滚动着,一团无法抑制的邪火,在身体里燃烧起来。
他强迫自己移开视线,可身体里的火焰,却无法熄灭。
顾谨言脸红了,她赶紧捡起被子,挡在胸前。
他们结婚三年,他从未碰过她!
此时的赤…裸相对,让顾谨言紧张了。
“乔亦枫,你放开……”
话语未落,她整个人突然被丢回到大床上。
察觉到乔亦枫诡暗的眼神,顾谨言害怕了,她裹着被子,蜷缩到一旁:“你到底想干什么?”
当年的新婚之夜,他丢下了一句侮辱她的话,就转身走了,自那之后,他就再也不肯多看她一眼了。
“新婚之夜,我跟自己的合法妻子,履行夫妻义务,这有什么不对吗?”
不等顾谨言反应过来,她就被人压在了身下。
“什么合法妻子,我们已经离婚了,你不要碰我…”顾谨言拼命的挣扎。
身下的女人,像是发了狂的野猫一样,难以驯服。
她越是抗拒的厉害,他就越是不肯松手,这种霸道的征服欲,每一个男人都有。
听到‘离婚’两个字,乔亦枫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疑惑。
他们才刚刚结婚,这女人就想离婚?耍什么花样?
乔亦枫低头,封住了一张一合的小嘴,灵舌长驱直入,搅乱了一池春水。
顾谨言瞪大了双眼,他居然吻她?
停止了挣扎,她的身体不由得颤栗了起来,活着不能如愿,死了倒…
“我早就说过,女人的身体比嘴巴诚实。”乔亦枫邪魅一笑,他盯着身下的女人,眼神变得幽暗起来。
反应过来,顾谨言更加猛烈地挣扎起来:“乔亦枫,你别欺人太甚了。”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乔亦枫抬手,捏住顾谨言的下巴,轻轻挑起:“你知道合法妻子该做什么吗?”
看着那张俊美的脸,顾谨言怔住了。
恍惚间,耳边传来一阵敲门声:“谨言,你睡了吗?”
是苏珊!
她温柔的声音,让顾谨言头皮发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狠狠的掐了一下手臂,痛…怎么会痛?难道她没死!
顾谨言裹着被子,一头钻进洗手间里,她用冷水洗了一把脸,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抬起头,看着镜中的自己,她猛地睁大了双眼。
眼前的这张脸,看起来最多二十岁!
顾谨言的脑海中,想到了一个疯狂的可能性,她…
冲出洗手间,她呆呆的看着乔亦枫:“现在是哪一年?”
“顾谨言,我真是小看你了,才刚刚嫁进乔家,就这么会装?”乔亦枫微微一怔,冷声说。
什么意思?
生怕自己弄错了,顾谨言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火红色的一片……
这是她跟乔亦枫的新婚之夜?
顾谨言的心跳越来越快,强撑着窒息的压迫感,她跌跌撞撞的跑到梳妆台前,镜中的脸,粉嫩白皙。
二十岁的她,干净纯洁,精致的五官,完美又细腻。
顾谨言从不化妆,更不爱打扮自己,素面朝天的她,总给人一种土里土气的感觉。
她记得,有一次乔亦枫去参加同学聚会,她被苏珊骗去了,结果害的乔亦枫被人嘲笑,自那之后,乔亦枫就视她如毒药一般,连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想起这些事情,顾谨言心灰意冷的哭了,哭着哭着又笑了。
她死了,可是又……重生了!
上一世,她为了爱乔亦枫,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乖巧的豪门太太,可是到最后,却落了一个被抛弃的下场,这一世,她要为自己而活。
乔亦枫的目光,停留在光滑白嫩的肌肤上,霎时间,一团火焰在心里燃烧了起来。
他强迫自己移开视线,可燥热难耐的感觉,却无法压制。
顾谨言脸一红,迅速的穿上了衣服。
炙热的目光,在空气中碰撞,最后被敲门声打乱了。
乔亦枫有些不满的拉开门:“有事吗?”
他紧皱着眉头,言语间尽是不耐烦。
“我来找谨言,她睡了吗?”苏珊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殷勤的问。
听到熟悉的声音,顾谨言心中一沉。
上一世,苏珊就是这样,先破坏了新婚之夜,后诬陷她买春药色诱乔亦枫!
