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中考夫妻吵架时最让人心寒的5句狠话,你说过吗?-超阅小说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夫妻吵架时最让人心寒的5句狠话,你说过吗?-超阅小说

01:失恋车祸
长长的天桥两边,灯火闪烁2010年中考。
天桥上面,行人行色匆匆,唯独一个长发披肩身形较好的女人凭栏而立,脚边歪七扭八的散落着几个酒瓶。
但没有人停下来关心她一下,淅淅沥沥的雨丝打湿了她的衣衫,贴在身上,冰凉彻骨,脑海里自动回忆起下午听到的那段话:“对不起,锦年,我也是迫不得已的,等我正式进入省政府之后,我会跟惜颜离婚的,你相信我!”
呵,离婚。“去你妈的骗子,江盛北,你怎么不去死啊,谁相信你谁是乌龟王八蛋!”酒瓶发了疯一样的被她丢下天桥,无视底下的刹车声喇叭声咒骂声,戚锦年迎着蒙蒙细雨,半爬半滚下天桥,穿越马路。
“吱——”汽车刹车声踏碎一地水花。
戚锦年踉跄的身形犹如破布般被高高摔起,又重重落下。
“先生,撞了人。”黑色劳斯莱斯在半路被逼停,看不见光亮的后座传来男人沉闷的嗓音:“没时间了,带进来!”
“是!”
黑,暗,疼。
她知道自己被车撞了,但连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
沙哑低沉的男音响起:“真丑。”
丑你别看啊。但是戚锦年没有反应,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一次次的被撕裂,混蛋,居然撞她这么多次……
高贵的车子,就这么随意的停在马路边上,左边的车身上面,一个小小的银色骷髅闪着诡异的寒光。
一个高大黑色的身影,静默如雕塑般矗立在车旁,安静的守候。
雨,慢慢停了,湿漉漉的马路,折射着迷离灯火,万籁俱寂。
两个小时后,车窗稍稍降下,一股腥膻的味道随即消散在风中,男人低沉而疲惫的声音传来:“影,走吧。”
“是。”
医院。
消毒水钻入鼻孔,手指神经反射颤动了一下,叶佳倾从沙发上跳起:“锦年,你醒了?”
身体像是移了位,动一下都疼,大脑片段,好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佳倾,我怎么了?”
“你被车撞了,出了车祸啊,你忘了,你怎么了,为什么喝那么多酒啊?”
车祸。哦对,车祸,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呢,戚锦年悲戚一笑:“今天江盛北成了我的小姑父了,算了,我头好疼,我再睡会儿。”
“什么?”叶佳倾惊叫一声,但戚锦年已经重新昏睡蒋文瑞。
黑暗中,她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自己发生了车祸,但有人竟然还在丧尽天良的在发生车祸后将她拖入车内,撕裂了一次又一次,混蛋——还有没有人性啊——
在医院住了三天后,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唯一疼的地方是……双腿中间,应该只是心理作用吧,戚锦年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叠衣服。
叶佳倾来接她出院,送她回家,一路上,不太放心:“锦年,你真的没事?”
“没事。”从最初的盛怒到难受到现在的平静,戚锦年像是看透红尘一般,“其实江盛北的选择是对的,娶了戚惜颜,至少可以少奋斗二十年,娶我……一个根本不被人待见的私生女,那才是脑子被门夹了,算了,章吉仁我到了,谢谢你送我回来,路上小心。”
看着面前厚实的镂花铁门,叶佳倾点了点头:“那我们明天见。”
“明天见。”
穿过长长的通道后,戚锦年直接去了旁边一幢二层小楼,这其实是佣人住的地方,但是她的房间就在这里,谁让她是她爸在外一夜风流之后留下的孽债呢。
在这里,没有人当她是小小姐,她是个跟下人一样的存在,她爸爸很忙,后妈掌握着经济大权,除了学费之外,平常基本没有什么零花钱给她异世悠闲日子,她都是靠着自己寒暑假打工来维持生计的。
她的姑姑戚惜颜就不一样了,她是老爷子老来得女,真的是完全宠爱于一身,比锦年也大不了几岁,但是同人不同命,只能说,江盛北心亮眼不瞎。
苦笑一声,戚锦年在日历本上又画了四个叉叉,又是四天过去了,再忍忍,再忍三百多天,一切就都能结束了。
呼——
江盛北和戚惜颜蜜月去了,一个月之后才回来。
戚锦年知道这个消息后,反而松了一口气,跟叶佳倾一起去打工,发传单,端盘子,泡咖啡,做蛋糕,做一切她能做的能赚钱的活儿。
直到一个月之后,开学。
一切也慢慢回到正轨上面,江盛北这个名字,已经被她紧紧压在了心底。
惯例,开学,体检。
意外就是来的这么猝不及防。
02:意外怀孕
医生按压了戚锦年的肚子,又掐了她的脉搏,又找了其他医生过来一起看。
后面的叶佳倾和苏亚看的都担心起来,就连戚锦年,也被这阵仗吓到了,难不成她得了什么怪病吗?
