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334原创连载小说《青鸟衔情(一)》-亦农文画记录

作者:admin  •  分类: 全部文章

原创连载小说《青鸟衔情(一)》-亦农文画记录重塑国魂

青鸟衔情(一)
初发于“亦农文画记录”微信公众号
孙涵 2018.9
你听说过青鸟吗?
这是一种无人知晓,也无人看见过的鸟。
因为它就是我,青鸟是我的名字。
自鸿蒙未破盘古未生时,我便存在,那时我不过一缕神识,渐渐的我有了形体,在这个清浊相交的世界我睁开了眼,然后所有的灵觉骤然打开。
有一个悠远又带着叹息的声音遥遥传来——
“青鸟。”

多少年过去,沧海桑田,我依旧是初时的模样博望ok论坛,我去过无数神奇的地方,见过无数神奇的故事。
你可愿听我说一说那些美好却已逝去的故事……
我的岁数太大,记忆有些混乱,如果我记错了什么你也全当是个故事吧。
我又是一只特别的鸟,我只会记住我想记住的,其他的则在岁月中销声匿迹。世人的眼看不到我,我又比世人多一感,若我愿意,我能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就好比说我能感受到人们称之为“灵魂”的东西。
第一个故事。
他叫刘子诺,自小在锦绣堆中长大,有美好的年少时光,有足够多的时间去慢慢长大,就像那溪水慢慢汇聚,水的温润澄澈如他清亮柔软的眸光。

十三年,他极其安静,安静地看书,看书中的文字,他能理解书中的戎马喧嚣、经纬之略、济世之情、庙堂之远、缱倦之思,但那只是书。他更喜欢那只独独亲近他的黄狗。刘宅的风水布局很好,玲珑雅致,是吵嚷的街道远不能及的安静,安静却不寂寞,总会有人走入他的生命,又有人走出他的生命,也或者他走入某个不同的世界,又远离这样的世界。
在他十五岁的时候,刘宅少了个丫鬟,从小服侍他的那个,小丫鬟已为人妇,他有些失落但更多的是为她欢欣。之后,丫鬟留下的痕迹渐渐淡去,他还是那个安静的刘子诺。
之后不久,有一个人让他的安静变得热闹,世界变得鲜亮精彩。刘启是个相当好的表哥,或许是因为出生不好,所以极早洞察世情,可那一双幽深沉静的眼里却分明又是熠熠生彩的,墨色浓醇不含杂质,一点光亮似瀚海之上的圆月。给他一点干净柔软的暖,他给你的便是人间四月天的芳菲。
刘启的爹早逝,长子继承了家业,“刘宅”是刘氏的嫡系,这一系就刘子诺一个子孙,刘老爷将十六岁的刘启接过来,他知这个孩子重情义。进刘宅的那天,刘老爷曾与刘启促膝长谈。刘子诺心性需磨砺,刘启会对他或有所助益。
初时,刘子诺喊他“表哥”,后来便“刘启”、“刘启”地叫着,亲昵而又雀跃,不知厌倦似的。k334
刘启是一个神奇的孩子,天生带光,明明该是晦涩,他却能把晦涩磨砺成万千流光的沙砾。子诺不由自主地靠近他。
刘启,你知这命运中微妙的平衡,所以能坦然接受,不背弃,不自怜。我说的可对?
他们都在长大,子诺铆足了劲儿追赶刘启的步伐紫色摩天轮。刘启则不疾不徐,他喜欢刘宅,喜欢刘宅的玲珑雅致,喜欢刘老爷的宽厚仁达,喜欢刘子诺唤他“刘启”,他愿时光静好、岁月长流虞松波。