本身就对她有诸多不满的乔亦枫,被苏珊这么一点火,就更加的讨厌她了。
“找我有事吗?”定了定神,顾谨言问。
苏珊移开视线,在看向顾谨言时,眼中染上一抹嫉妒。
“你昨天托我买的东西,我给你买到了。”苏珊故作神秘。
不等顾谨言开口说话,苏珊迈步走进房间,在经过乔亦枫身边的时候,一个透明的玻璃小瓶子突然掉在了地上。
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苏珊失措的捡起了小瓶子。
虽然苏珊的动作很快,可乔亦枫还是看到了,那小瓶子上的字,分明就是春药!
深怕自己被人误会,特洛伊希文苏珊赶紧解释:“亦枫哥哥,你千万不要误会,这不是我的东西。”
一句话,就把矛头转向了顾谨言!
那没有半分慌张的小脸,添了几分疑惑:“什么东西阿?”
顾谨言看着苏珊,眼中十分平静。
“对不起,谨言,我刚刚不是故意的,我答应过你,这件事情要替你保密,可是……”苏珊自责为难的说。
“我有让你买过东西吗?”顾谨言疑惑的问李雪露。
苏珊抬头,心中十分讶异,这草包女今天是怎么了?反应这么快?跟以前好像不太一样了。
“不是你说的,怕亦枫哥哥不肯跟你洞房,所以让我给你买药,说什么生米煮成熟饭…”苏珊红着脸,假装害羞的说。
乔亦枫锐利的目光,锁住了顾谨言的脸。
“我有说过这种话吗?我怎么不记得了!”顾谨言矢口否认。
上一世,她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判了死刑;这一世,她要替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苏珊惊讶的看着顾谨言,这女人怎么变得这么聪明了?
意识到自己被反咬了一口,苏珊一着急,演起了苦情戏:“谨言,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亏我把你当成好朋友,可是你居然……”
说着说着,她委屈的哭了起来。
博取同情,是女人常用的伎俩,可惜乔亦枫不吃这一套。
“我怎么了?”顾谨言心有不甘的说:“你大半夜的拿着这种东西,跑来敲一对新婚夫妇的房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意图不轨呢?”
苏珊脸色惨白,她看着顾谨言,一时间语塞了。
这智商,这反应能力,跟以前那个笨手笨脚的草包女,好像不一样了?
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顾谨言巧妙的避开了陷阱。
意识到形势对自己很不利,苏珊委屈的反驳道:“我没有!”她声泪俱下的说:“我知道,我只是寄住在乔家的一个外人,你是乔家的少奶奶,你有权利赶我走,我事事讨好你,依着你,如果我有做错的地方,你直接告诉我,我求求你,不要讨厌我,不要赶我走,可以吗?”
上一世,乔亦枫最讨厌顾谨言自称少奶奶!
苏珊把自己可怜的身世都搬出来了!
就在顾谨言纠结该怎么接话的时候,苏珊看向乔亦枫,可怜巴巴的说:“亦枫哥哥,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你要怪就怪我吧,不要怪谨言,她是因为太在乎你了,所以才会做这种事情。”
顾谨言心中一沉,好一个狡猾的女人,绕来绕去又把责任全都推给她了。
“你先走吧,这里是婚房,被人看到不太好。”乔亦枫冷冷的丢出了一句话。
他的态度虽然冷漠,可是比起对顾谨言,已经好很多了。
苏珊心中惊喜万分,他这是在为她开脱吗?这一举动,是不是说明他相信她了?
“嗯,亦枫哥哥,晚安。”苏珊听话的走了。
顾谨言憋着火,在对上那双冷暗的眸子时,她压低嗓音,不满的说:“无聊!”
她暗暗发誓,一定要把自己受到的屈辱,全都还回去!
乔亦枫,苏珊……是这两个人,毁了她的人生,毁了她的一切。
不想跟乔亦枫待在一个空间里,她被伤的太深了,连呼吸都是痛的。
见顾谨言要走,乔亦枫眸光一冷,沉声问:“去哪?”
这女人,居然敢用厌恶的眼神看他?