“医生,我怎么了?”
“你先跟我们去B超室一趟吧。”
嗯?难不成真的是她肚子里长了个瘤子吗。
十分钟后,检查结果出来了,她的班主任系主任也被通知了过来。
“什么?怀孕?怎么可能?”看着刚刚打印出来的B超单子,戚锦年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班主任黄老师一听,立刻出声:“王医生,这事儿可不好乱说,还是学生。”
“B超单子都出来了,铁板钉钉的事情,哪来什么胡说,你们还是赶紧通知家长过来看看这到底怎么回事吧,现在的女孩子啊……”
晴天霹雳,戚锦年站在原地,面色苍白如纸。
戚正昌很忙,可这次是学院院长亲自打的电话,还是百忙之中抽空来了,只是很不高兴。
戚锦年一直没有从这个结果中回过神来,就被戚正昌押着回了家。
下车的时候,正好遇到江盛北和戚惜颜蜜月回来了,戚锦年被拖着,与江盛北擦肩而过。
江盛北看着戚锦年被五花大绑押在椅子上面,蹙眉问道:“这是怎么了?”
“呵,还不就是这个小贱人小小年纪竟然不学好,学人家未婚先孕,说,这个孩子到底是怎么来的!”后母李婉蓉拿着藤条,狠狠的往锦年身上抽去,锦年脸上,顿时皮开肉绽,看得人心惊肉跳。
江盛北的脸上闪过惊异之色,一个月前,戚锦年还跟他在一起,那么这个孩子到底是哪里来的莫天赐。
可是无论他们怎么逼问,戚锦年的答案只有一个,摇头:“我不知道,爷爷,爸爸,我真的不知道……”
“还嘴硬是不是,我们戚家的脸,都要被你丢尽了!”李婉蓉火上浇油李老三生鬼仔,“果然跟你那个人尽可夫的妈一样下贱,小贱人!”
这一刻的李婉蓉尖酸刻薄,拿着藤条,不停的抽戚锦年,好像她已经成了她母亲的化身,打死,方能泄她心头之恨。
戚锦年被打趴在地,疼的泣血,但还是咬牙一声不吭。
这样,孩子是不是就保不住了。那就打吧,狠狠打吧,戚锦年自暴自弃的想,打死她算了。
可就在她即将陷入昏迷之际,大门外却想起汽车马达的轰鸣声。
众人一惊,转头,眼睁睁看着八辆黑色劳斯莱斯一字排开,黑色的车身在阳光下耀眼夺目,而戚锦年因为半趴的缘故,率先看到的是,车身旁边,一个小小的银色骷髅。
日光灼灼,可那骷髅,阴森可怖,不寒而栗。
车门整齐划一的打开,八名穿着白衬衣黑西装的保镖下车,双手交握,站在车边,气势如虹。
打头的那辆车子后座被打开,一双黑色铮亮的皮鞋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戚敬业个见多识广的男人,在看到车身上面那银色骷髅时,已经快一步站起来,颤抖着上前。
车上的男人下来,三十岁左右的年纪,黑色的手工西装妥帖的包裹着颀长身姿,深邃的脸部轮廓,浓眉锋利,随着他的走动,周围的空气都凝结了。
刚才还骂声满满的客厅里,此时,静的一根针掉落在地上都能听到。
戚锦年看着这个男人,踏着逆光而来,硬朗的面容在阳光下刀削斧劈的深刻,好犀利的眼神,好杀气腾腾得一张脸。
“顾……”戚敬业的声线都在抖,像破败的风箱,呼啦啦的,刺耳,“顾先生……”弯的腰都快到地上去。
“戚老爷子吗?”男人锐利的目光落在戚敬业那张沟壑纵横的老脸上面。
“是,是……”
“能否借一步说话。”男人波澜不惊道。
“可以,可以,请跟我到楼上书房来吧。”
戚锦年还被绑在椅子上面,脸上一道长长的血痕,滴答流着鲜血,八名保镖守着整个客厅,因此没有人敢擅动,向来嚣张的李婉蓉此刻也是噤若寒蝉的。
直到十分钟后,那个深沉冷厉第男人下楼来了,戚敬业跟在他的后面,一看到戚锦年还被绑在椅子上,差点从楼上摔下来,厉呵:“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啊,赶紧给锦年松绑!”