刘启弱冠时,刘老爷给他物色了一个魏姓姑娘,相貌出生不错。刘启实是个疏懒之人,魏姓姑娘言辞和缓,举止自然,他是中意的,这样的姑娘过日子稳实,安定。
陈家老爷有一个温婉、懂诗书的女儿。初见时赢疾,刘子诺看向她,她只微微一笑,唇边笑意不显羞涩不显张扬,和魏氏姑娘的自然却是截然不同的。刘启觉得陈惜沁是值得子诺去爱去珍惜的,想来子诺与他想法一致,常去陈家拜访,他喜欢拉刘启同行,陈惜沁有一个哥哥,是当地有名的秀才,三个人谈起经史子集总是热热闹闹,陈惜沁有时也在,她不多言,言之则恰到好处。
世间有一种人,无需姿态,他本身就是一处风物。
亦有一种人,独居慧眼,在万千繁杂间,一眼就能寻到可悦己之心的风物。
人有情时,物未必有意,纵然这人韵雅出色、恰到好处。
刘启一直都明白,何者可取之,何者不宜取之,正是如此才配得上风物一词。
陈惜沁知道她喜欢上了刘启,对于刘子诺携刘启的拜访,她是心悦期许而又知礼的,直至子诺将玉佩赠与陈惜沁,两家的婚礼谁不心知肚明,就像一场排好的戏,未必所有人都能入戏,可它会进行下去,所以必须有人退让。骄傲如陈惜沁,十七年她用恰到好处来彰显自己的骄傲,也用恰到好处掩饰自己的骄傲。妥协、退让会折了她的骄傲,她因此不那么待见刘子诺。
刘启看出她的轻慢,却不理解,刘子诺很好,陈惜沁应当明白,门当户对的不止出身,还有彼此的言、行、德、志,女子少有习文墨,刘子诺端方温良不轻易允诺,他们日后相知相解、相伴相随,相携相老,想来当会比旁人美满。
陈惜沁知轻重,知世情,却不肯逆心而为尼罗河王妃,纵知难字,也不畏难。她回拒这枚玉佩,说已有心悦之人。刘子诺追问,她直言不讳。乍然间,刘子诺有种被人背弃的感觉,他了解刘启,可还是难受,难受到不想同刘启说话。
事情浮出水面,陈惜沁亦可弃世俗而为,刘启却拒绝得干脆利落,这个女子明舍得魏晖倪,争取过,纵被无情相拒张首芳简介,不会怨恨,不会痴缠,放手得亦然洒脱。不是爱不深,而是这世间,争取未必能得,惶然更是无用,刘启一直懂,其实他们都明白,只在于是否坦然接受。
一月后,刘启入赘魏家,时间可神奇地化解过往的尴尬、迷惘、惶然和不知所措,再见时刘子诺一如过往喊他“刘启”,陈惜沁依然是恰到好处地骄傲着。时间会让彼此更加了解对方,刘启相信他们终将圆满,他不会成为那变数。
刘宅突然生了变故,一个仆役死了,牵扯出四年前的一桩旧案,刘宅保不住了。其实这不过是一场算计,一场嫁祸。人行于世总会得罪于人,而那人在尘俗中滚得圆滑卑鄙罗玧宣,一旦飞黄腾达,为雪前耻、除后顾之忧,媚上欺下做出颠倒黑白之事。
这变故来得太快,阎妮物证人证俱全,那已嫁为人妇的丫鬟,扯着两个孩子凄苦悲凉地指出四年前刘家的恶行。刘老爷入狱,刘家这一嫡系支离破碎,族亲隔岸观火,无一人相助,幕后的人他们得罪不起,更不愿引火烧身。可笑唇亡齿寒、巢倾则卵破,今日针对刘宅,他日又岂会留离离之草?
刘启是个聪明的人,只要他上心一点,完全可以脱开干系,过他稳实安定的日子。
如果有时间,或许他和刘子诺一起前后奔波来得及挽回,可惜的是,刘子诺被牵连入狱,他又无权无势。叹世间不等人,他选择行下下策。四年前他未至刘宅,那妇人之夫乃一衙役,却流连酒肆烟花赌坊之地,因行为不端又借高利贷被人利用胁迫弄死了牢中一囚犯,后又突然暴毙而亡。妇人的控诉乃是因家中公婆的撺掇,仆役之死是被人收买嫁祸然后直接灭口。这一连串事件无解,但若再多死一个人呢?
三日之后,仵作验尸,刘启的死法与仆役基本一致,据魏氏及相邻所言:死前他曾多日惶恐不安,在众人面前心事重重又屡屡失态风流岁月,经常把自己一人关在屋里。那日有人发现尸体后,官衙派人搜查魏家,魏氏指出刘启死前常住的屋子被人翻过,很多东西不在原位,且留下种种可疑的痕迹。刘启与魏氏成婚后,待她极好,刘启一死,魏氏及族亲大喊冤屈,要抓到凶手。逻辑很简单,刘宅的人都入狱了,刘氏的族亲也有被监视。能神不知鬼不觉进入魏家杀人,又仔细翻过屋子,定然是为了寻什么,加上这几日刘启的反常,众人不难推出刘启知道什么遭到威胁甚至杀害,如果这些与刘氏一族有关,他大可直接指证,但他没有,反而被人暗害,中间疑云重重,威逼之下,那妇人的口供也变了。刘家脱险,此事追究无果,立为悬案。
刘老爷出狱后,第一个拜访的是陈家。他如何会不明白,刘启之死只是导线,没有陈家相助,则如投湖之石。陈家长子于数日前高中探花郎,乡绅知府都卖他几分薄面。
这趟牢狱之灾有惊无险,刘老爷默然感慨一番,命人好好料理刘启的后事。
人常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三年后刘子诺高中榜眼,风风光光迎娶陈惜沁,朝中一路青云直上,用非常手段行正义道。又是一个三年,他一心积蓄力量、厚积薄发,以极致的隐忍、同僚的协助、天子的默许、一击必中地扳倒了当年暗害刘宅之人。亦在那人头颅落地的一日,不顾族亲反对开祠堂行祭礼,为刘启立族碑,供奉排位,享后刘氏宗族后人香火。
开先者谢独早,持久者飞必高。如今的刘子诺从容坦荡、谈笑风生、文采斐然,不再是当年或神采飞扬或没落悲彻的少年。
刘启恶汉的懒婆娘,当年被你祝福的子诺长大了,如今,我足以保护刘氏一脉,更足以护你周全无虞。我在朝中举足轻重,得天子器重,可高处不胜寒,站得越高最易跌得粉身碎骨。明日,我便要辞官归来,与惜沁一同来看你。我不负你望,惜沁亦不负你愿。若有轮回之道,我们还做兄弟,由我来守护你祝福你。
如刘启所愿,子诺和陈惜沁终得圆满,可是在刘子诺心里他最珍视之人是刘启。是否圆满,已不再重要,人存于世,何为圆满?

Tagged:

浏览 (35)  •  2017-08-23  • 

读者墙

关于博主

欢迎来到吴一迪的博客

联系博主

请叫我吴一迪