“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你的,今晚我去书房睡。”顾谨言抱着薄被跟枕头吴逸文,大步往外走。
乔亦枫的眸子更冷了,只见他一把抓住顾谨言的手腕,哑声道:“你费尽心思的嫁给我,不就是想要让我上你吗?现在跟我来这套?”
手突然被人抓住,顾谨言惊呼一声,被子掉在了地上。
“你放开我!”
顾谨言拼命的挣扎,可是下一秒钟,她整个人都被钉在了墙壁上。
后背贴着冰冷的墙壁,身体被禁锢在双臂间,她动也动不了。
乔亦枫低头,目光扫过那惊慌的眸子:“怕什么?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你还没有履行一个妻子该尽的义务,怎么能走?”
两人的身体,密不可分的贴在一起。
顾谨言能感觉的到,来自乔亦枫身上的燥热,他……
挑起她的下巴,乔亦枫低头吻了下去,灵舌长驱直入,霸道的攻城掠地。
顾谨言瞪大了双眼,她试图挣扎,可后果却是更粗暴的惩罚。
“不…不要…”
她的挣扎,在乔亦枫看来,就是欲擒故纵的伎俩!
整整一夜,被过度索要的身体,几乎就要虚脱了,顾谨言趴在床上,疲惫的合上了双眼。
真的好累超级练级!
……
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等顾谨言收拾好,下楼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
“呦,睡到现在才起床,果然是少奶奶的命。”
乔妈妈跟几个贵太太正在聊天,听到这话,便将目光转向了顾谨言,脸上带着几分不满。
说话犀利的人,正是苏珊的亲生母亲,沈秋。
她早就把乔亦枫当成准女婿的人选了,谁知半路杀出来一个顾谨言,她心有怨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上一辈子,就是这么一句无心的话,让她变成了一个臭名远扬的人。
沈秋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大家知道,她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丑,没有家教,没有礼数。
现在的顾谨言,自然不会重蹈覆辙了。
“不好意思,我昨晚太累了,所以……”顾谨言羞涩的垂下了脑袋。
看顾谨言的样子,坐在沙发上的贵太太都明白了,大家面面相觑,脸上闪过一抹暧昧的笑容。
今天是她跟乔亦枫结婚的第二天,乔家娶媳妇,这是一件轰动全城的大事,可是婚礼当天,乔家只请了至亲跟好友,以至于大家对新娘子好奇到了极点,所以才纷纷赶来围观。
“乔夫人,你真是好福气,娶到一个这么漂亮的儿媳妇。”
“是阿,看着就招人喜欢。”
“…………”
面对大家的夸赞,顾谨言淡淡的笑着,她知道乔妈妈不喜欢自己,所以也不想多说话,以免遭人嫌弃。
说的好听点,她是顾家的千金;说的难听点,她就是一个私生女人!
也是因为身份的关系,所以乔妈妈才会一直心存芥蒂。
“谨言,你快点过来,我有礼物要送给你跟乔妈妈。”苏珊满面春风的说。
她似乎已经把昨晚的小插曲给忘记了,此刻正在殷勤的讨好乔妈妈。
苏珊长的很漂亮,精致的五官,搭配一张绝美的鹅蛋脸,端庄安静,她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古典美人一样。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过,顾谨言不敢相信,这个如天使般纯净的女孩,居然有一副蛇蝎心肠。
见顾谨言走近后,苏珊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礼物盒,里面放着一对玫瑰金钻石手镯。
手镯的形状很简单,像是两个被压扁的图钉卷起来的,上面还刻着一些看不懂的字符,细碎的小钻贴在表面,增加了几分华丽。
上一世,就是因为这对手镯,顾谨言给乔家丢了脸。
手镯一亮相,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几个贵太太惊叹:
“哇,好漂亮啊!”
“这巧夺天工的设计,绝不是出自普通设计师之手。”
“是啊,只是这对手镯为什么不一样呢?”
“…………”
听着大家的议论,苏珊的脸上,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她笑的落落大方,端庄优雅的模样,深得人心!
见女儿被人夸赞,沈秋适时的插了一嘴:“乔太太,这对手镯可是我们家珊珊熬了好几个通宵才设计出来的!”
此话一出,大家对苏珊更是赞不绝口:“原来这是苏小姐自己设计的?”