几个下人急忙帮戚锦年松绑,她早已支撑不住,此刻,身体软绵绵的从椅子上面摔下来,但是那个男人林恬儿,弯腰接住了她,戚锦年身体抖了一抖。
男人的目光在她脸上,身上滑过,随后将她轻松抱了起来,好像她是跟羽毛一样,没有任何重量:“谁打的,自己抽回去,双倍!”
03:擎天堡
戚锦年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但是刚坐进车内,身后就想起了李婉蓉凄厉的惨叫,她真的,在抽自己吗?
不知为何,戚锦年心底的害怕,似乎淡了一些,嘴角扬起清浅弧度,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为自己出头呢……
男人透过后视镜看到了戚锦年的那个笑意,不动声色的吩咐开车。
车内贴着黑色车膜,看外面都是暗沉沉的,放松下来后,疼痛从四肢百骸蔓延开来,戚锦年的脸色越加难看了,但她不敢真的睡过去,毕竟是敌是友还是分不清。
“戚小姐,累的话就先睡会儿,到了我会叫你。”
话已至此,戚锦年点了点头,小小说了声谢谢,靠在车窗上面,昏睡了过去。
累,真的好累……手脚已经完全不听使唤,而且这个梦里有舒服的温泉,人泡在里面,骨头都要酥了,真的好想就这么一觉睡过去啊。
“嗯……嗯……”只是为什么这水突然就冷啊,水里还出现了怪兽,抓住了她的手脚,将她往湖底拖去——
一个年轻的女孩半蹲在她身边,手上拿着药瓶和棉签,看到她醒了,松了一口气:“小姐,你醒了,先喝点水吧。”
女孩放了个吸管到她的嘴里,喝了几口水,总有算力气说话了:“谢谢,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在哪里……”
“擎天堡。”女孩又蹲回了原位,“你把腿张开,我给你上药。”
“嗯?”戚锦年一怔,双腿已经被分开,女孩蹲在她的双腿中间,沁凉的药膏抹在那最嫩的肉上面,顿时羞愧的戚锦年像是煮熟的虾子一般,可是双腿根本没有力气,想合上也不行。
“好了,你不用害羞,以后这是经常要做的事情,习惯就好了。你还能起来吗,能的话就穿衣服跟我去做个检查。”
肚子也是惴惴的痛,可是她根本没有反抗的力气,只能任人为所欲为。
设备先进的医学仪器滴滴答答的运作着渣夫狠妻,几个控制开关闪着幽蓝深红的光,两名穿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医生坐在后面,吩咐她躺到上面去。
医生拿着探头在她平坦的小腹上面划拉,头顶是散着白光的无影灯,戚锦年觉得自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连对上是谁都不知道,却被人为所欲为的要了一次又一次,还怀了孕。
但是今天折腾了这么久,孩子恐怕是——
“好了,起来吧。”
“医生,我真的怀孕了?那孩子……怎么样?”没有一点感觉,却有个生命在孕育,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
“是有了,这些药拿回去吃,剩下的等顾先生吩咐。”
“顾先生相思病的症状?顾先生是谁?”