“苏小姐你真厉害,将来谁要是娶了你,可就有福气了!”
“苏小姐,不知你可有婚配?我家……”
“………”
听着大家对苏珊的恭维,顾瑾言一点反应都没有,上一世就是因为这对手镯,她出尽了洋相。
乔妈妈怨恨的看了一眼顾瑾言,像是在责怪她,为什么要出现?让她错失了一个这么好的儿媳妇。
顾瑾言知道乔妈妈此刻的心思,她一定恨死自己了。
眼前发生的这一幕,跟上辈子是一模一样的,大家都在夸赞苏珊,完全忽视了她这个新娘子。
“珊珊,你快跟大家说说,你的设计理念是什么?为什么这对手镯设计的不一样呢?”乔妈妈笑吟吟的说。
“不如让瑾言来给大家说说吧,乔家是珠宝王国,能当乔家的儿媳妇,必定在这方面很有天赋!”沈秋将话题转移到了顾瑾言身上:“你说对吗,瑾言?”
上一世,这对母女就是这样挖了坑,把她给埋了,她还傻傻的不知情。
顾瑾言无动于衷,她知道苏珊的目的,就是想看自己出丑。
上一世,她没有学过设计,自然回答不出来,但是后来,她为了讨好乔亦枫陈巨飞,改了自己的专业。
顾瑾言设计过很多优秀的作品,只可惜最后都变成苏珊的功劳,只因这个女人说,乔亦枫不喜欢女人抛头露面,所以她便将属于自己的荣耀,全都给了苏珊。
以前她以为,只要能跟乔亦枫在一起,这些名利的东西,她全都可以不在乎,只是后来她才发现,自己有多傻。
众人关注的焦点,全都落在了顾瑾言身上,苏珊做好了一副准备看好戏的准备。
苏珊认真的看了一眼手镯,侃侃而谈:“手镯俗称钏,手环,臂环,是戴在手腕部位的环形装饰品,其材质除了金,银,玉之外,还有植物藤,手镯起源于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度时期,当时的男女均可带手镯,女性是已婚的象征,男性是工作地位的象征,在古代社会,人们佩戴手镯,以求辟邪和好运。”
“这对手镯,设计的很独特,达到了让人眼前一亮的效果,据我所知,设计者是以亲情为设计理念,创作了这个作品。”
听了顾瑾言的讲解,苏珊惊呆了,这女人什么时候……
不可能,她明明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大草包!
顾瑾言将目光转移到了苏珊身上:“前几天,我在杂志上看到过这款对镯,好像是出自意大利设计师艾米之手,她以亲情为主题,设计了这款对镯子,送给她的妈妈当生日礼物,后来这款镯子,便在国外风靡起来,只要是母女,或是婆媳,都会以友好的方式互赠。”
上一世,她没有回答出这对镯子的设计理念剑舞狂沙,给乔家丢了脸,乔妈妈一气之下,便将另一个镯子,送给了苏珊。
以至于后来她们每次出门,苏珊都会被误认为乔妈妈的儿媳妇。
被人戳穿了谎言,苏珊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沈秋见状,立刻为女儿开脱:“你见过这么名贵的手镯吗?不懂别瞎说,白费了我们家珊珊的一片好意。”
苏珊的脸色稍有缓和,她很纳闷,顾瑾言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妈,你别这么说瑾言,她不是故意这么说的!”苏珊假装大度,替顾瑾言说好话。
这样一来,所有的人都觉得,是顾瑾言小心眼,嫉妒人家,所以才胡说八道的。
大家看顾瑾言的目光,增加了几分责怪,有人直言:“不管怎么说,这也是苏珊小姐的一片心意,你这么说,不太好吧。”
“人家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怎么可能会骗人呢转世圣女?”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评论着,顾瑾言不动声色的拿起一本国际周刊,她直接翻到手镯那一页:“我没有说谎,这白纸黑字写的很清楚,这款对镯真的是出自设计师艾米之手。”

【往期精彩回顾】
结婚纪念日,老公和其他女人在房间激战!
小三把用过的套套给我看,向我示威?!
你这么漂亮,老公为什么还要去偷腥?

↓↓↓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信息】

Tagged:

浏览 (58)  •  2018-12-27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