但是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她被带了出去,安排在一个极尽奢华的房间里,休息。
04:全家陪葬
顶楼,套房,复古的装修,同样极尽奢华。
烟灰色的西装搭配黑色的马甲和黑色西装裤,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肩宽腰窄,利落精瘦的背影修长挺拔,倒映在落地窗上的脸廓模糊,只是侧脸线条分明,与下颌连成了直线,他沉敛着眸光,单手托着一个透明高脚杯,单手抄在裤兜里,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致命绝布洛欣俊,用高贵出尘来形容都毫不夸张。
他的表情并不冷酷,更多的是一份无法看透的深沉。
门外传来笃笃敲门声。
“进来。”
推门而入的是影,他将刚刚从医生那里拿来的体检报告放在红木的办公桌上,报告:“先生,报告已经出来了。”
“那个女人呢。”低沉磁性的嗓音像是大提琴般醇厚动人隋血,不见任何暴戾之气。
“已经安排去休息了,明天早上会派人送出去。”
轻嗯了一声,男人也没有转过身来:“结果怎么说。”
影顿了顿,才开口:“医生说,怀孕初期,戚小姐身体本来就有些虚弱,前三个月是危险期,如果一直强行——会很危险。”
男人沉寂的面上没什么表情,倒是影,终于按捺不住,领罪:“对不起,顾先生,这次是我没有把事情办好,我明明安排人给她吃了紧急避孕药,按理说是不会,可……我甘愿领罪,请先生责罚。”
其实不止戚锦年想不明白自己为何怀孕的,就连顾天擎这边,也纳闷,难道是那药出了问题吗?可是不应该啊……
顾天擎垂眸,掩住了琥珀色的瞳孔中所有的光亮,几秒后又抬起来,望着外面无尽漆黑的夜幕,淡淡开口:“这事跟你无关,是她身体的缘故,别的女人碰一下我的血都要死,她却活的好端端的,你不觉得奇怪吗。”
“是啊,但是我找医生验了她的血,没有任何异常,很正常,那接下来……”
“以后每个月初一十五就带她过来吧。”顾天擎的眸色深不可测,修长的手指却将手上的高脚杯慢慢收拢,神情也陡然凝重,“那些人,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屈服吗,把她看好了,不允许有一点闪失。”
“是。”影承诺,“我已经命人去找解决的法子了,应该很快会有消息的。”
“出去吧。”每一次长达两个小时的运动,不单是对戚锦年的折磨,事后,顾天擎也觉得异常疲惫,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他转身也去睡了。
江家。
李婉蓉趴在床上,哎呦哎哟的直叫唤,全身上下到处都是伤,真是皮开肉绽啊,疼的好像一万只蚂蚁在她的身体里面钻啊钻。
佣人拿着药膏给她上药,可是掌握不好力道把李婉蓉弄疼了,于是少不了又是一顿责骂。
“好了,别嚎了,你还是省点力气吧。”戚正昌板着脸喝道,李婉蓉委屈的直掉眼泪,“戚正昌,你还有脸凶我,你没个没用的东西,你居然真的敢对我动手……”
那个男人说双倍,当真就叫人抽了她双倍才走,此刻李婉蓉还是气的咬牙切齿的,但是戚正昌的脸色也很难看。
这时候,戚惜颜在外面敲门,推门而入,看着床上的李婉蓉关心道:“大嫂,你怎么样,还好吗,我这里有一瓶国外带回来的伤药,你用着吧。”
李婉蓉回答:“惜颜,你有心了。”
戚惜颜看着那伤口真是心惊肉跳的,急忙别开了头,问戚正昌:“大哥,今天来的那些,是什么人?为什么爸看起来都噤若寒蝉的,还有戚锦年,真的怀孕了?那孩子到底是谁的?”
“肯定是来带走他的那个男人的,这个小贱人,也不知道在外面勾搭了什么人,可别把我们全家都搭进去。最好别回来了,要不然,看我不打死她。”
“你想打死谁啊。”李婉蓉正义愤填膺之际,门口却传来一道苍老又威严的声音,吓得李婉蓉一哆嗦,戚正昌赶紧回头,戚惜颜则是跑过去,勾住了他的胳膊,甜笑道:“爸,你来了,一个月不见,我可想你了。”她靠在戚敬业肩膀上面撒娇魏韵萧,戚敬业脸上总算露出了一丝笑意,“知道你乖。”
“爸,刚才那些男人,是什么来头,看起来,来头不小啊。”戚惜颜小心试探着。
说起这个,戚敬业的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这件事情,到此为止,等锦年回来,你们都给我老实点,惜颜,你去把你旁边的房间收拾出来,给锦年住。”
“为什么,”一听这个,戚惜颜就不乐意了,“那是我的衣帽间啊,为什么要给那个臭丫头住。”
“住嘴!”戚敬业从未凶过戚惜颜,可是在这件事情上,态度却异常坚决,“不要问为什么,按照我的吩咐去住就好,谁都不要惹锦年不高兴,若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任何的闪失,全家都要陪葬!”最后两个字,戚敬业说的掷地有声,把在场的人都吓住了。
......

长按识别二维码抢先看后续内容

Tagged:

浏览 (50)  •  2019-06-19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